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逃跑未遂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334 2019.06.12 23:07

  易言欢在太守府邸时,并没有瞧见秋雨,一回来便在门口见到了她,秋雨并没有因为她的女装惊讶,而是很高兴道,“公子果然没有料错,姑娘您果然平安回来了!”,子夜已告诉过她,易言欢姑娘的身份。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连守大门的仆役都睡下了,易言欢不禁问道,“你特意在此等我的?”

  秋雨点头,道,“姑娘的再造之恩,秋雨没齿难忘,不见姑娘回来,秋雨不得心安。”

  易言欢有些不好意思,钱都不是她出的呢,她呵呵笑道,“小事小事”。

  打发了秋雨,易言欢气冲冲地朝书房去了,她知道,往日这个时候公子都在书房的。

  气死她了,公子在她危急之时,居然偷溜走了,不救她就算了,后来她落入官府手中,生死不明,府里却一切如常,仿佛她是空气一般,没了就没了。她保证,她并不是喜欢这个无良公子,只是,她不喜欢这种可有可无、被忽视的感觉罢了。

  书房灯火通明,此时无人值夜,易言欢进去,只见公子正倚着头,看着一本书,样子十分闲散。

  易言欢走到他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也不说话。

  苏玄恪放下书,道,“欢儿回来了”,他的语气平常地像是她刚刚逛街回来了一般。

  易言欢道,“回来不回来重要吗?奴婢被抓,可没见公子有半点动静!”,她保证她绝不是喜欢他,她只是不喜欢这种被漠视可有可无的感觉。

  “你这不是回来了吗?”,他端起茶杯喝茶,话语平静,没有因为她说的话生气。

  “我既然是公子你的婢女,你就有责任保障我的安全,万一我被用刑怎么办!万一我被恶人欺辱怎么办!万一我被杀再被弃尸荒野怎么办!”,她越说越激动,最后一拍桌面,在他的对面坐下来。

  “欢儿的想象力很丰富”,苏玄恪听完后评论道。

  易言欢瞪着他,看他平静的表情,烦躁更甚,“算了!”,她取出向太子借的一百两银票,“公子,这是你为我赎身花的银子,现在还给你,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便是自由身了,你我银货两讫,各不相欠”,终于到了这一天了,一朝穿越,她怎么可能当一辈子的婢女,从今以后,她的命运她做主。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苏玄恪是意外的,拿起一百两银票,若有所思,半晌将银票放下,看着她笑着。

  易言欢被他看得心虚,撇嘴道,“子夜也说了,香妈妈是向你要价一百两的,一千两是你自己花的冤枉钱,这可不关我的事”。

  “有理”。

  “这么说,你同意了?”,易言欢生怕他反悔,又肯定地问了一遍。

  “这笔账这样算也合理,可另一笔欢儿打算如何还呢?”

  “另一笔?”

  “今夜才为秋雨赎身,欢儿这就忘记了?”

  秋雨......那五千两......

  “秋雨是买给公子你的,好不好......”,易言欢声音越来越小,底气全无,确实是她提出要为秋雨赎身的。

  “本公子帮你赎了秋雨,想怎么处置她是你的事,至于那五千两,欢儿不可抵赖。”

  “哼!”,易言欢一甩衣袖出了书房,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天微微亮,一个瘦小的人影抱着包袱蹑手蹑脚地从后门溜了出去,正是易言欢,她怎可能甘心侍奉这个无良公子,好不容易从丞相府跑出来,自然要自由自在地活着,至于那公子,她已还清欠款,而秋雨也留给了他,自己不算亏欠他。

  “老板您就通融通融嘛,我身上没那么多钱,八两,八两可好?”,易言欢同车行老板讨价还价着。

  “我说姑娘,我这就是小本经营,八两连本钱都不够,何况此处去安国,天高路远——”

  “老板,话不能这么说——”,在易言欢正准备一大段大义凛然的话语时,一定金子出现在两人中间,易言欢怔住了,老板直勾勾地看着金子。

  “老板,我有话对这位姑娘讲,还请给个方便。”,子夜将金子扔到了老板的手中,转而看向易言欢。

  “得了,您随意——”,老板收下金子,喜滋滋地离开了。

  易言欢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的俊脸,心虚地喊道,“子夜——”

  “易姑娘,你为何要——”。

  “我只是出来逛逛”,易言欢打断他,接着打哈哈,“呵呵,遥州城风景真不错啊,特别是早上,空气特别好——”。

  子夜叹了一口气,半晌才道,“以后切莫如此了,公子会不高兴的。”

  他不高兴?她还不高兴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只得服软,默默地跟上子夜。

  回到府里,子夜对易言欢道,“易姑娘,公子在书房,等着你前去奉茶呢。”

  “哦”,易言欢闷闷地答了一句,便不理子夜。

  没能逃出去,易言欢心情很不好,此时无良公子正在看书,易言欢没有心情欣赏他丰神俊朗的面孔,只将茶盏在书桌上摆好,便要离开。

  “欢儿,这茶味道不对”,苏玄恪突然说道。

  “嗯,奴婢去换一杯”,茶的味道能有什么不对的,要是平日易言欢早就跳脚和他理论了,只不过今日逃跑未遂,实在是提不起劲来。

  易言欢去拿茶杯,却是被苏玄恪按住了手,他笑道,“不必了”。

  易言欢惊慌地抽回手,站在一旁。

  “欢儿,你今日精神不佳,是有心事?”

