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路见不平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3055 2019.06.12 21:32

  易言欢已经在城外了,暗自庆幸,还好,赶在关城门前出城了,大晚上的,赶夜路实在太危险,城外有个小客栈,她住了一宿。

  为了途中的安全,易言欢给自己换了身男子的装束,她想好了,如今遥州在闹水患,难民肯定很多,如果相府派人来追杀她,她混迹在难民中,便不容易被发现。

  遥州水患,多是往外走的,现在要去遥州的人少得可怜,易言欢幸运,恰遇了一个从遥州出来的商人,如今家乡水患,正急着回家看望家人,易言欢求了一阵,老板才答应带她上路,邺城距遥州有八九天的路程,时间久了,她与老板熟稔了,便打听到许多关于这个时代的信息。

  当今天下三国鼎立,安国、离国和大锦,大锦国力稍强于其他两个国家。

  她现在所在的是大锦国,国姓是苏姓,皇帝苏以安人近中年,治国有方,太子苏玄枫文治武功,协助皇帝管理国事,很受百姓爱戴,除此,还有三王爷苏玄恪体恤民情,是一位亲民王爷。

  有小道消息说,皇帝的所有儿子都是俊朗过人,特别是太子和三王爷,据说他们是邺城所有深闺小姐的理想夫婿,特别是这些人都尚未娶亲,更是搅乱了少女们的一颗颗芳心,易言欢听到这些时,差点笑岔了气,这是古代版的‘追星’吗。

  听说这次遥州水患,太子亲自赶往遥州救济灾情,真是一位有责任心的太子呀,但这些与她没多大的关系了,她目前最重要的事,便是尽快摸熟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让自己能生存下去。

  溜出来的时候,她顺手拿了一支玉簪,这支玉簪有了裂痕,是周霖交给她让她拿去修复的,易言欢盘算着,遥州水患,玉簪一类的奢侈品肯定身价暴跌,她很有远见地在途中当了它,银票拿在手里,心里顿时愤愤不平,这个有裂痕的玉簪居然当了一千两,小颜辛辛苦苦在周家当丫鬟那么多年才攒下几两银子,想这些公子小姐随便一个簪子都上千两了,天道不公啊!

  “易公子,遥州到了”,因为易言欢是男装打扮,老板一直称她为易公子。

  “谢谢您!”,终于到了遥州了,展眼望去,眼前的情景让她有些错愕,这是水患成灾的遥州?

  遥州不是闹水患吗,可是眼前城繁荣昌盛,一点也没有闹水患的感觉,易言欢猜想,难道是那个太子为了博贤名故意散播出来的谣言?算了,她哪能管那么多,先找个地方住下要紧。

  有一千两在身,易言欢计划先玩一阵子,余下银两再做个小生意,想她一个灵魂大他们上千年的人,想要发家致富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一路的颠簸,总算能好好地吃上一顿饭了,易言欢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不是她不斯文,只是此时她是男儿装扮,而且是吃饭的时间,客栈的大堂里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谁会注意她这么一个‘假小子’。

  小颜啊小颜,你被爹娘卖了不说,还是一个丫鬟的命,吃不好穿不暖的,天天伺候别人,活得那么惨,但现在既然我易言欢穿越到你身上,就一定为你一雪前耻,让你在天之灵有所安慰。

  “贱娘们,别给脸不要脸!”

  虽然此刻大堂之中客人很多,很是哄闹,但这么突兀的声音,很容易传遍了大堂每个角落,易言欢下意识皱眉,什么人这么没素养。

  声音来源处围了一圈人,易言欢放下筷子,好奇心驱使她走了过去,聚拢的人多是看热闹的,却又不敢靠得太近,稍凑近一点,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公子,求求您,我是清白人家的姑娘啊!”,一个穿着朴素长相清秀的姑娘跪在地上,脸上满是泪痕,一句话说得让人声泪俱下。

  而那位公子站着斜睨着她,丝毫不为之动容,脸上还带着些许戾气,想来刚才那声粗暴的吼声就是他发出的了。

  “我管你什么人家的,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本少爷让你陪酒是看得起你,你要是再这一副模样,就把你卖到青楼还债!”

  听到他这样说,姑娘的脸瞬间苍白,整个人无力地瘫坐着,没有了反应。

  太可恶了!有钱就了不起吗?光天化日竟然逼良为娼!易言欢心想,按电视剧里的情节发展,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一位正义之士,好好教训这个纨绔子弟,然后大家拍手叫好!易言欢环顾了一圈,却只看到一张张冷漠的脸,竟还有几个带着些看热闹的表情,易言欢火了,这是什么世界,百姓怎么这么没有正义感!

