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太子殿下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593 2019.06.12 22:59

  原来如此,大家都有些紧张地看着老鸨,若真依了这小子,以后他们就再也见不着秋雨了。

  老鸨却笑得开心,“公子出手豪气,想必秋雨也会很感动,只是事关秋雨的终身大事,我也不好独断,还得看秋雨的意思”。

  易言欢自然没忘记这个老鸨是怎样的人,心底冷哼,老狐狸,分明就是自己难以取舍,还说得这么好听。

  易言欢对上秋雨的丽眸,只觉得她的一双水眸充满了忧惧,易言欢真怕她会拒绝,想也没想便开口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想必秋雨姑娘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子夜心底叹息,易姑娘到底要做多少惊世骇俗之举呢,这首诗从来没听过,里面透露出来的想法,也着实让人想不透,子夜不禁看向自家公子,只见公子正看着易言欢。

  终于,秋雨没有让她失望,片刻之后,秋雨拜谢,“奴家愿意跟着公子走”。

  香妈妈已经去拿卖身契,易言欢坐下,对着苏玄恪露出一个很狗腿的笑,“嘿嘿,公子,五千两”,伸出手,一副要钱的样子。

  苏玄恪倒是没说什么,很大方地点头,示意子夜拿钱给她。

  当五千两银票真实地摆在眼前时,易言欢有些眩晕,这个人眼皮不眨就拿出了五千两,他到底是有多有钱。

  易言欢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公子你莫不是骗了我吧?秋雨身为花魁,卖身价也就五千两银子,我就花了一千两?”,她又不傻,普通女子跟花魁的价格怎能相提并论。

  玄衣公子悠闲地开口,“你是不值那个价——”

  什么?什么叫她不值那么价?她可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穿越女,什么臭公子,一点眼光都没有!

  苏玄恪摇着折扇,欣赏着她的表情,子夜很配合地道出事实,“易姑娘,当初为你赎身时,老鸨只要价一百两,是公子说他的夫人不止那个价,才留下的一千两”。

  “什么嘛,你们这些古人,眼光差极了”,说完便往楼下去了。

  在她身后,玄衣公子缓缓道,“本公子好像有点明白,太子为何会对她上心了。”

  头牌秋雨姑娘赎身,一众男子都极为关注,聚在一起不肯散去,在众人都注意这边时,两队官兵从门口跑了进来,来势汹汹,惊扰了一堂的人。

  这时候,一群官兵闯了进来,霎时间便包围了一楼。

  子夜皱眉,官府的人。

  老鸨慌慌张张地问道差大哥,“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呀?把我的客人都吓坏了”。

  那官兵拱手道,“今日太守大人宴请贵客,请秋雨姑娘前去献舞”。

  老鸨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献舞自是没有问题,太守大人的命令,民妇哪敢不遵啊!”

  “等等!”,易言欢上前,有些生气,“刚刚我已为秋雨赎身了,现在她自由了,无需伺候任何人!”

  老鸨朝易言欢一个劲使眼色,但她全然不理,眼见局势紧张,秋雨急忙上前道,“既是太守大人命令,小女子莫敢不从,还请公子放心,小女子去去就回”。

  “不行!”,见过太守公子的德性,让秋雨过去,简直是羊入虎口,易言欢求助的目光看向二楼,却见二楼已没了公子与子夜的身影。

  那官兵下令道,“一并带走!”

  易言欢被关到太守府邸的一处柴房,此时叫天不应叫地不应,不由得对自己的冲动行为后悔不已,“易言欢啊易言欢,你怎么这么冲动!”,更可恶的是,公子见麻烦上身,跑得比谁还快,这时候倒是不要那一千两了!易言欢生气地想,如果有命从这里逃出去,她从此便和这无良公子桥归桥路归路。

  “有没有人啊!”,她不知是第几次拍打着房门了。

  “咦,这里关了什么人?”

  “少爷,您快点啊!老爷都派人催了两回了”,小厮着急地喊道。

  易言欢听到有人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大声喊道,“喂!你们抓错人了,快放我出去!”

  那少爷正要离开,突然停下步子,“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少爷,前院怠慢不得啊!”

  “快!把这道门给本少爷打开!”

  小厮虽是无奈,也只得听命,打开了柴房的锁,易言欢一看清对方的脸,吓了一跳,怎么是那个纨绔子弟,她赶紧别开脸,心里又骂了自己一次,这冲动的性子啊,树敌太多!

