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因小失大(求收藏)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310 2019.04.09 08:00

  九翅血蟒的嘴巴里,漆黑、腥臭、窒息、浓浓的猛兽毛发的味道,令江飞愈发闭紧了嘴,幸好进来的瞬间,胸膛、肚子、嘴里憋满了气,勉强还能支持一段时间。

  血蟒的咽喉壁,长满了倒肉刺,折叠在一块,像老人的皮肤一样恶心,一缩一紧间,把江飞往腹中推去。

  嗯!

  江飞顺着咽喉壁下坠很快,千层底的布鞋子,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只,前一只猛兽的坚角,刺痛了他的脚底板。却叫唤不得,只能无声无息的忍着。

  突然脚下的猛兽,似乎过大,被卡住了。

  下不去了。

  而上边的猛兽,却还在不断涌入,不用几个呼吸,江飞就被两端的猛兽身体堵在了血蟒的食道里。

  这些猛兽是活的,都在挣扎。

  哗!

  一股水流从上边冲了下来,他下边的猛兽又开始往下滑,直奔血蟒的腹中而去。

  血腥味越来越大。

  而且,江飞感觉下边的空间突然变大了,他认为快到了血蟒的腹中。

  这时,一滴液体溅在了他的脚上,顿时感觉火辣疼痛,这种痛犹如削骨,而且他下边的猛兽,一掉进了腹中,似乎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一下子就被消化成了血水。

  “一旦掉进腹中只有死路一条。”他的脑袋里,立刻就闪现这个判断。

  怎么办?

  急中生智,就在掉入血蟒腹的瞬间,他有了行动。

  随着这个行动的执行。

  九翅大血蟒,突然仰头一声嘶吼。

  这一声嘶吼,不是召唤它的下属去给它抓食物,也不是吃人时的兴奋,而是充满了无尽痛苦的泄愤。

  这种痛来自体内,来自食道与腹腔的交界处。

  这里,一把散着绿光的剑,横着插进了食道肉壁中,只余寸余发着幽幽绿光。

  而剑柄上,却抓着江飞的两只手。

  江飞被吊在剑柄上,这才免于掉入腹中。

  一只猛兽从他身旁掉入腹中,借着微微绿光,他看见这只猛兽,掉入了腹中之后,很快就消融成暗红的血水。

  江飞惊出一声血水汗。

  “这消化速度超快!”

  江飞用左手扣进被生剑挖出的肉孔里,死死抓住后,迅速拔出生剑,朝食道肉壁上方,再次深深地扎了下去,这结实的肉壁,也非得生剑才能扎得透。

  吼!

  大血蟒非但没有停止进食,反而扇动血红大翅膀,腾出湖面,冲上猛兽圈,一番海吃。

  它从没有受过如此的剧痛,本能以为是噎住了,水冲不下去的情况下,往往狂吞就能下得去。

  可是,一连吞了数十只大型猛兽,这种痛苦非但没有减退,反而疼痛地方越来越多,越来越往上来,这种痛苦在移动,都快到了心眼边上。

  吞吃解决不了痛苦,痛苦令它不断上下翻腾。

  九翅血蟒庞大的身体,砸碎了水,碎成漫天水花,纷纷洒下。碾碎了无数山川,压断了无数乔木,嘶裂了数只忠诚的猿人。

  “血蟒霸主是在进化还是在发疯?”

  金色猿人两眼迷茫,腿脚却不迷茫,还十分灵动,两个呼吸间,便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吼!

  九翅血蟒似乎意识到什么,它张开嘴,拼命呼吸,而后凶猛吐气,它在喉咙里闻到了人的味道,它要喷出这个险恶却芳香的人类气息,吐出这个奸诈而渺小的人形食物。

  大量清凉且饱含草木芳香的气息,进入血蟒食道,冲淡了恶心的腥臭和令人作呕的血腥胃气。

  啊!

  江飞张口紧闭的嘴巴,给憋闷的胸腹送去了大把新鲜空气,这令他晕沉的大脑清醒起来,软绵的四肢充实起来。他又恢复了体力。

  得了这一次意外的呼吸,倒是令江飞不急着出去了。

  他有了新的想法。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血蟒镇上的医官,说白了是想起了医官的话。医官曾经说过,只有成精了的血蟒胆才能让她母亲多活几年。

  他想凭着一口气,杀死这只壮大如山的九翅血蟒。

  得到血蟒胆,挽救母亲的生命。

  这个想法令他激动,又令他害怕。

  江飞在不断翻滚的血蟒腹中,把耳朵贴着血蟒食道壁,听心跳的声音。

  咚咚!

  血蟒的心脏,跳动得强壮有力,听起来十分急促,不知道蟒的心跳本来就是这样子,还是因为激烈翻滚造成的?

  “还在头顶一尺半左右的位置。”借着微弱的生剑光芒,透过食道壁,他能看到一团红色的光,而且随着越来越近,那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那团红光必定就是心脏之所在。

  噗嗤!

  江飞一剑刺穿食道壁,刺向了那团红光。

  下一刻!

  这血蟒本该停止翻腾的身体,却非但没有停下来,而且还不断撞击高山大树什么的,一次次越来越激烈,一次次差点把江飞撞晕过去。

  嘟!

  生剑刺到了一团坚硬的东西,即便以生剑的锋利,都不能把它刺穿。

  这团红光不是心脏,是别的什么会发光而且很硬的东西。

  汩汩的血流,统统流进血蟒的腹中,它吞了自己的血。

  从刺穿的食道壁里,透进璀璨红光来,这是一颗有着婴儿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珠,滚圆滚圆的,十分好看。而在这颗宝石的上方五寸的位置,一颗缠绕了无数血管的强大有力的心脏,正在不断怦怦直跳着,仿佛魔物的活胎。

  毫不犹豫,江飞一剑戳了上去。

  噗嗤!

  冰凉的血,沿着生剑的剑柄,流向了他的手掌,不是冰凉而是冰冷的感觉,令得手指都有些僵硬起来。

  顿时,巨大的九翅血蟒,停止了翻腾,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不过,三个呼吸后,蟒身一阵抽搐,随后身体便是在急速倾斜,咚的一声后,整个蟒身又在快速翻滚着。这让江飞找不到方向,而且脑袋都滚晕了,好在砰的一声后,整个蟒身才真正安静下来。

  可是,随着巨蟒的生命在快速消失,一股强大压迫力,快要把江飞的心胸压爆,这股压力仿佛要把他压成碎肉屑。

  巨蟒全身的筋肉在收缩僵硬,这个过程产生了压力。

  “得尽快脱身!”江飞脑袋里闪现这个念头,“不然不被压碎也得憋死。”

  从食道爬出去?

  食道的肉壁,在快速收缩变得像老人皮肤一样,一层又一层,十分难以爬行,就算爬到了血蟒的口中,想必那时力量也是耗尽,再难撑开已经僵硬的蟒嘴。

  怎么办?

  他的脑袋在快速转动,由于缺氧,脑袋晕呼呼的发沉。

  然而,那股压迫之感,却越来越大,这令江飞有点焦急。

  他不想九死一生后,最后阴沟里翻船。

  一时间,他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挖!

  直接从心脏处挖出去,只是他不知道这巨大如山的血蟒身体的肉到底有多厚?不知道自己这口气还能不能把它挖通?

  脑袋里虽有这些疑虑,但手脚却直接开挖起来。

  能不能挖通?

  想必江飞心中也认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