  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不要惹事,不要惹事,不要惹事,易言欢在心中不停地默念着,强忍心底冲动的念头......

  吵闹的声音传遍了客栈,包括二楼的雅间。

  “公子,要不要属下?”,说话的是一身黑色劲装、手持宝剑的男子,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已有几分冷意。

  被他称为公子的男子,一身淡青色的衣袍,腰间系着价值不菲的玉佩,墨黑的长发散落在肩,透着雍容华贵之气,他脸上的表情似乎都是懒散的,“去吧”,他看了楼下方向一眼,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

  “看什么看!滚远点!”,纨绔少爷不满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身后的两个家丁立刻上前驱散人群,易言欢被推了一下,脚下没有注意,摔倒在地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

  “光天化日竟然逼良为娼,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清亮的声音响遍了大堂,人们纷纷将目光移到易言欢身上。

  “过分?”,纨绔公子仿佛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哈哈大笑着,“在遥州,本公子就是礼就是法,什么叫过分?”

  果然是仗势欺人的主,反正已经开口了,多说几句少说几句没差别,易言欢激愤道,“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你家有钱有权,只是你运气比较好,运气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说不准的,如果哪天你家败落了,你的家人遭此虐待,你作何感想!”

  人群中爆发一阵抽气声,这个黄毛小子竟然如此讲太守儿子,是不想活了吧!

  纨绔公子被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绿,噎了半晌,脸上的表情转为凶狠,对家丁吩咐道,“把他捉住,本少爷要割了他的舌头!”

  割舌头?怎么这么残忍,易言欢急忙往外跑,只是人群里面,想跑也跑不开,没走出两步,便被家丁捉住了肩,易言欢哀嚎了一声,“啊!”,任她使劲挣扎却是挣不开,她似乎听到了纨绔公子放肆的笑声,听到人们同情的叹息声,天啊,本还想要给小颜一雪前耻,可才刚出来就闯祸,没了舌头她怎么活!

  突然肩上的力道没了,易言欢由于惯性扑到了门框上,刚才还恶狠狠的家丁都被打倒在了地上,纨绔公子不复刚才的得意,脸上是焦急和恐惧,“你、你是什么人,你可知我的身份?”,因为害怕,说话都不利索了,声音也毫无底气。

  易言欢顺着纨绔公子的目光看过去——

  好帅的男人啊,轮廓分明的脸庞,修长的身形,一看就是见义勇为的侠士,刚才她都没有看到他出手,那两个家丁就倒在了地上,可见他武功很高。他站在那儿,脸上还带着愤然。

  易言欢看着他,一时间觉得他的形象是那么高大,他走到她的身边,将手递给了她,易言欢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手,呐呐地握住,男子将她一把拉了起来。

  他转过身,看着纨绔公子道,“区区一个太守的儿子,竟如此嚣张,当真以为这天下没有王法了吗?”

  易言欢站在他的身后,看着自己的手心,脸上出现一抹可疑的红晕,这是英雄救美的故事吗......

  “你、你走着瞧!”,太守儿子放下狠话便灰溜溜地跑了。

  “多谢公子相助,敢问公子姓名?”,易言欢虽然穿着男装,此时却显出了羞怯之态。

  他看着她,沉默了一刻,才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下义不容辞,兄台言重了”。

  一声‘兄台’,敲醒了易言欢,她现在是个男人。

  “告辞”,易言欢出神时,他已往楼上走去,易言欢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一阵失落在心间弥漫,按情节发展,他不是应该和自己吃饭,交谈之下才发现两人志趣相投,然后不知不觉中他喜欢上自己的吗?唉......

  易言欢结了账,换了一间客栈入住,她真是太容易幻想了,这是病,得治。

  二楼的雅间中。

  黑衣男子一进房间,青衣公子便笑问道,“为何不告诉她你的名字?”,脸上已没有刚才的懒散之态。

  “属下对公子忠心耿耿,别无二心,请公子明鉴”,黑衣男子当即持剑跪地。

  青衣公子看着他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楼下的方向,被门窗所挡,却是没有焦距的,勾唇笑道,“真是一个有趣的女子”。

  “公子——”,他有些诧异,公子都听出来了。

  “也罢,还有正事要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