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行动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127 2019.04.05 08:00

  哇哑!

  身后血蟒山的深处,长空一声嘶吼,撕碎了清晨的静谧,惊动无数妖兽,摧毁了父子相互勉励的气氛。

  江飞望向远处,充满好奇。

  江尚堂的脸上,却是一脸的疑惑。他在石牛村住了五六年,年年总能听到血蟒山中猛兽的蹄吼之声。一般都是猛兽沉睡醒来后,重新宣布自己领地主宰权的方式。令他疑惑的是,这一次的嘶鸣声,如此雄浑低沉,极其霸道,余音都令人心颤。似乎……他感觉有些怪,却不知道怪在哪里?

  江尚堂折皱着眉头,仍就远眺血蟒山深处,漫不经心地说:“走,回家吃饭”声音源处,仿佛吸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江飞感觉父亲一路上都心存忧虑,直到走进家门,才回过神来。

  不遮风还漏雨的茅草屋里。

  一张发黑缺了一角的木桌上,放了一大碗熊肉汤食,蒸腾热香气,翻滚直冒。

  弟弟江海与妹妹江瑶,正对着坐在桌子前,正在吃饭。今天她们很干净,气色也好了许多,脸上时不时的挂着笑容。她们天真乖巧。

  母亲脸上虽没有血色,但总归是醒了过来,而且还能挤出笑容来,谢谢阿婆给她喂鲜美的熊肉汤喝。

  阿婆笑着说道:“不客气,不客气,这香喷喷的熊肉汤,还是五六年前的味道,还是这么好吃,多喝点,身子好得快些。”

  “父亲,哥,你们回来了!”江海正对着门而坐,第一个发现了他们俩,高兴地打着招呼,“哥,这熊肉汤太美了,哥,你太厉害啦!”江海放了筷子,伸出两个大拇指,眯着笑着。

  妹妹江瑶赶紧回过头来,“哥!那床白色的被子,好好干净哦,好好香哦,好好睡哦!”她正在换牙,兴奋地露出一个不带把门的陶醉表情的笑容。

  母亲对着父子俩,仍就是那一幅浅浅的微笑,笑容里依然是知足的味道。夫君爱她,儿子乖巧可爱,尤其是大儿子还长了点出息。她是很容易满足的人,她不奢求什么,只是希望老天能给她多留点时间陪伴家人。

  这是一个有了生活气息的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江飞亲手挽回的家。

  一幅温馨的画面!

  江飞不再感觉孤独,他庆幸有这样的一个家,他爱这个家,他爱她们。

  在这个世界上,生存需要打猎,打猎需要实力,守护家人更需要实力。

  这是父亲告诉他的,更是江飞这两天生存的亲身体验。

  所以,他必须变得强大,比石牛村的人强,比血蟒镇的人强,比石头城的人强,比……比全世界的人都强。

  变强是他唯一的渴望。

  一顿管饱的早餐过后。

  弟弟和妹妹还没有恢复过来,吃饱就想睡。

  妈妈一直体弱,喝了点汤后,又迷糊地睡着了。

  父亲高烧刚退,加上吹了冬天早上的冷风,伤口因用力而发痛,浑身提不起力气。更主要的是,父亲认为早上那一声嘶吼,不同寻常,为防不测,需要尽快恢复战斗力,他也上床休息去了。

  阿婆收好碗筷后,又忙着给父母熬药。

  江飞对夏阿婆道了一声谢后,出了家门。

  一出门……

  镇上的医官来了,给父母瞧完病后,出得门外,在江飞面前站了一会儿没走,发现江飞没有再支付医药费用的意思,就冷冰冰丢下一些话。告诉他,他的父亲最少需要静疗一月方能痊愈。而且,昨天支付的银刀币,只够三天的医药费用。没钱立马停药,概不再赊欠。

  ……

  父亲估摸着那些熊肉还够这一家子吃喝两三天。

  江飞体质太弱,父亲本来给他作了个初步计划,叫他这两三天内,先做负重训练,一切等他恢复战力再作决定。

  但江飞听了医官的话后,并没有提着那把重斧头出门,他不打算按父亲计划行事。

  三天时间,父亲不可能恢复战力。

  那么三天后,一家人的食物怎么办?父母亲的药费怎么办?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他没有时间光去做负重训练。

  而且他感觉前天猎杀棕熊的生命能量,几乎快要消耗完了。没有至纯生命能量的温补,体质本就弱,再做负重训练,那就是疲劳训练,会造成体质越来越弱的致命结果。

  他有自己的想法。

  比如,那只陷阱里的白狼崽子会不会逃之夭夭?这可是最容易到手的猎物。还有,他有《超级打野系统》在身,为了增强体质,打野提取的生命能量的温补,绝对比做负重训练要强很多倍。这个他有亲身经验。

  今天,他吃饱喝足,四肢有力,浑身暖和和的,尤其是脚底踏实多了,因为他穿了一双崭新的千层布底鞋。

  他决定再进血蟒山,猎杀那只白狼崽子。

  走出村口,路过折了右角且缺了一条右后腿的石水牛旁,直向血蟒山走去。

  “那个乞丐,还有三天,别叫我再看到你,不然放狗咬死你个杂姓王八蛋。”江飞刚要进山,身后却传来一阵臭骂声。

  汪汪……

  几乎是同时,又传来几声雄浑的狗吠之声。

  江飞回过头朝村口看去。

  一个结实健壮的少年,牵着一只大大的狼狗,领着两个村里的小跟班,站在村口得意冷笑地望着江飞。

  那只大狼狗配合少年的笑声,舌头一伸一缩,吠声一起一伏,朝着江飞狂吠过去。

  江飞认得这个人,叫夏邙夫,是石牛村夏村长的独子。平时喜欢和同村另外两人一起遛狗。上次去他家借点吃的,就是他要放狗咬人的,亏得夏村长懒得动手打扫满地的血水和腥味,这才喝止邙夫放狗咬人。

  狗咬人,在夏村长和邙夫的眼里,只不过是留下一俱尸体和一地血水。

  但在江飞眼里,这是一辈子的耻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仇恨。

  “记住了,三天后,别再叫老子看到你,不然放狗咬掉你的***,”夏邙夫三人哈哈大笑,夹着狼狗的吠声,“杂种,滚出石牛村去,哈哈……”

  夏邙夫任意讥讽,肆意大笑。狼狗兴奋且卖力地狂吠,它忠实地做一条被人牵在手里的狗。

  进危险的血蟒山,江飞本来还有点犹豫。

  如今被这三人一狗,一骂,一吠。他沉默不语,静静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前的血蟒山,随后迈出沉稳的步伐,朝血蟒山走去。

  他要去山里磨练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