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795 2019.06.17 14:51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沉默了一路,最终到了永安王府,中年男子信步走进去,门口的小厮喊道‘王爷’。

  易言欢怔在当场,永安王回头看她,她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不确定地道,“大叔,您是永安王?是当朝王爷?”

  他点头,却对她道,“不打算进来了?今天准备露宿街头?”

  易言欢赶紧上前,“感谢王爷收留。”

  永安王领着易言欢往里走,易言欢打量着永安王府,心想这位王爷倒不讲究,他这里从丫鬟人数到亭台楼宇,都比不上瑞王府,说起来,不知这位王爷与苏玄恪是什么关系呢,以他的年纪,与苏玄恪应不是同辈吧。

  易言欢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时,猝不及防听永安王道,“丫头,不如你告诉我,太子和瑞王,你更喜欢谁?”

  易言欢回神,一脸怪异地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的?”,问出口她便反应过来,这人怕是听到了她和莫白的对话,那时他就跟着她了,易言欢脱口而出,“你跟踪我?”

  “别说跟踪那么难听嘛,要不是我跟着你,你早就小命呜呼了。”

  “那敢问王爷大人,为何您对我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感兴趣呢?”

  “能入得了太子和瑞王的眼,你可不是简单的小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喜欢他们谁?”

  易言欢哼哼,“谁说我喜欢他们了?”

  永安王若有所思道,“那么两个都喜欢?”

  易言欢停住步子,看着一旁以为自己发现事情真相而带着兴奋神色的某位王爷,这个时代还有这么前卫的思想,该不会和自己一样是穿过来的吧?

  而易言欢的表现在永安王眼里,更是坐实了他的想法,他拍拍她的肩,“小丫头,有胆识!”,看她似陷入了沉思,他突然语重心长地补了一句,“本王多劝告你一句,不管是苏玄枫,还是苏玄恪,你最好一个都别跟,皇家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易言欢从沉思中回神,说了一句他永远无法理解的话,“地球是圆的,大叔认同吗?”

  永安王吩咐了丫鬟照顾她,易言欢在一个简单而舒适的房间歇下了,刚刚浇灭了找同伴的希望,脑子里翻来覆去便是秋雨临死前的样子,这一夜,她久久不得眠。

  “易言欢,你资质平庸,毫无用处,却能获得太子和瑞王的垂青,你凭什么?我恨你!”,秋雨对她喊道。

  “秋雨你误会了——”

  秋雨打断她,“你看——”,她指向不远处打斗正酣的两人,“你看他们为了你都成了什么样子!”

  两个身影,一玄一白,丰神俊朗玄袍在身是苏玄恪,俊逸出尘一身白衣是太子,两人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瞬间停止了打斗,苏玄恪对她道,“欢儿,快到本王身边来。”

  而另一边,太子对她伸出手道,“心兰——”

  为什么要逼她做选择,他们都是自己的朋友,她不想站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对立面啊。

  “不要逼我!”

  寂静的黑夜,易言欢这一声呼喊格外清晰,她松开紧握的拳头,额头上已满是汗珠,还好是一场梦。

  东宫。

  “你让她离开了?”,苏玄枫的声音透着少见的寒意。

  莫白跪下请罪,可态度没有丝毫退步,“殿下,此女子曾经跟着瑞王爷,不可不防啊!”

  “本宫需要你来教本宫怎么做吗?”

  “属下不敢。”

  “若是她出什么事——”

  莫白接话道,“属下甘愿以死谢罪。”

  苏玄枫揉了揉眉心,挥手道,“下去吧,自行领罚。”

  第二日,易言欢用了早饭便往外看,白天里王府比晚上好看多了,景致也格外好,她在丫鬟带领下,来到了王爷居住的主院,她意外地发现,大叔居然也很喜欢兰花,院子两边有两片花圃,栽种的都是兰花,她记得苏玄枫也很爱兰花,听说是因为他的母妃喜欢。

  阳光下,有一男子在舞剑,衣袂偏飞,剑光流转,好不潇洒!易言欢虽不懂剑法,却也忍不住暗自叫好。

  忽而,有个声音在她旁边响起,颇有些自豪地问道,“他不错吧?”

  易言欢点头,“不错不错。”

  “比起瑞王和太子来,如何?”

  易言欢这才回头看永安王,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一般般了。”

  永安王挑眉,“一般般?肖洛是本王唯一的义子,武功人品皆是一流,小丫头,可别小瞧了他!”

  易言欢刚刚只是不满永安王用太子和瑞王打趣她,此刻见他认真了,便道,“我哪敢小瞧他啊!您的义子剑法出神入化,快赶上大叔您了!”,这句话一半恭维,一半实话,永安王很是受用,一脸得意接着道,“小丫头,干脆你别想着太子瑞王了。本王替你做主,让肖洛娶了你,如何?”

  易言欢瞪着他,嘴角抽抽,这位王爷大叔很闲吗?

  这时候肖洛剑身回鞘,一个起落站在两人面前,对永安王行礼道,“义父。”

  永安王道,“肖洛啊,这便是——”,说着不由得顿住,问着易言欢,“喂!小丫头,你叫什么?”

