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云泥之别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455 2019.06.16 22:49

  这时候,一道明黄的身影一晃,跳入易言欢落水的地方。

  贵妃花容失色,惊呼,“枫儿!”

  易言欢落入湖中那一刻,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水从四方漫入她的鼻孔和耳朵,水压如当头一棒,让她意识回归身体。

  湖水的寒意侵入她的肌肤,一寸一寸,让她无法逃匿。

  易言欢看着岸上仿若什么都没发生的人,刚才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离太子近,是至尊荣之地,也是至危险之地,她要死了吗?

  恍惚间,她看到有个人影破水而来,是苏玄恪吗?是了,苏玄恪对她说过,来日方长。

  一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已托住她的腰,易言欢被带离了水面,所幸刚刚并没有用鼻子呼吸,所以她头脑很清醒,呛了一些水,让她格外难受,易言欢咳嗽起来。

  另一边,袅袅已被莫白救了起来。

  苏玄枫抱着易言欢,替她拍着后背,平复了气息,易言欢才艰难地睁开眼,“殿、殿下”,易言欢很意外。

  此刻的他浑身湿透了,明黄太子服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他额间垂下的几缕发丝还在滴水,认识以来,从未见过他如此落魄的一面,为了救自己,他竟跳入了湖中,他是太子啊!

  贵妃见太子安然落地,一口气松了下去,她连忙上前问道,“枫儿,你可还好?”

  苏玄枫抱着怀中的人,并未松手,转头道,“贵妃娘娘别告诉本宫,刚才这事是意外。”

  贵妃急道,“你竟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就为了这个女子?”,虽然以前枫儿对她也是淡淡的,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针锋相对过。

  苏玄枫道,“心兰是我东宫的人,本宫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你也不行。”

  易言欢拉了拉苏玄枫的衣袖,从他的怀中坐起来,解释道,“殿下您误会了,刚刚是因为路上太湿滑,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关娘娘的事。”,易言欢说了违心的话,不是因为自己伟大宽容,只是她欠沐风太多,她这么做不是为了贵妃,而是为了沐风,毕竟贵妃是真心对沐风好的人,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到他们的关系。

  贵妃意外易言欢竟然为她说话,反应过来,她接着道,“是啊,刚刚本宫正要叫人去救她,没想到枫儿你便来了。”

  苏玄枫没有接话,只是抱起她转身要走,易言欢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苏玄枫为了救她,浑身都湿透了,水滴从他坚毅的下巴滴下,稍显落魄的模样少了平时的翩然世外,倒多了几分坚定和性感,易言欢不禁看得痴了,苏玄枫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容易让人动心了,他体贴、细致,就如涓涓细流,虽然细微却无孔不入,经久不去。易言欢摇摇头,她不禁鄙视自己了,她已经收下苏玄恪的樱花簪了,怎么可以朝秦暮楚!

  贵妃急道,“等等——”。

  苏玄枫转头,“贵妃还有何指教?”

  贵妃道,“心兰姑娘刚来宫中,不知人心险恶,身边应有个保护的人,本宫身边的初岚武功很不错,便让她保护心兰姑娘吧。”

  苏玄枫正要拒绝,可易言欢在看到初岚后,整个人僵住了,连抓住他衣襟的手也握得更紧了。

  那名叫初岚的女子走上前,易言欢震惊,几乎想要冲上去,她有太多问题想问她,问她当初为什么要偷玉佩,问她后来是怎么过的,问她为什么会在皇宫里,秋雨啊!

  苏玄枫问,“你喜欢她?”

  易言欢不觉红了眼眶,点头道,“这位姑娘长得颇像一位故人,殿下,我想留下她。”

  苏玄枫点头,“既然喜欢便留着吧。”

  贵妃笑道,“这样本宫也能放心了,欢迎心兰姑娘今后来储秀宫坐坐,陪本宫说话解解闷儿。”

  易言欢被太子抱着走了一路,路过的各宫主子和宫女太监都惊奇不已,这是他们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吗?

  被太子一路抱着,易言欢饶是脸皮再厚也会不好意思了,“殿下,您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苏玄枫却是笑道,“若心兰是担心有谣言传出,恐怕已经晚了,本宫抱你走这一路,此刻传言早已遍布皇宫的每个角落。”

  易言欢呐呐道,“难道殿下就一点儿都不在意吗?”

  苏玄枫停下步子,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若对象是你,本宫自然不介意。”

  易言欢却不敢迎上他的眼睛,默了半晌,她道,“殿下,您还是放我下来吧。”

  苏玄枫见她坚持,便放下了她。

  聘聘袅袅和其他随行的人都很识趣地和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

  易言欢站在湖边,看着远处夕阳余晖洒下,几只飞鸟飞过,这个场景让她不由得向往天高海阔的日子。

  苏玄枫道,“心兰有话要说?”

  有些事情总要面对的,易言欢收回目光,看着苏玄枫仍在滴水的完美侧脸,深吸一口气道,“殿下在我心中是出尘不染、高高在上的存在,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样貌、品行和家世,没有一样出众的,殿下与我之间有如云泥之别。”

  “殿下数次救我,这份恩情太过沉重,我已不知该怎么才能报答殿下。”

  苏玄枫颇为无奈,“心兰,本宫从未想过让你报答什么。”

  “可是我承受不起殿下的好,我易言欢虽然别无长物,可是做人做事但求问心无愧,殿下对我的好,是我不能承受之重。”

  苏玄枫沉默地看了她一瞬,缓缓道,“心兰是七窍玲珑心之人,应知本宫心意。”

  随行的宫女们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只见心兰姑娘突然跪在太子面前,她们面面相觑,只好停在原地。

  易言欢道,“殿下在我的心中,是很好很好的人,将来也一定是很好很好的帝王,我很感激殿下的抬爱,而易言欢只是一名平凡的女子,所求不过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希望殿下能理解。”

  一阵长久的沉默,让易言欢无比难受,但她早就料到了,可她还是不得不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苏玄枫很好很好,她不想也不能让他失望,她太明白自己要什么了,也明白注定当君王的苏玄枫给不了她。

  “心兰,难道你觉得,你要的这些,瑞王能给你吗?”

  易言欢大惊,太子殿下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转念一想,苏玄枫毕竟是太子,察言观色、揣摩心思这种事儿应是很擅长的,恐怕那日她向他打听苏玄恪的事情时,他便已知晓了。

  易言欢道,“若是他给不了,那我会离开他,永远也不见他。”

  又是一阵沉默,良久,苏玄枫才叹息一声道,“为何你总让我觉得,须臾一世,不过都是人自己画地为牢。”

  “殿下?”,易言欢抬头却见他看着湖面的尽头,不辨神色,太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竟让人觉得分外落寞,易言欢狠心地低下头,她怕自己一个心软便说出让自己追悔莫及的话。

  “心兰,你有你的坚持,本宫亦有坚持,那就互不干涉,可好?”

  太子殿下都这样说了,易言欢自然无话可说,她相信太子殿下身边并不缺乏美女,燕瘦环肥、品行样貌出众的,应有尽有,殿下对她不过是新鲜感罢了,而这种感觉最是脆弱,来得快,去的也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