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遇三夫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123 2019.06.15 22:47

  丞相府的花厅中,丞相大人、丞相夫人、丞相公子和丞相小姐无人缺席,易言欢原本的底气消散不小,她咽了口水,只希望瑞王面子足以应付这些牛鬼蛇神。

  王府管家道,“王爷也是凑巧救了小颜姑娘,如今知晓她是丞相府的人,理应送还,所以这才遣老奴送人过来。”

  两道冰冷的视线几乎要把她的身体凿个洞,一道是丞相夫人,一道是周霖的,还有一道探究的目光毫不避讳地打量她,易言欢知道,是周瑾儿。事已至此,易言欢只能相信苏玄恪的安排,她眼观鼻鼻观心,全然不顾四方的目光。

  丞相笑道,“王爷费心了,不知王爷可还有别的话?”

  王府管家道,“王爷的意思呢,小颜姑娘是个好人,以往的事情必定有什么误会,还请大人万万不要冤枉了她。”

  丞相夫人忍不住道,“王爷怕是看走眼了,这个丫头年龄不大,本事可不小,这不,连王爷都被她迷住了。”

  “你——”,易言欢生气地想要辩驳,但有人比她还快地开了口。

  管家脸上已是一片冰寒,“夫人慎言!是非曲直,王爷自有明断,不容他人置喙!”

  丞相狠狠瞪了丞相夫人一眼,对管家赔罪道,“贱内言语有失,还请您不要怪罪”。

  丞相夫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即不敢再开口。

  管家的脸色缓和很多,匆匆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丞相府。

  管家离去了,丞相夫人便迫不及待地开口,“死丫头!你还敢回来,看我不把你——”

  “闭嘴!”,丞相呵道。

  “老爷,你还护着她,难道你忘了,她怎么勾引霖儿的吗?这种狐媚子女人,就该千刀万剐!”

  易言欢冷不防地打了一个哆嗦,真狠。

  丞相似有些疲累,不愿意再解释,只对周霖和周瑾儿道,“霖儿、瑾儿,你们娘亲累了,陪她回去吧”。

  “是”,两人齐齐应道,陪着丞相夫人出了花厅。

  顿时花厅只剩下她与丞相两人,易言欢当然还没忘记从前她误闯禁地被他抓包的事情,她知道丞相更不会忘记,她索性开口道,“大人请明鉴,从前许多事儿我已经忘了,当初离开邺城时便想着永远不再回来,没想到阴差阳错被瑞王带回了邺城,这一切实非我本意,请大人不要与我一个小女子为难。”

  丞相看着她,良久没有开口,沉静的眸子让人看不懂他的想法,易言欢斟酌着准备再开口时,却听他道,“走了一遭再回来,倒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瑞王殿下得天独厚,连调教人的本事也这般厉害。”

  易言欢道,“我是我,瑞王是瑞王,我不曾受他调教。”,这话说得不卑不亢。

  丞相却不欲多言,叫来下人为易言欢安排住处。

  晚上,易言欢躺在床上久久无眠,丞相大人为她安排了一间厢房,一时竟让她下人不像下人,主子不像主子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手中紧紧握着樱花簪,上面似还残留着苏玄恪的气息,这让她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她的直觉告诉她,苏玄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害她的,他如今将她放到丞相府或许是迫于丞相府的压力,但他一定会想办法带她再回王府的。

  这樱花簪打磨地很精细,但仔细看却能分辨出樱花雕琢的痕迹,易言欢不禁想,这是苏玄恪亲手刻的吗。想到苏玄恪,她不由得嘴角上扬,连眸子都沾染了笑意。之前不确定他的想法,如今可算是知道了,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心中有事,易言欢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干脆起身,去院子里透透气。却不料她刚打开房门,便对上了冷着脸的周霖,她差点吓得背过去。

  周霖坐在轮椅上抬眉看她,但气势一点儿不减,易言欢暗叹,来者不善。

  稳了心神,易言欢道,“这么晚了,周公子有何赐教?”

