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叫他子恒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2622 2019.06.28 16:05

  苏玄恪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寝宫,到了晚上李福传了晚膳,还端了一碗药,对她道,“郡主今日落水沾染了湿气,这是太医开的祛湿的药,里面还有安眠的成分,您用过晚膳就早些休息吧,陛下说今日不回宫了。”

  易言欢闻言眼皮一颤,却只是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李福摇摇头,皇上和郡主两个人啊,明明在意对方,为什么要相互折磨呢,爱情啊,真是磨人!

  易言欢在桌边坐了一刻钟,直到菜都要凉了,她也没动一下,李福擦了一把汗,劝道,“郡主,您吃一点吧,不然饿坏了怎么办。”

  易言欢摇头,“都撤了吧。”

  李福为难地道,“那您好歹把药喝了吧,若是您有个好歹,奴才怎么跟陛下交代?”

  易言欢不想听他再念,端起药便喝了,苦涩的药味儿在舌尖弥漫,她却眉毛都不曾皱一下。

  李福退了出去,偌大的寝宫只有她一人了,易言欢躺在龙床上,一股龙涎香气笼罩了她,这是苏玄恪最惯用的香。

  易言欢蜷缩着身子,紧紧抱住了自己,不知为何,心中翻江倒海般的五味杂陈,脑海中闪现和义父相处的每个场景,以及义父惨死的模样,恍然间又看到太子落寞的背影,突然间,一个画面也抓不住,只听到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喊着她,“欢儿”。

  或许是药里安眠的成分发生了作用,易言欢只觉得意识混沌,沉重的睡意袭来,她再也抵抗不住,沉沉睡去。

  这一天天气格外的好,早晨柔和的阳光从窗棂洒下,照在帷幔上,看起来暖洋洋的,格外的舒适和放松。

  床上的女子还在睡着,这女子皮肤白皙,面容清丽,不是绝色,却让人错不开眼,她的睡颜很静谧,让人不忍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那女子终于睡够了,醒了过来,一醒来却吓了一跳,她紧紧抱着被子,看着眼前的人问,“你是谁?”

  男子丰神俊朗的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道,“欢儿,过来。”

  “欢儿——”女子跟着念了一遍,疑惑地问道,“这是我的名字吗?”

  男子点头。

  女子放松了警惕,问道,“那你叫什么?”

  男子道,“你要叫我子恒。”

  “子恒”,女子又问道,“我们认识吗?我怎么好像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女子脑中一片空白,她使劲晃了晃头,只觉得头有些痛,脑袋里依旧一片空白。

  男子制止她自虐的行为,“欢儿,你先梳洗,想知道什么,我来告诉你。”

  女子高兴地点头,重重地‘嗯’了一声。

  宫女进来为女子梳洗装扮,女子乖乖坐着,任由她们摆弄,她开口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两个宫女受宠若惊,依次回道,“奴婢芷兰”,“奴婢华春”。

  女子真心赞道,“芷兰,华春,名字真好听!”,说罢捡起桌上几只步摇,对两人道,“这些真好看,我都要戴。”

  芷兰和华春对视一眼,终是不敢违背她的心意,将这些步摇都插在女子的发髻上。

  没一会儿,两人便替她装扮好了,女子轻轻晃了晃,十几只步摇满头晃动,她顿时喜逐颜开,朝殿外跑出去,跳到子恒面前,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又晃了晃头,无比期待地问道,“子恒,这是芷兰和华春帮我打扮的,好不好看?”

