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初遇沐风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007 2019.06.12 21:42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易言欢长发未绾,如瀑的长发自然垂落在胸前、脑后,她细细看着镜中的容颜,镜中的女子肌肤如雪、眉目如画,虽不是倾城美人,也能算清丽佳人,她对这副容貌满意极了,好心情地照了好会儿镜子。

  为了出行方便,她还是将头发都束了起来,作一个男子的装扮。

  易言欢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着,遥州的大街还是蛮繁荣的嘛,她有些气愤,哪个眼瞎的传出来的水患,这样若是相府的人追杀过来,她该怎么办!

  “这位姑娘请留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易言欢回头,是一个中年相士。

  她看了他一眼,径直往前走,并不理会。

  “姑娘留步,请听在下一言”,见她不理,相士竟抓住了她的衣袖。

  易言欢看着那只手,恼怒不已,“岂有此理,本公子堂堂七尺男儿,岂容你如此侮辱!”

  相士放开了手,道,“姑娘,请听在下一言,这个方向劫难重重,去不得,姑娘换个方向,可保此生无虞”。

  易言欢向来不信命,若是这些相士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改变自己的命,她笑道,“因果循环,一切自有定数,先生逆天行事,就不怕遭天谴吗?”

  相士被她说得呆若木鸡,易言欢摇摇头,径直往前走去,回过神来的相士仍在呼喊,“去不得,去不得啊!”

  易言欢无语,这是遥州的主干街道,最繁华的地方,她不就是逛街吗,有什么去不得的,这人肯定是骗钱的,可惜遇上她易言欢。

  “公子,尝尝这橘子,不甜不要钱”,路边卖橘子的大婶见易言欢走过,赶紧卖力地宣传。

  “真的吗?”,一担橘子都是黄灿灿的,她好像有些渴了。

  “不信你尝尝”,大婶对自己的橘子很有信心,已麻利地剥了一个橘子递到易言欢面前。

  易言欢吃了一瓣,大婶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易言欢没有回答,又连吃了好几瓣,嘴里吃着橘子,说话也是含糊不清的,“好甜好好吃!”

  大婶脸上是得意的笑容,她的橘子是遥州最甜的,笑问道,“公子买多少,我这就给你装好”。

  “可是我没有钱啊”,易言欢如实说道,出来的时候真的忘记带钱了。

  大婶的脸色瞬间变了,一把夺回了易言欢手中还未吃完的橘子,愤愤道,“没钱你尝什么!”

  易言欢有些委屈,嘟哝着走开,“明明是你叫我尝的......”

  遥州的风景很好,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城外,第一次离青山绿水这么近,她有些恍然,半个月前,她还是丞相府的一个丫鬟,如今自由了,还有一些不真切的感觉。

  城外的道路不比城里的石砌地面,许是前几天下过大雨,现在道路都是泥泞的,易言欢缩回脚,刚想返回城里,前面的河流引起了她的注意,也不顾及脚下的稀泥,径直走到河边,混黄的河水一看便是混杂了大量的泥沙,水里不少的野草随着河流漂浮,河水已经快漫上道路了,原来,真的闹水患了......

  遥州城城里的地势比较高,所以没有受水患的影响,可是遥州这么大的城市,更多的是乡间地方,雨水太多,庄稼必然被毁,乡间人过活就靠那几口地,难怪朝廷要赈灾,易言欢心里也不是滋味,在天灾面前,人类显得那么弱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易言欢不明所以,等她看清时,被吓得挪不开步子,十几个黑衣人朝她这个方向追来,脑海中响起了相士的话,这个方向劫难重重,这么快就验证了吗?

  易言欢勉力往前跑,她觉察到,身后有个麻衣男子也跟着在跑,“小心!”,男子突然开口喊道,易言欢疑惑,他在喊什么,而下一刻她已经华丽丽地扑倒在地,稀泥糊了满脸。

  刺客已经逼近,她此刻再跑起来跑已是来不及了,所幸的是,这个男人并没有弃她而去,他拔出一把剑挡在她的身前。

  男子穿梭于刺客之间,长剑挡住攻击,他却并未用手中的剑取人性命,当他的剑架到刺客脖子上时,刺客闭上眼睛一心赴死,他却收回剑一记手刀将对方劈晕,男子身手很高,对付这些刺客应该没问题,易言欢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放松,却有一个刺客朝她袭来,易言欢害怕地尖叫,那男子闻声赶来替她挡住了这一击,然而这一动作让他手臂挨了一刀。

  他隔在刺客和她之间,顿时她又安全了,易言欢赶紧后撤一段距离,不能再给他添乱了。

  易言欢跑出一段距离再回头时,只见黑衣刺客倒了一地,他正长剑回鞘,易言欢又赶紧跑回去,“你怎么样?”

