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说要娶她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605 2019.06.11 20:57

  梅园不愧是丞相独子的住所,雕梁画栋,廊檐飞阁,一应陈设皆是最好的,不过易言欢可没心思欣赏这些,她这会儿满心琢磨周霖的意图。

  大丫鬟雨婷让她候在门口,进去通报道,“公子,人带来了”。

  里间一个声音传来,“让她进来”。

  传闻中丞相独子相貌俊朗,却不良于行,终日与轮椅为伴,看来传言不假,易言欢只匆匆扫了一眼,便规规矩矩跪好,“奴婢参见公子”。

  他没喊起,她自然也不能动,空气都要凝结了,易言欢默默地想,不愧是父子,真是一样的臭脾气。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的声音再起响起,“抬起头来”。

  易言欢依言抬起了头,却不小心触及到他审视的目光,她畏畏缩缩地避过了他的目光,心道不好,这位周公子对她的目光并不友善。

  “果然有几分姿色”。

  周霖果然误会了,虽然看不到周霖的表情,但光听声音也能听出其中的寒意,易言欢急忙道,“公子谬赞了,奴婢这种无盐之貌,怎么能入得了公子的法眼,为了不污公子的眼,请公子让奴婢在后院工作吧,那些粗活才适合奴婢”。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他冷哼一声。

  小命比较重要,她没有理会他言辞间的讽刺之意,只低垂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这时,有丫鬟提醒,“公子,您该泡药浴了”。

  周霖颔首,由雨婷推着进入了内室,而没人再管她,易言欢心中默默流泪,她的膝盖啊。

  周霖被四个丫鬟伺候着入浴了,房间里逐渐升腾起雾气,挟裹着一股复合的药香味儿。

  易言欢生气的想,哼,是你自己脱给我看的,不看白不看,隔着屏风和珠帘,隐约可见一个精壮裸露着的上半身,哟,没想到这个瘸子身材挺不错的嘛,似乎还有腹肌,嗯,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一刻钟过去了,易言欢再也没有心情欣赏周公子的身躯了,她揉了揉发麻的膝盖,觉得有些气闷,这个房里门窗都紧闭着,药浴的雾气已弥漫了整个房间。

  突然鼻子痒痒的,没忍住,一个大大的“阿嚏”打了出来,易言欢吓得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却是晚了,有丫鬟道,“大胆!公子面前,竟敢如此放肆!”

  易言欢心道,这位姐姐,明明你自己也被闷得憋红了一张脸好吗,非得装得跟没事人似的。

  “我——”,易言欢正欲开口时,突然一连串的咳嗽声响起,是周霖,众丫鬟们赶紧忙前忙后,乱作一团。

  易言欢趁机上前,越过珠帘在屏风处站定,道,“奴婢并非有意惊扰公子和各位姐姐,实在是房间里雾气太重,空气不流通,公子也是因此才咳嗽不止,为了公子好,请雨婷姐姐开窗吧”。

  几个丫鬟全部定住了一番,她们都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丫鬟,一时失去了主意。

  周霖手握成拳抵在唇边,早已咳嗽涨红了一张脸,却是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责备和厌恶的语气,易言欢自是不会感知不到,她定定地看着他,道,“奴婢是见公子咳嗽不止,是以提此建议,至于听不听呢,全凭公子。”,说完便退出去,她最讨厌这种自视清高不可一世的臭脾气了。

  “站住!”

  易言欢回头,而他却是对雨婷吩咐道,“去把窗打开”,雨婷没想到公子竟然真听信了这个刚来的丫鬟,不由得多看了一旁的易言欢一眼。

  窗户打开,一阵清爽的新鲜空气涌入,易言欢也觉得舒服很多,周霖的咳嗽渐渐止住了,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不发一言。

  第一日在易言欢的战战兢兢中过去了,她揉了揉肩膀,抬头看着明亮的月亮,心想怎么才能逃出去呢,这样下去她这条小命非得玩完了不可!

  所幸的是,周公子似乎对她好了一些,总让她在身边奉茶,俨然一个近身侍女,她不由得感到庆幸,至少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公子,六王爷来了”,雨婷进来禀报。

  周霖继续在宣纸上写下最后一个字,看了一遍刚写下的帖子,这才搁下笔道,“请到湖心亭”。

  易言欢在旁边感叹,看来传言属实,丞相府确实权势滔天,当朝王爷前来拜访,丞相公子也这般不咸不淡。

  “小颜,你推我去”。

  湖心亭被一片荷花掩映着,很是别致,易言欢推着周霖近了,才见着六王爷,这位六王爷看着丰神俊朗,眉目间还透着些年轻气盛,易言欢随着其他丫鬟一起行了礼。

  “表兄最近身体可有好些?”

  “老样子。”

  “表兄当得好好休养才是,大夫说了,你的身体需慢慢调养——唉,你可是不知道最近我有多惨!”,周霖抬眉,算是回应,苏玄清这才接着道,“如今太子亲赴南方救济水灾,三哥又巡防西南十六省,恰巧父皇最近身体欠安,朝中诸多事务都到了我这边,真是头疼得紧”。

  “太子还在南方?”

