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东宫养病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551 2019.06.16 22:17

  苏玄枫将易言欢带回东宫的时候,已是子夜,殿门口除了守卫的侍卫,便是太子近侍小李子了,作为殿下身边最得力最衷心的近侍,无论多晚,他都要等到殿下回宫。

  终于看到殿下回来了,小李子急忙迎上去,却在看到太子怀中抱着一女子后,直直地愣在当场,不禁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苏玄枫道,“传太医!”,说毕,不待小李子反应,身影一闪,人影已消失在东宫的回廊处。

  小李子回神时,抓住莫白不松手,不确定地问道,“莫白,刚刚殿下抱了一位姑娘?”

  莫白一贯的冷漠,“殿下让你传太医。”

  小李子早已习惯了莫白的语气,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反而是莫白的话印证了刚刚他所见所闻并非幻觉,他立马兴奋非常,这么多年来,殿下第一次带女子回宫,他实在太高兴了,要知道所有皇子中,满十八岁的,哪个不是妻妾成群,虽然三王爷也是个例外,可三王爷好歹有两个侍妾,还有红粉知己无数啊,偏偏自家太子对这事儿完全不上心,现在好了,殿下终于开窍了!

  开心过后,小李子跳起来,“对,请太医请太医!”

  苏玄枫一路来到自己寝殿,他将早已昏睡的易言欢轻轻放在床上。

  她的腰臀处血渍浸湿了一大片,苏玄枫凝眉,竟伤的这么重,方才怕是再晚一点儿,再打下去必定会落下残疾了。

  昏迷中的易言欢似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整张脸毫无血色,苍白地如同白纸,还冒着虚汗。

  苏玄枫替她擦了汗渍,片刻,一张苍白的小脸又是汗涔涔的了,等不及太医了!

  苏玄枫的寝宫没有宫女,如今替她处理伤势多有不便,他朝小太监吩咐道,“去调两个宫女来。”

  被紧急调过来的宫女,早在见太子前便没了困意,两人齐齐下拜,“参见殿下。”

  苏玄枫从床前站起身,退到帷幔之后,对两宫女道,“按照本宫的吩咐,为里面的姑娘处理伤势。”

  她们哪里给人处理过伤势啊,可东宫所有人都知道,殿下向来是说一不二的性格,而且殿下的决定从没错过,殿下这么做,必然是有把握的,她们应道,“是”。

  隔着帷幔,苏玄枫仍背对着易言欢,对两宫女仔细地交代着,另一边,他已熟练地写了一张方子递给莫白,“按照这个药方,煎一碗药来。”

  莫白看着药方,眼神复杂,这是殿下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子大动干戈,可是他不知,这个女子是否值得殿下这般。只是一瞬,他已收敛好情绪,一转眼,人影已消失不见。

  两个宫女在沐风的指引下,为易言欢处理了伤口,并且换了衣物。因为易言欢在昏睡中,太子又在帷幕之后,两人倒是大胆地看了易言欢好几眼,她们觉得,这个姑娘虽然不是绝色美人,但是就如空谷幽兰,给人落落大方的感觉,而且既是受到殿下青睐,一定有她的过人之处。话说回来,不管这个姑娘如何,如今她能得太子殿下青睐,已是普天下的独一份儿了。

  约莫半个时辰,莫白已将药端了过来,苏玄枫接过药碗,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处理过伤口后,易言欢似乎感觉舒服了些,眉间拧起的小山丘也平复不少,气息比方才均匀了些。

  苏玄枫给她喂药,可一勺的药有一大半都从嘴角流了出去,他拿手帕替她擦了溢出来的药水,又接着喂下一勺,就这样他重复喂药和擦拭,直到给她喂了一整碗药。

  结束了喂药,苏玄枫坐在床边,倚着头看着床上侧躺的身影,夜里微风拂来,灯火跳跃着,明暗变幻。

  以往苏玄枫的心里只有江山社稷,就连婚事也是为了社稷而定下的婚约,他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似乎一辈子就该这么过了,可是这个女子的闯入,却让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茅草屋里原本应该最普通平凡的两晚,却因她的到来,让他难以忘却,他一生洁身自好,却不想与女扮男装的她同塌而眠了,知道真相后,他来不及抗拒这种感觉,却已经被她受伤后强作镇定的模样乱了心智。