  那男子不答反问,“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很好听,温润如玉,易言欢抬头正想数落他一顿,她能有什么事啊,可他受伤了,手臂还在流血,他都没感觉吗?抬起头时,却对上他关切的面容,刚才未仔细看,此刻却是看清了,他虽穿粗布衣裳,但品貌非凡、气质出尘,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整个人跟他的声音一样,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易言欢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里。粗劣的麻衣也遮掩不了他的气质,这是个怎样的男子。

  污泥遍布的脸,他只能看到一双清亮正傻傻盯着他的眼睛,笑笑道,“看样子,你是没有大碍了”。

  半晌,易言欢才呐呐道,“你受伤了,在流血。”

  “不妨事,伤口很浅,血已经止住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全然不放在心上。

  易言欢暗想自己的花痴,转头看那些倒在泥泞里痛苦挣扎的黑衣人,“兄台好武功”,这次,她没有忘记她是男人装扮。

  “你刚才为何要跑?”

  易言欢怔忪了一刻,才明白他所指,她猜到这些人可能是丞相府的人,却不敢明言,要是他把她当逃犯怎么办。

  “我、我看到这么多人跑过来,害怕......”,她弱弱地回道。

  男子点点头,似乎觉得她所说合情合理,继而开口,“你应该回家了,这一带怕是不安全了”,他看向黑衣人,目光中隐有担忧。

  说完便走了,易言欢急了,她现在怎么敢一个人行走,万一还有别的刺客,下次她未必还有这样的好运气,这个人武功这么高,不如先跟着他看看情况。

  她快跑几步,跟上他的步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易言欢,刚刚你那几下可真厉害,这么多刺客没多一会儿就被你制服了”,易言欢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脑子飞快地转,一定要想办法留在他的身边。

  男子轻轻笑了,却是没答话。

  “你看,我们一起经历过刚刚那么危险的情景,我们这算不算是患难之交了?”,男子还是未答,易言欢接着道,“朋友有难总不能坐视不理吧,说不定现在暗中还有刺客呢,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女——完全不会武功的人去面对那些刺客呢!”

  “兄台放心吧,这里暂时安全了”。

  这人怎么柴米油盐不进呢,既然如此,她只好耍无赖了,“不行,我就要跟着你”。

  “兄——”

  “叫我言欢,易言欢的言欢”,见男子微微皱眉,易言欢立马补充道,“或者小易,叫小易也行”。

  “小易,你可以跟着,不过我做的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

  “放心,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某人似乎已忘记不久之前自己说过以后要活得有尊严,这才没多久便要重操旧业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男子沉默了半晌,才道,“你可以唤我沐风”。

  沐风,名字真好听。

  “沐公子,你在担忧水患问题吗?”,他们沿着河面走着,他的目光停留在河面上时,脸上写满了担忧。

  沐风点头,“遥州这次水患,受灾百姓人数过千,不少百姓流离失所,即使有朝廷的救济,家园却是不复存在了”。

  “可以具体讲给我听听吗?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你”,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直觉告诉她,他是个好人,所以不管是报恩,还是同样怜悯受灾的百姓,她都希望自己可以帮上忙,但愿这个现代大脑里的东西能派上用场。

  沐风看着她,这个矮他一个头的少年,他总是难以想象他下一句会说什么。

  见他看着自己,神色间似有疑惑之意,易言欢看着他的眼睛道,“因为你是我的福星啊!”

  “福星......”,他的眉间淡淡的,带着微不可查的疑惑,问道,“为何这样说?”

  “因为......”,易言欢一眨眼睛,狡黠笑道,“秘密,不告诉你”。

  沐风向来洁身自好,成年以来一直不近女色,此时看着易言欢的笑颜,竟有一刻的怔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一时又说不上来哪有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