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这个世界太疯狂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662 2019.04.03 18:00

  熊头与熊掌,用绳子连着,挂在脖子上。

  奔跑中,熊头晃来荡去,撞得胸前阵阵作痛。

  狂化状态在快速消退。

  浑身酸痛感,越来越强烈。双腿内侧的主经脉在发痛,越来越使不上力。抓住背上熊皮包的双手,越来越麻木,酸胀的使不上力。

  一个熊头,四个熊掌,一件熊皮。

  此时就像一座铁山,压得一个只有十二岁而且瘦弱的孩子,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是,他不能停下脚步。

  因为,他听到身后追赶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北风一般的喘气声,那么清晰可闻。

  刚才,江飞在众目之下,杀了一个人,一个令他十分气愤的人。不管这个人怎么令人讨厌,终究是他杀了这个人。

  不知道刚才那一剑,是否真杀死了王疤面?

  他心中忐忑。

  如果杀死了,那是要见官坐牢的,是要以命偿命的。就算是故意伤人罪,那也得坐牢吧。

  会不会用铁钩子割断双手和舌头?会不会行酷刑?

  身后这个追赶他的人,是要抓他见官领赏还是要报仇雪恨?

  江飞的脑袋里,开始构想画面,一幅幅残忍的画面,令得他不自禁地冒冷汗,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而不自知。

  然而,偏偏这时,双腿开始不听使唤,就像风中的高草,摇摇晃晃。

  他还有二十几步的距离,就进入窄巷,穿过窄巷子,就到了血蟒镇的主街道上。

  他希望跑到主街上去休息,那里人多,总会令身后的朱重九,在杀他时有些心里顾及,这是他唯一想出来的计划,希望它能起到一些作用。

  江飞跌跌撞撞,终于冲进了窄巷,而且还奔走半个巷子,就差半个巷子就能冲出窄巷。

  噗!

  不知是被身上的重量压倒,还是被脚下的石子绊倒。反正就是脸朝黄土,结结实实摔了个不雅观的姿势。

  摔倒后,江飞发现根本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浑身酸痛,软如一团稀泥,使不出一点力气,甚至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巷子很深,也很窄,更是静得出奇,连他心跳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嘟嘟……嘟,很快也很急。

  心跳的声音,在这时被另外一种声音掩盖。

  朱重九沉重的脚步声,落入窄巷,撞出一串回音,传入他的耳朵里,像是夺命战鼓击出的音波,震得他的心脏颤颤不安。

  江飞竭力靠着墙壁坐起了半个身子。

  咚地一声,朱重九撂下肩上黑肥野猪,大块的个头,弯着身子,撑着双膝,也是喘气如牛。

  过了好一阵子,朱重九严肃地说出一句话来。

  “出售熊皮的?”听起来,语气有点兴奋与激动。

  “你来杀我?”江飞反问。想要确定这个事实。

  朱重九看着他,好一会儿,就是不回话。

  随后,朱重九二话不说,再次扛上野猪,还把江飞掉在地上的熊皮包以及熊头和熊掌,提起就走。

  穿过窄巷,消失在血蟒镇主街上。

  江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也是二话没说。

  因为他还没有恢复喊叫的体力,就算喊叫了又能如何?

  他无依无靠,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父母和弟妹,也都躺在床上待救。

  眼看就能救救活她们,却终究是功亏一篑,无力回天。

  要恨,就恨命运不济。要怪,就怪自己无能。要骂,就骂苍天不开眼。要怒,就怒这世界太疯狂。

  可是……这些都不能换回他拼命得来的熊皮。

  咳咳……

  江飞突然疾速咳嗽起来,一团怒火,直接焚心,一股怒气,直冲天门。

  他气得满脸通红,把朱重九十八代祖宗一一问了个遍,骂得非常难听,可却没体力发出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深窄巷里,依就只能听到他急速心跳的声音。