  原来想要就这样把她留在身边的,可是她逃了,也罢,他这一生原本就该心无旁骛,只为江山社稷而活,如今这既不是她之所愿,他也不会强人所难。

  太守府再遇上,没人知道,当时他竟有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带到邺城的念头,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这一生他清冷惯了,惯会抑制自己的感情。那晚,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他记得那晚的月亮格外的清寒。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没料到还会在邺城遇到她,既然遇到了,这一次,他不想轻易放手。

  小李子进来,在帷幔后站定,“殿下,太医来了。”

  苏玄枫收起神思,起身转到帷幔后,吩咐太医上前诊脉。

  太医诊脉完毕,说是幸好及时处理云云,这些都在苏玄枫意料之中,他只吩咐太医今后按时来看诊。

  太医连忙称是,被太子殿下叫来为女子看诊,这还是头一遭,又是这深夜,足以见这女子在太子殿下心中的分量。恐怕明日起,邺城要掀起轩然大波了,特别是有待嫁女儿的高门士族。

  送走了太医,小李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不禁对太子道,“殿下,夜深了。”,他犹豫了一下,道,“殿下今日可要在偏殿休息?”,主要是这姑娘已经占了殿下的床了。

  苏玄枫摇头,转身出了寝宫,对小李子道,“本宫还要去政务殿,你着人照顾好她。”

  小李子大惊,“这么晚了殿下还要处理事务,明日可怎么抗得住?”,小李子知道因为安国离国的大战,如今朝廷急务一座山似的压了下来,但殿下这么辛苦,他还是很心疼。

  “本宫有数,不必多言。”

  小李子看着欣长的身影越走越远,不禁心疼,众人只看到殿下文治武功、政绩卓绝,却鲜有人知道殿下为此付出了良多,难道帝王路注定孤独吗?别人不清楚,但他是陪着殿下长大的,他是最了解殿下的,殿下待人温厚却也疏离,这些年能真正进入殿下的心里的,没有几个人,原本皇上是其中一个,可后来皇上教会殿下太多为君之道,殿下学得很好,却也变得更加淡漠,连对皇上也无法说几句真心话。这些他都看在眼里,他是真的心疼殿下啊,他不禁看着寝殿的方向,希望这位姑娘能是走进殿下心里的人。

  易言欢一直昏昏沉沉,想醒来却不得,恍惚中她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她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守在她身边,她很想睁开眼看一看,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拿着帕子为她擦脸,易言欢醒转,她看着眼前两个宫女模样的女子,有些发愣,“你们是?”

  两个宫女见她醒来大喜,一宫女道,“姑娘,您可算醒了,殿下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另一宫女道,“奴婢这就去禀报李公公”。

  易言欢想坐起来,奈何伤处太疼,她只得又躺下,看着明黄龙纹的床帷,想起昨日是沐风救了她,那这里是皇宫了吧。

  小李子听到消息立马赶了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个宫女,手中都端着各式早点。

  小李子上前,一脸笑脸盈盈,“奴才给姑娘请安”,说着便跪下,小李子身后的宫女们也齐齐跪下。

  易言欢被这突然的动静吓了一跳,“别这样——”,她想要去扶他们起来,可是一动伤处疼得她龇牙咧嘴。

  小李子快一步地扶着她躺下,吩咐着宫女们把早膳一一摆好,对易言欢道,“姑娘,早膳是殿下特意吩咐过了的,说不知您的胃口,让御膳房多备几样,以后就按照您喜欢的准备着。”

  易言欢感激地道,“谢谢公公,让殿下费心了。”

  “姑娘千万别客气,叫奴才小李子就行。”,说毕示意照顾她的两个宫女也介绍了自己,一位叫聘聘,一位叫袅袅。

  “奴才能不能冒昧的问问,您跟殿下是怎么认识的?”,小李子口头上说冒昧,脸上却是一脸八卦的神色,易言欢笑笑,道,“在遥州的时候,殿下救过我的性命。”

  小李子一副了然的神色,已不再多问,转头吩咐宫女支起易言欢的身子,伺候她用早膳,而自己则是随侍一旁,听候吩咐。

  易言欢本不习惯被人这么伺候的,奈何现在她的身体虚弱不堪,也只得生生地受了。

  易言欢忽而想起什么,问道,“太子殿下呢?”

  小李子回道,“殿下昨日安置好了您之后,便去政务殿忙了,现在还没回东宫呢。”

  易言欢不自觉凝眉,忙了一阵夜吗?

