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参见太子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737 2019.06.15 22:57

  易言欢刚从禁地出来,便看到了丞相夫人和她身后的一众奴仆。

  丞相夫人冷冷道,“你果然在这里。”

  如今再躲也没用了,易言欢让自己冷静下来,装糊涂道,“夫人在找我不成?”

  丞相夫人示意手下人拿下易言欢,道,“你装什么糊涂?如今瑞王出征,你以为还有人能护住你吗?”

  瑞王出征?易言欢一时之间竟反应不过来,直到家丁按住她,她仿佛才有些知觉,反应过来的她,使劲挣脱了束缚,冲到丞相夫人面前,问道,“你说苏玄恪出征了?”

  丞相夫人身前身后都有好几个家丁和婢女,自然不怕易言欢,见易言欢着急了,她顿感愉悦,“难道瑞王没告诉你吗?边关告急,瑞王连夜出发了。”

  “怎么会——”。

  “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丞相夫人一挥手,家丁领命顿时擒住易言欢。

  易言欢恨恨道,“夫人敢动我,就不怕瑞王回来找你算账吗?”

  丞相夫人好像听到什么笑话,道,“一个丫鬟而已,瑞王殿下还能为你和丞相府作对?再说了,若是王爷果真对你有意,又怎会将你送回丞相府?”

  苏玄恪啊苏玄恪,他将自己扔回丞相府后,竟然跑到边关打仗去了,看来他的面子是不怎么顶用了,易言欢再开口,“夫人处置一个丫鬟当然是小事,但是丞相大人似乎不会同意这么做,夫人难道丝毫也不顾忌大人的想法吗?”

  “给我掌嘴!”

  一阵耳光下来,易言欢的脸火辣辣地疼,眼睛冒金星,几乎要眩晕,只有痛感牵扯着神经,让她清醒无比。

  “小贱人,竟敢拿老爷威胁我,本夫人现在就告诉你,不管有什么人给你撑腰,你的小命,本夫人都要定了。我倒要看看,今晚还有什么人来救你。”

  易言欢想要说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转眼她已被人按在长凳上,她抬头睨着丞相夫人,“你要干什么——”,一句话说的煞是费力,扯得嘴角生疼。

  “让你勾引我霖儿,本夫人今日就将你杖毙,也让那些吃了熊心豹子胆、妄想攀高枝儿的下作婢子看看,勾引主人的代价。”

  “你——”

  “打!”

  棍棒一下下落在她的腰臀处,毫不怜惜,痛感弥漫着全身的神经,让她每一寸皮肤都无所逃匿。

  易言欢心知丞相夫人不打死她不会罢手,她没想打自己一遭穿越竟以这种方式结束,现在想起当初遥州术士的预言,她后悔不已,若是没走那个方向,没有后来的这一切,说不定她现在可以挣大钱玩得不亦乐乎,至少,总不会动不动就丢了小命。

  疼痛至极,易言欢开始大叫,“堂堂丞相夫人只会草菅人命吗?不对,一条人命而已,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你做的恶事比这儿多得多去了吧!”

  易言欢闷哼一声,接着道,“我就好奇周霖年纪轻轻怎么偏偏腿脚不好,原来是你这个做娘的缺德事做的太多,所以现世报报到他身上了!”

  婆子闻言大惊失色,哪有人敢这么对夫人是说话的,她暗自看了夫人一眼,果然脸色已黑沉一片。

  丞相夫人道,“给我往死里打!”

  家丁下手更狠,易言欢几乎痛的要晕厥过去,她紧咬拳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小命交代于此她也没办法,可死之前却不想让丞相夫人好过,就算看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错,易言欢道,“今日增加我一条人命,夫人应该想想,这报应会报在谁的头上,是周霖还是周瑾儿?”

  丞相夫人闻言,上前狠踢一脚,“贱人!”,家丁见她上前都停住了,丞相夫人几乎歇斯底里,“谁让你们停下来了,给我打,打死她!”

  易言欢挣扎地厉害,一时乱糟糟的,突然一个浑厚的男音打断了这一切,“闹什么!成何体统!”

  顿时家丁婆子们跪了一地,易言欢无力地趴在长凳上,动弹不得,她只听到齐刷刷的声音喊道,“大人。”

  那声音又道,“太子面前,不得造次。”,闻得此声,丞相夫人急忙上前行礼,“臣妇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

  易言欢寻声看去,只见威严的丞相大人旁边站着的,正是沐风,他穿着寻常的月白衣裳,仍与在遥州时一样,一样的风清朗月,一样的温润如玉。

  沐风也看到了她,注意到她的伤势,他的目光微变,脸上笼上一层寒冰,易言欢收回目光,从沐风的神情,她都能猜想道,如今的自己有多狼狈,当初她两次逃离,此刻没有脸面请沐风相救。

  太子开口道,“本宫送大人回来,不曾想撞上贵府的内务事。”

  丞相扫了一眼易言欢,目光带着为难,随即看向丞相夫人,神色微冷。

  丞相夫人虽然嚣张跋扈,但在太子面前立马规规矩矩了,她说道,“惊扰殿下,是臣妇的罪过,这名女子是府里的犯错的丫鬟,臣妇正在施行家法。”

  苏玄枫似不经意问道,“哦?不知她所犯何罪?”

