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青年丞相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795 2019.07.03 16:40

  一辆马车缓缓驶入亳州城,在城南的粥铺停了下来,这里是冷家施粥救济的一个点,此时几百个灾民正排着队,冷清看了一眼,便抬头看着粥铺后面米铺的二楼。

  二楼竹帘掩映下,一个人影向着马车方向做了一揖,一行人避过灾民进了米铺。

  进了铺子,冰华敛叶仍是寸步不离地保护冷清,沈从辉在最后把店门关好。

  刚刚作揖的男子迎了出来,只见这男子长相与冷清有八分相似,身量也差不多,若不是和冷清熟悉,怕也会分辨不出两人,来人便是冷清的替身——冷影。

  “冷影见过老板。”

  “现在赈灾进行得如何了?”

  “回老板,赈灾措施已部署下去,相信再过几日灾情便能稳住了。”

  “很好,这里接下来交给沈管事吧,另外有事需要你去办。”

  沈从辉已听冷清提起过这事,他立即应道,“老板放心。”,冷清又道,“沈管事先下去吧。”

  沈管事退了出去,房间内只有他和老板,以及贴身保护老板的两个剑客,看来老板所说是大事,冷影不敢大意,“老板需要冷影做什么?”

  “如今大锦和离国的战事陷入胶着状态,想必离皇十分忧心,我要你去和离皇谈判——”

  “离、离皇?”,冷影惊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虽说这两年他替老板经历了很多大场面,但要和一国皇帝打交道,这还是头一遭。

  冷清眉眼无波,继续道,“五日内我让大锦主动退兵,至于我想要的嘛——”

  冷影已恢复平静,他接口道,“老板是想要离皇为我们的生意开方便之门?”,近半年他们想把离国生意做起来,奈何在离国朝廷无人帮扶,如今景城的经商世家根基太深,拿出去疏通的银两几乎打了水漂,他们不得不另谋办法,只是没想到,老板这一出手,便把主意打到了皇帝头上。

  冷清道,“不错。”

  冷影此刻再也无法淡定了,第一次质疑老板冷清的决定,“我这一去,恐怕小命就攥在了离皇手里,老板有把握吗?”

  冷清道,“放心吧,我可不舍得你有事。”

  冷影点头,老板如此笃定,一定是已经有了主意,他自然相信他。

  冷清嘱咐道,“离皇这个人,做事谨慎,你踏入他的地盘后,他一定会让人盯着你。你到了景城,便只管生意的事情,这事交由你全权负责,近两个月不要往外传消息了。”

  冷影是他亲自挑的人,冷清是信任他的。而且,冷影跟着他的时间不短了,生意之道耳濡目染,自然也熟络很多,景城的事儿交给他,他也放心。

  从米铺出来,冷清问道,“郑玉在何处?”

  敛叶答道,“丞相大人已传了信,在玉衡楼等主子。”

  “走吧。”

  虽然灾情严重,但直接受灾的还是普通农户百姓,在亳州城中心的几条商业街,还是如常地营业着,也就是冷清了点儿。

  玉衡楼也是冷家的产业,不过这个层级的掌柜自然没有见过冷清,也就当成普通客人对待,小二见几人打扮不俗,又知道他们是雅阁的客人,遂恭恭敬敬地将三人请到了二楼。

  雅阁外,两名便衣侍卫见了来人,扣门禀报,冷清让冰华敛叶留在了外面,一个人进了房间。

  冷清进了房间,长身玉立的男子缓缓转身,美如冠玉的脸带着玩味的笑意,“二月不见,冷兄气质更胜从前了。”,说罢朝冷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已率先坐好。

  郑玉当年一举中第,冷清暗中扶持他,而他也凭借他在朝中的力量为她广开方便之门,两人是相互合作的关系,时间久了,倒处成了半个朋友。郑玉深谙为官之道,不到三年就拜相,皇帝很信任他,许多军国大事都交给了他,甚至打算等自己百年之后,让郑玉辅佐自己不成才的儿子,郑玉在安国朝廷的势力可见一斑。

  冷清也不客气,“丞相大人身为安国朝堂的中流砥柱,怎么一个旱灾就派过来了?真是大材小用了。”

  “这才多久不见就叫着丞相大人了,冷兄真让人伤心。”

  闻言,冷清淡淡笑了,虽是极淡的笑容,却是真心,他喊道,“郑玉。”

  郑玉收起玩味的笑意,亲手为他斟了一杯茶,“这是你喜欢的玉露,试试吧”,冷清持杯,突然低低地咳嗽了两声,郑玉不禁皱眉,“身子还未好?”

