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刀光血影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584 2019.06.25 15:49

  这个房间只有一个汤池,温泉水是外接水管从外间引来的,苏玄枫堵住了温泉口让温泉水不再流入。

  苏玄枫进房间,惊醒了打盹的小二,苏玄枫问道,“可有冰?”

  小二来不及呵斥,便被苏玄枫的气度和风华吓住,他哪儿见过这样神仙般的人物啊,小二愣愣地点头,“有!有!”

  小二还杵在原地,苏玄枫不耐地开口,“拿冰来!”

  小二急忙点头,这才去拿冰。

  “好热啊”,易言欢呢喃着,伸手就去扒自己的衣服,胸前一抹雪肌暴露出来,苏玄枫不自在地别过眼睛。

  “借过借过!”,小二端着一盆冰,重新进了房间,眼看着这些人这么大的排场,他不得不更加小心伺候着。

  肖洛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歪了,因为郡主身中媚药的痕迹实在太明显了,世人皆知,解媚药只有那法子。是他小看了太子殿下,太子确非常人可比。

  苏玄枫将易言欢轻轻放在地上,将一盆冰都倒入汤池中,试了试水温,头也不回地道,“这些冰还不够,将你们这里所有的冰都取来。”

  小二没有反应,苏玄枫回头,却看到小二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易言欢雪白的脖颈和微微暴露的胸口。

  苏玄枫抱起易言欢,以自己的身躯挡住小二的视线,寒彻入骨的眸子如刀刃一般射过去,小二吓傻了,诺诺道,“小的这就去!”

  苏玄枫看着已不清醒的人,道了一句,“得罪了”,说着却只是将她的外袍褪去,里衣还是完整穿戴的,并无不妥。

  刚刚一盆冰下去,这水温已降到了常温,苏玄枫小心地把她抱到了池中,汤池不深,正好没到她的胸口。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进入了皇宫,原本应是在皇帝主持下,在百官的见证下,进行婚礼的仪式,因苏玄恪来早了,皇帝此时还在寝宫中。

  迎亲队伍的士兵齐齐抽出腰间的红绸,拔出了藏在花轿和聘礼中的剑,他们不是禁卫军,是瑞王府的暗卫营。

  宫门口的太监还未觉察出不对劲,已被全部解决了,片刻,暗卫已将龙泉宫团团围住。

  苏玄恪看着龙泉宫,一步一步走上前,跪在殿门口,“父皇,儿臣来给您请安了。”

  大量的冰被投入汤池中,汤池的温度迅速降低,冰块的的融化速度慢了很多,水面还有很多浮冰。

  小二见那个贵气男子不再使唤自己了,便躲到角落,不敢再乱看,也不敢随意讲话,刚刚那个眼睛吓死他了。

  有冰水的刺激,易言欢已经不再觉得燥热难耐,只是大部分媚骨的毒性还停留在体内,一旦体温恢复,毒素又会卷土而来,苏玄枫通过掌心传输内力到易言欢体内,通过内力的暖流,促进媚骨的发散,将其引导出来。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毒素都被逼了出来,没有媚骨发散的热度支撑,易言欢被一股寒意侵蚀,冷得她牙齿打颤,“好——冷。”

  苏玄枫一把将她捞起来,“你体内刚刚清了毒,不能再对你用内力了,否则身体会受不了。”

  易言欢看着醒目的红色喜服,意识逐渐清晰,她又被用来当做棋子,再一次连累了太子,虽然不知道黑衣人意欲何为,但直觉是对太子不利的事,易言欢道,“殿下在迎亲途中,怎么能——”,易言欢再也说不下去,都是为了她......

  苏玄枫对小二道,“给这位姑娘找一身干净的衣裳来。”

  小二听命赶紧去了,苏玄枫道,“你的身体已经无碍了,体内的些许寒毒,小心调养几日便好了,肖洛就在外面等你,换了衣服便和他回府吧。”,苏玄枫说完便离开,易言欢忍不住喊道,“殿下——”。

  苏玄枫道,“心兰,本宫得走了。”

  易言欢看着红色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良久没有反应。

  苏玄枫出了房间,看着皇宫的方向,今天的一切太不寻常了,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问着莫白,“东宫可有按时传来消息?”

  莫白怔了一下,原本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慌乱,“已经半个时辰没有收到宫里发出的消息了,殿下,是不是即刻回宫?”

  苏玄枫目光沉沉地看着皇宫的方向,吩咐道,“你带人保护好月华公主,不容有失。”,说罢飞身上马,独自向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苏玄枫刚走不久,东宫的方向有冲天的火光升起,照亮了夜色中的皇宫,莫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和随行的副将商议,让迎亲队伍的禁军都迅速集结,到皇宫听候太子差遣,而莫白亲率一营的暗卫将安国公主转移到安全之处。

  易言欢换好衣服出来时,正好看到迎亲队伍如军队一般排列整齐,快速往皇宫方向而去,而队伍中并没有新娘子的轿辇,太不寻常了!

  易言欢扶着栏杆,差点站立不住,“那是皇宫的方向?”,满天火光似要把一切都吞噬掉。

  肖洛点头,“今晚怕是有大事发生。”

  “太子呢?”

  太子一人去皇宫恐怕凶多吉少了,肖洛面带晦涩,不得不照实说道,“太子往皇宫去了。”

  易言欢直接往楼下跑,肖洛拦住她,“郡主要做什么?”

  “太子殿下刚刚救了我,我不能坐视不管。”

  肖洛径直问道,“郡主你能帮太子什么?”

