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刚升阳,红彤彤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504 2019.04.04 18:00

  天刚蒙蒙亮,一道瘦小的身影,在石牛村里吭哧吭哧地奔跑。

  他双手端着开山斧,咬牙锻炼身体。

  昨天晚上,江飞大饱一顿熊肉羹后,用杀猪的木盆,泡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钻进温暖的被窝。而后,美美的……美美的睡了一个踏踏实实的觉。

  第二天起来,浑身轻松,精神饱满,仿佛新生。

  这是强者的世界,他想当强者,发自内心深处的渴望,想当一名强者。

  强者,可以保全性命,可以守护家人,可以不用时刻跟人或者兽去搏命。

  只有强者才有更好支配命运的权利!

  于是,他毅然掀开了温暖的被窝,端起父亲的开山斧子。开始在寂静的村道上,做最为笨拙的负重训练——跑步。

  刚开始,凌冽的冬风,吹得脸冰冷,吹得耳朵作痛,吹得鼻子失去知觉,整个一张脸,通红一片。本就冰凉的开山铁斧,更加冰冻逼人。温暖的双手,乍碰之下,立马粘上,一扯,掉了一层黑色的皮,不知道是死皮还是脏污,反正双手上出现几片干净的地盘。

  呼哧呼哧,深一脚,浅一脚,埋头奔跑。

  慢慢地,感觉风不再凌冽,而是清凉舒爽。呼出的白气,越拉越长,久久不散。浑身开始发热,额头也见细汗。

  石牛村的东南方,有一座荒山,其实是一座山丘,是人造的山丘,用来监视血蟒山猛兽的。

  东边,一团天光,开始越来越亮。

  江飞沿着上山丘的小路,艰难攀登。

  他的双腿在颤抖,双手在酸痛,汗水已经打湿了全身,凌冽的冬风,却感觉有些燥热。额头上,涩涩的汗水,流进了眼角,模糊了眼,继而流进口角,却又是咸咸的,令他口渴。

  登上山丘平顶。

  他已经累得呼吸不畅,浑身无力,大手大脚地躺在黄土地上,仰望夹着天光显得斑驳而又蔚蓝的天空。天是那么大,那么宽,那么蓝。而他却用小小的眼睛,在视察整个宽大的天空。

  他感觉既渺小又伟大!

  其实,江飞的家离小山丘并不远,山丘也不是很高,但他跑完这段路,就是感觉累。

  不是一般的累,而是那种虚脱、濒临死亡感觉的身心疲惫的累。

  自打记忆起,这种累就常常陪伴着他。已有近七年之久。他不知道,以后还要伴他多久。

  这个身体太过虚弱!

  东方天边,天光堆里,透出一缕金黄色的光线,金黄灿烂,不灼热,不耀眼,却结实给这个暗淡的世界,带来一线光明。

  缓缓的,半个红彤彤、刚升起的太阳,爬出云墓,挣扎着升空,试图带给世界最大的光明和温度。

  然而,刚升阳总有一段慢长的路要走,才能攀升至正午当头,发挥出它最大的光与热。

  但一定要坚信它,终归是要正午当头的。

  纵然是乌云密布,遮掩了它的光和热,却不能阻挡它发光散热,更不能阻止它稳稳当当升空的步伐。

  看着天边的刚升阳,一步步摆脱云墓,呈现出一个红彤彤大而滚圆的金黄盘时,他的呼吸也慢慢平稳下来,不知何时,已经坐起了身子,入神地欣赏着这一次的日出。

  他被它的美触动。

  看着看着……

  一个太阳日出,一个太阳升空,一个太阳发光散热,一个太阳穿过云墓,一个太阳缓缓日落……日出,日落,一个太阳,终究是一个……一个!

  天空再大再美,终归是一个太阳起起落落。

  他想起严肃的爸爸和唠叨的妈妈,此时,他还是感觉她们很亲切。

  这时。

  “孩子,我们一起努力!”突然一只结实的手,一把将感觉孤独的江飞,紧紧抱住,让他觉得很踏实很安全。

  不知何时,父亲江尚堂已经坐在了江飞的并排,一起看日出。

  知子莫如父,感觉到了儿子的心情变化。

  江尚堂心里有些心酸——昏迷的这些天,实在是愧对儿子,愧对了整个家,好在江飞挽救了他,挽救了整个家。他有些自责与愧疚,但父子之间无需感谢之言。

  父亲怜爱地搂着儿子,一起远眺着天空,欣赏红彤彤的太阳,感受着冬天早晨阳光的温度。

  父子一起看日出,这是一幅温馨的画面。

  江尚堂轻言碎语,诉说着江飞儿时极其不温馨的生活经历。

  江飞的母亲怀他六月时,受到外力的刺激,令他成为了一名早生儿。生下来时只有一斤多点,两个拳头大小,奄奄一息。任谁都说他活不了多久,然而他却凭着这一口气,硬是活了下来,活到了今天。

  邻里街坊,甚至父母亲都认为他是个奇迹,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因此才给他起名为江飞,意为将来飞黄腾达。

  虽是活了下来,但终归是早产儿,又受了外力因素的刺激,落下一个身体非常虚弱的毛病,体质自小就比常人差了许多。人家三岁能走会跑,他却连站都站不稳当。

  生下他后,母亲生了一种怪病——气血无故衰竭。

  于是,父亲抱着他携着母亲,一起天崖海角寻仿名医,希望能看好他母亲的病。顺便碰碰机缘,寻得强身健体的圣药,为江飞增强体质。

  能去的地方都去了,最后希望渺茫,又加上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最后不得不在石牛村落脚,一住就是近五年的时光。

  ……

  江尚堂说着说着,眉头越皱越紧,情绪越来越深沉。

  江飞从父亲深沉的言语之中,感受到父亲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他冥冥之中,感觉在父亲的身上定然发生过不同寻常的经历。

  他问过父亲,他为什么会早产?受了什么外力因素的刺激?母亲为什么会无故气血衰竭?这是什么怪病?

  父亲当作没听到,继续自顾自地跟他回忆往事。

  但是,江飞明显感觉父亲听到了这些询问,而且是听进去了这些问题。因为他明显看到父亲的眉头颤了颤,而且皱得更紧,连眼睛都细眯了起来,另外感受最确切的是,父亲听了这些问题后,深深的自责情绪,突然转变成了愤怒。

  他知道,父亲只是不想说罢了。

  “在这个世界上,”父亲抱在江飞肩头的手,抱得江飞几乎喘不过气来,“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主宰命运,守护家人,才有权忽视别人给自己的选择。”

  江飞连连咳嗽。

  江尚堂这才发现自己的情绪失控,抱得太紧,误伤了儿子。而且用力过大,左胸膛上的伤口,一阵阵的剧痛。

  “父亲,我要变强!”江飞深情地看着父亲激动后变得落寞的脸,他感觉父亲一定是受了某种打击或者是委屈。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回过神来,换了个坐姿,正面对着江飞,双手扶着他的肩头,严肃地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努力!”江尚堂感觉儿子有些跟以往不一样,眼睛多了一股不服不认命的傲气,而且,这一次,他的儿子确实挽救了这个家,“不过,你的身体比常人差很多,变强是要比别人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要吃更多的苦头,飞儿,你……你有信心么?”

  江飞没有回答,只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丢在一旁的开山巨斧,缓缓地点了点头。

  在江尚堂的眼里,这些话何尝不是激励江飞的话,要是真有那么容易变强,这个家也不至于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但是,江飞是认真的,他也坚信自己能变强。

  因为他是穿越者,拥有超级打野系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