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永恒的母爱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161 2019.04.12 08:00

  这一结果,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石牛村的村民,震撼后是满眼的崇拜,是对少年深深的敬畏。

  枯树村与尖刀村的打猎好手们,震撼后是深深的不安,继而是满心的恐惧,包括四级战士修为的腾一,他完全没想到是如此这般的结局。

  夏胖子已经晕了过去,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被江飞的战力吓晕的。

  江尚堂双拳紧握,一股难以抑制的情绪,不断冲击他的大脑,令得他不自禁的在嘴角上露出欣慰的微笑。

  他兴奋地默默告诉自己,这个少年是他的儿子,是他的大儿子。

  依靠在大门旁的江瑶,露出没有门牙的灿烂笑容,“二哥,这个人跟大哥一样厉害耶!”

  “可能比大哥要厉害一点点!”同样靠在大门旁的江海,也毫不掩饰地笑答着,“他是我的英雄!”

  “大哥比他厉害!”江瑶瞪着江海。

  “只比大哥厉害一点……点!”江海笑着跟妹妹用右手比了个很小的手势。

  “哼!”江瑶板着脸,生气了。

  “……”江海不坚持了,只是看着妹妹生气的小脸蛋,微笑着轻轻捏了捏。

  “昨天你还吃了大哥打的大熊狗的肉,吐出来,快……”江瑶就要跟江海动手。

  “好,好,好!”江海拗不过妹妹,赶紧改口道:“和大哥一样厉害好了吧!”

  江海与江瑶根本没有认出这个少年就是她们的大哥,可是并不影响她们此时的心情,哥让着妹后,两人又开心地笑了。矛盾解决了,两双炽热崇拜的眼神,再次汇聚到了江飞身上。

  江飞第一次感觉到力量的强大,第一次有了能守护家人、改变命运的感觉,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正面面对一切。同时,他愈发坚定信念,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就为了更好的守护家人,以及更多的掌握命运。

  噗通!

  腾一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江飞。今天打死他,也想不到是这般结果,堂堂的五级战士,在他稍不留心之下,就那么被一双肉拳给砸死了。他本只想联合尖刀村向石牛村敲诈点猎物而已。

  可如今,腾一知道,要是没有任何表示,这个少年不防多杀一个四级战士。

  枯树村与尖刀村的打猎好手,一个个都不傻,纷纷跪在地上,都不敢抬头。

  几十号人,刚开始牛逼哄哄的,如今清一色地跪倒在江飞面前,大气不敢喘一口。

  这就是拥有力量的震慑作用,这就是莽荒大陆的本质——弱者无条件服从强者。

  “请这位少爷留我们一条活路!”腾一领着众人,向江飞磕头。

  江飞不吭一声,他本想将这些欺负到家门口的外村人,全部杀了,可如今看他们一个个认错的态度诚恳,最主要的是腾一并没有动阿婆,这才令江飞有些心软。

  腾一见江飞不吭声。

  “我们……我们愿意每个月供十条犀牛怪送给你,如果……如果打不到犀牛怪,我们会把最好的猎物送上,而且以后,我们两村的人,愿意听从石牛村的号令。”腾一浑身颤抖,尽量保持说话流畅,他再想不出还有别的更好的条件,从江飞手里换起性命。

  “如若使诈……哼!”这些条件倒是令江飞有些意外,可人家都说了,也就顺口应了下来。

  “不敢,绝不敢!”腾一更了解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能活着就是一切,赶紧表达心底的想法。

  “滚!”江飞横眉冷对,“顺便把这死人带走。”

  枯树村与尖刀村的人,这才敢慌忙起身,把甄才俊的尸体收拾一起带着,头也不回地朝着石牛村口溜走,还有几个人,心惊过度,好一会儿才认清了村口的方向。

  终于,夏邙夫和三个跟班,认出了江飞。

  他们潜意识地又退了几步,想离江飞更离一点,眼睛里满是恐惧,浑身不断颤抖。

  而且在夏邙夫的裤裆间,有一团湿图,正在慢慢地扩大着,看样子是阿尿忘了脱裤子。

  这并没有引起江飞的同情,反而更多的是厌恶。

  因为,这令他想起了自己面对九翅血蟒时的尴尬情境。同时也令江飞想起了夏邙夫在他进山时,对他说的威胁话语。血蟒山之行的遭遇,江飞认为都是夏村长一家的威胁造成的。

  江飞二话不说,冲过去,对着夏邙夫三人,飞起几脚,直接将他们三人踢飞。

  这三个小杂毛,再也不能对江飞造成任何威胁。

  江飞本着善念,直接无视他们。

  然后,江飞走到曾经以一碗馊米汤救了自己一命的阿婆身旁,扶起了阿婆。随即,提起一脚,打算直接将夏村长的脑袋踩个稀巴烂,一了百了。

  “呀!”阿婆吓得魂飞魄散,大叫出声,“飞儿,请留他一命!”

  阿婆急忙去护住夏村长。

  正在这个时候,夏村长醒了过来,正好看到了这幕。

  “娘!”夏村长哽咽着,虚弱地道:“就让他杀了我这个不孝之子吧!我对不起你呀,娘!”

  阿婆本来有三个儿子,二儿子与三儿子狩猎时,不幸身死,夏村长因为跟母亲有些生活上的矛盾,就把母亲赶出了家门,而且不给她吃喝,打算让她自生自灭。

  夏村长不孝,心太狠。

  然后,做娘的虽心头对大儿子有些气愤,但终归在这一刻,她发现儿永远都是她的儿,她对他的爱,根本都没有停止过。

  阿婆眼睛湿润了,两行眼泪哗地流了下来,喉咙变硬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将夏村长抱得更紧了。过了很久,才终于说出一句话来,“你一直都是娘的孩子!”

  江飞终于明白了,曾经阿婆跟他讲过,两个儿子死了,还一个儿子不讲也罢,原来不是死了,而是说出来丢人。

  “娘!”

  “我的儿!”

  母子俩尽弃前嫌,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夏村长自责而哭,夏大娘心疼儿的伤而哭。

  这一刻,夏村长是幸福的,至少在母亲有生之年,能得到母亲的原谅,没有造成终生的愧疚。

  阿婆也感到欣慰,儿虽走错了路,但终归是认识到了错误,认了错的儿,还是她的好儿子。

  毕竟,血浓于水。

  江飞原谅了夏村长,也体会到了阿婆无私的爱。

  几天前,江飞穿到了这个世界,在一碗阿婆的馊米汤的接济下,他的所有付出与抗挣,也只不过是想凭借一己之力,挽救摇摇欲坠的家,挽留家人的温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