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重操旧业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787 2019.06.12 22:33

  易言欢被玄衣公子带回了一处府邸,她在此养伤,恢复了两日,便觉精神好多了。

  易言欢在这里过得还真不错,还有婢女照顾她,不过她不习惯被人伺候,特别是每次那丫鬟帮她梳妆都会弄一个很复杂的发型,易言欢又会自己动手取下饰品,只是一根白玉簪挽起一半的长发,其余头发自然垂落。

  “小姐,你真好看!”

  易言欢道,“别叫我小姐了——”,这丫头不知道,其实自己以前也是干她这类工作的,她哪好意思当什么小姐。

  易言欢准备跟子夜答谢,这两日他来看过自己几次,易言欢很感激。

  易言欢刚出门,便碰到了子夜前来,她笑道,“子夜,正打算去找你呢,你这就来了,我们真有默契。”

  易言欢笑得没心没肺,而子夜却红了耳朵,定了定心,才问道,“你的身子可好了?”

  “只是后脑勺挨了一下,本来就没多大的事儿,现已全好了,我正想去谢谢你呢,你又救了我一次——”

  子夜看着灿若春花的脸庞,前几日还羞涩地看着自己的女子,如今已与太子有了牵连,事关主子的大事,无论如何,这女子已是自己不能想的了。定了心神,子夜道,“我只是奉命行事,易姑娘需要感谢的人是公子。”

  “公子自然是要谢的,你也要谢啊!”,从来到这里以后,她一面都没见过那个神秘的公子。

  子夜只道,“公子在书房呢。”

  易言欢来到书房,丫鬟进去通报,只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道,“让她进来。”

  易言欢进去的时候,他正搁下笔,看着迎面走来的她,而易言欢也在观察他,今日他没有戴面具,一张轮廓分明脸帅的人神共愤,这人的父母基因得有多好啊!她有些坏坏地想到,还好那日在青楼他戴面具了,否则那些女子就要扑上来了吧。

  见她看着自己出神,玄衣公子手抵成拳,咳嗽了两声,易言欢顿时醒神,脸上摆出一个标准的得体笑容,道,“今日前来此处,是特地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那日多亏了公子相救。”

  玄衣公子却是道,“你不必谢我——”

  易言欢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像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仗义之举,自然不会有所图谋。

  “我的救命之恩,你必是要还的。”

  “什么?”,易言欢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本公子为你赎身花了一千两,正好本公子缺一个贴身婢女,你以后便跟着本公子吧,直到还清债务为止。”

  易言欢眼皮一颤,干笑着问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你觉得呢”,他平静地回道。

  “有没有搞错?”,易言欢一掌拍在书案上,盯着那张慵懒的脸,很是生气,这不是让她当一辈子的婢女吗!好不容易她才从邺城逃了出来,脱离了当下人的命运,这可好,还没有跑出大锦国呢,她又要开始当婢女了。

  玄衣公子却似全然没注意到她的情绪似的,折扇敲打着书案上的茶壶,道,“去沏一壶茶来,易——”,他知道她的姓,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易言欢足足瞪了他一分钟,那人却垂下了眸,眼观鼻鼻观心,全然没有看她,易言欢心里哼哼,当婢女就当婢女,大不了回头再偷偷跑掉。

  易言欢猛地拎起茶壶,道,“好,我现在就去沏茶!”,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我叫易言欢。”

  跟这位公子相处几次下来,易言欢发现这位公子虽然总是言语不正经,但本性不坏,便暂时当起了他的婢女。

  “欢儿,茶冷了,快去换一壶热的来”,苏玄恪举起茶杯平静地吩咐。

  易言欢本来在一旁打着瞌睡,却因为他的称呼猛地一惊,这人真是的,她真的想错他了,本以为是个温润君子呢,谁知竟这么无赖,易言欢气鼓鼓地拎起茶壶,再一次重申道,“公子,奴婢叫易言欢,您也可以叫奴婢小易”。

  见他不作声,只当是奏效了,易言欢往外走,冷不防他懒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知道了,欢儿”。

  易言欢本想与他好好理论一番,却见他正专心地看书,似乎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她只好狠狠瞪他一眼,跺跺脚离去。

  虽说是贴身婢女,但玄衣公子的起居大多是自己料理的,易言欢的事情并不多,只是玄衣公子每日在书房待的时间最长,而易言欢则要随侍一旁,她又看不懂他写的东西,站在那里只有百般聊奈,瞌睡连连。

  这不,易言欢这还打着瞌睡呢,突然额头间被敲了一记,她猛地惊醒,“怎么了,怎么了?”