  用完早膳后,易言欢无聊,便和宫女儿们聊天,宫女们都很高兴遇到这么平易近人的主子,顿时如打开话匣子一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易言欢便了解到,如今皇帝体弱多病,多数时候已是太子在监国。因为苏玄枫母亲——皇后去世得早,中宫缺位多年,后宫里属皇贵妃地位最高,她是皇后的亲妹妹,因此皇帝对其很好。皇贵妃没有子嗣,一直视太子为己出。

  宫女们知道的事情毕竟有限,没多久便讲完了,易言欢便给她们讲故事,把自己记得的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一一讲给她们听。

  “最后,小公主并没有听从姐姐们的话,她把那把有魔法的匕首扔进了大海,虽然王子不爱她了,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伤害他。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小公主已化为一串泡沫。”

  一个《海的女儿》听得众人泪眼朦胧,袅袅道,“小公主真伟大,为了爱能奉献出自己。”

  聘聘也道,“是啊”。

  小李子擦了擦眼泪,“姑娘,没想到您还会说书呢,这么多故事,奴才已经从来没听说过呢。”

  易言欢愣住,呵呵笑道,“还真让你猜对了,我以前就是说书的”,她倒是被小李子提醒了,以后不知道做什么,她可以说书去呀,看殿内这些人的反应,童话故事还是很有市场的。

  苏玄枫处理完政务,已是第二日的下午了,他回东宫便往此处来了,却不曾想听到她讲故事,他不禁站在殿外听,直到这个故事结束,他才步入殿内,进去却发现众人有坐在地上的,有倚靠在床边的,连小李子也坐着喝茶一副惬意听书的模样,众人没有半分平时规矩的样子。

  易言欢先看到了身穿太子朝服的苏玄枫,她赶紧收起得意之色,微微颔首,“太子殿下”。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立马规规矩矩地站好,小李子急忙放下茶杯,迎上前去,“殿下您可算忙完了”,自知刚才太没有规矩,他赶紧道,“殿下忙了一日夜了,可要传膳?”

  苏玄枫没有径直回答,问着易言欢,“可用过晚膳了?”

  易言欢摇摇头,她讲起故事来就忘了时间,不知都到晚饭的时间点了。

  苏玄枫温和一笑,对小李子道,“吩咐下去,传晚膳”。

  这一笑如百树梨花开,让易言欢错不开眼,更是驱散了一室的紧张气息,小李子赶忙道,“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说毕,朝众宫女招手示意,带着众人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两人。

  苏玄枫走过去,坐在床边,对她道,“伸出手来,我替你瞧瞧”,他并没有自称本宫。

  易言欢听话地伸出手,他的两指搭在她的脉搏处,手指微凉,易言欢的心颤了颤,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犹豫了好久,终是开口道,“殿下,对不起——”。

  脉象已没有问题,苏玄枫撤回手,问道,“为何要道歉?”

  “在遥州的时候,殿下数次救我,可我不告而别,如今殿下不计前嫌,又救我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殿下了。”

  苏玄枫问道,“你当真想要报答?”

  此情此景,她不禁想起某人曾经跟她说过,“你不必谢我,我的救命之恩你必然是要还的”,她暗自笑自己多想,苏玄枫和苏玄恪当然是不同的。回神时,她慎重地点头。

  苏玄枫道,“那就不要叫殿下了,还是唤我沐风吧。”

  “殿下——”,易言欢惊诧,竟是这么小的不能称为要求的要求。

  “沐、沐——”可是真的到嘴边她才发现很难,以前是在遥州,而且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么叫自然没问题,而如今已知他的身份,又处在天子脚下邺城,明知眼前的男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指点江山不在话下,那一声沐风还怎么能喊出口。末了,易言欢气馁,“殿下,对不起——”。

  苏玄枫淡淡一笑,似不甚在意道,“无妨。”

  用膳的时候,易言欢斟酌良久,问出了心中的事,“殿下,听说瑞王出征了,这是真的吗?”

  苏玄枫看着她,琉璃般的眸子似有洞悉一切的力量,易言欢被他看得心虚,慌忙解释道,“当初流落在外,承蒙瑞王殿下相救,瑞王曾收留过我一段时日,听丞相夫人说他出征了,所以、所以想问问,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苏玄枫点头,“安国与离国对战战败,大锦与安国是友邦,是以前往援助。瑞王是大锦的战神,此事由他出马最是妥当。”

  易言欢点点头,“原来如此——”,太子都这么说,这事错不了了,她现在顾不上生他不告而别的气,只希望他能平安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