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得瘟疫了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883 2019.06.14 10:20

  “本王似乎没有见过你”。

  王爷说话了!他的声音淡淡的,却夹着威严之感,易言欢头也不敢抬,急忙解释道,“回王爷,奴婢是新来的丫鬟易言欢,王爷可以叫奴婢小易”。

  “你是在命令本王?”,声音威严中带着压迫感。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易言欢伏地,样子更是恭敬,“奴婢不敢”,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王爷脾气如此古怪。

  瑞王走到她的身边,易言欢看着玄色衣摆,大气也不敢出,心中却在想,等她攒够了银子,就跑得远远地,再不跟这些人下跪。

  静默了半晌,忽的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世上有几件你不敢做的事情,一别五日,欢儿的胆子似乎变小了”。

  这句话说得闲散,易言欢这才觉得他的声音很熟悉,而且这世上叫她欢儿的只有一人,易言欢抬头,对上他完美的轮廓,如雕刻般的脸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模样俊美异常,一双桃花眼让人炫目,她呐呐喊道,“公、公子!”

  易言欢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公子是瑞王,当朝三王爷苏玄恪!易言欢脑袋一片空白,就这么傻傻地看着他,忘了反应。

  “欢儿就这么喜欢跪着?”,苏玄恪走回主位坐好,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易言欢一下跳了起来,“这么说,这里是——”

  “这里是邺城”,苏玄恪勾唇回道,仿佛无事般,看着管家呈上来她作的那首诗,评论道,“这诗作的不错,只是这字还是没有长进”。

  天啊!这里怎么会是邺城,她分明是要去遥州的!

  难怪当初张大哥突然说要改变路线,还多走了好几天,难怪她的银票莫名其妙地不见了,难怪刚好赶上王府选婢女,这一切分明就是他设计好的!

  “你竟然设计我!”,易言欢恨恨说道,她一恼,连他的身份也没有顾及。

  “欢儿何必说得这么难听,这邺城内多少女子魂牵梦萦地就为见本王一面,欢儿能日夜伺候本王,实在是你的福气”。

  啊!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易言欢攥紧了拳头,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生硬地说了一声,“奴婢告退”,理也不理他,便出了湖心亭,现在她需要冷静。

  “易姑娘,你来了”,走过来的子夜看到了她,打了声招呼。

  他这句平常的招呼,分明也是知道这些安排的,易言欢更是火大,重重地踩了他一脚,愤然离去,可笑她被他们耍得团团转,还傻傻地以为可以去遥州。

  “嘶!易姑娘!”,子夜被踩得吃痛,却是无可奈何,心里委屈,分明是主子惹了易姑娘生气,这罪却是他来代受。

  子夜跛着脚走进亭子,苏玄恪看着他的脚,眼底有笑意闪过。

  有没有搞错,她居然被算计到了邺城,苏玄恪这只狐狸,唉,她该怎么办呢,继续逃?现在她是一点信心也没有,而且逃出王府也在邺城的范围内,若是让周相夫妇找到她,她小命就难保了,现在她唯一的选择便是躲在瑞王府,但愿时间久了,丞相夫妇可以忘记她这个小婢女。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易言欢无力道,“进来”。

  “易姐姐”,秋雨在她的身旁坐下,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易言欢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还是她对不起秋雨呢,“我没事啊,只是有些不舒服”。

  “那易姐姐要多注意休息”,秋雨一扫愁态,笑得开心,“之前子夜大哥说,易姐姐有急事处理,要晚点才能过来,没想到易姐姐这么快就赶来了”。

  “额,我也没想到能这么快便赶来”,子夜是这么说的啊,她刚才还踩了他一脚,倒是对不起他了。

  “管家在府里给我安排了琴师的职务,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等易姐姐身子无恙了,我们一起逛逛邺城好吗?”,也不等易言欢回答,秋雨继续想象,托腮一副向往的样子说道,“我打小就没离开过遥州,没想到这辈子竟能来到天子脚下邺城”。

  易言欢见她一副憧憬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扫兴,只好勉强笑道,“过一阵子,我有时间便陪你出府逛逛”。

  砰砰砰,重重地敲门声响起,易言欢翻了个身,用被子堵住了耳朵。

  “小易,快起床了,王爷要起身了,快去伺候!”,管家的声音焦急不已,易言欢一下踢开被子,应了声,“知道了,就起!”。

  扰人清梦啊,真是可恶,记得在遥州的时候,给他当婢女无比地轻松,除了奉茶,几乎不用做事,到了这瑞王府,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动不动就听到,“小易,王爷起身了”,“小易,王爷沐浴了”,“小易,王爷用膳了”......

  易言欢站在一边,打着瞌睡,等着其他两个婢女为苏玄恪穿戴好,她真不知道自己来这儿是干嘛的,他的朝服太过复杂,她又不会穿。

  “王爷,这里也没有奴婢的事情了,请问奴婢可以回去了吗?”,易言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现在还不到辰时啊!

  苏玄恪吃着早膳,问道,“欢儿回去做什么?”

  “睡觉啊”,易言欢一张口就说了出来。

  “睡觉多浪费时间,现在时间还早,欢儿坐下一起吃点,一会儿本王带你去看日出”。

  看他平静的样子,似乎是认真的,易言欢一个激灵,笑呵呵道,“那个,王爷这么忙,奴婢怎么好意思占用王爷的宝贵时间呢!”,打死她也不出府门。

  “不忙,本王还想陪欢儿逛逛邺城”。

  “那个,奴婢突然想起来,秋雨好像有事找奴婢,王爷慢用,奴婢告退”,易言欢跑出了他的房间,步履匆匆。

  易言欢刚跑出苏玄恪的房间,没想到就撞见了秋雨,秋雨看着她无辜地问道,“易姐姐,秋雨什么时候找过你啊?”

