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身世之谜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5378 2019.06.18 22:31

  第二日黄昏的时候,易言欢去了丞相府。永安王想让肖洛跟着保护她,易言欢不让,说自己只是送嫁又不是进龙潭虎穴,只带了嫣儿便去了。

  丞相千金出嫁是大喜事,丞相府早已布置地喜气洋洋,显然周瑾儿已经跟她爹娘打过招呼了,丞相看着易言欢虽然脸色有点别扭,但还是按照规矩接待了她。

  有丫鬟给她们引路,嫣儿不禁叹道,“好大的排场啊!”

  易言欢过去的时候,有丫鬟正拿了嫁衣给周瑾儿试,另一个丫鬟正给她戴金冠。

  周瑾儿见她来,让丫鬟都退了下去,易言欢真心地赞道,“都说新娘子是最美的,这话果然不错。”

  周瑾儿对这话毫不上心,却是看着嫣儿道,“我与郡主有话要说,你下去吧。”

  嫣儿迟疑地看着易言欢,易言欢对她点点头,嫣儿这才退了出去,还很乖觉地关上了门。

  此时房中只剩下她们两人了,易言欢也不客气,在桌边先坐下来了,自己倒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开口,“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周瑾儿道,“这里有一封信,你帮我交给恪哥哥”,说着拿出了信。

  易言欢的手不禁颤了一下,周瑾儿这在还想着苏玄恪呢,“你明日就要嫁给洛王了,现在却要我帮你给瑞王送信,这不合适吧?”

  “我根本就不爱苏玄清,爹娘让我嫁给苏玄清,不过是想扶持苏玄清的势力,好跟太子和恪哥哥争天下,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易言欢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这句话在这个时代可是大不敬的,至少她从来没听过谁说过这种话。

  这句话周瑾儿是在说苏玄清和丞相府,易言欢却不自主关注了苏玄恪,苏玄恪他想当皇帝吗?

  若是苏玄恪真的想做皇帝,那么他必然会站到太子的对立面......易言欢不敢再想下去。

  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周瑾儿问道,“你在听我说话吗?”

  易言欢稍稍回神,看着眼前的人,周瑾儿的样子不像是说谎,没想到丞相府居然打着这个主意,易言欢看着信,她大致已经猜到里面的内容了,心中一阵酸楚弥漫开,眼前的女子竟然能为苏玄恪做到如此份上,她扪心自问,若是换做她,她定然做不到。

  良久,易言欢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就这么确信我能帮你?”,她记得周瑾儿昨日说,只有她能帮她。

  周瑾儿的声音平静下来,看着她头顶的樱花簪,美目流淌着忧伤,道,“你发间的樱花簪是恪哥哥送你的吧,雕琢樱花的材料是粉水晶,是一个小国进贡的,大锦只有一块,当年先皇把它赏给了恪哥哥,没想到恪哥哥把它打磨成了簪子送给你。”

  易言欢摸着樱花簪,这支簪子竟如此特别,那日姻缘寺中太子也认出来的吗......

  周瑾儿继续道,“能为你花这样的心思,恪哥哥一定很爱你吧。而你每日都戴着这樱花簪,想必心中也是有他的。”

  易言欢收回心思,看着周瑾儿,她到底有多爱苏玄恪,能这样若无其事地讲苏玄恪爱着别人的事情。

  周瑾儿道,“我已经要嫁给苏玄清了,对你和恪哥哥之间构不成任何威胁,当日在瑞王府他拒绝了我,想必你也看见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值得吗?”

  周瑾儿意外她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愣了一刻才回道,“此生不悔。”

  房间里出现长久的静默,两个人各有心事,红烛噼里啪啦发出一个声响,易言欢收回神思,道,“关于我身世的秘密,周小姐现在是否能告知我了?”

  周瑾儿神色有一丝挣扎,犹豫了一刻才说道,“这件事我是无意中偷听到的,我想应是与你的身世有关。”,易言欢看着她,等她的下文。

  周瑾儿继续道,“禁地里的三夫人,你见过了吧?”

