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惊魂未定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402 2019.04.25 18:00

  咚咚!

  八爪章鱼怪,八肢沉重且僵硬地迈动间,便是缩短了三步距离。同时,三头秃鹫怪鸟,也是不分前后,奔掠而来,几乎是齐头并进。前者急于生吞活嚼,吃个新鲜活人。后者,留恋人心的酸楚滋味,酸爽惬意,一人只有一个心,得抢先叼进嘴里,过把嘴瘾。

  江蕾顾不得手臂的疼痛,双臂用力撑地,站了起来,双眼直望着战神宫口,不管不顾,急于冲进战神宫口,进了宫,那才安全。

  咚咚!

  然而,就在江蕾起身,欲冲向战神宫口时,两只怪物在一息间,猛的又缩短了三步距离,而她离战神宫口,仍就有着十数步之远。

  江蕾的生死,也就三步左右的距离,端的是,一息之间。

  这时,江蕾突然意识到,今天难逃一死,这一息的时间,拼尽全力,最多只能奔出四五步的距离,脚下虽然没有放弃,脑子里却是蹦出身后之事。

  如果今天她死了,父亲会为她落泪么?会后悔这么些年没有用心照顾她么?

  如果今天她死了,大哥会知道她是为了救他而冒险死的么?如果知道了,希望他不要过多的伤心!

  如果今天她死了,母亲会把给弟弟的爱分她一点么?会像小时候一样温柔地给她梳一次头么?

  如果今天她死了,弟弟会哭着说:“姐姐,以后我再也不打你,不跟你闹脾气么?”

  咚咚!

  江蕾刚迈出一步,就感觉身后,一股劲风,朝她的后背心捅来,她知道,那是八爪章鱼怪的铁触角,直欲捅穿她的后背,继而卷进它的嘴里,嚼食。同时,身体的左侧,同样异风突起,她知道,那是三头秃鹫怪的其中一个头,想要啄食她的心脏。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江蕾脑袋里,所有的亲人形象,统统消失殆尽,唯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长发飘逸、身穿粉红丝裙、淡妆朱唇、尽显女儿态的她,美么?

  她不知道,但想知道,可惜这一生,将再也无法看到,突然,她感觉这辈子过得好累,到了死的前一刻,反倒感觉轻松起来。

  不知不觉间,她流下了热泪,嘴角却露出凄美的笑容,潜意识里,她想留给世间一个真实的笑容。

  八爪章鱼怪的铁触手,已经硬棒棒地捅在了她的后背心,左侧的三头秃鹫怪的尖嘴,也啄痛了她微微隆起的白馒头。

  她知道,死神已经在她脖子上架好了收割的镰刀。

  谁也救不了她!

  江蕾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生命的终结。

  她还是有一点遗憾,没能亲口问一问父母——她是亲生的么?

  然而,下一刻,她却是清晰听到,两声突突声。

  就像是钝刀,砍在了枯木上。

  紧接着,又是几声突突声,仍就是钝刀砍在枯木上。

  此时的江蕾,已经被后背的铁触手,捅翻在地,有着戳心之痛,却似乎并没有捅穿,因为,她感觉心脏仍在突突地狂跳不息。

  稍感疑惑后,便是睁开眼来瞧。

  只见江飞收翼敛剑,地上散乱地躺着八条章鱼怪的干硬触手,条条成人大腿粗细,长达二丈有余,仍然犹自跳动不止。另加三个骷髅秃鹫头,个个大如牛犊,拳头大小的眼珠子,血色红光强盛,犹自转动不停,仿佛在思考秃鹫怪的一生,也仿佛在思考,什么样的利器,能如此干净利落地砍下它的头颅。

  失去八条触手的章鱼怪,身子矮了大节,坐在地上,还是比江飞高出一节,一张巨大的嘴巴,锋利尖牙,咬得嘎嘣响,凶危不减,仿佛它不知道失去了移动的能力,还想着生吞活嚼的能力。

  那三头秃鹫怪,失去了三个头,身子与脚仍是不本分,一如既往,活蹦乱跳。江飞索性给它再来了两剑,斩断它的双脚,却仍是在动,只是蹦跶的范围缩小不少,只能算是抽搐地动。

  “这真是怪物!”两怪,头都被砍了,却仍是在动,看来是杀不死,或者它们早已死,只是不知啥原因,死而不僵,江飞自认倒霉,白忙一场,一点兑换点数都没得到,“它们是僵尸怪,杀它们不死!”

  江蕾完全没听清江飞说什么,她只是知道江飞救了她,此时,她才发现,后背已经湿凉透,不知道是流的血,还是出的汗,左手胳膊、后背心、左胸心前区,一阵阵火辣的痛,浑身像捏紧的海棉,突然间松弛下来,就变得愈发软棉棉。

  “早不来救我!”江蕾想要说声谢谢,但话到嘴边,仍是没说出口,她下意识里认为,他和她流着祖父母身上同样的血,没必要搞得那么生疏,“来,扶我起来。”

  “好心当成驴肝肺!”江飞听出了江蕾的责怪之意,心想,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自来熟,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又来使唤他,但脚下仍是走向她身前,一把挽起江蕾的湿软凉的右胳膊,责怪道:“就该让那两只怪物吃了,我又没说不来……逞能,活该!”

  “是你自己要来的,”江蕾事前就料定有危险,父亲就对不起三叔一家,怕连累了他,“既然来了,那就陪我一起去救哥。”她的声音,带着惊吓过度的颤抖,和虚弱的低迷。

  “就你?!”江飞认为她还是呆在外面比较安全,真要有危险,嫌她碍手碍脚,“去了也是死路一条。”

  江飞不再理会江蕾,径直朝着战神宫口而去。

  他不认识她哥,也不想认识,要是有机会,他会把所有人都救出来,要是没机会,他认为就算是认识了,那也白搭,见机行事,自保才是生存的王道。况且,江尚英的一家,他算是见识了,江剑骂他一家,其父想要杀他一家,想必,这个堂哥也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

  “我哥眼角有颗黑痣,”江蕾拼尽全力,急忙大声喊道:“是左眼角!”见江飞根本没有回头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直恨江飞是属驴的,倔驴!

  战神宫内,光线比较暗淡。

  江飞敛息静气,生剑早已提在手上,血龙战铠也唤了出来,小心谨慎探身入宫,瞪大了眼珠,朝着前方望去,要行事,得先弄清情况,万一不妙,及早逃之夭夭。

  入目之处,暗沉沉的空旷一片,腐败的气息,迎面扑来,刺鼻难闻,吸了几口,令人犯晕,而且,其中还有着强烈的血腥气味,有新鲜的,有腐臭的。

  江飞禁不住又产生怀疑,“这他.妈的是战神宫不?”跟想象中的,宝光熠熠,丹药无数,奇遇不断的画面,出入实在大得没法子去想。

  随着他的深入,江飞的眼睛,也开始适应了昏暗的光线。

  宫内的情况,模糊印入眼帘。

  啊!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几乎把江飞吓一跳,以为碰到危险,准备应战,生剑握得更紧,浑身起了一通鸡皮疙瘩,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异样,这才令他稍稍安抚了左胸膛里的惊兔。

  “大惊小怪!”江飞头皮仍在发麻,在血蟒山上,跟棕熊在陷阱底下拼命,他也没有如此心慌的感觉,前边有些什么鬼东西?他不敢想,却又忍不住地去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