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邺城闲逛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660 2019.06.15 22:07

  易言欢整日都待在瑞王府,苏玄恪虽有提起让她出府逛逛,但没有多说,似乎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倒是秋雨来找了她很多次,说要逛邺城,易言欢编了各种理由推脱了。大半个月过去了,每个人都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可易言欢却是要疯了!

  半个月来,除了服侍瑞王的时间,她找了各种事情来打发时间,比如偷来惨死在瑞王箭下的小兔,将它埋葬在花园的某一角落,并为其举办了“盛大”的葬礼;阳光不错时,搬个椅子在院子里晒太阳,和几个丫鬟讲她们心中的男神——瑞王爷苏玄恪的趣事;阴雨天气时候,到无人的墙角挖蚯蚓,带着自制的鱼竿到王府人工湖无人问津的角落钓鱼......

  啊!真的好无聊!

  ......

  易言欢瞪着府门,这一道门槛从她踏进以来,还从未踏出过。

  “夫君,你还在迟疑什么?”,秋雨打趣说道。

  易言欢收回思绪,折扇轻敲她的头,笑道,“真顽皮”,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步出了这一道门槛。

  她实在是闷坏了,今日是她主动找到秋雨的,当然秋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易言欢还是有些害怕,所以换了男子装扮,头发绾起只一根锦带系着,很是风雅,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此话不假,这一身衣裳裁剪合体,易言欢穿上真有些翩翩公子的感觉,除了身高不足。秋雨仍是女子装扮,她本就生得美,此刻长发尽数绾起,只留一撮垂在胸前,尽显柔情婉约。两人如此站在一起,真有些男才女貌的味道。

  邺城真不愧是大锦的都城,一路走着,繁华热闹之景让易言欢目不暇接。

  “秋雨,快看”,易言欢把秋雨拉到一个小摊前,这是一个卖首饰的铺子,她一眼便看中了这支蝴蝶玉簪,白玉雕刻的蝴蝶活灵活现,尾部还有两缕玉坠流苏,很是精美。

  “公子好眼力,这簪子可是我这儿最好的一件,你夫人长得这么美,戴这簪子一定很合适”,店主是一个中年女子,她见易言欢两人穿着不俗,便卯足了劲儿拍马屁。

  听了店主的话,秋雨很配合地故作羞赧,而易言欢却是没听见她说的,拿了簪子就要往头上插。

  “咳咳”,秋雨捂嘴咳嗽了两声,又不停地瞥向店主,向易言欢使眼色,易言欢疑惑地看向店主,从那瞪大的双眼这才明白,自己现在可是男儿身,这簪子戴下去,肯定会被当作有病。

  易言欢继续手中的动作,拿着簪子戳了戳头皮,言道,“该洗头发了”,随即平静地将簪子插到秋雨的发上。

  秋雨舒出一口气,心中大大地叹息,易姐姐果然与一般女子不同。

  反应过来,店主刚想开口,易言欢已说道,“夫人戴此玉簪果然好看,多少钱,本公子买下了”。

  两人买下簪子,走出一段距离,秋雨道,“易姐姐,这簪子好贵”,按她们两现在在瑞王府的月银来算,她们得不吃不喝攒三个月。

  易言欢暗自摇摇头,她现在似乎还能感觉到背后店主大婶怀疑的目光,转而看向秋雨,秋雨的表情宣泄着不满,微嘟的嘴唇更是可爱了,若是男人看了一定会难以自持吧,女子都是爱美的,易言欢也不例外,此刻她在想,自己的容颜也是不俗,不知与秋雨比起来如何。

  摒去杂念,易言欢笑道,“千金散尽还复来,何况钱财乃身外之物,再者秋雨戴这支玉簪真的很好看”。

  “反正已经买了,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秋雨哼哼道,快走了两步。

  秋雨是她赎身的,她跟着自己,她视她为朋友,但秋雨一直对自己恭恭敬敬的,这还是她第一次对自己流露不满,易言欢怔在原地,心中一暖,一丝笑容荡开,她追了上去,拉着秋雨道,“好秋雨,我错了嘛,别生气了”。

  秋雨停住了步子,看着她。

  易言欢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她的眼睛以示自己认错的诚意。

  “噗呲”,秋雨突然笑了,易言欢愣住,秋雨说道,“好啦!我怎么可能生夫君的气呢”。

  “夫人真调皮”,易言欢捏着秋雨的脸蛋,心中感慨,这皮肤真好,好有弹性,而在路人看来,这真是一对鹣鲽情深的夫妇。

  “公子,进来玩会吧”,突然被人拉住了衣袖,易言欢回头,是个打扮鲜丽的姑娘,易言欢有些不明就里地抬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秋雨已经厉声道,“你做什么,快松手!”。