  芷兰和华春简直不敢看皇上的表情,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这时候李福过来禀报,“皇上——”,喊了一声发现旁边德清郡主夸张的打扮,顿时噤了声。

  女子纠正道,“你叫错了,他不叫皇上,他叫子恒。”

  李福瞬间汗如雨下,“奴才不敢”,他怎么敢直呼皇上的字。

  苏玄恪将女子拉到身边,“子恒这个名字只有你才能叫”,说着已从她头上取下了一把步摇。

  女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摸着头上只剩一支步摇了,顿时小脸垮了下来,又见子恒把步摇都给了芷兰,她一把抢过来,“这些是我的。”

  这女子便是德清郡主易言欢,一觉醒来后,她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连自己叫什么也都忘了,宫女太监们压下心里惊讶和疑惑,对此不敢说一个字。

  政务殿内,苏玄恪让所有伺候的人都退下去了,殿内只有他和易言欢两人,苏玄恪在书案边处理奏折,易言欢不知从哪儿找到了冷暖玉棋子,自个儿蹲在边上玩着抓子儿的游戏。

  苏玄恪处理好了一份奏折,朝她道,“欢儿,来替朕研墨吧。”

  “嗯!”,易言欢兴冲冲地跑过去,却有些为难,“我不会怎么办?”

  “没关系,朕教你。”,苏玄恪研了两圈,将墨锭递给她,“你来试试。”

  易言欢学着他刚刚的样子磨了两圈,苏玄恪道,“没错,就这样。”,易言欢仿佛受到鼓舞般,加快了速度,飞快地磨了几圈,霎时间墨汁飞溅,苏玄恪制止她不安分的小手,提醒道,“不能这么快。”

  “哦”,易言欢只好慢慢磨着,子恒又不理她了,她伸头看了一会儿他手上的东西,可是一个字也看不懂,也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她便懒得看了。

  研墨一点儿都不好玩,她不要磨了,易言欢扔下墨锭,坐在地上,背对着苏玄恪继续玩起了棋子。

  子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错愕地喊道,“郡主?”

  易言欢被陌生男子盯着看,急忙收起了棋子,害怕地躲在苏玄恪身后,苏玄恪看着子夜,子夜连忙错开目光,苏玄恪问道,“何事?”

  子夜呈上一封信函,道,“皇上,这是安国的国书。”

  苏玄恪点点头,道,“你先下去吧。”

  “是”,子夜看了易言欢一眼,薄唇紧抿,退了出去。

  易言欢拉着苏玄恪的衣袖不满地说道,“子恒,你不要写这些东西了好不好?你陪我玩嘛。”

  苏玄恪转头便看到了墨渍沾染的一张花脸,此刻她委屈地看着他,一脸的楚楚可怜,他心弦一动,一把将她拉到了怀中,忍不住在她粉嫩的唇瓣上亲啄了一下,只是一下便放开了她,她的模样实在让人太想侵占她了,他真怕自己禁受不住诱惑,沉溺于女儿香,荒废了政务。

  “欢儿乖,你先自己玩吧,朕晚上再陪你,可好?”

  易言欢摸着自己的唇,纯净的脸上出现了些许迷惑,她点点头走开了。

  易言欢在政务殿待了两个时辰,终于待不住了,苏玄恪叫子夜送她回龙泉宫。

  出了政务殿,易言欢问道,“你叫我郡主,你以前认识我吗?”

  子夜垂眸,默了一刻才道,“不敢说认识,郡主身份尊贵,属下们自然是见过您的。”

  易言欢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我的爹娘在哪里?我可有哥哥弟弟姐姐妹妹?”

  子夜道,“这些问题,郡主还是问陛下吧。”

  易言欢失望地哦了一声,她是要问子恒的,可是他忙了一整天了,她几乎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脑袋里空空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再怎么回忆,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子恒应该是知道的,她有好多问题想问他,她想等他回来一一问他,可是等着等着,她便睡着了。

  苏玄恪刚刚登基,事务缠身,一直忙到戌时末才回到龙泉宫,回去便看到某个人儿已熟睡了。

  简单地沐浴后,他让所有宫人都退了下去,动作轻缓地躺在女子身侧,看着她静谧的睡颜,霎时间所有的政务上的烦心情绪烟消云散。

  熟睡的女子似乎感受到旁边人的体温,不自觉地往温源处蹭了蹭,苏玄恪就势轻拥住她,一个吻落在她的发间,欢儿,若是你能一直待在朕的身边,这样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