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个丫鬟不简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东宫生活

这个丫鬟不简单 映夏儿 4422 2019.06.16 22:28

  在床上躺了三天,她终于能下地了,小李子道,“殿下吩咐了,姑娘身上有伤,后庭的温泉有疗伤的功效,要先带姑娘泡一泡温泉。”

  温泉位于苏玄枫的寝宫后殿,这里的温泉水是从几十里外的天泉山引渡而来的,据说对于疗伤有奇效。

  温泉池子被一片纱幔在四周掩盖着,除了聘聘袅袅随侍一旁,还有六个小宫女跪在纱幔之后,易言欢到底觉得夸张了些,便对两人道,“我用不到这么多人伺候,让她们都下去吧”。

  一众宫女退了下去,易言欢刚刚松一口气,却惊觉聘聘袅袅要来脱自己的衣服。

  易言欢赶紧捂住自己的衣服,道,“那个,我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你们要么也下去休息吧?”

  两人伺候易言欢几天了,自是知道她的脾性,听了她的话,道,“那我们守在旁边,若姑娘有任何需要,也好随时喊我们”,易言欢也不纠结,由着她们了。

  皇家温泉果然不一般,泡完过后觉得皮肤很是丝滑,易言欢算是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古往今来那么多人挤破头也想往上爬,看看这神仙般的日子,谁不想过。

  “姑娘?”,聘聘袅袅为她上好了药膏,喊了她好几声。

  易言欢暗笑自己腐败了,腐败了。

  易言欢端坐在镜子前,由着聘聘袅袅摆弄。大半个时辰后,两人对她道了声好了,易言欢赶紧醒过来,没想到弄个头发这么复杂,她都要睡着了。

  看着镜子里的人时,她不由得怔住,只见里面的人明眸善睐、面若桃花,钗环配饰更是相得映彰,俨然一副娉婷秀雅的模样,这似乎是穿越以来,自己最美的一刻了吧。她暗自想到,俗语果然没错,人靠衣装马靠鞍。

  两人在她旁边笑了,赞道,“姑娘真美!”

  易言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样知书达理的打扮还真不适合她,她正想要把发饰都取下来,两人却拦着她,道,“姑娘,这可是宫里年轻小姐们最时兴的发髻,您若是都取下来,奴婢们算是白忙活一阵了。”

  闻言易言欢只得作罢,讪讪笑道,“我能到处走走吗?”

  “自然可以”。

  泡了温泉后,屁股果然没那么痛了,走起路来也觉得轻松很多,易言欢出了寝宫便看到对面长廊上,一个月白色的身影正在修剪一株兰花。

  只是一个背影已是风华无限,易言欢认真审视自己穿越后的经历,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遇到苏玄枫和苏玄恪这样有钱、有权、样貌好还武功高的男子,或许自己已经算是幸运了,她是不是该好好珍惜下这些日子呢。

  小李子看着她盯着殿下发愣,会错了意,笑得颇为暧昧,易言欢瞧见了,赶紧收起花花心思,上前喊道,“殿下”。

  小李子恭敬地接过苏玄枫手里的剪刀,识趣地退下下去。

  苏玄枫转过头,俊逸出尘的脸庞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他看着她,眸子里有惊艳闪过。

  易言欢道,“之前受伤无法挪动,一直占着殿下的寝宫,实在是委屈殿下了。现在我已经好多了,殿下让人重新帮我安排个住处吧。”

  苏玄枫点头,“就住凤仪阁吧。”

  易言欢没多想便答应了,只要不继续占着殿下的寝宫,她压力顿减。

  苏玄枫突然问过,“易姑娘表字为何?”

  易言欢摇头,“我没有表字”。

  苏玄枫看着一旁的翡翠兰,吟道,“空谷出幽兰,独秀天地间。温馨清且雅,娴静不争妍。”

  易言欢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好美的兰花,应是很珍贵的品种吧,只听苏玄枫接着道,“不若表字就唤心兰,可好?”

  “心兰——”,易言欢念道,随即一笑道,“好啊!这名字很好听”,反正她没有表字,现在太子帮她取了,她也算是入乡随俗了。

  廊道外,有个人工花圃,里面培育着几十种品种各异的兰花,让人目不暇接,易言欢不由得问道,“殿下,你很喜欢兰花吗?”