  那女子见了秋雨,呆愣了一刻,回过神来瞥了两人一眼,闷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继而摇着手帕走开了。

  “万花楼”,邺城最大的青楼,从门口的装潢就可看出它的繁华,因为是白天,只有一两个姑娘在门口揽客,可她还是能想象夜晚时,达官贵人纷至的热闹景象。易言欢拉着秋雨赶紧走开了,秋雨就是从这种地方出来的,她怕秋雨会想起旧事难过。

  易言欢实在在府里憋闷得太久,现今出来了,觉得一切都那么新鲜,秋雨也活力满满,两人逛了一天也不觉得累,眼见着已天黑了。

  虽然舍不得回去,但怕回去得晚了,苏玄恪又要问东问西,易言欢对旁边的妙人儿道,“夫人,现下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你若喜欢,为夫改天再带你出来便是了”。

  秋雨咯咯直笑,“听夫君的,不过我听说附近有一家糕点铺,十分出名,不若我们买些回去,也给府里其他人尝尝鲜?”

  易言欢折扇挑起秋雨的下巴,一派风流潇洒的样子,道,“就依你”。

  秋雨这丫头真是精力十足啊,逛了一整天,易言欢的脚心都痛了,而秋雨好似没什么感觉一般,兴匆匆地在前头为她引路。

  道路越走越偏,易言欢有些不放心,她自己倒没什么,但秋雨这样的大美人,万一遇到恶霸劫色,那不就完了,易言欢越想越怕,赶紧拉住秋雨,“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好偏僻,我们还是不要往前了”。

  秋雨也有些担心,喃喃道,“那个人给我指的就是这个方向啊,怎么会这样偏呢?”

  易言欢安慰她道,“好啦,我们改日再来吧”。

  秋雨点点头,两人正欲往回走,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在这安静平阔的街道上,分外突兀。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秋雨已拉着她躲在一旁的废弃的板车后面。

  不多时,四五个黑衣人往这个方向跑来,其中一人肩头扛着一个麻袋,那麻袋里似乎是绑了一个人,那人在痛苦地挣扎着,还发出呜咽声。

  易言欢和秋雨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她们竟然碰到绑架案了。

  以往的惨痛经历告诉她,切忌多管闲事,可易言欢还是忍不住双眸紧锁着黑衣人,而那些人刚好在她们不远处,便停了下去,转身进了一处宅子里。

  易言欢和秋雨很有默契地,一起跟了上去,她们停在宅子门口,小心翼翼地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大哥,干完这一票我们可以歇一歇了,这女人穿得这么好,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没个一百两,我们绝不放人!”

  易言欢汗颜,干这高风险的职业,却只要一百两,就这出息,怕是刚出道的贼匪吧。

  另一个声音道,“不错,你快去放消息,让她爹妈拿银子来赎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隔着门,易言欢听得断断续续的,却见秋雨听得专注,她忍不住小声问道,“里面在说什么呢?”

  “他们说要放消息出去,让对方拿钱赎人——”

  易言欢将耳朵凑近了门框,她咋地就听不清楚呢,她尝试换了不同的地方,试着听里面的声音。

  猝不及防的,门突然打开,易言欢和秋雨差点倒向了宅子里面,被对面的黑衣蒙面男子下意识推了一把,她们才后退几步站定。

  周遭突然安静下来,易言欢和秋雨就那么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刚出来的这个蒙面人,那人似乎也怔住了,直愣愣地看着她们。

  易言欢咽了咽口水,心想她果然跟邺城犯冲,这不刚踏出王府一步,便惹上祸事。

  “你们——”,蒙面人大刀直指两人,“你们是何人?”

  大刀在月光下泛着寒光,易言欢只觉得腿软,想也不想便开口道,“好汉饶命,我们夫妇二人只是途径此地,无意惊扰各位英雄,我们正准备离去。”,说着便拉着秋雨要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蒙面人说道,已举着刀砍了过来。

  那刀锋以雷霆之势朝易言欢袭来,她慌了神,身体的应激反应竟让她怔在原地,不闪不避,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脊背生凉,难道这一世就要结束了吗?

  却不想那刀锋突然改了方向,是秋雨,秋雨一个回旋踢,蒙面人就这样趴在了地上,而那把刀飞射出去,定在了墙上。

  易言欢看向秋雨,仿佛第一次认识秋雨一般,她从来不知道秋雨还会武功呢,秋雨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解释道,“进梅香园以前,曾遇到一个好心的大侠,他见秋雨孤苦,便教了秋雨一些防身的招数。”

  易言欢正想开解秋雨,不料另外三个黑衣人已寻声出来,将她们围住,为首的人道,“好啊,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要你们好看!”