  “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应就是你的亲娘。”

  易言欢一下子站起来,三夫人是她娘?之前见过三夫人一面,是有一种难言的亲切,这......

  如果三夫人真的是她的娘,那丞相岂不是她的爹?不,不可能!如果丞相真是她爹,怎么可能让她从小在丞相府做丫鬟。

  易言欢不禁想到另一种可能性,她一直想探究三夫人与七王妃的关系,若她们真的是同一人,那么,她会不会是义父和七王妃的孩子?

  易言欢唇瓣紧抿,明丽的脸庞上带着前所未有坚定,“我也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天色暗了下来,成亲需准备的东西皆已妥当,德清郡主和其丫鬟被安顿在客房,早早地便休息了。

  周瑾儿身边的大丫鬟秀秀来报,“小姐,下午您与郡主讲话的时候,夫人来过一趟,奴婢本想通传的,但夫人听说郡主在里面,便不让奴婢通传,说晚点儿再来。”

  “母亲先前那么对易言欢,现在她成了郡主了,自然要避让着点儿”,周瑾儿并没有上心,转而吩咐道,“你去德清郡主那里瞧瞧,看看她可有什么需要,仔细伺候着。”

  “是。”

  一刻钟后,‘秀秀’从客房里出来,她绕过回廊,出了周瑾儿的院子,往相府西边去了。

  易言欢站在禁地门口,松了一口气,周瑾儿大婚,府里戒备更加森严了,而且她猜周文轩和周霖一定派人暗中监视她了,还好有秀秀的衣服掩映,这一路还算顺利。

  易言欢看着不远处孤立的楼宇,眸子紧缩,三夫人便住在这里了。

  这时候,一阵歌声传了过来,“小寒窗,夜微凉,有人在梳妆......”,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却带着浓浓的凄婉和悲伤。

  易言欢慢慢地靠近阁楼,将自己掩藏在几颗簇拥的桂树后。

  原以为周瑾儿的大婚,禁地的防守应会变得薄弱,不料门口的护卫竟增加了一倍,看来丞相大人是真的很在意三夫人啊,任何时候都不会忘了这里。

  这么多护卫守着,她原本定的计策行不通了,她记得差不多这个时间,丞相府的护卫会有一次换班,易言欢将头隐入树丛中,耐心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护卫的头领道,“亥时了,该换班了。”,易言欢立马警觉起来,她看到一队人马正从禁地口走过来,而这边的护卫已列队往外走。

  趁着这个间隙,易言欢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向了阁楼的暗处,还好没有惊动任何人,易言欢小心地从侧门溜了进去。

  易言欢一路上保持小心,但阁楼里似乎没有丫鬟仆役,她很顺利便到了二楼。

  易言欢顺着歌声找到了三夫人的房间,她从门缝里看到,一个姿容绝丽的女子临窗而坐,正是三夫人。

  三夫人的身后站着一个丫鬟打扮的人,易言欢犯难,怎么引开这个丫鬟呢,要是她大叫引来护卫,那就前功尽弃了。

  易言欢苦无对策的时候,里面的三夫人突然开口了,对那丫鬟道,“露儿,我想喝雪梨羹了。”

  叫露儿的丫鬟颇为讶异,夫人从来没有这么晚吃过东西呀,但转念一想,老爷怎么哄夫人,夫人都是恹恹的,此刻夫人主动想吃东西是好事啊,想及此,她高兴地应下,“奴婢这就去准备。”

  露儿离开了,易言欢看到她离开阁楼,这才放心地步入房间,她在三夫人身后站定,多美的女子啊,仅仅一个背影就婀娜多姿,与二八少女无异,谁能想到她已三十多岁,还可能是一个孩子的娘呢。

  她会是小颜的娘吗?

  易言欢道,“三夫人,别来无恙。”

  闻言,三夫人身子一颤,却良久没有动作,易言欢不禁上前,看到她异常苍白的脸,易言欢缓了声音,道,“我们见过的,你救过我,还记得吗?”

