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废物不如(第5更,求收藏/推荐)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686 2019.04.17 17:35

  肮脏低俗?

  江剑说的话,把江管家呛得无言以对,挤出尴尬笑容,面对江飞一家人。

  江尚堂夫妇,明显没有意料到有这么一出,再说,一个大人跟一个小孩子去争执,似乎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也只能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是皱着眉头,没有什么好说的,就当这个孩子缺家教。

  江海与江瑶,只是用两双纯洁无辜的眼神,望着父亲,她们想从父亲面上看出,为什么我们回家会受到如此对待?

  而江飞却是不同,他虽生活在这个世界,意识却是来自蓝色的星球,灵魂深处看不惯嚣张跋扈的人。

  他内心有一股冲动,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眼高于顶的小子、来两个响当当的耳光,顺便叫他知道,屁可以乱放,话却不能乱说,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江飞是这样想的,手下里却也是这么做的,他从来敢想敢做,重新把黑魅虎包裹放在地上,就要出手。

  这个时候,江管家又说话了,笑脸想迎,不敢得罪江剑。

  “少爷!他们可是你的三叔一家人,怎么不是你的家人?!”老管家善意提醒,“七八年前,你的三叔……”

  江管家以为江剑不认得江尚堂一家人,毕竟七.八年前,江尚堂离开家族时,江剑也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老管家打算介绍一下,化解一场误会,免得矛盾闹大,伤了和气。

  却是不料,江剑眼睛一瞪,手一抬,断然打断了江管家的叙说。

  “三叔?”江剑一听,脸上更是不屑。对于三叔,人虽不认得,却是听得多,从小就听到父母叨叨三叔,说他害死了爷爷,而后不堪家族重负,携着妻小,离家出走,把一个烂摊子,丢下不管不顾,整个江家,失去爷爷的庇护,作为第二高修为的三叔,又私自出逃,造成家族生意严重失势,受尽了另外两大家族贺兰家与古家的欺负,最后大伯与父亲拼命修炼,相继突破战将修为,总算稳住了形势,才在石头城内占了一席之地。

  可以说,这是父亲与大伯的功劳。

  这个时候,自私的‘三叔’回来想贪图什么?明显是来分财产的。

  江剑心里愈发鄙视江尚堂一家。

  “你还有脸回来?”江剑从不怀疑父母说的话,三叔就是个害死爷爷的凶手,自私,胆小怕事,贪图便宜的小人,讥讽道:“要是我,我就找个地洞钻下去得了!”

  江剑正自得意之时。

  一道身影,哗地一声,带着一股旋风,冲将上来,待江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几个响亮的耳光,便是光荣地落在他的脸上。

  啪啪啪啪!

  这几计耳光,直把江剑的两边脸庞,打得像烧红的锅铁一样红,脑袋刮晕了,双眼也冒着金星,嘴巴里血水流淌,身形都站不稳,摇摇欲倒,甚至分不清楚,哪一个方向是出门,哪一个方向是进门。

  整整过了十数个呼吸,江剑才稳住了身形,可想江飞出手的力道之狠,心里气之大。

  最后,江剑认准了进门的方向,对着江飞一家人,瞪了个愤怒的眼神,才胳膊一甩,甩开了江管家扶着他的双手,往大门内走去。

  江剑失去了信心,就算他是四级战士的修为,被突如其来的一阵耳光扇懵了,气势被夺,只能转身就走。

  就在江剑转身的瞬间,江飞收获到了三十五个兑换点,加前面565点,总共有了600点。

  江飞想兑换极品功法,需要一千兑换点。

  “不过,离1000点还有距离,但是,却可以换取一枚炼络散,开始锻炼经脉,不过现在不是修炼的时间,也只能暂时退出系统,等抽出空来再说。”

  一个人贡献的兑换点数,跟综合战力相关。

  江剑一下子就能提供35个兑换点,想必战斗力却是不低。他给江飞提供的兑换点数,仅次于黑魅虎,黑魅虎差点要了江飞一家人的命,而这个江剑,却是很好打发,几个耳光下去,什么事没有了。

  “哥!”江瑶笑眯眯的道:“你太厉害了!”

