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无痕宝剑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658 2019.07.04 16:00

  出了玉衡楼,冷清道“准备马车吧,我们去宜州”,据说大锦皇帝如今正在前线宜州。

  冰华道,“主子,刚刚暗人来报,今晚亳州的地下拍卖行有大锦前太子的物品拍卖。”

  冰华敛叶只是随身保护冷清,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身为护卫,好奇是要不得的,他们从没有探究过为何主子这两年一直追查大锦前太子的下落,只是一有任何消息,便第一时间告知主子。

  “此话当真?”,冷清向来从容的脸上明显地不平静了。

  冰华敛叶两人齐齐点头。

  地下拍卖行位于一家普通的丝绸店之下,冷清凝眉,这家丝绸店是冷家的产业,可他竟然不知道,在丝绸店之下,竟然还有这一个暗地买卖,冷清让冰华去打听了。

  冷清和敛叶先进去了,他们来得早,找了一个视角俱佳的位置坐下,他不欲被人看到面容,头上戴着斗笠。敛叶坐在他的身侧,警惕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

  果然是做暗地买卖的,场子四周站着十几个硬汉,防止有人闹场子,一般人看到这种架势,早就吓到了。

  过了两盏茶的时间,拍卖这才开始,或许是受灾情的影响,今日人并不多,十几张桌子只坐了七八桌。

  伙计在台上展示拍卖品,引导着竞拍,前几个物品他没什么兴趣,只是拿着茶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开茶叶。

  伙计道,“接下来这件物品是今日的压轴戏”,伙计说着呈上来一把宝剑,“各位可别小瞧了这把宝剑,这把剑叫无痕,是大锦国前太子的贴身宝剑,是旷世奇石制成,能削铁成泥!”

  伙计的声音,冷清已听不到了,他看着那把宝剑出神,伙计分明说谎了,太子苏玄枫哪有随身佩剑的习惯,说起来,他从来见过太子使剑呢,只有第一次见面,太子救了他,才见着他的武功,可那时他太害怕,什么都没瞧见。

  这把剑有几分熟悉,应是曾经在东宫见过的。

  冷清偏头,小声问着敛叶,“依你所见,这把剑是真是假?”

  敛叶道,“刚刚伙计已展示了此剑削铁为泥的本事,再加上剑鞘不俗,剑柄上坠的夜明珠不假,这确实是一把宝剑,只是是否是大锦前太子用过的剑,属下就不得而知了。”

  冷清点点头。

  “现在开始竞拍,起价一万两!”

  客人之间开始交头接耳,一把剑虽是名贵也不至于定价这么离谱吧,一时无人喊价,冷清回神,正要出价时,只听一个声音道,“两万两。”

  冷清回头,只见对方是一个剑客打扮的男子,心想应是一个喜好此道之人,只可惜了,今天他必定会一争到底。

  “两万两,两次!”

  冷清道,“三万两。”

  伙计立马眼里放光,喜滋滋地道,“三万两,现在最高三万两”。

  “四万两。”

  “五万两。”

  “六万两。”

  冷清回头,隔着斗笠看着那人,本来他不欲引人注意,所以才依次叫价,没想到这人却纠缠不休,他回头喊道,“十万两。”

  伙计瞪大了眼睛,这位带着斗笠的客人是大财主啊,一口气便跃了四万两,这在这个拍卖场,还是第一次见。

  那人没再跟价,伙计却是傻眼了,敛叶不悦地道,“伙计,该报价了。”

  伙计这才反应过来,“十万两,第一次!”

  “十万两,第二次!”

  “十万两,第三次!成交!”

  无痕剑比想象地更沉,敛叶欲替他拿着,冷清却没让,出了丝绸店,冰华这才来了,“主子,您可不知道,属下各种威逼利诱,还用了沈管事的面子,才从掌柜的那里翘出来一点儿消息。”

  “怎么回事?”

  “似乎与无极宫有关。”

  “无极宫?”