  怎么会不记得!

  三夫人几乎站不起来,她看着易言欢,紧紧握住她的手,眸子里满是震惊和不敢置信,自从上次见面后,她没有一刻不想着她,甚至做梦也都是她,此刻她真的站在自己面前,她有些不敢相信。

  三夫人的反应似乎在印证着周瑾儿的话,易言欢心里一阵紧缩,很努力才让自己保持镇定。

  不知过了多久,三夫人脸色大变,突然说道,“你怎么来这里了?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快走!”,说着便把她往外推。

  易言欢知道她是怕连累自己,可她既然来了,就不怕种种后果,易言欢制止她的动作,道,“夫人难道对我一点儿都不好奇吗?”

  闻言,三夫人的手顿住,目光紧锁着她,仿佛她是天地中唯一的存在。

  易言欢在她的注视中,说着她对小颜少的可怜的记忆,“十八年前的冬季我出生在相府,是一个洗衣的老婆婆带我。”

  “我三岁的时候,她给我取了名字,叫做小颜,她说我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

  “那一年老婆婆也去世了,我开始在后院做杂活,帮所有人打下手。那时候我真恨我的爹娘啊,既然他们不能养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呢?”

  三夫人眼泪无声地落下来,她别过头,此刻,她无颜面对她。

  易言欢随意一笑,“但是后来我就习惯了,不去怨天尤人,也不去想从来没出现过的爹娘。”

  三夫人看着她的笑容却是刺目,心里某个位置如被凌迟般,痛不欲生。

  “有人告诉我,小颜是有娘的,而且她还活在世上,就在丞相府里。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三夫人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泣不成声道,“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是娘对不起你!都是娘的错!”

  那日,在禁地门口,她第一次见她,虽然从来没见过,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做娘的永远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儿。

  那时,她才知道周文轩骗了她,当年孩子刚生下便被他夺走,他骗她孩子是个男婴,是个死胎,她竟然相信了,却不知她的孩儿好好的活着,被他当做奴婢,使唤了十八年。

  周文轩,他怎么可以!

  易言欢心底叹息一声,一声娘亲犹豫很久终是喊不出口,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问道,“我的生父是谁?”

  三夫人的身子顿时僵住,她的手慢慢松开,曾经她想过如果她的孩子问她这个问题,她要怎么回答,可是没有答案。

  种因得因,种果得果,当年在一场阴谋和感情的纠纷背后,每个人都痛不欲生,十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孽缘种下了如今的苦果,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怎么能让孩子承担。

  她久久不答,易言欢几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是不是......永安王?”,易言欢心中竟有隐隐的期待,如果义父其实是自己的生父,那么她更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好,这个世界不确定的事情太多,她很想抓住某个确定的永远不变的事情,比如血缘。

  三夫人美艳绝伦的脸庞写满了不可置信,看来自己猜对了,她果然是义父的女儿,平复了心绪,她解释道,“大概是缘分吧,他收了我做义女,我在王府里看到了你的画像,所以猜出一些你们的事情。”

  “义父第一次见我,看着我喊‘婉婉’,你便是他心心念念的颜婉婉了吧?”

  颜婉婉闭上眼睛,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扑簌落下,他,不恨她吗?

  “啪—啪!”,一个鼓掌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两人大惊失色。

  门口,周文轩站在那里,他的旁边是端着雪梨羹的露儿,原本他是见她难得胃口好,想来看看她,没想到撞到这一幕。

  周文轩如寒冰一般的脸色慢慢浮出点点的嘲讽之意,“真是感人至深的认亲场面。”

  颜婉婉当即挡在易言欢的前面,生怕他伤害她,“你想做什么?”

  周文轩怜惜地看着她,手欲抚上她姿容绝丽的脸庞。

  真恶心!易言欢打开他的手,挡在了两人之间,声音转冷,“丞相大人,请注意你的身份!”

  周文轩没有动怒,对易言欢的话仿若未闻,而是看着易言欢身后的颜婉婉道,“颜儿,你不知道吗,你的宝贝女儿现在是郡主了,我能拿她怎么样?”