  易言欢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她知道肖洛的意思,她郡主的身份也只是空有头衔而已,她怎么能帮到太子殿下。

  “我不管!”

  她已数不清她欠了苏玄枫多少,刚刚她中毒分明是人刻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拖累苏玄枫,苏玄枫太傻了,为什么看不出这是个阴谋。

  总之,她欠苏玄枫的,这辈子难以还清了,就算为他拼上一条性命又如何。

  “对不起了,郡主!”,肖洛迅速出手,打晕了她,“你改变不了局面,我不能让你犯险。”

  苏玄枫赶到龙泉宫时,苏玄恪正从宫殿中一步步走出来,大红喜服已褪去,黑色的袍子肃穆又给人无边的压抑,他的手上拿着一道圣旨,看到苏玄枫来,俊朗无双的脸上勾起一抹淡的几乎没有的笑,他缓缓道,“二哥,你来晚了。”

  一瞬间,瑞王府的暗卫已将苏玄枫团团围住,琉璃般的眸子闪动着危险的气息,“你把父皇怎么了?”

  苏玄恪道,“父皇驾崩了,二哥可知父皇有多疼你?他久久不肯闭上眼睛,一直念着你的名字”,苏玄恪轻松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讲述自己的亲父,而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的事情,说毕他扬了扬手中的诏书,“对了,父皇把皇位传给了我。”

  苏玄枫蓦地出掌,众暗卫一涌而上,却挡不住这招式的凌厉,被内力震开,苏玄恪呵道,“都让开!”,随手将诏书扔给一旁的暗卫,正面迎上了这一掌。

  内力深厚的一击,激起的狂风让在场的人都睁不开眼,太子和瑞王,武功高绝远非常人可比,此时两人都用尽全力的一击,这一招便彷如雷霆之怒,让人不敢直视。

  片刻后,两个身影分开,瑞王分毫未动,太子倒退数步,险险站好。

  苏玄恪挑眉,“二哥有伤在身?”

  苏玄枫平静地擦去唇间的血迹,冷清的眸子染着难以言喻的悲伤,缓缓道,“本宫一直以为,你当不至于如此。”

  苏玄恪走近了他,就像平常聊天一样站在对方面前,刚刚的腥风血雨似乎只是错觉,苏玄恪道,“皇兄享尽父皇的宠爱,自然不会明白。过去父皇欠我母妃的,我总得讨回来。”

  苏玄枫喃喃,“就如此不折手段,连心兰的性命也可以赌上吗?”

  苏玄恪眸子一沉,“本王欠她的,以后会加倍补偿。”

  一个突兀的声音插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成王败寇,太子殿下还是认命吧。”

  池炎刚刚料理了东宫赶过来,他不得不称赞一声,东宫的暗卫可真不是吃素的,若不是他带人及时赶到,瑞王的暗卫营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原来如此!

  皇宫里苏玄枫早已有所部署,就算瑞王机关算尽,也不可能在皇宫翻了天,皇宫大乱,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没想到他的三弟为了皇位,甚至不惜和离国皇帝合作,是他低估了瑞王想要皇位的决心。

  “好,很好!”,苏玄枫看着苏玄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池炎道,“太子殿下还是束手就擒吧。”,说毕他带来的暗卫已上前将苏玄枫紧紧围住。

  苏玄恪道,“皇兄放心,我会替你料理好大锦的江山。”,说罢退出包围圈,朝暗卫一挥手,众人收紧包围圈,一步步逼近。

  倏地,一阵箭雨从各个方向射来,苏玄恪和池炎不得不倒退几步避过,包围着苏玄枫的暗卫,有人中箭而亡,有人后退几步避过。

  莫白安顿好月华公主后,实在不放心便折回来援救太子,他跟着苏玄枫多年,最是了解他,太子睿智清明,哪儿都好,唯一不好的便是太看重感情了,对易姑娘是如此,对瑞王也是如此,这么多年若不是殿下心软,瑞王的势力不可能达到今天与太子齐肩的地步。

  莫白庆幸自己来的及时,刚刚若不是他赶到,殿下似乎都不打算反抗了。

  莫白带十几个死士冲入了包围圈,死士与暗卫打得不可开交。

  “殿下,得罪了”,莫白强行带走了苏玄枫。

  池炎冷声道,“还不快追!”

  苏玄恪平静地下令,“太子苏玄枫谋害皇上、意图谋反,被本王当场揭破,现已逃离,有谁能擒获逆贼,无论身份,赏银十万两。”。

  池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太子逃出去了可是一个祸患,瑞王一点儿都不担心?”

  “太子不会乖乖就范的,逼急了得到的只有一具尸体,这些年太子政绩卓越,一具尸体可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如今他跑了,一切才是顺理成章。”,就算是多年后太子再次归来,在百姓的眼中,他也只会是逆贼的身份。

  “瑞王殿下考虑周到。”,想起什么,池炎道,“安国月华公主已不见踪影,怕是在太子手上。”

  苏玄恪勾唇一笑,“月华公主是我大锦的客人,你还是不要动其他心思了。”

  池炎笑道,“你就这么放心苏玄枫,你确定他不会利用月华公主翻身?”

  苏玄恪道,“总好过月华公主死在大锦,让安国和大锦交恶吧?”

  池炎似无奈般笑笑,“我这般为瑞王殿下考虑,殿下还如此防备我,真是伤心。”

  “彼此彼此。”

  月光下,长身玉立的两人各有心思,与虎谋皮,没人会松懈一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