  所有人的表情都怔了一瞬,没想到日理万机、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竟然突然间会对一个丫鬟感兴趣,易言欢身旁的家丁们,不由得松开了按着她的的手,生怕惹祸上身。

  丞相夫人不明太子为何过问这件小事,只得硬着头皮回道,“小颜伺候主子不周,还魅惑主子,臣妇正准备小惩大诫。”

  易言欢道,“你、你胡说——”。

  丞相夫人憎恨地目光看着易言欢,压低声音道,“还不住嘴!殿下面前,岂容你撒野。”

  易言欢真的不说话了,不是她怕了,只因为愧对沐风。

  一时间,庭院里极静,大家都等着太子殿下示下,瑟瑟发抖的家丁婆子们,无比希望殿下能忽略这个小婢女,迈开尊贵的腿,离开此地。

  丞相似是准备打圆场,这时苏玄枫开口了,他笑着道,“这里面恐怕有误会,这位易姑娘乃是本宫的好友,她绝不会是夫人说的这种人。”

  在场的人,无不脸色大变,特别是曾经杖责过易言欢的婆子和家丁,一时间把头紧贴于地面,瑟瑟发抖,欺辱太子的朋友,他们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

  丞相夫人一时缓不过神,她没想到,这短短的时间,小颜不仅结实了瑞王,还和太子殿下有了牵扯,“殿下会不会认错人了,这是――”,丞相夫人还未说完便被丞相打断道,“糊涂!殿下怎可能认错”,随即转向苏玄枫拱手道,“误会一场,是臣未处理好家务事,搅扰了殿下,望殿下恕罪。”

  苏玄枫道,“本宫有个不情之请”。

  丞相道,“殿下请讲”。

  苏玄枫道,“这位姑娘是本宫的朋友,若丞相大人肯割爱,希望大人准许本宫带她回宫,好让本宫对友人尽地主之谊。”

  “这——”,丞相没料到太子这样的要求,小颜明面上只是相府一个小丫鬟,若是他不应,太子的面子过不去,可若是应了,以后被这丫头发现什么,怕是有大麻烦。

  太子道,“大人有何顾虑?”

  丞相心一横,道,“臣并非有顾虑,只是担心小颜不懂规矩,将来得罪殿下。但殿下既然开口了,臣怎敢不应。”

  苏玄枫点头,朝莫白吩咐道,“将易姑娘扶起来。”

  易言欢根本站不起来,在莫白的帮助下,她勉强地站着,整个身体的力量都靠在莫白身上,若不是莫白用力扶住她的肩膀,她随时会倒下去。

  丞相夫人见状汗如雨下,她当即请罪,“臣妇不知小颜竟是殿下的朋友,如今重伤了她,请殿下责罚。”

  众奴仆见主人都跪下了,当即将头埋得更深了,都希望太子殿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继续追究下去。

  太子上前虚扶一把,“夫人请起,本宫插手贵府的内务已是不该,如今大人这个情,本宫记住了。”

  丞相哪敢接话,赶忙说,“殿下言重了。”

  说完沐风已不顾众人,上前查看易言欢的情况。

  似乎她每次出现都是这种让他意外的方式,遥州一别后,他以为他们不会再见了,天知道,得知她在邺城的消息时,他的心底竟有一丝喜悦划过,而看到遍体鳞伤的她,他的心有一些许的疼。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但他并不抗拒。

  苏玄枫问易言欢,“还能走么?”

  易言欢看着他,眼神也是那么无力,她摇摇头。

  苏玄枫俯身,打横抱起了她,不顾众人惊异的目光,苏玄枫对丞相道,“如今多事之秋,少不了辛苦大人了。今夜本宫叨扰了,告辞。”

  这可是勤政爱民、励精图治、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啊,这二十年来,没人见过他对任何一个女子有逾距的言行,若不是殿下早就与安国公主有婚约,大家都要怀疑殿下的取向了,而如今,他竟当众对小颜这么亲昵,丞相暗自猜测,难道小颜消失的这段时间,和太子殿下发生了什么?太子殿下此举,难道是有意传达什么信息?

  这一变故让久经官场的丞相也反应不及,愣神很久才应了一声,“殿下慢走”。

  莫白愣在原地,这是他认识的殿下吗?他思索良久,只有将所有的根源都算在易言欢身上,一定是这女子居心不良引诱殿下,今日殿下得到她出事的消息不惜借口送丞相回府来救她。被禁锢在丞相府中,还有办法往外传递消息,还真不能小瞧这女子。

  易言欢靠在沐风的胸前,似乎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味,她不禁想起遥州茅草屋的时候,那时候简简单单的多好啊。

  “沐风,谢、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她的气息很弱,声音轻地几乎听不见,但苏玄枫内功很好,是以听得清清楚楚。闻言,他只道,“不要说话,你需要休息。”

  所有人都离去了,丞相呼退了下人,一时长廊上只有他和丞相夫人两人。

  啪的一下,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丞相夫人的脸上。

  丞相夫人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丞相道,“无知妇人!你知不知道你的莽撞之举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

  丞相夫人知道丞相是真的生气了,一时不敢反驳,只是小声道,“只是一个婢女而已,老爷为何大动肝火?”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可是——”,丞相夫人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有下人来禀报禁地三夫人受伤的事情。

  丞相闻言,脸色瞬间变了,就是刚才面对太子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化也没有现在大,当即不再多说一句,匆匆往禁地阁楼去了。

  丞相夫人摸着火辣辣的脸,忽然自嘲地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心里最爱的还是禁地那贱人——颜婉婉。

  周霖的住所里,周霖问着手下人,“你说太子救了她?”

  那人回道,“这事儿很多人都看到了,据说小颜伤重动不了,还是太子殿下亲自将她抱回去的。”

  周霖脸色无波道,“早知道这女子命硬,母亲轻易处置不了她,如今这一遭并不奇怪,只是太子殿下此举着实让人意外,算了,先由她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