  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易言欢干脆挑明道,“丞相大人,以往你们的恩怨,我不想追究,现在请你放了我娘。”

  颜婉婉看着易言欢的背影,她的女儿真是长大了,她很欣慰,也很惭愧,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陪伴过她一天。

  丞相冷哼,“好大的口气!颜婉婉是我丞相府的人,这一点,至死不变。”

  “你——”

  丞相冷眼一扫,道,“郡主既然喜欢这里,就先在这儿呆着吧!”

  丞相转头吩咐道,“跟郡主来的那个丫鬟呢?去把她拿下,看管好,瑾儿的婚礼,决不允许任何人的破坏。”

  周文轩已经离去了,阁楼下被重重包围,现在再想逃出去是痴人说梦了。

  易言欢懊恼不已,她都这么小心了,还是被他发现了,周文轩这只老狐狸,连嫣儿也控制了,如今她们囚禁在这里,简直是与世隔绝。

  颜婉婉拍着她的手道,“别急,娘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着拉她起身,似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娘——

  这个词好陌生,却又让人觉得很温暖,易言欢不禁跟着她走。

  夜深,露儿已经睡着了,颜婉婉带着易言欢来到一楼卧房的一个角落,这里除了一个卧榻什么都没有了,易言欢不解,带她来这儿做什么。

  在易言欢诧异的目光中,她将卧榻上的软垫扯下,露出原本的木板来,她揭开木板,里面居然是一条暗道。

  颜婉婉取来了一盏灯,对她道,“这条地道通向丞相府外的西墙角,你从这里出去,去找永安王,不要再来相府了。”

  易言欢抓住她的手,“你跟我一起走!”

  颜婉婉神色暗淡下去,脱开她的手,道,“我这辈子只能这样了,你不要管我了,你——走吧。”

  易言欢抿唇看了她半晌,没有说话,接过她手里的灯,终是进入地道里,头也没回的走了。

  一声‘小颜’卡在喉咙里,再也喊不出,她看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地道转角处,眼泪又不自觉掉了下来,这辈子,是她对不起永安王,是她对不起女儿。

  颜婉婉无力地滑坐在软塌旁,心底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地道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颜婉婉错愕地看着易言欢从地道中钻了出来,“你——没走?”。

  易言欢拍了拍手上的灰,回道,“我也没说我要走呀!”,果然是通向丞相府外的暗道,就是小了点儿,钻得人难受。

  再次看到女儿,她是惊喜的,可是她知道留下她只会害了她,颜婉婉道,“不行,你不能留在这里!”

  “你跟我出去吧,这些年义父都很想念你,你又不喜欢周文轩,做什么要被一直困在这座楼里?”

  她闭上了眼睛,“你不明白,我早已回不去了。”

  “是,我是不明白当年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无论怎样,你们还有我啊,我是你们的孩子,就算是为了我,回到义父身边好不好?“

  紧闭的美目有眼泪落出来,易言欢只觉得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她还想问什么,却听她道,“回不去了。”

  明显的痛苦在绝丽的脸庞上漫延,她紧闭双眼,眉间没有挣扎,却有视死如归的勇气,易言欢突然怕了,抓住她的手道,“好啦!我会走的,可是我们好不容易相遇,你难道不想让我陪陪你吗?”

  颜婉婉见她不再执着,脸色缓和了下去,她也很想女儿陪在身边,可是不能用女儿的性命冒险。

  易言欢看出她的挣扎,赶紧道,“明日是周瑾儿和洛王大婚的日子,周文轩不会有空过来的,就让我陪陪你吧。”

  颜婉婉终是点了点头。

  易言欢陪她回了房间,颜婉婉躺在床上,易言欢躺在她的身侧,陪她说了很久的话,把这段时间自己的经历都讲给她听,只是掠过了和瑞王及太子感情的那一段。

  但易言欢问起当年的事情,她却不愿多说,易言欢只得作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