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神秘男子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312 2019.06.22 09:01

  出了瑞王府,易言欢的身影步履匆匆,很快没入人群之中,嫣儿忙跟上去,“郡主,您等等我啊!”

  苏玄恪从未跟她提过离国和亲公主的事情,如今他真的会娶公主吗?就跟太子一样,身为皇家子弟不可逃避的责任?

  即使身处异世,她也只接受一夫一妻的感情,若是没有,她宁可孤独终老,太子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过,若是苏玄恪不能给她这样的感情,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他。

  如今怕是那句话要应验了,那么她该何去何从呢?

  她想起了义父,其实从一开头义父便警告她,不要对皇家的人动情,是她不信。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一波接一波,甚是热闹,几乎要到摩肩接踵的地步了,各种叫喊声不绝于耳。

  在群芳阁的门口,猝不及防的一个力道,把易言欢拉进了楼内,嫣儿大惊,立刻追了进去,几个姑娘拦住嫣儿,“诶,我们这里,女子不能进去”。

  嫣儿一记手刃劈过去,一个姑娘应声倒下,其他人顿时不敢拦她,让出了道路。

  嫣儿进得楼内,一眼便看到熟悉衣衫的身影,她暗自松了一口气,上前喊道,“小姐,可找到您了”。

  那人回头,怪异地看着她,嫣儿大惊,不是郡主!

  易言欢被簇拥着进了一间房,她一进去,房门便被人在外面关上了,顿时各种吵杂的声音消散了。

  一个青衣身影长身玉立,背对着她,虽只是一个背影,却透着逼人的气势,易言欢保持警惕,问道,“你是何人?”

  男子转身,一副悠闲的姿态,端了一杯茶给她,“不急,喝了这杯茶再说。”

  一副面具将脸挡地一丝不漏,只露出深不见底的眼睛,易言欢瞥了茶杯一眼,问道,“你为何将我引来此处?”

  她并不傻,这件事不可能是意外,只能是这个人故意为之。

  男子上前两步,逼近她,“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我就是不告诉你,你又能怎样?”

  易言欢后退,几乎要贴近门框了,她看着他,眼里毫无畏惧,“若我此时大喊,恐怕你也没辙吧?”

  男子不再逼近,仿佛并不惊讶,一派轻松的语气说道,“自然,暗中保护易姑娘的人可不少,此时楼下已乱成一团了,只要你大喊一声,在下可真是没辙了。”

  男子如此坦然,易言欢倒是疑惑了,她睨着他,“你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

  “在下想请易姑娘帮个小忙?”

  这人戴着面具,明显不想暴露身份,易言欢也不白费力气了,她现在很想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她问道,“什么忙?”

  男子如哄骗般,说道,“先喝了这杯茶。”

  他这么说这茶分明有问题,易言欢道,“我凭什么听你的?”

  “在下可以跟姑娘做个交换,姑娘想要丞相周文轩的性命吧,我可以帮你。”

  “你还知道什么?”,这人竟知道她与丞相府的宿怨,应是调查过她的。

  男子似轻轻一笑,倏地身形一闪,他已站在易言欢的身后,他道,“先喝了这杯茶再聊。”

  易言欢抬手欲打那杯茶,却被他轻巧地避过,他从另一侧将茶杯再次送到她的面前。

  “你还有十秒钟的时间考虑,若是再不听话,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淡淡的语气暗含警告之意,易言欢自然听懂了,这人武功高强,当她进了这间房时,早已失去自主权。

  易言欢没有犹豫,接过茶杯,对面具男子道,“希望你说话算数。”,说完便喝下了这杯茶。

  砰地一声,是茶杯摔碎的声音,暗卫集齐一间房门口,房门推开,只见里面空空如也,除了摔碎的茶杯,没有其他异常。

  有人查验了碎片上的点滴茶水,茶水无毒,也无迷香。

  东宫里,有急报传送,月华公主被人劫了。

  苏玄枫凝眉,“怎么回事?”

  那暗卫道,“来人似乎是两方人马,有数十个人,各个都是好手,我们的人实在抵挡不住。”

  “竟让人闯入驿馆把公主劫了,此次月华公主有任何散失,你们一营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身为暗卫,任务失败,是绝对不能原谅之事,殿下能再给机会,已是格外开恩,那暗卫垂首,“属下誓死保护月华公主的安危。”

  苏玄枫对一旁的莫白吩咐道,“你去调用所有的暗卫,不惜代价也要救回月华公主。”

  莫白自是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撇开月华公主是准太子妃不说,月华公主代表安国而来,若她有任何散失,势必会影响两国邦交。

  “属下立即去办!”

  东宫外,苏玄枫翻身上马,小李子急忙上前,“殿下,刚刚有人送来了这封信。”

  苏玄枫一眼扫过,信纸上只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他的心一沉。

  信上写着,“回心谷恭候太子大驾,过午时三刻,德清郡主性命不保。”

  苏玄枫脸上愈发冷清了,在阳光下也驱不散他的寒意,他问道,“送信的人呢?”