  ……

  当他意识到生气发怒、恨天恨命根本于事无补之时,他赶紧闭上眼睛,把意识从外在导入体内,感受怒气,疏通呼吸,平复心情。

  穿越前,他以为修炼《当下的力量》有些火候,能控制情绪,事实证明还是会被情绪左右。

  在心里,当他接受了这次变故,心情重新恢复平静之时,太阳已经下山,天色也暗淡下来。

  他睁开眼睛,突然吓了一跳。人没跳,而是心在跳,随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知何时,大块头的朱重九,离他只有半步距离,盘坐在他的对面,一双眼睛,像是在考古一样的盯着江飞瞧。

  “我擦!神经病呀!你!”江飞刚平复的心情,再次波涛翻滚。

  朱重九嘿嘿地笑着“呵呵……您醒了!”不知他哪来的兴奋心情。

  熊皮没了,这命也活不了。

  江飞也就无所顾及的说话,破罐子破摔。

  “你这SB、二B,还有脸回来,我草你妈的祖宗!”江飞恢复些体力,要死也死个痛快,这两天憋得难受。

  朱重九仍是嘿嘿笑着,仿佛他听不懂这些话,抑或者就是来找骂的。

  SB!

  江飞又来气。

  忍不住,又要破口大骂。

  结果下一秒,江飞没有骂出来,反而极其震惊地看着朱重九。

  “朱重九到底想干嘛?”江飞心中产生强烈的疑问。

  朱重九捧着十几块银色大刀状的玩意儿,眨巴着眼睛,笑看江飞。这意思很明确,希望他拿上这些东西。

  在这个号称莽荒的世界,以大刀币为通用货币。金大刀币,银大刀币,铜大刀币,换算关系是百进制。

  他还知道,这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是魔核。有本事的人,不用大刀币交易。

  正在江飞疑惑之际,朱重九捧着银刀币伸到他面前“这扒熊皮的技术,太差,伤了几处皮膜,皮子一干就会掉毛……本来可以多值五个银币,现在只能二十个银刀币成交。”朱重九吞口唾沫,继续道:“加上熊头,熊掌,我的野猪,整好二十八块银刀银,都是你的。”

  江飞不想听这些,他心中有很多的疑问。

  “我刚才把那疤面杀了,死了没有?”江飞有些紧张,问道:“会怎么样?”

  朱重九一脸不在乎“嗨!不能把你怎样!在这个世界上……”他开始谈自己的所见所闻。

  江飞总算明白了点什么。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拳头大的就是大爷。没有官,没有法律,没有条条框框,就算有规矩,也是相互威胁达成的协定。所有的规矩,都是约束能力弱、没有势力、没有背景之人。

  实力才是王道!

  那个王疤面是镇长的小儿子,小时候作死玩热水茶壶,烫丑了面,遭家人嫌弃,于是心里不平衡,到处惹事生非。

  朱重九表示,以他的身份与地位,即便把王疤面给杀了,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那,那……你蠢呀?为我卖熊皮还搭上一只野猪。”江飞听朱重九的口气,似乎误会了他的身份,但他将错就错,故意提高了架势。二十八块银刀币,相对于一般家庭而言,绝对是个大数字。银刀币很值钱。

  朱重九舔了舔嘴,不好意思的笑了,大汉子,笑得有点腼腆,令人有些反胃“我……我不是有求于您嘛!”

  “别装二B,啥事?说!”江飞借着朱重九误会他的身份,壮着胆子,盛气凌人。

  朱重九急忙从身上掏出纸和笔来,随后提出他的请求。

  听完后,江飞认为朱重九彻底是SB,而且,他再次肯定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朱重九扛着沉重野猪,累个半死,追上江飞,免费给他去卖猎物,完了回来,还把自己那份卖野猪的钱,一块笑面相送。

  他做这一系列的事情,只为求江飞一件事。

  只为了……

  仅仅是为了请求江飞给他签个名。

  晕倒!

  “我擦!你他娘的,真是傻叉,彻底的二B!”江飞是真生气。这事虽然是好事,但他就是生气。穿越前,他每每看到追星族,献身、自杀事件,总要气个半死,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做自己而去崇拜别人?

  现在,他更不明白朱重九崇拜自己什么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