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不是病,是毒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674 2019.04.15 17:00

  “好小子,不错,一个月就打通了全身经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一级战士。”江尚堂对江飞十分满意,微笑着拍了拍江飞的肩膀,望向金刚,自豪地道:“啧啧……这么强大的金山猿,都被你收服,真不愧是我的儿子!”完了,对江飞坚起了大拇指。

  “好啦,你们爷俩别光顾着傻笑,这位是?”江飞的母亲吕氏,把注意力引到站在金刚一旁的朱重九身上,看到他与她的儿子一样是一身破烂,多少增添一份亲近感。

  “他叫朱重九,”江飞不想多解释,“以后就在石牛村住下了,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他去做。”

  江海与江瑶,都笑兮兮地跟江飞打招呼,江飞假装要伸手抱她们,她们俩笑着跑得老远,嫌江飞一身血污。

  江飞笑着去洗澡。

  穿越前,他总被父母教育说,你看看谁谁谁,多么聪明懂事,自己完成自己的作业,一点不用操心。而你,天天就知道玩玩玩,一点正事不做,烦死你了。

  爸妈从来只有数落他,没有肯定过他。有时,越得不到肯定,越想得到,却又偏偏得不到,这令江飞一度很失落和压抑。

  而如今,他自己成为了那个父母口中的‘那个谁谁谁’,不但成为人家的学习榜样,而且还是英雄。父母不光肯定他,而且还为他感到自豪,弟弟和妹妹更是以他为学习榜样,石牛村民都敬他为英雄。他的名字,在血蟒镇范围内,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一次,江飞感觉这种穿越后的生活,很令人感到兴奋。

  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

  第一天,江飞领着金刚和朱重九到处转悠,在别人震惊的眼神下,他故意指示朱重九来回走动,令金刚原地转圈圈,在别人向他投去佩服的眼神时,他更是高仰着头颅,沾沾自喜。尤其是看到夏邙夫那羡慕的眼神,更是让江飞兴奋,“曾经你遛狗,老子今天遛金刚,谁吊?”

  这一天下来,朱重九不知道走了多少来回路,脚都走起了血泡。金刚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头都转得冒星星,江飞却不顾及这些,他沉浸在喜悦之中。

  第二天,江飞还是继续炫耀。朱重九毫无怨言,他理解江飞毕竟是少年心性。而金刚又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江飞很喜欢被人肯定的感觉。

  第三天,他还想去炫耀。然而金刚却是不干了,具体说是它的肚子在反抗,它已经饿了两天,今天实在是走不动了。

  饿了是吧?这难不到江飞,他提起竹框,跑到村子里的竹林里,开始挖竹根与竹笋。挖了一上午,双手挖起了血泡,好不容易挖到了一大箩筐,高兴地回来喂金刚,打算下午继续溜达。

  谁料,金刚仰起头,张大嘴巴,将整个一大箩筐竹根子,全部倒入嘴中,胡乱咀嚼,咕噜一声,吞了,意犹未尽,没吃饱,肚子不但没有消停,反而叫得更响。

  “我靠!”江飞翻白眼,伸出血泡的双手,晃了晃,“还想吃?!门都没有,要吃自个找去。”

  金刚懂江飞的意思,却还不了嘴,“不吃,哪能长这高大的身板?”它用无辜眼神看了看江飞,摸了摸咕咕叫的肚皮,得到江飞首肯后,才朝着血蟒山跑去。

  看着金刚远去的背景,嘀咕道:“也只有血蟒山才喂得饱你。”

  大年三十夜里,石牛村灯火通明。

  砰!砰!砰!

  漆黑的夜空,一朵朵鲜艳的烟花,五颜六色,仙女散花般,大放光明,烟花灿烂,随后是声声轰鸣,接二连三,在空寂漆黑的夜空,远远传开。

  吃过年夜饭后,男人们围着篝火喝酒,庆祝来年食物丰盛,女人们带着娃儿们,放烟花打爆竹。

  整个石牛村,好不热闹。

  这是石牛村,最为高兴且热闹的一年。

  “江英雄,我敬你一碗!”一个黑妞,扒拉开人,跟江飞碰碗。

  “江村长,来,我也敬你一碗!”

