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黑魅虎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680 2019.04.16 08:00

  好不容易能吃饱饭,住上新楼阁,石牛村民的爱戴,空前高涨,又刚收了金刚。

  这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进展。

  江飞本打算在石牛村好好修炼,等修为提升后,再去跟拓跋城决战,却不料母亲的病情发生了变故。十年的时间,一下子缩减到了三年之内,造成时势紧逼。

  这逼得江飞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拿到上乘的修炼法诀,在这偏僻的石牛村,很难实现这一目标。为了得到它,只有去石头城碰碰运气。

  “那就尽快去石头城。”江飞作了决定。

  “好吧,我们也该回家了,流浪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石头城的江家到底怎么样了。”江尚堂也同意了江飞的意见。

  接下来的两天,父母亲开始收拾包裹。

  而江飞心中有着犹豫。

  他在考虑要不要带上金刚。不带走,又有点舍不得,带走吧,它的身形又太大,招人注目,更主要的是,它每顿吃得忒多,食物哪里弄去?自己去弄,得累死,买的话,得吃穷他们家。

  思来想去,江飞最后作了决定。

  他把金刚唤了出来,夏村长和朱重九一起叫上,宣布了他的决定。

  朱重九留下来,担任石牛村的村长,夏胖子为副村长,而且,他还命令金刚照顾石牛村村民,如果碰到什么生死危局,金刚必须听从朱重九的使唤。

  两人倒是无异议,实力为尊。

  而金刚却有点不乐意,它比人更尊从实力,虽跟朱重九相处些时日,却从来没瞧得上过他,叫它听从朱重九的使唤,本能产生抗拒。

  但江飞眼睛一瞪后,也就不得不接受保护朱重九和石牛村的使命。

  朱重九和夏胖子两人都是战士五级的修为,再加上一个金刚的守护,石牛村应该平安无事。

  同时,江飞命令朱重九,一定要重视村民的修炼问题,提高实力。江流诀也被传受给了朱重九。他想,也许以后有用得着这股力量的时候。

  从此,江飞拥有了一股自己的势力,这股势力暂时虽小,但只要有足够多的修炼资源,必定会慢慢壮大起来。

  安排妥当,江飞身心安定。

  石头城虽是兵级城池,但毕竟是为一城。

  修炼资源必定比石牛村丰富,而且机遇更多,当然,资源相对于修士而言,永远是匮乏的,有机遇的地方,必定存在争斗,有争斗必伴着风险。

  少年心性——认为自己能力无限,何处都去得,不出去闯一闯,叫他心中不甘。

  更何况江飞身负重任,安于石牛村这偏僻山村,着实于修炼不利,只有去修炼资源更丰富的石头城,才有望达成他的目标——快速提升修为,打败拓跋城主,拿回解药,挽救父母的性命。

  他开始期待石头城之行,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被一个大家闺秀相中,两人相爱,而后,在闺秀的劝说下,他放弃了目标,跟闺秀安定下来,过着甜蜜的生活,直到……醒来,发现口角湿润,裤衩也湿了一块。

  正月二十三早上。

  江飞一家五口,雇了一辆大型马车,在朝阳的映照下,在石牛村民不舍的目光中,在朱重九磨磨唧唧的言语后,上了道,朝着石牛村东南方向的石头城进发。

  石牛村偏僻,离石头城最少得大半个月的路程,此去虽说是走官道,但是这官道其实也就是稍宽的坑洼山路。

  一路上,旅途劳顿,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困马泛,气氛越发压抑。

  江尚堂愁眉苦脸,浓黑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他很后悔,后悔当初不应该答应妻子一起去拓跋城的请求。要是没有带她去,就不会引起拓跋二公子的注意,也就不会中血煞掌。这么多年来,他们一家也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今天就更不会把压力压到了只有十三岁的儿子身上。