  他缓缓开口,“这是我母后生前最喜欢的花。”

  易言欢这才想起皇后已不在世了,她呐呐道,“对不起——”

  苏玄枫道,“无妨,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易言欢毕竟伤势未愈,坐了一会儿便觉得累了,苏玄枫好似看出她的难受一般,适时地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心兰且回去休息吧。”

  易言欢如获大释,行了一礼便告退了。

  当小李子将她领到凤仪阁时,笑得极不寻常,待小李子离开后,易言欢忍不住问聘聘袅袅,“这凤仪阁有什么说法不成?”

  两人在东宫很多年了,是以知道的事情不少,她们回道,“凤仪阁是去世的皇后亲自布置的,说是给将来的太子妃居住。”

  易言欢一下子站了起来,“难怪小李子表情怪怪的,既然是这样,那我不能住这里了,这会让别人误会的,对殿下名誉也不好。”

  两人当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救场,聘聘道,“姑娘多虑了,一处住所而已,谁会多嘴说什么。”

  袅袅也道,“是啊,再说殿下近日为国事烦忧,好几日都是子夜才回的东宫,姑娘怎么忍心拿这种小事再叨扰殿下呢。”

  易言欢闻言只得作罢,最近苏玄枫的脸色的确不太好,他虽风轻云淡,而她还是能看出他眉间隐隐约约的疲倦。心下打定主意,待伤势恢复,她还是尽快离开皇宫为好,太子是个很好的人,她不希望有任何误会或者谣言伤害他。

  又休息了两日,身体已恢复大半,只是太久没活动的身体僵硬地不得了,不行,得活动活动下了,不然走几步都累得很。

  一大早,易言欢把凤仪阁所有宫女都集结到庭院中,她抛了抛手中自制的羽毛毽子,对众人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作为大好青年”,她嘿嘿笑道,“睡懒觉是可耻的,不如陪我练练踢毽子。”

  易言欢制定了游戏规则,踢毽子接龙,接不上的那个人需接受惩罚,围绕凤仪阁蛙跳一圈。

  大家伙儿都很乐意地加入了,易言欢的花样多,左右脚踢,反腿踢,翻身踢,看得众宫女们一个劲地鼓掌叫好。

  惩罚不轻松,大家伙儿都踢地格外卖力,一时间凤仪阁里欢声笑语不断。

  已换上一身朝服,正准备出门的苏玄枫,听着笑闹声,动作一滞,东宫似乎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热闹的声音,他面带疑惑看向小李子。

  小李子早已按捺不住好奇心查探过了,当时看到和宫女们玩得正开心的易姑娘,他想易姑娘一定是上天安排给殿下的,这些年殿下多冷清啊,真希望以后东宫能一直有这个声音。

  小李子答道,“是凤仪阁的声音,奴才看过了,兰姑娘正和宫女们踢毽子玩呢”,因苏玄枫给易言欢取的小字,小李子已自动将称呼换成了兰姑娘。

  小李子试探性地问道,“殿下可要去看看?”

  莫白不悦地看了小李子一眼,提醒道,“殿下,皇上正在等您,耽搁久了怕是不妥。”

  苏玄枫深深地看了一眼凤仪阁的方向,眸子里含着温柔的光,对小李子嘱咐道,“午膳多准备一些给心兰送过去,瞧瞧她爱吃什么。”,随即对莫白道,“走吧。”

  小李子欣喜地应下,以前甭管是怎样的绝色舞姬还是他国的天仙公主,他们清明睿智的太子殿下多一眼都不曾看别人,现在好了,殿下竟会主动关心一个女子的饮食。

  午间的时候,宫女太监们鱼贯进入凤仪阁,易言欢看着他们手上捧着的一道道菜品,下巴快要掉下来了,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小李子以为易言欢是受宠若惊,更是卖力地在旁边解说道,“太子殿下赏宴,凉菜十品,热菜二十品,甜品点心十品,请兰姑娘慢用。”

  几十个盘子摆满了餐桌,易言欢不由得问道,“还有客人来吗?”

  小李子笑道,“这些都是殿下特意安排给姑娘的,殿下说了,今儿个他有事务要忙,不能陪姑娘用膳,请姑娘自便,不必拘谨。”。

  易言欢点头,看着小李子却是一脸愁苦,“这么多,就是十个我也吃不完呀!”,易言欢突然眼前一亮,道,“要不你们都坐下,我们一起吃吧”。

  小李子赶忙摆手,“奴才们怎能跟主子一起用膳,这不合规矩。”

  易言欢早猜到了小李子的反应,便赶紧打发他走了,对宫女吩咐道,“关门!”

  凤仪阁的门关上了,易言欢对聘聘袅袅道,“大门都关上了,现在不会有人进来了,你们也来一起吃吧”。

  聘聘袅袅看着山珍海味虽是不停咽口水,到底不敢僭越,摇摇头。

  易言欢道,“你们要是不坐下陪我吃,我就告诉殿下,你们欺负我!”