  周霖冷嗤,“出去走了一圈,语气硬了不少,莫非跟了瑞王一遭,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这冷漠的语气,算是打破之前表面的和平了,易言欢早就猜到他为人的阴狠毒辣,此刻并不惊讶,虽然对他的话感觉很不愉快,但她觉得还是不得罪他为妙,她忍住脾气道,“王爷对奴婢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恩情,奴婢从未忘记自己是丞相府的人”。

  “记得便好”,这一声冷冷清清,没有丝毫感情,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说完这一句,他就要离去。

  易言欢有些莫名其妙,他大晚上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走出不远,周霖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要有什么小动作,否则就算瑞王也保不了你。”

  易言欢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周霖以为她是苏玄恪派来的卧底?她不打算辩解,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周霖也不会信。

  易言欢长长地叹一口气,苏玄恪希望她和丞相府和解,恐怕是他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易言欢才躺到床上没多久,便听到院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神经本就紧绷的她赶紧起身,附在门边仔细听屋外的动静。

  一妇人道,“夫人,这么做怕是不妥吧,她要是有什么事,大人那边不好交代啊。”

  易言欢警铃大作,怕是冲她来的。

  “老爷此刻不在府里,这是最好的机会,这个小贱人勾引霖儿,我定要她死。”,说完丞相夫人朝家丁吩咐道,“将她给我拖出来!”

  家丁上前却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

  “废物!把门撞开!”

  家丁得令,三两下便把门撞开了,一群人围了进去却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易言欢从窗户溜了出来,一路避开巡防的护卫,竟阴差阳错地到了禁地,她心下犹豫,上次来这里便得罪了丞相,这个地方还是不去为好。

  易言欢正想换一条路,没想到搜查的家丁正从那个方向来,她一时没了选择,只能硬着头皮闯了进去。

  易言欢躲在假山后,仔细听着动静。

  “夫人,前面就是禁地了,这里——”,家丁言语之间尽显为难。

  易言欢一口气提了起来,这丞相夫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她若是真的闯了进来,她该怎么办?易言欢不由得手指嵌入掌心。

  半晌,丞相夫人道,“到别处找找。”

  随着她一声令下,一群人渐渐走远了,易言欢探出个头确认情况,蓦地被人拍了肩头。

  午夜惊魂!易言欢一时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缓缓转过头,却看到一个姿容绝丽的女子,她顿时松了一口气,是人就好。这个女子穿得素净,但面貌极美,她看起来比自己大十来岁,脸上却带着少女般天真的神色。

  这女子看到她,脸色瞬间变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里带着震惊和不敢置信,又似乎压抑着某种极端的痛苦。

  易言欢刚刚平定的心又提了起来,大半夜的,这个场景甚是骇人,她动也不敢动,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腕,嗫喏地说道,“姐姐,您是人还是鬼?”

  闻言,那女子神色缓和了些,却还是没松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正常的嗓音总算带点儿人气儿了,易言欢道,“我叫小颜。”,在丞相府她便一直是这个名字。

  “小颜,小颜——”,女子喃喃,陷入沉思,手上便松了力道。

  易言欢手腕得以脱离,被那女子握住的地方都发白了,她赶紧揉揉。

  那女子又问道,“你多大了?”

  这女子虽出现得突兀,但易言欢并不讨厌她,不但不讨厌,而且看着她竟有点儿说不上来的亲切,易言欢也没遮掩,按照小颜的年龄回道,“十八了。”

  那女子闻言激动不已,不禁握紧她的双肩,似乎急切地想要确认什么东西。

  易言欢道,“姐姐,您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这时禁地的护卫发现了动静,喊道,“什么人?”

  易言欢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已被眼前的女子推到假山里面,她扶着石壁,险险地站在假山石后。

  那女子却突然癫狂起来,指着假山,不受控地大喊道,“周文轩,你混蛋,你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

  护卫立时紧张起来,似乎想叫醒她,“三夫人——”

  那女子却全无反应,继续喊道,“周文轩,我恨你!”,说完便狠狠撞向眼前的假山石,似乎是把假山当成了周文轩,想要与他同归于尽了。

  易言欢骇然,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女子倒在地上,血不停地从她的额头流下,护卫大惊失色,没人注意到,她的目光暗暗地看向易言欢藏匿的方向。

  易言欢心里隐隐猜到她的身份,传说禁地里住着相府三夫人,她便是三夫人了吧,也就是曾经她听到午夜唱着哀婉歌曲的人。可是,她为何会帮自己到如此地步呢?她刚刚看到自己时,分明很激动,难不成小颜是她女儿?不对,易言欢当即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这个夫人本就精神失常的样子,她的判断不足为信,更何况,她刚刚说,她的孩子被周丞相杀死了。

  三夫人被下人们抬回了阁楼里,易言欢只怕因三夫人一闹,丞相可能会来禁地,到时她便藏不住了,再说即使丞相不来,这里白日也藏不了人,她现在唯一的出路,也只能趁着夜色逃出丞相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