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不告而别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654 2019.06.17 14:24

  小李子见两人湿哒哒的回来,赶紧忙前忙后吩咐人熬姜汤。

  吩咐完宫女,小李子这才想起还有一事,“丞相府送来了请柬,就在明日,是丞相大人四十岁的寿宴。”

  “丞相!”,易言欢惊讶道,见目光都朝她这里来了,她赶紧退到一边。

  苏玄枫似有些诧异,问道,“寿宴?”

  小李子道,“丞相大人说,想借寿宴为边关战事祈福和募捐。”,末了问道,“殿下去吗?”

  苏玄枫笑笑,“丞相大人的寿宴,自是要去的”。

  秋雨随她一起回到了凤仪阁,易言欢等不及换衣服就赶紧拉着她,问出了一大堆的问题。

  谁知,对方冷冷道,“兰姑娘认错人了,奴婢初岚,不叫秋雨。”

  易言欢支开了所有宫女,但她仍是丝毫不留情面,还是冷冷地看着易言欢,易言欢泄气,干脆对她道,“那盆花快要渴死了,你帮我去浇花吧。”

  初岚闻言,果然去浇花了,易言欢倚着头看着她,不禁怀疑自己,难不成自己真认错人了,她不是秋雨,她只是恰好跟秋雨长得一模一样?或者秋雨有难言之隐,在皇宫之中不便开口?她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易言欢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带秋雨溜出宫去,到时她便没有顾忌了。

  晚上,易言欢来到袅袅的住处,袅袅受宠若惊,就要从床上起身,易言欢拦住她,“快躺着吧,别动了。”

  “姑娘怎么能来下人的住所?”

  易言欢脱口而出,“怎么不能来,又不是没住过。”

  袅袅一脸疑问,易言欢摆摆手道,“嗨!以前的事儿不提了,我问你哦,袅袅,你今日怎么也跳入水中了呢,你明明不会游泳啊。”

  袅袅道,“今日姑娘身边只有我在,姑娘若是有什么事,袅袅难辞其咎,更何况,姑娘您这么好,我也不想您出事啊!”

  易言欢扑哧笑了,“你自己也不会水还想要救我啊,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没有人来,我不仅会没命,你的这条小命也会冤枉地没了?”

  袅袅低下头,“我没想这么多——”

  易言欢道,“谢谢你今天奋不顾身的救我,不过以后可别这么傻啦。好了,你休息吧”。

  第二日,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太子苏玄枫携着一行人准备赴宴,就在太子殿下正要进轿子的时候,突然改变主意道,“罢了,本宫还是骑马吧。”

  于是,太子和莫白骑马,身后跟着一乘两人抬的空轿从东宫出发了。

  某个躲在暗格里的人乐不可支,她实在太幸运了,刚好殿下不想坐轿子,她还可以透透气,不然可能要把自己闷死了。

  易言欢虽然对丞相府避之唯恐不及,但她不会忘记禁地的那位姐姐,当初她好心帮了自己,现在自己被解救了,她也希望可以帮帮她,对于她,易言欢心底总有一个疑问,她似乎是认识自己的。

  没多久一行人便到了丞相府,马车和马匹被安置在马房,易言欢快要被各种马儿的味道熏晕了,趁四下无人的时候,猫着腰溜了出去。

  丞相府她是再熟悉不过了,不仅哪里是宴会厅,哪里是夫人小姐的住处,她清楚的不得了,而且就连每个地方的布防如何,她也大概知道,因此,她拌做小厮的样子,一路骗过了不少人。

  今夜的丞相府甚是热闹,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的,易言欢却是不平,苏玄恪还在外面打仗呢,这些人就没有一点担心家国不保?竟然搞这么欢快的晚宴,简直是腐败。