  闻言,两人这才慢吞吞地坐下,易言欢得逞地笑了,连忙给她们夹菜,又朝其他六位小宫女道,“你们也来呀!”

  几位小宫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刚亲眼目睹了易言欢的招数,挣扎了一会儿便也就范了。

  不愧是御厨做的大餐呀,每样都好好吃,宫女们最开始都很矜持,后来见易言欢丝毫没有架子,再加上菜品实在是太美味了,便都完全放开了,一时间殿里闹哄哄的,不时间传来一个赞叹,“哇!这个好吃!”

  易言欢最喜欢一道鲜虾丸子,盅里只有最后一颗丸子了,易言欢去夹,却被另一双筷子捷足先登,易言欢不满,谁跟她抢吃的!

  那个小宫女不客气说道,“姑娘,您都吃了好几只丸子了,奴婢可一个都没尝着呢。”

  易言欢只好讪讪地缩回手,好尴尬啊。

  小李子带人进来收拾的时候,脸上震惊的神色足足有一分钟,几十个盘子风卷残云一般,都空空如也,他不禁看向易言欢的肚子......

  易言欢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评论道,“嗯,味道都挺好的——”

  聘聘袅袅和小宫女们站在两边,皆低着头,却不知谁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嗝儿。

  小李子瞬间一副了然的笑意,却无多话,只吩咐小太监们仔细打扫。

  龙泉宫中。

  皇帝倚靠在御榻上,问着苏玄枫,“听说东宫住进了一位女子”。

  苏玄枫颔首,“是有此事。”

  皇帝道,“你将她安排在凤仪阁了?”

  苏玄枫点头,眸中含着难言的晦涩。

  “枫儿,凤仪阁意味着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如今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住进去,这成何体统?”

  “凤仪阁的含义儿臣一刻也未忘记,心兰她不是来路不明的人,她是儿臣想护之人。”

  皇帝叹一口气,道,“这么多年,你从未对哪个女子上过心,如今你心底有了人,朕为你感到高兴,可是——”

  皇帝迟疑地没有说下去,苏玄枫自然明白皇帝想说什么,他接话道,“儿臣从未忘记,和安国的和亲,请父皇放心。”

  良久,皇帝才道,“和亲在即,朕不希望有其他变故。”

  “儿臣遵命。”

  易言欢教会了宫女们玩五子棋,并且得意洋洋地在她们之间大杀四方,大家见怎么也赢不了她,便不跟她玩了,找其他人对局。

  易言欢扔仍手中的白玉棋子,厉害也会被嫌弃啊,她朝刚刚弃她而去的袅袅喊道,“袅袅加油哦,你是最棒的!”

  离开了人群,易言欢冷静下来,东宫里华灯初上,氤氲着一片静谧,这似乎是她穿越以来,过得最平静的几天了,不用担心丞相府事件的纷扰,每天都简单而快乐,可是这种日子能持续多久呢。

  一遭穿越,她似乎一直被牵着走,许多事情都不由自己,易言欢知道,自己一定是被苏玄恪这个家伙套路了,她不禁想,如果当初自己顺利去了安国,现在的一切会是什么样子呢?

  苏玄枫远远走来便看到这样的画面,宫灯投射出柔和的光,女子在石阶上随意而坐,白色纱裙铺洒在地上,她双手托腮望着月亮,似在深思。苏玄枫心底某处柔软被触动,他静静站在那里,一时竟觉得错不开眼。

  易言欢不知坐了多久,聘聘已寻了过来,道,“兰姑娘,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呀,夜深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易言欢收回目光,笑笑道,“回去吧”。

  小李子在旁边禀报易言欢为了消遣时间做的事儿,苏玄枫不觉笑了,吩咐道,“明日茉儿再来,不必拦着了。”

  小李子应道,“丽琛公主最是活泼,想必兰姑娘和公主一定会很投缘。”,之前丽琛公主听说东宫住进了一位女子,早已按捺不住来了好几趟,殿下一直让他拦着,怕公主吵闹的性格影响兰姑娘养伤,现在好了,明日公主来,他不用再想法子拦住她了。

  小李子犹豫半晌,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殿下,姑娘不是您这样追的。”

  苏玄枫驻足,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小李子一喜,接着道,“您这样默默地对她好,心兰姑娘未必知道您的心意啊,奴才觉得,喜欢,就一定得说出来!”

  苏玄枫漠然良久,吐出两个字,“多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