  “这次南方的这场雨已下了两个月,还没有要停的意思,恐怕太子短期内是回不来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易言欢想这位六王爷真是好脾气,周公子全程话少得很,他竟也能聊下去,不过她也很惊讶地发现,周公子竟然是堂堂王爷的表兄,丞相府的势力真是盘根错节。

  “小颜,帮我看看这子该如何落?”,不知何时,丞相公子与六王爷已开始对弈了,此时丞相公子似乎被难住了,正手执黑子,举棋不定的样子。

  易言欢被点了名,吓了一跳,只得硬着头皮回道,“如何落子,公子一定有自己的考量,奴婢怎敢多嘴”。

  周霖道,“进一步,可得一个机会,但也会损兵折将。退一步,得一时太平,却会被白子牵制,处于被动。你说我该当如何?”

  这句话明显在问她,雨婷不满地看着这个刚过来伺候公子不过几天的丫鬟,她凭什么,就连六王爷都饶有兴致地抬头看着她。

  易言欢这下是避不过了,干脆坦白,“公子高看奴婢了,奴婢…不懂围棋,不懂则不敢妄言”。

  这次周霖回头看了她,似颇有些失望地说道,“此刻倒是胆小了,本公子还以为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情”,易言欢暗自心惊,不知他是指那天她建议打开窗户的举动,还是暗示他以为的她与丞相大人的关系,易言欢正要回话时,只听雨婷说道,“目前的局面,拼杀一场是在所难免,公子何必在意一兵一卒呢?依奴婢看,当可进”。

  易言欢投去佩服的目光,心想丞相公子果然不一般,连身边的丫鬟也这么多才多艺。

  “雨婷——”,淡淡的声音掺杂寒意。

  雨婷一慌,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立马跪下请罪,“雨婷僭越了,请公子降罪”。

  周霖道,“下去吧”。

  雨婷退下了,易言欢微微放松,经过刚刚一个小插曲,总算把她不会下棋的事儿给搪塞过去了。周霖一直误会她与丞相大人有什么,他怕是不会让自己好过,在他手底下,她自然要夹起尾巴做人,这种时候,她可不想出风头。

  “表兄,你这丫鬟倒是挺有趣,怎的以前从未见过?”,易言欢心道不好,抬头时果然见六王爷正打量着她。

  周霖明显不欲多说,只回道,“新来府里的”。

  这并不安宁的一日总算过去了,易言欢却没有半点放松,以目前的情况,说不定那周霖早有预谋,迟早会要了她的小命。

  “逃?不逃?逃?不逃?逃?不逃?逃?不逃!”

  “什么嘛,不准不准!再来一次”,易言欢气呼呼地把被她撕完了花瓣的月季扔到一旁,重新摘了一朵继续“蹂躏”。

  要怪就怪这小颜太穷了,竟然没什么存款,她这要是逃了,没点银钱傍身,怎么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活下去?继续待在丞相府好歹衣食无忧,可是继续待下去,小命能保多久呢。

  “你怎么在这儿?也好,我闹肚子,这壶茶,你帮我给公子送过去!”,雨婷像抓住救命草一般喊住她,看样子是真的很急。

  易言欢赶紧站起来挡住她的“犯罪现场”,她赶紧应下,“雨婷姐姐尽管去就是了,这里有我呢”。

  走了一段,易言欢才注意到,茶托上摆着的玉杯比平时多了几个,难道梅园有客人来?

  正在疑惑间,她已走到了花厅,此时房门却是微微掩着,她犹豫了一下,这里的房门通常都是大开的呀,此时紧闭也不知里面是何情景,这茶还要送吗?

  易言欢慢慢靠近,打算先观察一下,时机合适再送茶进去,却听得一声极其愤怒的拍案声。

  “你说什么!”,这是丞相大人在说话,声音极其恼怒,易言欢想不到那么镇定自若的丞相大人居然还有这么失态的时刻,瑟缩一下后,不由得伸长了脖子。

  “我要娶她”,是周霖的声音,他的声音微冷,语气却是坚定。

  “你敢!”,这一声却是丞相和丞相夫人一起发出的。

  哎哟,没想到送个茶竟然看到了周霖花边新闻的现场报道,心中窃喜,她照顾周霖好些日子了,倒也没见过哪家小姐来梅园走动过,真不知这位眼高于顶的丞相公子喜欢的女子是啥样的,她不经好奇起来。

  丞相夫人道,“凭你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不过是一个下作丫鬟,就算要了她的命,我也决计不会让你娶她!”

  丫鬟啊,难怪丞相夫妇反应这么大...

  易言欢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心里暗暗思索,却在听到下一句话后,如遭雷击…

  “我喜欢小颜,我一定要娶她”。

  什么?她没听错吧?要娶她?周霖想娶她?易言欢手抖了一下,差点把茶托摔到地上去。

  “你想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她!”,丞相的声音继续传来,易言欢却没心思去听他们一家人的争辩结果了,她端起茶托,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还好此时寝房没有其他人在,易言欢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行李,边收拾边骂道,“可恶的周霖,他一定是故意的!”,明知自己的母亲绝不会容忍自己娶一个丫鬟,却坚持要娶她,不就是想借着他母亲的手除掉她吗?接下来的情节,她用脚趾都想得到,周少爷不顾出身,为爱坚持娶卑微婢女,周相夫妇为了儿子前途痛下杀手,秘密处决这个胆敢勾引宝贝儿子的婢女。

  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再见了,可恶的丞相府,让午夜歌声见鬼去吧,桃色绯闻见鬼去吧,那周瘸子也见鬼去吧。

  趁着夜色,一道人影避过重重守卫,从相府的后门偷溜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