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月华公主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910 2019.06.17 15:34

  易言欢这一觉睡了很久,醒来时只觉得恍若隔世,她捂着额头,晕沉沉的。

  嫣儿大喜,“姑娘您终于醒了,您这一病啊,就睡了整整两天。”,嫣儿说着已扶着她起了身。

  竟然睡了两日。

  易言欢携着嫣儿准备出府的时候,永安王拦住了她,“身子刚好,这是急着去哪儿?”

  易言欢道,“只是在府里待得有些闷了,想出去散散心。”

  “小丫头,这偌大的王府还不够你散心的?”

  易言欢闷闷道,“难道王爷大叔要限制我的自由不成?”

  永安王摇摇头,拍着她的肩说道,“本王是为了你好,若是你是想知道外间的消息,本王就可以告诉你。”

  易言欢抬头看他,只听永安王不紧不慢道,“太子殿下和月华公主的婚期定了,就在十日后。”

  “谁想听这个了!”,易言欢转身,头也不回地回了小院。

  永安王摇摇头,无奈地笑了,这样任性的性子,跟她娘还真不一样。

  易言欢的身影走远了,肖洛对永安王道,“义父您是担心易姑娘的安危吗?”

  永安王道,“本来她与太子的传闻就沸沸扬扬了,上次太子当着月华公主的面维护她,恐怕月华公主不会轻易罢休。”

  “义父您是否多虑了,毕竟这是邺城,月华公主怎么敢。”

  “难说。”

  肖洛皱眉,他知道义父的担忧不无道理,想起一事道,“义父,似乎有两拨人在暗中保护易姑娘。”

  永安王笑笑,“并不奇怪,这个丫头魅力大着呢。”

  易言欢在王府中又待了两日,实在是坐不住了,她一直没忘记丞相府三夫人的事情,这样躲在永安王府里也不是个事。

  易言欢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永安王来了,今日的他还如往常般披散着头发,肆意纵然,但穿了一身有蟠龙纹理的深紫色的衣裳,闲散中带着皇族的尊贵,认识以来,易言欢从未见过他如此正式的装扮,不禁问道,“王爷大叔这么隆重,是有什么事情?”

  永安王摸摸她的头道,“带你见见世面,去不去?”

  易言欢喜上眉梢,“去,当然去!”

  永安王对嫣儿吩咐道,“好好给姑娘装扮一下”,说着一挥手,身后两个丫鬟依次进入房间,她们的手上分别捧着衣裳和首饰。

  易言欢一脸疑惑,不必这么夸张吧,永安王却是一副嫌弃的口吻道,“你要是照往日的打扮,本王就不带你去了。”

  嫣儿也道,“姑娘您平日的打扮着实简单了些。”

  易言欢只得乖乖就范。

  半个时辰后,房门打开,一个浅紫色人影走出来,一半的头发梳成了简单的发髻,另一半的头发自然垂在后背,发髻上只有两朵紫色水晶珠花点缀,却与流苏耳线和衣裳的颜色相呼应,整个人看起来灵动跳脱,不同于以往的素净,倒显出几分娇俏明艳来。

  永安王毫不吝啬地赞美,“不错,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肖洛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艳,随即不自然地别过眼。

  易言欢摸着头皮,不满地对嫣儿说道,“嫣儿,你梳得好紧,扯得我头皮痛。”

  嫣儿冤枉不已,刚刚姑娘一直说太紧了,她已经刻意松了又松,再松可就不成髻了,明明是姑娘平日里不好好梳头,不习惯而已。

  易言欢不满地对永安王道,“王爷大叔,你自己也不好好收拾,让我打扮这么隆重做什么?”

  易言欢是平时一根簪子和一身简单衣裳的装扮习惯了,此刻又是耳线,又是层层叠叠的裙子,她真觉得走起路来,全身上下都在晃动,好不习惯哦!

