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找死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386 2019.04.23 08:00

  江尚堂第一天去大伯江尚天的木材店做工,早上好好的去,晚上却是挂了伤回来,他的右胳膊上,绑扎纱带,殷红一片,出血不少。

  江飞一看,什么也没问,只是叫母亲拿出大耳灵芝,给父亲服下,两个呼吸间,他的伤势便是痊愈,而且,整个人的气色,也是大大提升了一大节,看起来,神清气爽。

  “这黑乎乎的猴子耳朵,是什么东西?”江尚堂刚才还因出血过多,脑袋发晕,身体虚脱,这半块黑乎的东西,刚一吞下,身子便轻盈起来,脑袋也仿佛拨云见日,清醒无比,这东西疗伤功效如此显著,价值肯定不俗,而且城考时,儿子肯定用得上,“马上就要城考了,你却把这东西浪费在我身上,我一点不碍事的。”

  江尚堂还是有点心疼此东西。

  “怎么受伤了?”江飞叉开话题,“大伯不是叫你去打理店面么,怎么这工作如此凶险。”

  吕氏和江瑶还有江海,满脸关切,等他说出受伤之因。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受了点轻伤。”江尚堂也是疑惑,认为运气不好,“今天大清早,来了三四个客户,说要买血红木,我一听,这木材贵呀,要是卖出去一二十米,赢个开门彩,大挣一笔,也是个好事,于是小心招待。平时,此木买的人少,所以就码在木架格台的最上层,所以呀,我就搬梯子取,站在梯子上,一使劲,突然结实的木梯子,竟生生折断了,使得我连人带血红木,一起坠下近三米高的木架格台,碰巧的是,在下落的过程中,一个客户的腰刀,突然就露出半节来,害我割下一大块血肉来,又被血红木砸一通,刚好砸到脑袋,就晕了过去,直到离下工没多久才醒过,醒来后包扎了一下,就回来了。”

  “你就这么不小心!”吕氏心疼丈夫,嗔怪他,就算现在恢复如初,她悬着的心,仍就是久久不能平复,要是脑袋被刀割了下来,那这一家子可就算完了,“明天,你就别去上工了,另找一份工作,等飞儿城考完了,咱就离开这石头城,我看,这事没那简单,那有那么巧合的事。”

  “这分明就是故意!”江飞听着此事,漏洞百出,真要是顾客,在人砸晕过去之后,连个包扎都不会么?他认为,这三个客户绝对有问题,“他们姓什么?有什么特征?”

  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

  “三个人中,有一个比较矮,却是十分结实,一身的气息也是十分强悍,起码是七八级的战士修为,”江尚堂思来想去,也感觉此事很是疑惑,结实的梯子,平白无故,就断成了刀切般的两节,皱着眉头,回想道:“在我晕过去的前一刻,似乎听到一个人,喊另外一个为‘弓’大哥,说什么,‘要是他们再不滚出石头城,等姐夫恢复过来,就让他的儿子,陪他一起去死!什么东西!’,后来,我就晕过去了。”

  “找死!”江飞想起了一人,“龚奋,你自己找死,那就厌不得别人!”说着,就欲出门而去,去收拾那个江家的教习——龚奋。

  昨天傍晚,江飞教训了一顿龚奋,令他下不了台,也不知道伤怎么好得那么快,今天就来报复他的父亲,此人心胸真是狭窄,输了不服气,居然找他父亲出气,简直是个卑鄙小人,仗着堂组夫江尚英的照顾,在江家好吃好喝,轻轻松松开当个冒牌教习,拿的工钱却是高得出奇,人渣来的。

  江飞越想越是心中有气。

  “你要去干嘛?”江尚堂一把抓住江飞,“龚奋是谁?”他担心儿子吃亏,吃亏倒是不打紧,丢了性命,那就万万不可。

  江飞没想到,跟龚奋的一点点摩擦,会连累父亲受伤,心中对龚奋的行为,非常气愤,又担心父母为他担心,同时提醒父母亲,要小心提防龚奋,于是,他把跟龚奋的过节,细说了一遍。

  少年,气血旺盛,容易冲动,虽说冲动是魔鬼,但有实力的冲动,那就化身为魔鬼,让人家去痛苦,如果没有实力,也只有被魔鬼折磨,令自个儿受伤害。

  “飞儿,”江尚天听完江飞的讲述,反倒眉头舒展开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小心提防就行,没必要让儿子为此事去冒险,“依你的身手,击杀龚奋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后台是战将级的江尚英,你有把握么?”

  江飞一听此话,刚迈出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父亲说的很有道理,虽然他不惧,但父母、弟弟、妹妹的性命,可就是系于他身,一旦动起手来,对付江尚英,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如果血龙战铠升为银龙铠,或者有着战士九级巅峰的修为,还有着一拼的实力,可如今,却万万不是江尚英的对手。

  只能忍!

  当务之急,是尽一切可能的提升修为,那就要挣钱到大量兑换点,他决定,明天一早就去红树林,寻找机遇。

  心中虽有了打算,可心中仍是有一股怒气。

  他闭上眼睛,把意识从对龚奋的关注上,转移到身体四肢,感受心中那股横冲直撞的怒气,细细感受着它,慢慢地,身体内,一股清凉的感觉,像泉水一样冒了出来,继而流遍四肢百骸。长长出了一口怒气后,呼吸开始恢复平稳,意识却愈发清晰。

  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他要升级血龙战铠,提升修为,打败江尚英,废了龚奋。

  一夜,他都在练拳,是挨着饿,练的拳。

  第二天一大早,江蕾便找上了江飞,他收了拳,二话不说,带上江蕾,再次朝红树林飞去。

  二进红树林,林内,光线暗淡,灌木丛的红尖枝叶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此刻正是三月天,微风习习,稍感清凉,每一次呼吸,满嘴花草嫩芽的草木香味,令人精神为之一振,江飞身心的疲惫感,缓解不少,只是饥饿感,愈发强烈。

  这一次运气不错,没走多少路,便是发现一只矮壮精瘦的红毛豪鹿猪,鹿头猪身,毫毛如钢针,根根倒立。它吃得浑圆,肚皮鼓鼓,想必是,觅食一晚,打算回栖息地,舒服睡一觉了。

  可是,它运气不好,碰上饥肠辘辘的江飞,尤其是,他不打算让它回去睡个舒服觉。

  江飞赤手空拳,施展练习了一晚的‘翻江倒海’拳,纵身向前,跟它搏斗。

  双手力大势沉,犹如翻江倒海之势,出手便捉住豪鹿猪的头角,腰间一沉,一股大力,涌向双臂,巨力一甩,生生将豪鹿猪,掰倒在地,几拳下去,便是将其格杀。

  获得50兑换点,还有小团生命能量,生命能量被吸收,饥饿感稍减。

  处理干净后,生火烤鹿猪。

  他出门时,带了不少盐巴和佐料,不多时,黄灿灿的金油,滴在火焰上,嗤嗤,生出一串清烟,连带着焦味,冲腾上蔚蓝的天空,同时浓郁烧烤的肉香味,弥漫开来,诱得江飞愈发肚皮打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