  “秋雨你怎么会在这儿?”,易言欢小心翼翼地往里看了一眼,拉着秋雨走出一段距离才问道。

  “秋雨没事做啊,就想着来找易姐姐,王爷不用姐姐服侍吗,姐姐怎么出来了?”

  易言欢拉着秋雨往回走,“服侍他的人那么多,又不缺我一个”。

  “姐姐生气了?”

  “没有!”

  午间时候,管家匆匆来到易言欢门前,正要叫门让她去做什么事,突然房里响起一声大叫,“啊!”

  “易姑娘,你怎么了?”,管家不安地拍门,王爷对易姑娘不一样,她若是有什么闪失,他怎么担当得起啊!

  “我、我——”,易言欢一把拉开了房门,身上还只着里衣,手里拿着镜子,颤声问道,“管家,我不会得传染病了吧?”

  好歹也是个姑娘家,管家本见她只穿了里衣,便急忙用衣袖挡住了脸,此时听她如此说,才缓缓地看向她。

  这一看,所惊非小,她的脸上竟然遍布着红点,连手上也有,这分明是疫病的症状,即使是良善的管家,也吓得后退了一步,捂住了口鼻,“姑娘,你这好端端的,怎么给——”

  “管家,这真的是难以医治的重病吗?”,易言欢又上前了一步,一副难过的样子说道,“奴婢还要照顾王爷呢”。

  “别别别,你都成这个样子了,就别想着伺候王爷了,王爷今日不在府中,你暂且搬到冷苑去住,待王爷回来了,我会禀报王爷,请王爷定夺”。

  冷苑,这名字取得就让人觉得发颤,两个小丫鬟帮她把东西搬过来,一溜烟地就跑了,也不知道是嫌这地方阴森森,还是怕易言欢的病传染给她们。

  易言欢走近房间,她仿佛闻到了厚厚的灰尘味,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东西都破旧了,房间里晦暗阴森至极,不知道是不是有冤魂住在里面啊,易言欢猛地打了一个冷颤。

  “各位大哥大姐啊,小妹为了保命,暂住于此,请各位海涵,不要为难我一个小丫鬟”,易言欢四顾了一周,弱弱说道。

  回复她的只有冷冰冰的空气,易言欢暗笑自己的多疑,亏自己还是一个现代人呢!要相信科学啊,易言欢!

  房间经她一收拾,也能勉强住人了,这一天除了送饭的丫鬟,没有人来这里。

  易言欢用过了晚饭,便坐在门前的石头上吹风,冷苑很偏僻,临着府中的人工湖,她这样坐在这里也看不见王府的其他建筑,所以也不必担心会被人看到。

  这个时间,平时苏玄恪应该从吏部忙完回府了吧,不过也不好说,回了邺城后,他便不像在遥州时经常待在书房,反而是常常不见人,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不知道等他回府听说她得了疫病会是什么反应。

  他会是拉着她的手,深情地说,“欢儿,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本王一定会治好你”,还是露出狐狸般的微笑说,“欢儿还未还清银子,怎么可以死呢”,或者是良心发现地说,“欢儿,若不是本王将你诱至邺城,你也不至于得此病,都是本王对不住你,那五千两银子,本王便不要了,你安心上路吧!”,再或者,他根本不会出现。

  唉,似乎自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

  易言欢在门外坐了很久,直到天色渐暗,湖风吹得她瑟瑟发抖,才进了屋。

  易言欢没有认床癖,但这一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里的环境始终是太恶劣了一点,唉,都怪自己惹上了丞相府,害得现在心虚躲到这种地方来,翻了个身,暗自下定决心,等这阵风波一过去,等他们都将她忘记了,她一定会逃出去的!

  头好痛啊,浑身无力的感觉,这难道是她说谎的报应吗?易言欢支着身子下床,脚步都有些不稳。

  远处山头的朝阳似磅礴万千蓄势待发,照在她身上却是虚弱无力,一阵湖风过来,易言欢打了个哆嗦,真冷啊,昨天都没觉得这么冷。

  手上昨日骗管家点的胭脂已经有些晕开了,她虽然大大咧咧,但也爱干净,早上一定要梳洗才行,至于红点一会再补上去好了,唉,水好凉,头晕的也是很无力。

  “欢儿洗干净了吗?”

  耳边突然响起了苏玄恪的声音,易言欢脊背一直,傻傻看着湖中的倒影,迷糊地忘记反应。

  “本王一日不在,你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欢儿是闲得太无聊了吗?”,苏玄恪一听管家的禀报便赶了过来,谁知竟撞见这个情景。

  管家在苏玄恪身后恨恨跺脚,心想这易姑娘怎么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呢!

  子夜倒是有些习惯了,易姑娘做事一向出人意表。

  “王、王爷——”,易言欢反应过来,立马站好,却是将手藏在了身后,唉,这运气,他怎么什么时候不来,偏偏在她洗脸的时候来了。

  苏玄恪看着她满脸的胭脂红点,忍俊不禁,见她一副听话认错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欢儿若是无聊了,告诉本王便是,本王有的是时间,可以——”。

  “阿——阿嚏!”,蓦地,易言欢对着苏玄恪人神共愤的脸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这一举,惊着了管家,惊着了苏玄恪,也惊着了易言欢自己。

  易言欢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她保证她不是故意的啊!

  见苏玄恪的脸似有暴风雨来临的感觉,易言欢狠狠地弯下身子,“王爷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突然喷嚏就上来了,她都没提防住,易言欢吸了吸鼻子,偷偷瞥了他一眼。

  “跟本王走”,易言欢最后只听到苏玄恪这压抑的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