  永安王道,“你一个女子,怎能以本王为榜样?”,说着已率先往外走,对她道,“时候不早了,走吧。”

  易言欢跟上他的步子,看了看永安王深紫的衣袍,又看了看自己浅紫的衣裙,不禁笑了,“王爷大叔,我们这样好像穿着亲子装哦。”

  永安王不解,“何为亲子装?”

  “就是爹爹和女儿穿着的相似的衣裳。”

  永安王闻言止步,看着她半晌,眸子却是缥缈虚无,似乎穿过她看着别人,只是片刻他已敛下情绪,继续往前走,只道一句,“哪里学来的怪词。”

  易言欢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这位王爷大叔侄子都那么大了,自己却没有一儿半女,难怪会伤感,易言欢赶紧转移话题,问道,“王爷大叔,我们去哪里呀?”

  “皇宫。”

  易言欢不禁迟疑,太子殿下,他也会去吗?

  皇宫的映月湖畔有一个大型广场,为了今晚的宴会,宫人们早已张灯结彩地布置妥当,天色已灰暗起来,远远地便看到一幅灯火辉映的美景。

  宫道除了来来往往繁忙的宫女太监,还有很多与他们一样赴宴的官员和官眷,不时有人对永安王行礼,还有好多人若有似无地看了易言欢,所有人都知道永安王孤家寡人多年,如今携一如花美眷在身边,难道是转性了?

  永安王的位置在右侧第三个,易言欢想坐在他身后,却被永安王硬生生扯到他的旁边,易言欢抗议,“这不合规矩”。

  永安王道,“你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在意过世人的眼光了?”,说着已斟酒自饮起来。

  这个王爷大叔,到任何地方都是先找酒喝,易言欢忍不住道,“王爷大叔,你可别醉了”。

  “醉了何妨?今朝有酒今朝醉。”

  易言欢知道他的脾气,便不再劝他。

  这次宴会是为了欢迎安国公主,位置安排地很巧妙,左侧第一个位置便是安国公主的,正对右侧第一个位置的太子殿下,此刻两个位置都还空着。

  左侧第二个位置是洛王,他早早地来了,此刻他正看着对面的人,目光灼热,易言欢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了旁边的丞相一家人,除了周霖,可都齐了,易言欢赶紧收回目光。

  旁边有声音传来,“听说太子殿下前些日子病了,一直在东宫未曾出门,今日殿下会不会不来了?”

  另一个声音笃定道,“殿下怎么可能会生病,大概是前些日子国事繁忙,边疆又战事吃紧,太过忙碌了,如今战事平息了,所以得以休息一番。”

  这时皇帝携着贵妃来了,广场上所有人,不管站着坐着的,都齐齐下拜,“参见皇上,参见贵妃娘娘”,易言欢也跟着永安王跪了下去。

  皇帝威严的声音传来,“平身。”

  易言欢偷偷打量皇帝,果然是皇家基因强大啊,原来皇上也是一个帅气的大叔,简直跟永安王不分伯仲嘛,只是皇上似乎身体不太好,易言欢离得近,能明显感觉他有些气喘,易言欢可不敢看得久了,皇上身边的是贵妃娘娘,易言欢心虚地觉得,贵妃娘娘气势逼人的眼神扫了她一眼,秋雨是贵妃的人,现在秋雨出事了,贵妃肯定会算到自己头上,从此后贵妃只会更加觉得她不简单,易言欢被自己的臆想吓到了,她不由得往永安王身后躲。

  皇帝扫了一眼左右的座位,数十张桌案都坐满了人,唯独太子和安国公主的桌子还空着,皇帝不禁凝眉,难不成这两人是约好的?

