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真相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273 2019.04.12 18:00

  料理完事情后,江飞跟父母亲相认。

  “你真是大哥?!”江瑶笑嘻嘻地问道,眼睛眯成了月牙。

  “大哥!”江海不好意思表露仰慕心迹,内心却是发誓要做一个大哥一样的人。

  父亲江尚堂二话不说,双手重重的扶着江飞的双肩。

  终于证实这个少年就是他的儿子江飞,这个曾经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无力保护的早产儿,终于凭着他的努力,长得结实健壮。

  不知为什么,看着如今的江飞,江尚堂心中除了喜悦之外,愧疚之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自责,因为他看到江飞一身的血腥臭味,就知道他的儿子吃尽了苦头。

  江尚堂把脸撇到一边,尴尬于让儿子看到他湿润的双眼。

  江飞感受到了父亲的激动情绪,于是指着放满一桌子的九翅血蟒鲜肉,有些矫情地道:“父亲,你的儿子,还饿着肚子呢!你不打算给我做一顿你亲手做的烧烤么?”

  阿婆在江飞赠送了几块血蟒肉后,扶着受伤的夏村长合家团圆去了。这是江飞一家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江尚堂使劲眨了眨眼睛,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更何况是大男人,有点失态了,于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好,父亲给儿子做一顿上好的烧烤,不过……这可是父亲第一次下厨,嘿嘿!”

  江海与江瑶,一听向来不曾言笑的父亲,要亲自做烧烤给她们吃,两人都很兴奋,争先恐后的要求帮忙。

  “好嘞!”父亲感觉很幸福,“一起烤嘞!”

  于是,父亲与一儿一女开始忙活起来。

  躺在床上的母亲,看着这一家人的温馨,强打起精神,露出甜甜的微笑。可是她的微笑,绽放在煞白的脸上,不但不好看,反而显得更加惊悚,看起来犹如鬼魅的死神之笑。

  “母亲!”江飞来到床前,心里像有一把尖刀,捅他的心窝,两行热泪不自觉地,自脸旁滑落,渗进了嘴里,涩涩的,咸咸的,透着满嘴的苦味儿。

  江飞摸了一下母亲冰冷的手,他知母亲的气血,愈发衰竭,必须马上接受救治。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母亲的病,哪怕是走遍天崖海角,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再所不惜。

  江飞放下母亲的手,跟父亲打了声招呼,而后走出破漏的茅屋。

  屋外,江飞纵身一跃,血红的双翅,在后背展开,哗啦,朝着血蟒镇赶去。

  他要去请医官来救母亲。

  一盏茶的功夫。

  江飞就背着那位老医官,从天而降,正好落在破漏的茅屋前。

  “成精的血蟒胆?”老医官终于平静了从天而降的心跳,开口索要主要药材,开始配药。

  江飞从胸口的贴身衣袋里,取出一颗水滴状、成人拳头大小、翠绿光洁的九翅血蟒胆来,放到了医官伸到面前的手掌上。

  嘶!

  这名老医官,倒吸一口凉气,被巨大如斯的血蟒胆震撼到了,尤其是内边蕴含的强盛生命能量,更是令他大开眼界。

  “这至少是,快要蜕变成龙的血蟒精才有的龙胆!”这名老医官眼光非常老辣,不然,他也不会知道血蟒胆,才可以治疗江飞母亲怪诞的病症。

  看到这枚‘龙’胆后,这名老医官表现的异常兴奋,一扫刚才被无理挟持而闷怼的情绪。

  这名医官全身心开始配药,表现出作为医者救死扶伤的高超素质来。

  他想打破‘莽荒气血衰竭’这一奇异病症的最高记录。

  如今这一记录的保持者是,莽荒大陆最为著名的医者——华乔,创造的记录是十年零八个月十四天。

  这记录保持了长达百年之久,无人能破。

  要是这名老医官打破了这记录,他将闻名于莽荒大陆,到时名利将双收。

  江飞洗完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后,走进堂屋,烧烤的肉香味和浓郁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这令他感觉更饿,同时又感觉到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因为他看到老医官脸上,洋溢着自信满满的笑容。

  母亲有救了!

  老医官一共调配出了二十二包药,母亲喝了一包后,脸色立马开始红润起来,药效立竿见影。

  江飞一家,此刻一个个脸带微笑,一片幸福的喜悦。

  “好啦!”老医官也是一脸兴奋,“至少可以延寿十二到十五年。”说完,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为什么不是治愈?”江飞突然拉下脸来,揪住老医官的胸口,吼道。

  江飞突然的举动,一下把老医官吓傻了,他本满心期待这一家人,将会如何答谢于他,却不料是如此结果。

  最先从喜悦中,反应过来的江尚堂,突然脸色也是一变。

  “住手!”江尚堂冲着儿子大声吼道,同时,他向老医官下跪,磕了三个响头,道:“大恩不言谢,您是我家夫人的再造父母。”

  江飞隐隐感觉事情有蹊跷。

  江尚堂却不理会儿子满脸疑惑的表情,随手抓起桌子下,放着的上好黑影狼的皮毛,双手捧着给到老医官,作为诊金,道:“辛苦了,十多年的时间,够了,够了!”说着说着,眼眶都赤红湿润起来。

  “够了!”老医官再次露出笑容,“我就不客气,此次诊金加上以前的诊金,够了!”

  江尚堂再次给老医官作揖,老医官死活不留下来吃饭,结果,他只能亲自送老医官回家。

  ……

  床边,一桌子丰盛食物,有金黄的烧烤,有鲜美的九翅血蟒肉汤,还有绿幽幽的青菜。

  一家五口,坐在桌子旁,其乐融融,有说有笑地吃着迟到的晚餐。

  江飞的母亲只是喝了一服药,便能坐起来,跟一家人吃吃喝喝,期间一直充满着有力的笑容,她感觉浑身上下有了力气,能和家人一起吃个饭,便是她最大的心愿,最大的幸福,她很知足。

  可是席间,江飞并不满足。

  母亲才三十几岁,如果再加十五年,也就四十几岁还是要离开这个家。

  江飞想要让母亲幸福地过完真正的一生,他感觉父母有些事情没有跟他说实话,尤其是有关母亲的病因。此时,父母越表现的知足,他凭借敏锐的直觉,越感觉此事必有蹊跷。

  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高高兴兴地大吃大喝起来。

  这一顿饭,吃到很晚。

  江海与江瑶最是开心快乐,最终,她们吃饱喝足后,洗洗睡了。

  而江尚堂夫妇,在席间,隐隐感觉到大儿子江飞,有些心事,她们也清楚这心事是什么事情。

  她们互相看着对方,最后,江飞的母亲轻轻地点了点头,江尚堂也点了点头。她们感觉江飞长大了,有些事情再隐瞒下去就是欺骗他,有必要向他说出事情的真相。

  她们隐隐觉得,江飞具备了承担真相的心里,而且作为江家祖孙,有分担真相的责任与义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