  “果然是你!”,却不料纨绔子弟一眼便认出了她,易言欢只好赔笑道,“那个,好巧啊!”,脸上在笑,心里却要哭出来了,谁来救救她呀。

  “你终于还是犯到本公子手上了,本公子倒是要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纨绔公子抽出了长鞭。

  易言欢咽了咽口水,弱弱地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说——”,只是这话还未说完,对方已一鞭子抽了过来,易言欢忙往后一躲,这一躲,鞭子险险地从她脸边划过,从头发上挥下。

  顿时,三千青丝如瀑般散开来,易言欢回过头,长发散批在胸前,她有些慌乱地看着对方,心里思索应对之策。

  那小厮指着易言欢,说话都结巴了,“她、她是女子!”

  纨绔公子惊讶之余,笑意在脸上荡开,“原来是位美人儿啊——”,说着便把长鞭扔给了小厮,色眯眯道,“刚才是我的不是了,对待美人儿怎可如此粗暴呢。”

  易言欢自是知道这眼神的含义,在纨绔公子朝她跑过来时,她瞅准时机,往门口跑去。

  “快!拦住她!”,纨绔公子命令道,却是晚了,易言欢从柴房门跑出来,诺大的府邸,她辨不清方向,来不及细想,身后小厮已追赶而来,她只得朝着灯火通明之处跑去。

  纨绔公子见她跑的方向,狠狠地踢了小厮一脚,气急败坏喊道,“没看到她跑哪儿去了!还不快点捉住她!”

  “死丫头,站住!”,身后声音离自己很近了,易言欢回头看了一眼,却不小心撞到一个怀里,这块坚硬的胸膛如一块石头,磕地她的脸生疼,她抬起头看到一张刀刻般冰冷的脸。

  “莫、莫白?”,这不是沐风身边的人吗?

  这时候纨绔公子赶到,对莫白作揖,道,“大人,这是府里不听话的丫鬟,我这就把她带下去”,说着已命令小厮要动手。

  莫白却一下子挡在易言欢身前,大有你们动一下试试的意思,易言欢感动极了,她与莫白接触不多,印象中他是个极冷的人,而在此时的易言欢心中,他简直是世间最可爱的人。

  莫白冷冷地道,“易姑娘是太子殿下的朋友,谁敢动她!”

  什么?太子?她什么时候跟太子殿下是朋友了?易言欢脑子一瞬间懵了,这就跟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一样,只会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纨绔公子呆滞在原地,而莫白已是不理会他,转身对易言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易言欢忽而问道,“莫白,沐风也在这里吗?”,她已忘了太子一茬,心想若是沐风也在这里,自己的小命应就能保住了。

  还不待莫白回答,易言欢抬首之际,已瞧见沐风正站在不远处的梨树下,他正看着她。

  此时的沐风白衣胜雪,脸上带着他如常的温润笑意,他站在这庭院之中,竟如谪仙一般,让人不敢亵渎。

  他道,“易姑娘,别来无恙”。

  他没有再唤她小易,而是易姑娘。

  易言欢如瞧见了救星,一下子跑过去,不由分说一把抱住了沐风,挨得这么近,他身上的檀香味儿笼罩了她。

  瞧见她的举动,整个院子里的人似乎被施了定身术,歌舞自发停了,众人脸色皆是大变,纨绔公子吓得惨无人色,一旁的太守大人心里大约猜到几分,也吓得汗流浃背,狠狠瞪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而莫白眉头蹙得极深,一言不发。

  沐风怔住了,一向清明睿智的他,突然不知该如何做了,这时,只听到怀里的人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沐风,救我救我!”

  确认沐风听到了自己的求救,她这才松开了手,这时太守上前来,跪下赔罪道,“小儿不懂事,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原谅,请太子殿下恕罪,臣一定会严惩犬子!”

  沐风是太子,她竟然与太子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两天!

  难怪他居于小村,解救一方百姓,难怪他苦思冥想,一定要想出救灾之策,难怪当时听到他要回邺城。

  她知道,自己的性命可以保住了,只是她突然不知道如何面对身为太子的沐风。

  沐风没有开口,脸上的表情也淡淡的,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太守朝儿子吼道,“逆子,还不快过来跟殿下请罪!”

  纨绔公子哪敢不听话,依言跪在他爹爹身旁,不敢多说一个字。

  太子没有说话,其他人更不敢开口,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太守的冷汗已从两颊流下来,却不敢去擦。

  沐风道,“刘仁,你可知罪?”