  这时,有太监附耳对他说了句什么,他疑惑顿解,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对太监道,“快去请太子。”

  这时候,一个声音喊道,“太子殿下驾到。”

  闻言,除了皇上和贵妃,所有人都下跪行礼,易言欢伏地,她看到明黄色的衣摆走过,脚步沉稳从容。

  半晌太子清冷的声音响起,“诸位请起”,太子随即向皇上道,“父皇,儿臣来晚了。”

  皇上道,“无妨,坐吧。”

  太子看了对面空空的座位一眼,没有说什么,他的目光在广场中扫了一圈,在看到易言欢时,他的目光停滞了一瞬,易言欢触及到他的目光,只是一眼,易言欢却觉得琉璃般的眸子仿佛要把她吸进去一般,她慌张地看向别处,太子亦收回了目光。

  皇帝笑道,“太子,安国公主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节目,你可要好好欣赏,不要辜负了人家的心意。”

  太子眉间淡淡的,点头算是应了,贵妃见状,立马道,“臣妾前几日见了月华公主一面,她与咱们枫儿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枫儿一定会喜欢她的。”

  皇上大笑道,“好!”

  易言欢扯出一抹笑,苏玄枫是太子,在这个世界,她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她见了他是要下跪的。只有别国一国公主的身份,才衬得起他。

  这时候,一阵音乐响起,十几个玲珑身段的舞女应声而入,随着音乐起舞,舞姿灵动而雅致,她们中间一个艳红色的身影十分惹目,看这身影应就是绝色美人,只可惜戴了面纱,看不清面容。

  舞姿妙曼,在场的人都看的痴了,永安王却是摇摇头,自顾给自己斟酒,易言欢心中嘟囔,这位王爷大叔到底是见过多大的场面啊,这样精彩的表演,他仿佛很不屑一顾。

  皇上赞赏地点点头,不禁去看太子,却见太子兴趣缺缺的样子,不禁眉头深锁。

  倏地,音乐变得激昂,这时候艳红色身影飞身而起,如飞天仙女一般,在空着舞着,众人抬头看她,如朝圣一般一眼不眨,易言欢不由得也看得痴了。

  音乐声渐渐低了下去,那女子飞身而下,红色纱裙飘飞,她一个旋身,稳稳落在太子苏玄枫面前。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看这情景,莫非这女子就是安国公主了?

  苏玄枫看向了她,月华公主当即大喜,刚刚跳舞时她一直看着他,可是他的目光几乎没在她身上停留过,此时他的目光给了她莫大的安慰,她是安国第一美人,她不信他不会动心。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月华公主缓缓揭开了自己的面纱,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展现出来,她盈盈行了一礼,含笑道,“太子殿下,我们又见面了。”

  好美的女子,就连易言欢的目光都离不开她,她不禁道,“他们看起来真般配。”,两个人,一个清贵无双,一个艳绝天下,都是非同寻常的存在,让普通人望尘莫及。

  永安王觉得有趣,问道,“你觉得自己比不上她?”

  易言欢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撇撇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永安王似看透她的心思一般,道,“红颜总会成枯骨,一副好皮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易言欢看着他同样俊逸不凡的脸庞,半晌叹息,“王爷大叔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永安王朝她摇摇头,不甚在意般自斟自酌。

  如此艳丽的人儿,如此巧笑盼兮的模样,一般的男人早就陷入她的姿容里了,而苏玄枫并不是一般的男人,苏玄枫起身,疏离而有礼地道,“公主请落座。”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心中暗惊,他们的太子殿下果真是不近女色啊,如此绝色美人在前,何况还是他的未婚妻子,殿下若是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觉得有何不妥,偏偏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皇帝的眉梢皱得更紧了,又不好说什么,太子的性格他是清楚的,在感情上,一样的认死理,就是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拿皇权逼他。

  绝色的脸庞闪过讶异,太子殿下毫无感情的话,分明就是对她没有半点上心,是因为那个易言欢吗,月华公主的眸子扫过一眼易言欢的位置,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皇帝打圆场道,“月华公主远道而来辛苦了,快请坐吧。”

  月华公主道,“皇上,月华听说大锦的女子才艺俱佳,一直很向往,不知能否有幸观摩一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