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战将出手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470 2019.04.18 08:00

  江飞也认得江剑。

  扇他耳光,不光是江剑说话难听,最主要是为了报小时候的仇。尘封了近八年的记忆,一一展现出来。

  江飞小时候,由于体质差,瘦得吓人,在家族内部,都背后说他得了一种传染病,都告诫自己小孩,不要跟他玩。所以那个时候,他的堂兄党妹们,一个个见到他,就像见到怪物一样,离他远远的。不跟他玩就算了,他自个玩的时候,还要远远的用石头砸他,还叫他去死。

  江剑是最折腾江飞的人之一。

  现在,江飞有了报仇的能力,下手自然不会闹着玩的。

  江剑走后,江飞一家人,也在江管家的带领之下,走进了江家府邸。

  府邸内院,非常宽敞。

  一入院,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道,朝着内院伸展开去,小道两旁,稍带点早春绿意的垂柳枝头,像少女的青丝,装饰成绿荫小道。

  院的中间,建了一座假山,小溪绕着假山循环流淌。假山的北面不远处,一座两层的大楼拔地而起。大楼的四周,大大小小的木楼,随处可见,却一点不显得拥挤。

  以大楼为中心,一条条用青石板铺就的小道,就像人体内的脉络,将所有的建筑,联系在了一起,四通八达。

  楼宇精致,环境绿化优美,空气也清新。

  “比七年前的江家,变化不少。”江飞在脑袋里努力寻找江家以前的影子,默默地看着院中陌生的一切。

  一个家丁走了过来。

  “江管家,二爷叫你把三爷一家先带到议事楼去。”

  “好!”江管家对那位家丁点了点头,家丁走后,回头笑着道:“三爷,议事楼就是中间那栋楼,我们走吧。”

  议事楼的大厅内。

  坐了四个人,江尚天与江尚英上座,而两旁分别坐着江尚华与江尚中,他们穿着都比江尚堂一家人要好。

  江尚天与江尚英一样,听到老三回来了,也担心老三抢走了他手中权益,而江尚英还有点私心,没有明面说,只是放心底里打算给江剑报仇,也就是公报私仇。

  江尚华与江尚中,排行老四与老五,修为又比较低,所以家族里的事,还轮不到他们操心,不过,他们心中倒是期望老三当家,因为在老三手底下干,比在老大与老二手下干活,明显的待遇要好不少。

  四个人各怀心事,都沉默不言。

  江尚堂一家人来了,走进了议事大厅。

  老大与老二,第一件事就是感觉老三的修为如何,当他们发现江尚堂的修为,只是战士五级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下来,双双端起茶杯,各自轻吮了一口,互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屑。

  江尚天与江尚英,都突破到了战将一级的修为,他们开拓出了气海,无形中,整个人透着一股势,一股气势,坐在上边就像两座大山,给江尚堂与江飞一种厚实稳重以及压抑之感。

  这就是战将级,纳天地之气入体,借天地之势压人,这就是所谓的气场。

  老大与老二,也不看座,故意冷江尚堂一家人场。

  “大哥、二哥、四弟、五弟,你们好!”江尚堂打破气氛,挨个打招呼。

  老四江尚华与老五江尚中,就欲站起来打招呼,却被老二江尚英眼睛一瞪后,却又是重新坐了回去,一声不吭。

  再次冷场,江尚堂站了一会儿,见没人搭理,心里也是感觉莫名其妙,心里有些不爽。

  江家也是江尚堂的家,几年前因为想找大夫,给自己以及妻子治病离开了家族,如今回到了家,先是被侄子江剑鄙视,而后又被传到了议事大楼,以为是来叙叙旧什么的,却不料被老大与老二无视,还阻止其他两兄弟打招呼,明眼人一瞧,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自己一家子人。

  既然这样子不受待见,那么江尚堂认为也就没有必要议什么事了。

  “我们到自家去收拾一下。”江尚堂扶着吕氏的肩,转身就走,“孩子们,回家做饭去。”

  “站住!”江尚英感觉老三太无理了,打了他儿子,一句软话也没有,甚至连一个屁也不打算放,既然如此不识趣,那也就没有必要跟他讲什么兄弟情份了,他战将级修为,气势一放,形成一种强盛的态势,居高临下地逼问道:“老三,父亲几年前被你害死,如今你倒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甚至连一点愧疚之情也没有,你太无情无义了,你倒是脸皮厚,还有脸回来?”

  这本就是江尚堂的家,回不回来,跟要不要脸,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这一点,江尚堂没有任何心里负担,这些都是老二的强加之词,随便他怎么说,就当放屁好了。

  但是,说到父亲的死,这倒一直都是江尚堂心中的痛。

  十三年前,要不是他与妻子中了拓跋城二公子拓跋傲的血煞掌的话,七年前也就不会求父亲去拓跋城拿解药,结果解药没拿到,却是被拓跋城的人打伤致死。

  父亲的死,江尚堂心中,也是一直自责不已。

  可是,江尚堂也没想到会是这般结果,江尚英却不会想想,要是他会怎么样?

  当时,江尚堂与妻子的性命不保,尤其是心爱的妻子,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死去,于是也就跟父亲商量了一下去求解药之事。

  作为父亲,也是不忍心看到儿子与儿媳就这么眼睁睁地死去,如果作为父亲连试都不试一下,心里怎么能安?

  当时的江尚堂真的心里焦虑,别无他法,才告诉了父亲此事。

  如今面对江尚英的逼问,江尚堂的心里,除了痛之外,所有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父亲不可能死而复生,说再多,也是无益。

  江尚英看江尚堂不言不语,心里就来气。

  之前,江尚英眼嫉代理族长之职,于是总是在江尚堂面前出主意,以便证明自己的能力比他强,但江尚堂却从来没有采纳过他在生意方面的意见,不是他不理,而是老爷子从来都不屑他的那些馊主意,但江尚堂碍于兄弟情义,从不表面驳回他的意见,总是沉默以对。

  时间一久,江尚英在心里就形成了一个观点,认为江尚堂太过高傲,从来都是鄙视他。

  “这是我们的家,”再次听到逼问‘还有脸回来?’的江飞,感觉太过无理取闹了,回家跟要不要脸有什么关系?他却总是想不通,想不通就觉得气愤,“想回就回,你没脸来管。”

  此话一出,江尚英脸皮抖了抖,鼻屎粘了茶杯,他忍而不能发,儿子的脸被打得通红,他压,结果没压住,再把江剑打了一顿,可是手打在儿子脸上,气却压在了江飞的头上,就刚才,江尚堂的不言不语,又令他的心里,蹭蹭地来气,几股气压一块,这一刻江飞的辩驳,终于令他爆发了。

  “放肆!”江尚英脸憋得通红,拍桌而起,调动气海之气,伸手对着江飞,虚空一按。

  唰!

  一只青色气掌,自江尚英的手掌中飞离而出,迎风见长,犹如如来神掌,当着江飞的头顶压来,与此同时,整个大厅内的气压,似乎在一个瞬间,提升了数倍,令人呼吸困难,也仿佛重力突然加大了几倍,令人身体气血运转不畅,举步维艰,脑袋发晕,双眼冒金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