  冷清道,“一点儿小毛病罢了,不足挂齿。”

  “若真是小毛病,为何快一年了还未能治愈?”,从两年前认识他开始,他便有咳疾,看样子并不严重,可一直没好过。他想不通,以冷清的财力,就算是请皇宫太医或者遁世神医都不在话下,但这病还是跟了他两年了,只有一个解释,他自己不想治。

  冷清玩笑道,“无妨的,我已经习惯了。”,说罢没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转而道,“你此次专门为赈灾而来?”,他还是觉得郑玉来此,应并不会这么简单。

  郑玉看了他一瞬,忽而道,“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你,若是我要娶亲了,请你去喝喜酒,你去不去?”

  冷清展颜笑道,“恭喜你了,不知是哪家的千金有如此福气嫁给你?”

  “你当真觉得嫁给我是福气?”,他看着他,眸中有一点点隐藏得极深的期待。

  “自然。”,郑玉年轻有为,文韬武略又一表人才,对这世间的女子,自然都是上乘的夫婿人选。不知为何,冷清瞧着他没那么开心,不禁问道,“你不喜这门婚事?”

  “圣旨赐婚,说不上喜欢不喜欢。”

  冷清曾经在安国都城悦城待过半年,对几大家族都知晓一二,他不由得好奇了,不知皇上为他赐了哪家的小姐,他这样不情愿,“你还没告诉我呢,是哪家的姑娘?”

  “告诉你也无妨,是公主。”

  “公主?月华公主?”,当今安国皇帝只有一子一女,儿子为当今太子,女儿便是两年前和亲大锦的月华公主。

  郑玉凝眸看他好一瞬,“你认识月华公主?”

  冷清脸上惊讶的表情缓缓褪去,转为一抹讶异,“自然——不认识”,冷清又道,“天下人都知道,两年前月华公主和亲大锦,在大锦的宫变中失踪了,从此后便不知踪迹,你这说要娶公主,还真是突然。”

  “公主失而复得,中间发生的事情无人知晓,就算是一国皇上,也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此事事关皇家颜面,所以皇上一直未公布公主回宫的消息。”

  “你这语气倒一点儿不像是在说自己的未婚妻。”

  郑玉紧紧盯着他,幽深的眸子似压抑着某种情愫,他道,“公主非我所愿。”

  冷清被这眸子看得不自在,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小口,无事般道,“不知公主何时回宫的?”

  郑玉眸子的情愫已消散,他仍紧盯着他,“你似乎对月华公主格外上心?”

  冷清道,“我又没见过月华公主,对她谈何上心?毕竟是你的未婚妻,好奇关心一下了,你既然不想说,那便不说了。不过你放心,郑玉你的婚礼,我一定会去的。”

  郑玉道,“你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寻我为了何事?”

  “痛快!我这次来呢,是想向你讨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一张带有你私印的空白信纸。”

  郑玉脸色陡然变了,“你要这个作何?”,堂堂安国丞相的私印,此事可大可小,若这张纸永不见光,便如废纸一张,但若是被用到关键之处,便可能是发布政令,影响朝政。

  “具体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做不利于你不利于安国的事情。”,冷清见他神色还无松动,又接着道,“此次赈灾花了我两百万两白银,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丞相大人不会不应吧。”

  出了雅阁,冷清不禁唇角上扬,将信纸收入怀中,身后,郑玉道,“到了悦城,我请你喝桂花酿,这次不醉不归”。

  他们初次见面,原本是他仕途失意,一个人独酌,后来冷清来了,他陪他一起喝酒,两人喝了很多,也聊了很多。只可惜,后来他们两人都各自忙碌了起来,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那样放肆对酌过了。

  冷清偏头笑着答道,“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