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安国首富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490 2019.07.02 16:00

  两年后。

  池州,安国与离国交界的一座小城,这里远离两国朝廷,天高皇帝远,许多政令和管束鞭长莫及,各种生意在这里生根发芽,倒显出别样的繁荣。

  池州城外是高山深林,除了稀少的原始猎户,几乎人迹罕见。高山深林的某处,一簇竹林隐没其间,一辆马车在林间小道穿过几个路口,准确地朝那簇竹林而去。

  到了竹林处,马车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两人,一个稳重持成的生意人和一个赶车的丫鬟。下了马车,那个生意人在入口处寻觅半晌,才选定一颗竹子,在上面轻扣了几下。

  没一会儿,那竹林仿佛活了一般,竟自己移动起来,那丫鬟吓得尖叫一声,男子呵道,“没规矩!”,闻言,那丫鬟捂住了嘴。竹林变换了阵型,最后显露出一条小道来,那男子领着丫鬟走了进去。

  穿过七弯八绕的竹林小道,两人到达一座小筑,看着很普通,但简单中带着些风雅,让人不由得好奇这样神秘清雅的居所,主人是怎样人物,那丫鬟不由得偷偷朝里面看了好几眼。

  相比这个丫鬟,那个男子却是稳重规矩多了,他在小筑前站定,躬身做了一揖,“老板,沈从辉求见。”

  一男一女从房间出来,男子一身黑衣,女子一身红衣,修身的服饰显得干净利落,宝剑在手,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女子持剑抱胸,淡淡地打着招呼,“沈管事你来了,主子已等候多时了。”

  沈从辉点头回应,对这女子也毕恭毕敬。

  男子却是盯着沈从辉带来的丫鬟看了一会儿,声音凉凉的问道,“沈管事忘了这里的规矩,怎么带了生人来?”

  沈从辉小心应道,“她叫翠柳,跟了我半年了,人很机灵,做事也得当,所以才来带她见见主子。”

  这时候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进来吧。”,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半点儿情绪,此话一出,那一男一女自动让开了路。

  到了里间,沈从辉看到那人,立即恭恭敬敬地行礼,“见过老板。”

  翠柳第一次见传闻中的老板,不由得看傻了眼......

  在安国,连三岁小孩儿也知道冷家,冷家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其生意遍布矿业、铁器、瓷器、珠宝、丝绸、药材等数十个产业,据说冷家一年上缴的税收高达百万两白银,而冷家当家人冷清便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男子,从两年前闯入安国生意场开始,一路披荆斩棘,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变成安国生意场上如日中天的存在,只可惜很少人见过冷清的真面目,他的事迹也不得而知,百姓们口口相传的各种故事几乎要把他神化了,民间都称其为‘冷百万’。

  在亲耳听到沈从辉的话后,翠柳还是不敢确认,眼前清秀文弱的年轻公子竟然就是名震安国的冷清冷大老板?

  似注意到翠柳突兀的目光,冷清看了她一眼,只是一个毫无波澜的目光,翠柳却被吓得垂下了眸子。

  冷清只看了一眼,便无事般收回眸子,对沈从辉道,“沈管事,坐吧”,说毕对身边的小丫鬟留夏吩咐,“留夏,去泡一壶好茶来。”

  沈从辉不禁问道,“您的气色看着不大好,可是身子还未调理好?”

  冷清神色如常,“一点旧疾罢了,不碍事,先说正事吧。”

  竹林小筑里都是老板的人,老板能信得过,沈从辉也没有避讳,径直说道,“此次安国受旱灾的影响,临近的三省近二十万的百姓陷入饥荒,朝廷特意派了丞相大人下来赈灾。”

  冷清问道,“援助朝廷的赈灾银两可拨下去了?”

  沈从辉道,“已经拨下去了,总计两百万两白银,是亲手交到丞相大人手上的。”

  “办的不错!”,冷清想了片刻又道,“郑玉在何处?”

  郑玉,正是安国丞相大人的名讳,此人年轻有为,一朝登第,三年拜相,也是安国百姓津津乐道的人物,沈从辉可不敢如老板一般直呼其名,他回道,“丞相大人在亳州赈灾,池州过去大约半日的路程。”

  冷清沉默了一晌,突然问道,“现下大锦和离国的战事如何了?”

  沈从辉跟着冷清快两年了,自是相信他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他没有多问,将自己知道的情况据实以答,“大锦皇帝御驾亲征,已夺下离国三座城池,逼得离国皇帝也上了战场,现今战事进入胶着状态,怕是一时结束不了。”,自从半月前大锦皇帝发现离国嫁过去的和亲公主竟是假公主,一怒之下亲自率兵攻打离国,已连破数城,逼得离国皇帝也上了战场,两虎相争,如今战事陷入胶着状态,算是比拼起粮草供应了,不过从这一点来说,怕是国力更强的大锦更胜一筹。

  冷清茶杯拂着茶水,清亮的眸子闪过万千思绪,却让其他人无法偷窥到半分情绪,末了,他道,“许久未见郑玉,该去会会这个老朋友了。”

  突然,冷清对一直静立一旁的翠柳道,“这个留夏,这半天了还不见奉茶上来,你去瞧瞧吧。”

  翠柳被突然点名,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识看着自己主子沈从辉,沈从辉面带不悦,“老板叫你去还不快去!”

  翠柳下去了,冷清朝冰华使了一个眼色,冰华随即也跟了出去,冷清这才问着沈从辉,“沈管事,翠柳是何出身,现任什么职务?”

  沈从辉自然知道这里规矩,此地隐蔽,往这里带了人自然要给老板一个交代,他回道,“翠柳是农户女儿出身,因家里贫寒卖了她,我见她机灵便买下了,现在在丝绸庄管理账务。”

  “希望她不会辜负你的信任”,说罢冷清率先出了房间,沈从辉因这句话心里打鼓,可眼前不由得他多想,他跟了上去。

  院中,冰华猝不及防地一招从背后偷袭翠柳,翠柳下意识握住冰华手腕,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这时,冰华松了力道,退了开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翠柳看着台阶上的沈从辉和冷清,脸色大变。

  沈从辉一脸地不敢置信,“你居然会武功!”,这哪儿还是他收进来的那个孱弱的农家女子啊!

  翠柳慌忙跪下道,“翠柳并非有意隐瞒,这些武功是几年前一个方外道士教的,他见我可怜,便教我一些防身的招数,只是一点三脚猫的功夫,所以翠柳没跟任何人提起过。”

  冷清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唇角上扬,似嘲讽之色,沈从辉不由得擦了擦冷汗,自己第一次带手底下人来,便出了这种事,他实在无颜面对老板,“老板,此次是我的疏忽,翠柳随您处置。”

  翠柳闻言不停地磕头说冤枉,冷清却没有再看她,只是对冰华道,“你去处理,什么不该看到的,不该听到的,该忘记的都要忘掉。”

  冰华领命,已迅速出手封了翠柳的穴道,这次出手比刚才快了许多,刚刚是为了试探翠柳是否会武功,所以才刻意放慢了身手。

  翠柳已被拖了下去,沈从辉作揖赔罪道,“属下失职,请老板责罚。”

  “以后多留一个心眼”,冷清没再说责罚,转而道,“冷影呢?”

  沈从辉道,“冷影已替您去了亳州,此刻应正在亳州赈灾。”

  冷清道,“准备车架吧,一道去亳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