  江府内院。

  一栋豪华木楼的大厅内。

  十四岁的江剑,一头深埋在一个中年妇人胸口,半个大脑袋,全被吸进了两座山峰间。

  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没断奶,其实,他在哭鼻子,嘶啦嘶啦地抽泣。

  “剑儿,不哭,不哭。”宫装的中年妇人,一手轻拍着江剑的后背,一边心疼,“跟娘说,怎么回事?一进家门就哭,脸上为什么那么红?”

  江剑感觉委屈,想说话,却是情绪过于激动,说不出来,哭得愈发厉害。

  大厅内,除这对母子外,还有两个人。

  “唉!”一个中年壮实的男人,看着只顾着哭的江剑,满脸的无奈,暗暗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都十四岁了,还这么赖着娘。他心里责怪妻子,说了多少遍,不要这么宠着他,这是在害他,就是偏不听。

  这个穿着华丽的壮实男人,跟江尚堂有几分相象,他就是江家老二江尚英。

  “我最讨厌他这个样子啦!”一个头发很短、皮肤白皙、透着几分英气的女孩,用食指扣出鼻屎,而后朝右边一弹,不屑地说道。

  这一小团鼻屎,正好落在了江尚英送往嘴边的茶杯边缘。

  “你别整天说别人,你看看你!”江尚英吹胡子,瞪眼睛,茶,没法喝了,看到那团漆黑的东西就恶心,他将装满茶水而且冒烟的茶怀,直接往桌子上一丢,指着面前的假小子道:“哪一点像个女孩子?啊?啊?啊?”

  “儿子像娘们,女儿像小子,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这样子来气我。”江尚英心里窝了一团气,而且直冲脑门,“江剑,别哭了!”话了,啪的一声,一张结实的红木桌子,在江尚英的手掌下,变成一堆柴火。

  这一下子,整个大厅内,安静多了,江剑的抽泣声,变成无声哽咽。那位中年妇人,也是一脸严肃,把江剑推开来。那个假小子——江蕾,更是一屁股窝进了大腾椅里,不敢吱声。

  “说!”江尚英感觉这个家是得好好整顿一下了,“为什么哭?”

  “是…是三叔……”江剑哽咽着,说话不清,“三叔回来了!”

  江尚英一听‘三叔’二字,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却是想起,家族里的老三江尚堂,正是江剑的‘三叔’,他还没有死?他怎么回来了?他回来干嘛?他还有脸回来!

  “他回来,跟你的脸有什么关系?”江尚英吼道。

  “是三叔…”江剑轻声回答道:“是三叔的儿子,江飞打的。”虽然江飞样子变了许多,但他认出了江飞左眼角边的疤痕,那是他用石头砸的,所以江剑已经猜出他就是江飞。

  江尚英清楚地记得,他娶妻生子比较早,而老三算是晚婚晚育,所以,江尚堂的老大,比他的老三都要小一岁,而且,江尚堂的第一个儿子——江飞,是个早产儿,天生体质差,当时都认为活不了多久,却是没想到居然活了下来,虽是活了下来,却也是比正常人差许多,基本上就是废物。

  可如今,江剑说是江飞打的脸。

  这就是说,他江尚英的儿子,比废物还不如?

  江尚英不肯接受这个念头,然而被打却是事实,刚才鼻屎粘茶杯上的气,本就没有消,如今看着这个更不争气的儿子,心里又蹭蹭地来气。

  啪!

  江尚英把江剑,一把拉到身边,狠狠地给他一个耳光,咬牙道:“还有脸哭?连个废物都不如!”

  江剑的脸,越发火辣地痛,却也只能忍着。

  “江尚英?”中年妇人却是心疼儿子,大吼着急忙护着江剑,“说归说,打他干嘛?老不死的,还下这么重的手。”

  江尚英本欲再给一巴掌的手,袖子重重一甩,瞪着躲在妻子身后的江剑,没好气的道:“你就护着他吧,你能护他一辈子不成?迟早要被你宠坏的。”

  丢下几句话后,江尚英满脸气愤地大步出门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