  秋雨立马挡在易言欢身前,易言欢一阵感动,也满心感激,还好有秋雨,她可是一点武功不会啊,易言欢不由得离秋雨更近一点。

  为了给秋雨壮声势,易言欢喊道,“尔等无知鼠辈,见到我们名扬天下的秋雨侠女,还不快投降,兴许我们高兴了还能给你们一条活路!”

  易言欢说这话可一点没脸红,秋雨有些无奈道,“易姐姐——”。

  为首黑衣人啐了一口,骂道,“找死!”,说完已一起向她们攻来。

  长刀袭来,秋雨侧身避过,易言欢真想鼓掌称好,下一刻她再已笑不出,重重的一脚在她的后背踹下,直把她踹在地上,看着黑衣人狰狞的目光,易言欢想向秋雨求救,下一刻一个身影砰地一声摔在她的身侧,易言欢惊呼,“秋雨!”

  黑衣人渐渐逼近,两人退无可退,易言欢正欲开口,却感觉到秋雨在暗中向她示意,随即噤声,只听秋雨道,“你们可知我们是何人?你胆敢伤害我们,我家主子一定会让你们后悔!”

  那人仰天长笑,笑完才道,“你倒说说,你们主子是谁。”

  “他就是当今的三王爷!”,秋雨说完后,易言欢在旁边认真地点头,谨慎地看着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脸色一变,却是不信,盯着秋雨道,“你糊弄谁呢!老子今天宰了你们两个,三王爷还得感谢我们!”

  黑衣人就要动手,秋雨大喝,“慢着!”,黑衣人一顿,易言欢也怔住了,只见秋雨匆忙间在她的衣襟里取出令牌,亮了出来。

  易言欢想起来了,这是出府前,子夜给她们的,烫金令牌上镌刻着‘瑞王府’三字,威严无比,子夜说或许可应急使用,而易言欢当时想的则是这个重量不小,去卖了不知道能值多少钱。

  “老大,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们做了,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三王爷又能怎样?”

  易言欢道,“三王爷的眼睛无处不在,别说你们,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逃过他的法眼,若你们趁早收手,我们一定不与你们为难。”,情急之下,她开始满口胡邹了。

  “算了,算我们倒霉,快走!”

  眼见着几个黑衣人消失在黑幕中,易言欢长呼一口气,刚才好险。

  “秋雨,多亏你了,不然我们一定死定了”。

  秋雨却还有些担忧的样子,定定的看着贼匪消失的方向,听到易言欢的声音,她才缓过神来,“被绑的那人真可怜,他一定吓坏了,我们先去救他出来吧”。

  易言欢赶紧点头,差点忘了里面那位呢。

  当她们手忙脚乱地解开麻袋的绳结时,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展现,两人所惊不小,麻袋里是一位女子,看她的装扮,应该是一位身份尊贵的小姐,只是此时她被破布堵着嘴,头发也凌乱不堪,甚是可怜。

  好一个可怜人儿啊,看得人心都要碎了,易言欢替她松开绳结,劝慰道,“你别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秋雨补充着,“姑娘放心,我们是瑞王府的人,三王爷素来嫉恶如仇,断不会容忍此等恶行,你且放心,你已经安全了”。

  易言欢暗自偷笑,她家秋雨还挺护主的呢,照这样下去,苏玄恪一定会威名远扬,她回头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好歹让他提升一下她和秋雨的待遇。

  那姑娘闻言却是眼泪掉了下来,喃喃道,“恪哥哥,我就知道恪哥哥会来救我的——”,泪人儿止了眼泪,慌忙间抓住了易言欢的衣袖,问道,“为何恪哥哥没有亲自来?”

  好巧不巧,居然救了苏玄恪的熟人,这一声恪哥哥,看来她与苏玄恪关系不一般啊,易言欢不经意地拨开她的手,问道,“姑娘是?”

  “我是周瑾儿,怎么恪哥哥没有告诉过你吗?”

  要命啊,她们救下的女子居然是丞相千金周瑾儿,秋雨陪周瑾儿走在一起,易言欢远远地在身后跟着,她仔细看过,这位周小姐确实与周相有几分相似,想起周相,丞相府禁地的秘密又窜上心头,抛去那个秘密不说,周霖说要娶她这个事情,就够丞相夫人灭了她N次了,现在她只希望瑾儿小姐忘掉关于她的一切,还好今日穿的男装。

  远远地能看到丞相府了,易言欢便不在上前,声称太累,在街边小店门口坐下,让秋雨送周瑾儿回去,两人依言去了,易言欢才松口气,她撇过头,让自己的脸掩在阴影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