  “没有,奴婢是——”,他都看出来了,易言欢看着他回道,“饿过头了”。

  “偌大一座府邸,若是饿死人,本公子颜面何存?欢儿赶紧去用膳,别让人说本公子竟饿着了贴身婢女”。

  易言欢实在是没心情逞口舌之争,听到他的话便退下了。

  易言欢退出,苏玄恪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敛去,唤道,“子夜”。

  “属下在”,子夜推门而入。

  “今日她可有异动?”

  子夜看了一眼苏玄恪,继而凝眉道,“没有”。

  书案上,是下人呈上来的字条,是在打扫易言欢房间发现的,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救恩之恩来日必当相报”,这样歪歪扭扭奇奇怪怪的字迹,一看便是易言欢所写。

  苏玄恪长久地看着书案上的字条,没有说话,他的脸色平静,子夜跟随他这么多年,自是知道公子的脾性,这平静多半蕴着怒意,“公子”,子夜心惊,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对公子的衷心,天地可表,唯一隐瞒的,便是易姑娘出逃的事情。

  “子夜,你可知错?”

  子夜暗惊,当即跪下请罪,“属下知罪,属下不该隐瞒易姑娘出逃一事,此次是属下糊涂,以后绝不会再犯”,他不该欺瞒公子,何况世上有几件事能躲过公子的耳目。

  “起来吧”。

  “属下犯错,请公子责罚!”,公子向来赏罚分明,他本就做错了,该受罚。

  “退下”,子夜的衷心他信得过,只是自古红颜祸水,女人的力量,虽细微却无缝不入,这点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不想失去子夜这个衷心的属下,这是给他的提醒,苏玄恪背过身,已不再看他。

  子夜知道再说已是无益,他懂公子,当即不再坚持,起身退了下去。

  “小姐,您早上去哪儿了呀?早上秋雨到处都没找到您”,秋雨看见了易言欢,便兴冲冲地跟了上去。

  易言欢却提不起劲儿,随意答道,“出去逛了逛”。

  “对了,子夜大哥说,明早我们去邺城呢,小姐可有行李,让秋雨帮您收拾吧”。

  易言欢猛地停下脚步,如五雷轰顶,又是邺城......

  “小姐,您怎么了?”,秋雨不解,而易言欢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问道,“你说的可是邺城?大锦国的都城,邺城?”

  秋雨不解她的意思,捂着嘴吃吃笑了,“小姐,大锦国哪还有别的邺城,自是都城。”

  易言欢仰天长叹,心中默默流泪,她跟邺城到底是什么孽缘啊......

  易言欢百无聊赖地拿着紫砂茶壶,把茶水从壶中倒入杯中,又从杯中倒入壶中,心中琢磨着自己的逃跑大计,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易言欢都没有回头,说道,“进来”。

  “小姐”,秋雨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唤道。

  易言欢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笑道,“是秋雨啊”,想起她的称呼,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秋雨,我不是故意隐瞒女子身份的”。

  “小姐哪里话,能遇上你,是秋雨的福气”。

  易言欢这才觉得不对劲,秋雨怎么一口口小姐地叫着,她不知道自己也是丫鬟吗?被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称为小姐,怎么她觉得很讽刺呢?

  “秋雨,你叫我易姐姐吧”,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比秋雨大一些。

  “子夜大哥吩咐过了,此后由秋雨照顾小姐,秋雨不敢逾越”,秋雨福了福身,神情有几分不安。

  易言欢这才明白过来,绝对是混蛋公子干的好事,这么急着把秋雨推给她,不就是怕她不认账吗,可恶!

  秋雨一副恭顺的模样,易言欢又无力地趴在桌上,让这么一个大美人来伺候她,真是浪费,估计她两站一块,她更像丫鬟。

  “小姐,子夜大哥说,明日要启程去邺城了,让你准备一下”,秋雨在她身后小心地说道。

  “秋雨,你要再小姐小姐地叫,我就不带你上路了!”,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不是她不会享受别人的照顾,关键是这么漂亮的姑娘把她小姐地叫着,怎么看都像笑话。

  “不要啊!求你不要赶我走”,秋雨一头跪到地上,泪水说流就流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秋雨这个样子,易言欢还是忍住没去扶她,坚持说道,“那你叫一声易姐姐”。

  “易、易姐姐”,秋雨看了她一眼,鼓足勇气才叫出口。

  “这就对了嘛”,易言欢去扶她,豪气说道,“我们能相遇是缘分,以后还要互相照顾,你就别客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