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501 2019.06.17 14:31

  易言欢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竟不自觉走到一个死胡同,黑漆漆的地方,一个人也没有,回过神来吓出一身冷汗,她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她能去哪里呢......去瑞王府?刚刚莫白才那么讲她,回头她就去了瑞王府,不是坐实了他的想法了吗?可不去瑞王府,她又有哪里可去......

  算了,身上还有点值钱的小首饰,找个当铺当了,先找地方住下来要紧,其余的,明日白日里再慢慢想吧。

  “姑娘要往哪里去?”,一个曼妙的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那人的手上执着一把寒光泠泠的长剑。

  来人虽戴着黑色面纱掩藏身份,易言欢还是一下认出她的声音,多么熟悉的声音啊,可是她为何要拿剑对着自己。

  “秋雨,你这是做什么?”

  那个身影停滞了一瞬,随即道,“没想到这样也被你认了出来。”

  “秋雨,为什么?你是不是被人逼迫的?是不是贵妃娘娘?”

  初岚长剑袭来,易言欢往旁边一躲,已被逼到墙角,长剑直锁她的命门,易言欢看着对面的人,目光全是不解。

  初岚嘲讽的声音响起,“易言欢,你不会这么傻吧,到现在还以为我是秋雨?”

  “你——”

  初岚打断她,声音陡然转冷,“你知不知道你这天真的神色有多可恨,明明这么愚蠢,偏偏让瑞王和太子殿下都为你着迷!”

  “你在胡说什么?”

  “别不承认,早在瑞王府的时候,我便看出来了,你是喜欢上苏玄恪了,你知道吗?本来我并不想伤害你,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到太子殿下身边,太子殿下是未来的帝王,是大锦的希望,我是不会让你蛊惑他的!”

  易言欢这才明白,她根本就不是秋雨,她一直都是初岚,亏她一直傻傻地以为,是自己一首自由的诗打动了她,却不知对方早有预谋,她艰难地开口,“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早有预谋。”

  当初苏玄恪发现了她的身份,却只是借玉佩一事赶她出府,他从来不曾告诉自己这些......

  易言欢恢复了一丝冷静,问道,“你当初对瑞王究竟做了什么?”

  她记得,有一晚他意志消沉,连她也不敢靠近,紧接着不久,秋雨便被赶出王府了,现在她无比确认,一定是她做了什么。

  “说起这事儿,你可得谢谢我,我让瑞王不能与丞相府联姻,这对你是好事呀,如果瑞王殿下足够爱你,说不定会封你做正妃呢。”,她的语气颇为嘲讽。

  易言欢睨着她,心底越来越冷的同时,理智也恢复了,“当初我们救了周瑾儿,是你故意安排的?”

  “皇上性格多疑,不喜欢皇子与权臣交往过甚,知晓此事后十分生气,便将周瑾儿许配给了洛王。”

  “这就是你潜伏在瑞王府的目的,打击瑞王的势力......”

  “易姐姐真聪明,一点就透,只可惜活不长了——”,她手腕一转,那剑光寒意更是逼人。

  易言欢看着剑身,小心地避其锋芒,“我已经离开太子殿下了,你非要如此吗?”

  “只有死人才是最可靠的!”

  长剑一闪,易言欢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铮的一声,长剑被弹开,已有一人挡在易言欢的面前,看侧颜是一位中年男子,易言欢并不认识。

  那男子道,“现在收手,我不杀你。”

  “你多管闲事!”,初岚再次挥剑上前,却蓦地整个人向后狠狠摔去,一股血从她的胳膊处流淌到地上。

  易言欢甚至没看到那男子是怎么出手的,大侠啊这是!

  初岚的目光流淌着刺眼的恨意,她的目光从那男子流转到易言欢身上,仿佛能把她看出个洞。

  易言欢虽然对秋雨很失望,但并不想以她的性命为代价,看眼前的男子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易言欢疾声道,“你别枉送性命了,你要是死了,我就带着这些秘密到处散播,看你能怎么办!”

  “你——”,初岚心急,以剑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吐出一口鲜血。

  “那个,大叔啊,您看她都那样了,咱们先走吧,别管她啦。”

  那人回过头,易言欢瞬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脸上,好帅的男人啊,虽然人到中年,却丝毫不挡他的魅力,他披散着头发,更是别样的洒脱不羁,细长的桃花眼看似淡漠,偶现的精光却让人沉沦。

  “婉婉?”,看到她的容颜,他的脸竟出现了激动的神色,上前一步想要靠近她,易言欢吓一大跳,赶紧后退两步。

  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易言欢也不能太不客气,她小心道,“大叔,您认错人了吧?”

  他的神色已平复下去,无风无波道,“是我认错了。”,说罢便往另一个方向走,易言欢赶紧跟上去,经过刚才刺杀的事情,她现在可不敢一个人在外面乱跑。

  易言欢的求生指南,身处险境时的不二法门,当然是抱大腿啊!易言欢屁颠屁颠地讨好这位大叔,“大叔,您——”

  易言欢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收敛,只听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去死!”,易言欢回过头的刹那,看到初岚的剑尖距她的喉咙只有一粒米的距离,而她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脸上写满了惊恐和不敢置信,易言欢随着她的目光看下去,另一把剑穿透了她的胸腔,血流正一滴一滴从剑尖滴下。

  “本王警告过你,你偏是不听,罢了,这便成全你!”,说完那男子拔出剑,顿时初岚的身子如折断的羽翼一般,无力地向后倒去。

  “秋雨!”,易言欢惊慌失措,想要捂住她不停流血的伤口,那血液还是无情地透过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那男子在旁边道,“她想杀死你,你还为她难过?”

  血液流淌了一地,初岚脸上已苍白如纸,她躺在易言欢的怀里,却是看着摔落在一旁的剑,她努力了好几次,却无论如何也够不到那把剑了。

  易言欢道,“为什么?你就这么恨我吗?”

  初岚的目光从那把剑收回,作为一个暗人,将生命最后的力气用在任务上,她的使命已完成了,她看向那个她想杀死此刻却为她掉眼泪的女子,反问道,“为什么——”,未说完血液不停地从她的口中流出。

  易言欢知道她想问什么,回道,“虽然秋雨这个名字是假的,你的身份也是假的,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却是真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个美丽的女孩子,总在我身后叫着我‘易姐姐’。”

  听她说完,初岚轻轻笑了,虽是微弱的笑意,却让人觉得这笑容很轻松,她说出生命中的最后三个字,“谢谢你”。

  初岚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流下。

  她本来是恨秋雨的,恨她冷酷地竟想杀了自己,可是猝不及防地,她就死了,她还那么年轻啊就死了,易言欢再也恨不起来了,秋雨只是一个可怜人,可恶的是她身后的人。

  “小丫头,你跟一个杀手还能谈感情,老夫真是佩服你!”

  易言欢哽咽着喉咙,隔了半晌才回道,“大叔,您能先不说话吗?我现在难受,不想说话。”

  那人却很是配合,“我不说话也可以,只不过呢,这里死了人,很快官府就会来,若你不想被当成杀人犯,最好现在就跟我离开。”

  难过归难过,理智还是在的,易言欢拿手帕替秋雨盖住脸庞,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跟着那男子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