  经过了宴会厅,一时间丫鬟小厮一拨接着一拨地端着菜品进去,易言欢怕暴露,便躲到暗处,一时不得动弹。

  她往外瞥了一眼,看到太子被安排在主位下左边的第一个位置,只见他正向丞相遥敬着一杯酒。太子将酒一饮而下,随即往外看了一眼,易言欢吓了一跳,赶紧躲回暗处。

  这时候,丞相发话了,“感谢各位今夜光临寒舍,得到殿下的亲临,更是臣的荣幸”,说着向太子方向点头以示敬意,继而接着道,“今夜有二则喜事与各位共享,其一为老夫的四十寿辰,其二为爱女瑾儿与洛王的婚事。请诸位满饮此杯,共庆好时辰。”

  此言一出,大片的附和之声响起。

  易言欢想起撞破上次周瑾儿给苏玄恪表白的样子,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被许配给洛王啊,现在想想,两人倒是挺般配的。

  易言欢趁着没人的时候往后庭溜去了。

  易言欢往禁地走是轻车熟路了,一刻钟便走到了禁地,窗棱上投射出那女子的身影,她仍是那么形单影只,外面的繁华与热闹都与她不相关。

  说起来她还不知她的名字呢,这次一定要问问她,易言欢躲在暗处好一会儿,思忖着怎么引开门口的两个护卫。

  “有了!”,她有了主意,正要上前,却被一个身影挡住去路。

  一个声音冷冷道,“易姑娘想做什么?”

  “莫、莫白!”

  “易姑娘可知,这里是丞相府的禁地?”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明明很小心了,不让太子和他发现。

  莫白声音仍是没有温度,他道,“难道姑娘以为,你的那些小把戏能瞒过殿下的眼睛?”

  原来太子知道的啊,易言欢回神道,“殿下都没有拦我,你挡我的路做什么?”

  他的声音愈发冷了,“殿下如此信任姑娘,难道姑娘就是这么回报殿下的?”

  易言欢不快,这个莫白,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就从没给她过好脸,此刻她也不客气,径直问道,“你什么意思?”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易姑娘是东宫的人,你做的事情不仅代表了你自己,更是代表了东宫和太子殿下,今日姑娘想要闯入丞相府禁地,难道是想制造殿下与丞相府的矛盾,好让其他人从中获利吗?”

  “你、你、你——”,易言欢指着莫白,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莫白冷冷地看着她,目光毫不退却,易言欢无比气愤道,“莫白,你说清楚,其他人是指谁?!”,这丫的分明就是怀疑自己里通外贼,陷害太子,气死她了,居然这样冤枉她!

  “易姑娘你我心知肚明,何必道破。”

  “明白个大头鬼,你说清楚,我想要让谁获利了?!”

  莫白的神色更是不好了,恨恨地一字一字咬着道,“自然是你的主子,瑞王爷。”

  易言欢一时间哑口无言,她确实在苏玄恪身边待过,这事她解释也只会越描越黑,只是没想到,莫白一直这么想她的,那么其他人呢,苏玄枫呢,他是不是也以为自己是苏玄恪派来的奸细。

  莫白道,“殿下是真心对姑娘的,也请姑娘不要昧了良心,帮着其他人来伤害殿下,若真到了那一刻,莫白手中的剑决不留情!”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喜欢皇宫,也讨厌那些宫斗戏码,至于太子殿下”,易言欢顿了一下接着道,“他数次救我,这辈子我都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这样最好,希望姑娘不要忘记今日的话。”

  易言欢回头看了一眼阁楼,转身对莫白道,“你将我送出丞相府吧,我就此离开,再不出现在殿下面前。”

  莫白常年无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些微震惊,他满脸不敢置信,“当真?”

  “觉得我不舍得抛弃这些荣华富贵?还是觉得我不舍得东宫间谍的大好身份?呵呵——”,说罢,她已自主往府外的方向走。

  易言欢往外走的时候,认真地考虑过了,虽然这个决定有点突然又有点冲动,但她并不后悔,皇宫并不适合她。

  易言欢知道,莫白在暗处一直看着她出了丞相府,待她出了丞相府后,莫白便消失无影了,唉,还真是莫白的做派,只可惜,又一次不告而别,只希望太子能原谅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