  据他所知,往年的城考,参考人员十之八九,受的伤都不轻,甚至还有死亡,如今五六年过去了,规矩肯定有变更,但只会越来越严格,要拿到最终的奖励,淡何容易。

  江尚堂沉默地一一扫视车内的亲人,眉头越皱越紧,心里那种挫败感,越来越强烈。

  吕氏了解自己的丈夫,瞧得他那折皱的眉头,就知道他一定又在自责。

  不过,有三年的时间,能和最亲近的人生活在一起,她已经十分庆幸了。

  于她的生死而言,如今,吕氏更担心的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女们,如果今天就是三年的最后一天,她的遗憾绝不是自己的死,而是有生之年,没有认真和亲人们好好生活。

  吕氏站了起来,微笑着朝江尚堂走去,而后捉着粗糙的灰色裙摆,提了提,坐在江尚堂的身旁,用力地缠着他的胳膊,给于她的坚定支持,同时挤眉弄眼,示意江尚堂坚强点,免得孩子们担心。

  江尚堂看着妻子,强颜欢笑,拍了拍吕氏的手,同时点了点头,她的心意,他懂。

  江海与江瑶,毕竟年纪轻,一个十一岁,一个才九岁,父母亲的忧愁,她们并没有觉察到。

  于她们而言,坐车旅行,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摇摇晃晃,很舒服。窗外倒退的丛林,似乎有着无尽的乐趣。看累了就睡一觉,睡饱了再吃点肉干。这比前些挨饿的日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她们找不到理由不开心。

  父亲的自责与担心,母亲和颜悦色的安慰,都被江飞看在眼里。

  江飞虽然也只是十三岁,但他的身体内装着的是地球上的灵魂——早熟,察言观色的能力天生就会。

  这种相互关心的家庭氛围,深深感动了江飞。以前他的家,缺少这种氛围。

  江飞期望这氛围长久下去。

  他自打为这家人要饭的那一刻起,就把这一车内的人,当成了最亲近的人。

  为了父母,他再次暗下决心,一定要拿到城考的奖励,一定会打败拓跋城主,拿到血煞掌的解药的。

  这路实在不好走,走走停停。

  据此速度,总怕需要双倍的时间才能到石头城,可是城考一般都在年初举行,如果没能赶上,那么唯一拿到上乘法诀的机会,就得白白丢了。

  江飞心里着急。

  他恨不得展开双翼,直接飞去石头城。可惜他不认得路,就算认得路,一路上全是山路,又担心家人的安危,所以他也只有耐着性子,一起坐着颠得屁股痛得要死的马车赶路。

  如今唯一的希望是,马不停蹄,尽快赶时间。

  嘶!

  就在江飞有些心燥时,马儿突然人立而起,发出连串嘶鸣声。

  一时间,整个马车内的人,统统乱成一团。

  江海的牙齿,撞到了江瑶的额头,牙齿麻木,额头见红。吕氏一个不及时,闪了常年没有活动的老腰,咔擦作响,很是瘆人。江尚堂眼疾手快,也没能拉住妻子,倒是脚下不稳,摔倒在地,头被木方凳的角,结实撞了一把,撞得天地打转。

  江飞也是随着车身一抖,咯噔一下,牙齿毫不留情,把嘴唇给咬开了一道长长口子,血流不止。

  “什么鬼?”江飞内心急燥,这节骨眼上,又撞了嘴,忍不住嘴里没个把门的,“我草你娘的,什么东西作怪!”

  砰!

  人立的马儿,四蹄再次着地,马车又是一阵抖动。同时,车夫颤抖的声音传来,“主…家,前,前边有一只大,大虫挡了去路。”

  江飞翻身下车,朝前路望去。

  一只大型的黑虎,站在了路中间,呲牙咧嘴,低吼连连。

  这只老虎不一般,四肢异常壮实,爪子锋利,獠牙森白,浑身上下,还被一团时隐时现的黑雾笼罩,眼睛在白天也发出强盛的绿光,看起来十分诡异。

   “黑魅虎!”江尚堂认得此虎,捂着额头,走到江飞身旁,提醒道,“这种老虎凶残自不必说,它天生还有一门独特技能,会幻影,跟它争斗,最主要是识破它的真假之身。”

  黑魅虎?!

  “听起来蛮厉害的样子!”江飞评估它的实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