  无极宫,最大的江湖组织,也是另三国朝廷都痛恨的存在,据说其势力遍布大锦、安国和离国,冷家和无极宫也是有过合作的,当初生意刚刚起步,冷清有不少仇家,便请无极宫的人司保护之责,现在冷清手底下的重要掌柜,还有人在无极宫的保护之下。无极宫虽然收费昂贵,却也从来没出过乱子。

  “我以为无极宫只做保护刺杀的事儿,没想到地下还有这样的产业,今日若不是碰巧遇上了,我们也不会知道,看来无极宫没想象地那么简单。”

  敛叶道,“主子想怎么做?”

  冷清道,“告诉沈管事,让他彻底清查一次我们旗下的产业店铺,和无极宫有关联的,都找出来。”,他苦心经营这么久,便是想在这个大陆比肩那些高高在上的君王,可别半道被无极宫截了胡。

  “是。”

  天色已有些晚了,冰华问道,“主子,可要歇一晚,明日再去宜州?”

  冷清摆了摆手,“还有正事要做,准备车马,即刻出发。”

  月上中天,一辆马车在道路上行驶着,从亳州到宜州要一日的路程,今夜是休息不好了,冰华敛叶轮流驾车,轮流小憩一会儿。他们习武之人,这样熬夜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主子体弱,他们担心主子休息不好,已提前在马车里准备了软垫,也刻意将马车驾得平稳一些。

  车内许久没有动静了,主子应是睡着了吧。

  马车里,冷清却睡意全无,看着眼前的剑,她仿佛又看到那个丰神俊逸、清贵无双却又永远温润如玉的太子苏玄枫了。

  冷清,正是昔日的易言欢,两年前她从皇宫逃出,便来到了安国,化作男身,将生意做了起来。

  这两年,她一直在打探太子苏玄枫的下落,可惜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仿佛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了无踪迹。

  还记得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时她被人下了媚骨,是太子为她解毒,可是他却因此失了先机,被人构陷叛乱之名。那天,他匆匆离去后,她便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心里的诸多疑问已无法印证,太子终是因为她失了江山,而她,倾尽这一生,也一定还他一片锦绣江山。

  到了宜州,冷清选了一家太守府附近的客栈入住,线人来的消息,大锦皇帝苏玄恪便住在这太守府中。

  这间客房的窗户正对着太守府的正门,太守府门口重兵把守,还有一列列士兵在太守府外围巡逻,看来消息没错。

  冰华道,“主子,冷影进了离国军营后便没有消息了。”

  冷清迷离的眸子渐渐有了焦距,她缓缓道,“已经过了两日,接下来便要看我们的了。”

  敛叶道,“我们的人已提前查探清楚了,大锦皇帝每日卯时末出太守府去点兵,大多时间都在战场上,亥时末时分归府。”

  冷清‘嗯’了一声,敛叶不禁道,“宜州本是离国的地盘,如今被大锦攻下,竟没有出现动乱,大锦这位皇帝还真是让人钦佩。”

  冷清淡淡的一个目光扫过去,敛叶不解,他说错什么了,冰华碰了碰敛叶,示意他别乱说,敛叶耸了耸肩,敛眉不语。

  冷清没说什么,只是道,“替我准备笔墨。”

  笔墨备好,她拿出那张加盖了郑玉印章的信纸,提笔在上面写字,只见她挥洒笔墨之间,一个遒劲有力的行书跃然纸上,这并不是她的笔迹,而是郑玉的,她常年和郑玉有书信往来,因此他的字迹,她模仿地极容易。

  用过午饭后,时辰尚早,算起来苏玄恪应还在战场上,冷清便让敛叶冰华去歇下了,她自己也躺到了床上。

  明明身体透着疲倦,可她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间做了好几个噩梦,她梦到自己头疼难忍,苏玄恪端着药逼她喝,她看着那碗不知加了什么东西的药以及他笑里藏刀的表情,打死也不喝这药,而他,用蛮力掰开她的下颚,将药生生地灌了下去。

  “啊!”,冷清尖叫着醒来,冰华敛叶闻声闯了进来,“主子,您没事吧?”

  冷清拂了拂额头的冷汗,摇摇头,“我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