  太守急忙回道,“下官对犬子疏于管教,实在难辞其咎,请殿下责罚。”

  沐风神情转冷,道,“你中饱私囊,倾吞朝廷赈灾粮款,此罪一;身为地方太守,不能救助百姓,反因苛政几番引起灾民暴动,此罪二;纵容儿子胡作非为,逞凶斗狠,此罪三。”

  刘仁不禁浑身颤栗,太子已经调查过他了,这每条罪状都能掉了他的乌纱帽。

  “下官知罪,下官再也不敢了,请太子再给下官一个机会。”,他猛地磕头,额头上很快便血红了一片。

  沐风却没再给他机会,他决断道,“即日起,刘仁削去遥州城太守一职,遥州太守由赵怀担任。”

  赵怀是太子的幕僚,他早已在一旁待命,闻得太子的话,他躬身回道,“臣领命。”

  侍卫已将刘仁父子押了下去,太子转向赵怀,正欲说什么,赵怀立刻领会了太子的意图,主动说道,“殿下放心,刘仁的罪行臣会查得清清楚楚,给遥州百姓一个交代!”

  易言欢默默地看着一切发生,这样的沐风实在太陌生了,多了一位太子朋友,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应该跟她关系也不大了,她始终要离开大锦国的。

  经过刚刚的事,庭院里的人都退去了,只剩下沐风和她,还有一旁忠心护主的莫白。

  沐风瞧她脸色并不太好,不禁问道,“易姑娘,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易言欢回神,“不不,太——太子殿下,我没事。”,想了想又补充道,“谢谢太子殿下关心。”

  “易姑娘,这里没有外人,还是唤我沐风吧。”

  易言欢陷在自己思绪里,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一句,又匆匆说道,“太子殿下,刚刚我并非有意轻——轻薄,刚刚情急之下我并未多想,请殿下不要怪罪。”,易言欢心虚啊,堂堂一国太子,自己说抱也就抱了,似乎太随意了啊。

  闻得轻薄两个字,莫白蹙眉,不禁别过头。

  沐风神色如常,脸上早仍是温润如玉的模样,对她道,“我并未放在心上,易姑娘不必介怀。”

  “你,你知道我是女子?”,她惊得要跳起来,却想起自己此时长发披肩,瞎子才看不出自己的性别呢,她连忙打哈哈道,“那个,之前我也是形势所迫,所以才换做男装的,并非有意欺瞒与你,太子应该不会怪罪我吧?”

  沐风道,“在木屋的时候,你帮了我许多,还想出救灾之策,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会怪你?”

  易言欢有些不好意思,“你太客气啦——”,她哪有帮上什么忙啊,倒是添乱不少。

  “上次姑娘匆匆离去,沐风还没有机会感谢姑娘,若姑娘有任何难处,请告诉我。”,他看着她,月光下,他的脸庞温柔而坚定。

  易言欢想了想,开口道,“我现在确实有些麻烦——”,说完便眼巴巴地看着太子。

  “易姑娘请讲。”

  “我——缺钱。”

  莫白看了一眼易言欢,眼神颇为鄙夷,易言欢心里冷哼,心想鄙夷就鄙夷吧,反正以后也见不着了。

  沐风只有一瞬的讶异,很快便让莫白拿银票了,易言欢赶紧补充道,“我现在缺一百两,只要一百两,若日后有机会,我会还给你的。”,她压力挺大的,看电视剧时经常有的桥段,跟大款借钱时,本来你只想要几百块,但对方却是随随便便扔了几万过来。

  易言欢心安理得地收了银票,正想如何告辞呢,沐风道,“易姑娘似乎不是遥州人?”

  “对啊!我也只是途经此地而已。”

  “不知易姑娘可有去过邺城?”

  易言欢咽了咽口水,回道,“邺城啊,听说那里异常繁华,我一直想去呢,待日后得了空,一定去邺城看看。”

  “若易姑娘哪日去了邺城,还望不会忘了沐风这个朋友,让我有机会一尽地主之谊。”,他说着,嘴角荡着浅笑。

  太子的表情太过认真,而她不过是随意一说,别说欺骗太子是什么罪了,她此时良心更是过意不去,她呵呵笑道,“一定一定”。

  沐风身为太子却没有一点架子,那么温柔还那么好看,跟他待一起,自己挺轻松的,奈何邺城的那一摊子烂事,不行了,她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自己很可能一个冲动就把实情都告诉沐风了,想及此,她对太子道,“殿下,今日多谢您的救命之恩,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必须要走了,我们后会有期。”

  太子点头,并无多话,易言欢心慌地逃离,直到走出院门,一颗心才稍稍落地,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太子仍在梨树下,不辨神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