  易言欢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就那么热切地牵红线了,她真的服了这位王爷大叔了,她回道,“易言欢”。

  永安王对肖洛继续介绍道,“她便是为父昨日救下的姑娘。”

  肖洛持剑做了一揖,“易姑娘。”

  肖洛一身劲装,脸庞坚毅、棱角分明,他虽不及太子及瑞王的俊美,却带着阳刚沉毅的男儿气概,举手投足之间温和有礼,易言欢不由得对他有几分好感,回了一礼。

  看着两人的小小互动,永安宁笑得合不拢嘴,肖洛脸上充满了困惑,显然不明白他们刚刚在聊什么,易言欢却知道这位王爷大叔八成是想歪了,她不禁出声打破他的幻想,“王爷大叔,谢谢你昨日救了我,我已经没事了,也不好在府中叨扰,所以前来辞行。”

  永安王道,“小丫头,刚救了你就跑,如此没良心。”

  “王爷大叔,我是想报答你来着,可是你是堂堂王爷,我只是一介草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可回报你的呀!”

  永安王一时无法反驳她的这番话,默了半晌,又道,“如今太子满城地寻你,只怕你前脚出了王府,后脚就被太子的人发现了,难道你想回东宫?”

  太子在找她?

  易言欢没有想到这个,她只是想去边疆找苏玄恪,如今王爷大叔的话让她很犯难,该怎么办?

  “太子殿下二十年来文治武功、政绩卓越却不近女色,如今为了你出动东宫暗卫,想必你也很难不感动吧?”

  “我——”

  “但本王劝你还是不要想着回东宫,太子一早便和安国公主定了婚约,如今和亲公主已在路上了,据说安国这位公主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你说她知道你的存在会怎么做?太子即使能护你一次,还能护你一生吗,他始终是太子,不得不顾全大局。”

  易言欢清楚,自己对太子并没有男女之情,可是不知道为何,听了永安王的话,心里涩涩的,半晌才回道,“我没想要再回东宫。”

  易言欢还是留在了永安王府,昨日莫白的话还萦绕在耳边,她说过今后再也不出现在太子面前,若是今日她便被找回东宫,恐怕以后莫白更不会正眼看她了。她倒没有过分在意莫白对她的看法,只是很不喜欢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这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伤害,更何况皇宫里勾心斗角,并不适合她,所以,离开是注定的。只是,她又对不起了太子,又一次的不告而别。

  也没什么不好吧,毕竟太子殿下快要大婚了,或许她不再出现在他面前,不再为他添麻烦,也算是为他好了。

  王府管家为她安排了一个丫鬟伺候她,她叫嫣儿,人很机灵,陪易言欢聊天,经常逗得她大笑,日子倒没有那么闷了,就这么过了两日。

  两日后,易言欢还是忍不住了,两日过去了,太子应该不在找她了吧,邺城她有些待不住了,一直没听闻边疆战事的消息,她很想去看看。

  易言欢听说永安王在兰室,便径直去找他,却在兰室的院门口看见了肖洛,易言欢暗自吃惊,永安王竟让他信任的义子守在院子门口,这里面难不成有什么秘密?她不禁好奇心大起。

  易言欢在门口和肖洛软磨硬泡许久,奈何肖洛死脑筋,就是不放行,易言欢无法,干脆朝嫣儿吩咐道,“嫣儿,拦住肖洛,不要让他跟来!”

  嫣儿倒是忠心得很,听得这句死死抱住肖洛,让他动弹不得。

  肖洛到底是个君子,被一个女子死死抱住,并没有用蛮力甩开她,只是疾声朝易言欢的背影喊道,“易姑娘!”

  兰室的房门紧闭着,易言欢透过窗纸,看到永安王欣长的身影,房间里光影暗淡,易言欢看不到永安王的脸,只见他正对的画上一个看不真切的倩影。

  易言欢突然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好,正欲离去时,听得一声,“你怎么来了?”,永安王问着她,却没有一点惊疑的神色。

  易言欢像做错事被当场抓包的孩子,站起身强笑道,“大、大叔”,觉察到他有一些不悦的情绪,易言欢急忙道,“我不是故意打扰王爷大叔的,我、我——”,易言欢紧张地一时间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永安王脸色缓和了下去,道,“既然来了,你便看看她吧”。

  她,指的是谁?

  易言欢随永安王步入内室,里间的用品简单清雅,足可见它昔日主人是怎样玲珑剔透,虽然久无人住,但这里一尘不染,可见活着的人用情至深。

  永安王站在一副画像前,道,“她是我的妻子,可惜去的早。”

  易言欢看着画中人,一时挪不开目光,她的眼里写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永安王看在眼里,道,“说起来,你与她确有几分相似,本王初次见你时,竟将你当做了她。”

  易言欢惊讶却不在于此,她一眼便认出了画中人,画上的人竟与丞相府的三夫人长得一模一样!

  究竟是巧合还是别有内情?

  永安王看着她过分的惊讶,目光渐渐凝结,似在深思。

  易言欢回神,颤颤巍巍问道,“她、她已经去世了吗?”

  永安王看着画像道,“十多年前便去了。”

  兰室的院门口,肖洛正黑着一张脸等在那里,易言欢还未从震惊中回神,只听肖洛道,“王爷对先王妃用情至深,易姑娘实在不该去打扰!”

  易言欢没有理会肖洛责备的语气,直愣愣地走开了。

  嫣儿以为易言欢是被肖洛吓到了,护犊子般道,“肖统领,王爷都说过了,姑娘可以去府里的任何地方,你再这么凶姑娘,我去王爷那里告你状!”

  易言欢的思绪乱极了,如果七王妃就是相府的三夫人,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七王妃会变成丞相的人,还被一生囚禁在相府?永安王他究竟知不知道她还活着的事情?如果七王妃与三夫人不是一人,又为何长得如此相像,难道是孪生姐妹?

  那日三夫人为了救她不惜伤了自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王爷大叔也救了自己一命,就算是为了报答他们,她也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