  玄衣公子道,“欢儿,看看本公子的墨宝如何?”

  易言欢不满自己被吵醒,瞥了一眼宣纸上的字,随口道,“一般般。”

  “一般般?”

  易言欢不假思索地点头。

  “想必欢儿的字一定非比寻常,来,写给本公子看看。”,他唇角上扬,已将笔递给她。

  易言欢一个激灵,她毛笔都拿不好,让她写什么字啊!易言欢重新看着那帖子,一脸讨好的笑,道,“刚刚我没看清楚,仔细一看啊,公子的笔迹遒劲有力,龙飞凤舞,是我见过写得最好的字了!”

  玄衣公子对此话似乎颇为受用,一脸深以为然道,“欢儿还算有点见识,能见着本公子的墨宝,可真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

  易言欢满脸谄笑,“那是那是。”

  “不过,本公子还是想看看欢儿的字体——”

  “那个——其实我的字——写得不是很好,那个——奴婢还是不献丑了,呵呵。”

  “无妨”

  易言欢逃不过,只好依命而行,思索了半晌才提笔,她用不来毛笔,字写得极慢,玄衣公子在一旁,倒分毫没有催她的意思。

  “奴婢的字就是这样了,公子爱看便看吧。”

  玄衣公子拿起纸张评道,“欢儿的字——”,像是找不到词来形容,他顿住了。

  易言欢的脸刷的红了。

  苏玄恪看着她,补道,“欢儿的字很是特别,以后若是你走丢,本公子也不怕找不到你了”。

  “公子!”

  易言欢撇嘴,他不就是字写的好看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玄衣公子念出了她写的句子,“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眉心轻拧,不禁问道,“这是为何意?”

  “公子看奴婢的字就应该知道奴婢没什么文化了,这句话奴婢也是道听途说,并不知是什么意思。”

  玄衣公子不再追问,只说道,“欢儿,沏一壶茶来。”

  子夜从外间进来,迎面碰上了易言欢,他喊了她一声,她却是恹恹的,嗯了一声便走开了。

  子夜摸不着头脑,易姑娘这是怎么了?

  “子夜,你可知她在想什么?”,玄衣公子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边,看着远去的背影问道。

  子夜道,“公子是指——易姑娘?”

  玄衣公子道,“太子位高权重,且仪表非凡,太子待她好,她却逃了,这是为何?”

  “公子您阅女无数,也不知易姑娘的想法么?”

  “这次,本公子却是不懂了——”

  什么破公子嘛,整日待在这个府邸里面,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罢了,还一直使唤她,让她连出去透透气的机会也没有。

  虽然他颜值高,但自己不是那么没骨气的人,不是他长得帅,自己就能甘心情愿、平心静气地伺候着他。天天听他欢儿长欢儿短的,她都要闷死了!

  “欢儿为何这般无精打采?”,苏玄恪将书放下,突然看着一旁随意站着的她。

  易言欢瞥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奴婢只是觉得很闷很无聊”,这个公子究竟是什么怪物,他不会觉得闷的吗?

  “闷......”,苏玄恪似认真思考了一番问道,“欢儿想要如何?”

  “那个,我可不可以出去逛夜市?”,易言欢一扫颓态一脸希冀地看着他,听说水患得治,今晚遥州城会大肆庆祝,一定很热闹。

  “如此也好.......”

  “公子万岁!”,易言欢此时真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想到他还蛮好说话的。

  “就由本公子陪欢儿逛逛这遥州的夜市”。

  易言欢的笑僵在了脸上,他绝对是故意的!

  “欢儿不喜欢吗?”

  她可以说是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易言欢干笑道,“哪里哪里,有公子相陪,是奴婢的荣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