  “回殿下,那人被我们抓住后,已自尽了,奴才已派人去查他的身份了。”

  既是死士,怕也查不出什么。苏玄枫只是点头,不再多说,一扬马鞭,朝着宫门方向疾驰而去。

  小李子后知后觉地跳脚,“殿下,您去哪儿啊,您可不能孤身犯险啊!”

  易言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塌上,而那个面具男子正悠闲地在桌边喝茶。

  软塌临窗,此时窗门大开,外面是湖光山色,看来这是城外某处了。

  易言欢坐了起来,这个人一直隐瞒身份,多问也是无益,她径直问他,“你说与我做交换,是什么意思?”

  面具男子不答反问,“据说太子和瑞王皆心仪易姑娘,我实在是好奇,易姑娘喜欢他们谁?”

  易言欢心中保持警惕,面上没什么情绪,只道,“传言而已,做不得数。”

  “此言差矣,你发间戴的樱花簪是瑞王亲手制作,普天下只此一支,瑞王的心意毋庸置疑了。至于太子殿下嘛——”,他顿了一下,易言欢看着他,“太子怎么了?”。

  “此刻太子殿下丢下了身陷险境的月华公主,正前往此处来救你,若说太子不喜欢你,我可不信。”

  易言欢急上前,“你用我威胁太子?”

  面具男子笑道,“别说这么难听嘛,只要你听话,你我各取所需,这样不很好吗?”

  “一个藏头露尾的人还谈合作,不觉得搞笑吗?”,她真是疯了,才是相信一个初次见面便不怀好意的人。

  “火气这么大,还是吃点儿水果降降火吧”,面具男子将果盘推向她,易言欢依言去拿苹果,蓦地抓起了水果刀,将刀对着他,“你最好放我出去!”

  面具男子看了刀刃一眼,对这毫无攻击力的人和兵器不屑一顾,说道,“放心,等太子殿下来了,一定放你出去。”

  易言欢将刀刃转向,对上了自己的脖颈,“你无非是想利用我对付殿下,若我死了,你还能如何?”

  面具男子眼神陡然变得凌厉,倏地飞掷一物,打掉了水果刀。

  一枚铜钱在地上转了几圈,落在了易言欢的脚边,而那水果刀稳稳地插在面具男子的脚边,男子拾起了小刀,道,“我可不要你的命,你倒是提醒我了,这里怎么能留这么危险的东西呢”,说毕将小刀随手一扔,丢到了湖中。

  这时一黑衣人进来禀报,“主子,人来了。”,来人也戴着眼罩。

  面具男子轻笑,“比预计早了一刻钟,不愧是太子殿下。”,面具男子走了出去,临走交代一句,“追魂,把人看好了,可别让易姑娘有什么闪失。”

  易言欢勾唇,“放心,死不了”,她刚才可没打算自杀,只是想试探他的态度,现在看来,这人应不会伤害她的性命。

  面具男子离去了,易言欢开始打量四周,这是一处湖心小筑,除了两边简易的木桥通向两岸,便没有其他出路。这个湖似乎很大,她站在此处,却看不到岸边。

  那个叫追魂的男子,抱剑站在一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不足为惧,他没有限制她的活动。

  易言欢用手搅动湖水,一片涟漪在她的手下荡开,逐渐散开,在数丈开外,易言欢看到倒影在湖面闪动,她不禁抬头,依稀看到对面山峰上有人在打斗,是太子殿下的人马吗?这处山峰之下全是凸起的怪石,若是摔下来必死无疑,易言欢心中一紧。

  追魂见她玩水竟玩了一刻钟,忍不住道,“姑娘当心点儿,此处只有你我,若是你掉下去了,没人能救你。”

  易言欢带着嘲讽的笑意,“你不救我?你家主子可要你好好保护我。”

  “在下不会水,姑娘若是掉下去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不会水啊,真是太巧了,我也不会——”,易言欢话还未说完,便跌入湖中,她尖叫一声便沉入湖中。

  “该死!”,追魂朝她落水的方向毫不犹豫地跳下了去。

  易言欢被追魂捞上来的时候,已憋红了一张小脸,而一旁的追魂更惨了,旱鸭子的他第一次下水救人,喝了好几口湖水,他止不住地咳嗽。

  此刻武功高强的追魂大人和一个普通的落水人无异,狼狈极了。

  易言欢在旁边问道,“你还好吗,要帮忙吗?”

  追魂撑着地面,“不——不”,话还未说完,砰地一声,后颈被猛地一敲,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人,缓缓地倒了下去。

  易言欢扔下凳子,“谁让你提醒我,你不会水的呢!”,刚刚她跳入湖中便看好了,小筑打入湖中的地基是极粗的四根圆木,即使追魂不救她,她抱着圆木也不会有事。

  虽说有些对不起他,但谁让他们先绑架她的呢!

  易言欢朝面具男子离开的另一个方向跑了,只希望不会太晚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