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超级打野系统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324 2019.04.02 08:00

  睡梦中。

  江飞的心脏处,那团精纯的生命能量,发着碧绿的光芒,开始在他体内四散开来。

  零零碎碎,化作了无数细至芝麻粒大小的绿点,游遍全身经脉,而后融入血液,流遍全身,滋养和弥补每一个细胞生命力的损耗。

  懵懵之中,他感觉身体非常的舒坦。

  这种感觉,比做春天的梦,还要真实;比喝馊米汤,要舒服百十倍。

  就像花儿在春风里摇曳;就像沙漠里的枯草,得到了玉露的浇灌和滋补;更像憋急的大便,终于喷向茅坑的那一刹那的快感。

  ……

  缓缓的,这种舒坦之感,逐渐被后背搁得疼痛之感驱散。

  哇的一声,江飞醒了过来。

  这时,他才发现与棕熊几乎是挨在一起躺着。

  他扭头左看,一张巨大的熊嘴,几乎含住了他的头。满嘴布满黑迹且锋利的獠牙,令他身心震颤,感到恐惧。呼吸中,浓浓的腥臭味,都快要让他窒息。

  此时,江飞并没有急着爬起来。

  他战胜了一只棕熊?!

  他居然……居然要跟一只棕熊拼个生死,居然……居然会跟一只棕熊拼个你死我活,竟然……竟然还战胜了一只野生的棕熊。

  这感觉是一场梦,一场令人恐惧却真实的恶梦。

  他身心震撼,心情复杂,百感交集。

  穿越前,读书虽苦闷,但也用不着挨饿,讨饭,救伤病的家人。更不用,他一个孤零零且瘦弱的孩子,进到这个蛮荒的血莽山来打什么猎物。担惊受怕,还要被恶狼驱赶。筋疲力尽时,又掉进了有一只凶残棕熊的陷阱。为了活下去,咬牙强撑着与棕熊拼命……

  想到这里,江飞心里一阵委屈,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

  他想起了唠唠叨叨的妈妈,也想起了严肃的爸爸,此时感觉他们特别亲切。

  同时,一种孤独的感觉,瞬间把他侵袭。

  眼泪……呀止不住地流……

  ……

  他闭上了眼睛,把意识沉浸在身体与复杂的心情之中。

  刚开始,不幸感、委屈感、孤独感、恐惧感……百感交集,就像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高过一波。

  然而,他紧守自己的意识,像一块海浪中的礁石,静静地接受情绪浪潮的洗礼。

  久久的,滚烫的泪水,不再流淌,起伏的胸膛,不再翻腾,狂乱的思绪,不再纠结。

  当热泪带来了清凉、起伏的胸膛带来了呼吸的舒畅、狂乱思绪带来了清晰的思维之时。

  他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此时,他才发现,原来他也可以如此坚强,如此坚韧。也终于领悟到‘人的潜能无限大’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要变得强大!”江飞突然睁开了眼,眼睛里充满了坚定,他再也不想过生命随时受到威胁的生活,他要主宰自己的生命“保护父母亲,照顾好弟弟和妹妹,我要让他们过上最富足与优渥的生活,谁也不能阻挡我的决心!”江飞握住了双拳。在这世界上,其实他并不孤独,他还有疼他的父亲,关心他的母亲,敬爱他的弟和妹。

  江飞认清了事实,也激发了斗志。

  他要变得强大!

  于是,他想起了《超级打野系统》。

  当他要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棕熊的血泊之中,血已经变凉,陷阱底的泥也被浸泡成了血泥浆。

  他换了个地方坐下后,开始研究《超级打野系统》。

  “打野剑呢?”江飞环顾四周,毫无剑的影子,他疑惑。

  明明他记得奖励了三样东西,一把打野剑,一团生命能量,一个狂化技能。

  致纯生命能量,他认为已经被身体吸收,不然他也不会感觉身体活力充沛,而且饥饿感一扫而空。

  至于狂化技能,脑袋里那团陌生的信息,想必就是技能的运转技巧。

  然而唯独不见打野剑。

  突然,他的脑袋里响起机械化的声音“默念生命之剑就会显现。”

  “生命之剑!”江飞平静地默念。

  机械化的声音,虽响得突然,但这个世界无奇不有,他开始见怪不怪了。

  声落,他感觉身体一抖,仿佛右手掌心自生一股吸力,把体内一股奇妙的能量汇聚成团,继而塑造成型,形成了一把剑。

  “这是剑?简直是匕首!”江飞有点小看手中的剑。

  这是一把碧绿色的气态之剑,虽是气态,却有实感。握在手上,还有点重量。形状倒不奇异,只是整个剑身,有着歪歪扭扭的碧绿铭纹。整个剑身不到五寸长,小剑。

  “此剑俗名打野剑,大名号‘生命精气剑’,小名生剑,它是一把由生命力凝聚的剑。它会随着你生命力的增强,而提升它的加持属性。比如现在,它只能给你带来五个百分点的攻击、速度、敏捷、额外伤害的加成。随着你生命力的强盛,它的剑身可长可短,而且加成会一路飙升。”机械化声音介绍完毕。

  江飞胡乱比划了两下,唬唬生风,哗哗作响,好生锋利。

  “只是消耗太大!”江飞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不过,简单比划了两下,就令他再次感觉到了泛力,而且身心震荡,额头见汗。他身体太虚,肚子又开始翻滚,饿了。

  散去生剑,身体再次有了活力。

  “狂化想必是一种激发潜力的技能。”江飞既兴奋又好奇。他弄明白了生剑,开始琢磨技能。

  经过一番学习了解,果然不出所料,狂化确实是一种激发潜力的技能。

  但江飞不敢轻易练习。

  他认为,此技能虽能大大地提高整体实力,但想必也有点透支生命力的嫌疑。

  “等吃饱养好身体后再练也不迟。”他压下好奇心,期待着使用狂化后的体验。

  接下来,江飞要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把这只少说也有二三百斤的棕熊,搬出陷阱。

  他试了试棕熊的重量,连一只后腿都抬不起来。

  怎么办?

  最后,他不得不做个取舍的决定。

  熊皮必须得带上,还指望它能卖个好价钱,为父母看病。至于熊掌,虽如雷贯耳,但他真不知道怎么吃它,那么脏,而且他并不认为它多有营养价值,真不如熊肉来得实在。

  于是,他用生剑先将熊皮给扒了下来。

  扒皮是技巧活,好在生剑锋利,累一身汗,一个时辰下来,也总算给扒了下来。

  然后,他把熊皮当包裹,铺在地上,大块的割了好些上好棕熊肉,包好。

  提了提这个熊皮包裹,大概六七十斤。

  这重量于他而言,重虽重,但他再也不肯仍下任何一块骨肉。

  这重量既是他体力的极限,也是他能舍弃的极限。

  因为这是他带着五条命获得的战果。

  打好包后,他用绳子绑好熊包。然后在陷阱壁上打洞,一步一步,带着绳子另一端先爬上陷阱,再把熊包给拉了上来。

  做完这些,江飞喘了半天的气,才弯着腰,驼着熊包,打算回家。

  离开之前,他还特意朝陷阱里,看了好一会儿棕熊残骸,心中仍是不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