  “来!喝,今晚不醉不归!”

  所有的村民高兴,纷纷给江飞敬酒,而后一起喝。

  喝酒途中,有一件事情,令江飞很是尴尬。

  石牛村公认的村花,总是有意和无意间,往江飞身边挪靠,有时甚至整个胸口都压到了江飞的面上,引起众人醉哄哄且带着羡慕的大笑。

  可江飞别说是尿意,就算是笑意也全无,他只感觉被压得很能受,透不过气来。

  因为这位村花,有着彪悍的个头,黝黑发亮的皮肤,嘴唇厚得像被蚌壳夹了一样,尤其是那个磨盘大的屁股,既翘又结实,双锋更像是大布袋,一抖一抖,十分汹涌。在石牛村民看来,这是实打实的美女,既中用又好生养,还能打猎,集三大优点于一身,被评为村花,名副其实。

  这他娘的就是一个非洲的土著!还美女?村花?喔喔……喔!

  “江英雄喝多了,要吐了!”众人不解江飞的心意。

  酒,虽是浊酒,度数也不高,但却经不起整夜地喝,最后个个喝高了,被各自女人捞回了家。

  那一夜,整个石牛村不是呕吐之声,就是梦呓声,还有就是大吼大唱的声音,不得清静,直到天亮时分,才逐渐平静。

  热闹的年味,直到花灯节后,才慢慢消退。

  正月二十日早,江飞的母亲,突然说头有点晕,要卧床歇一会儿,她说可能是累了。可江尚堂不放心,反正年已经过了,各行各业也都运营开来。他大清晨跑了一趟血蟒镇,把那位老医官请了回来。

  刚起床的江飞,瞧得医官来了,以为母亲又咱的了,于是也一同陪着医官断病况。

  老医官给吕氏把脉,越把心越沉,脸上的微笑,也逐渐僵硬下去。

  脉向虽是沉稳,蓬勃有力,生机盎然,但总是让他感觉不对劲,细心感应下,才发现一次次脉动后,都是戛然而止,缓冲的力道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就好像是,平坦的道路上,突然变成绝崖峭壁,虽然现在走的还是平坦的道路,但不远处的峭壁终归要到来。

  一旦走到了峭壁,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医官收回把脉的手,心里有了诊断,“恕老夫无能,年前误诊尊夫人之病情,”医官感觉有愧,不敢直视江尚堂,把脸撇到一旁,“尊夫人得的不是病,而是中毒!”

  “结果会怎么样?”江尚堂并没有责怪老医官,毕竟,他也没有跟医官说实情。

  “血蟒龙胆强大的生命力,已经进一步激发了毒性,龙胆的药力,将大大消耗,”老医官无力地道:“最多支持三年,三年之内,如无奇迹……”

  江飞并不懂得医道,却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也就是说,母亲最多只有三年寿命,如无解药,必无力回天。

  这一消息,就像一枚炸弹,一下子把江飞一家人给炸懵了。

  本来团团圆圆、和和气气的一家,一下子又掉进了冰窟窿。

  医官走了,江尚堂去送的。

  江飞不想失去母亲,更不想看到这个刚有生气的家,因为失去母亲而变得残缺,更何况,父亲也中了血煞掌。如果母亲走了,父亲肯定伤心,到时,家将不家,只留下他姐妹三人,孤苦伶仃,无所依靠,这种局面他不想象。

  三年内,必须得拿到拓跋城血煞掌的独门解药。

  要拿到解药,必须战胜拓跋城主,要打倒拓跋城主,就必须得有战胜他的修为,三年时间内,要提到战将七八级的修为,除了拼命修炼外,还得有一门更快的修炼法诀。

  修炼下乘‘江流诀’,一个月修炼到战士一级,在别人看来已经是逆天的速度,可在江飞的眼里却还是不够快,因为他知道,越往后修炼速度会越慢,到那时,三年时间内能不能突破战将级都难说。

  “我需要上乘以上的法诀修炼!”江飞看着父亲,询问。

  “石头城每年年初的城考有可能奖励上剩法诀,别无他法!”江尚堂一脸无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