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超级打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今日之仇必报

超级打野 内心路 2439 2019.04.18 12:00

  这就是战将级的战力!

  一招一式,都牵动着天地之气势,借势压人,一压一个准,令人十分难受。

  旁人况且如此难受,更遑论巨大青掌笼罩下的江飞,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压力,犹如泰山压顶,青气掌越来越近,其力越来越大。

  江飞在这股压力之下,脑袋里突然蹦出个画面,自己仿佛就是一根牙签,而其上的青色气掌却是一座大山,山欲压断这根牙签,毫无悬念,牙签必断,所有的反抗,都是那么无力,所有的坚持,都是那么毫无意义,所有的信念,都是那么空虚苍白。

  他的身体骨骼,咔嚓作响,他的气血运转不畅,他的信念开始动摇,充当了反叛的角色,游说他顺势而为,直接匍匐在青色气常之下,任人宰杀。

  刚才说话时的少年傲然姿态,早已烟消云散,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江飞的身体越来越低。

  “给我跪下!”江尚英大声一喝,今天我要告诉你小子,什么叫着天高地厚,什么叫做敬畏。

  此声一喝,正好唤醒了江飞越来越模糊的意识。

  跪天跪地,跪父母,却从不跪毫不相干的旁杂人。

  他的灵魂来自蔚蓝星球,在那里,他生活在人人平等的思维里,他的潜意识里,人人平等的自尊心,根深蒂固,无可撼动。

  一种无形的力量,自江飞内心深处喷发而出。

  宁愿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这是一位名人说的话,是谁说的,他想不起来,却能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真正的意义。

  生命可以丢,自尊心却不能糟蹋与玷污,更不能随意丢弃。

  必须用心去维护与争取!

  此时此刻,青色气掌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是江飞的身形,却是缓缓直立起来。

  “找死!”江尚英看着江飞怒目圆睁的抗争的扭曲表情,他的威严仿佛被无情的藐视,一个战将的长辈,对一个只有战士三级修为的少年出手,本就不耻,还受到奋力的抗争,这是对他赤裸的挑衅。

  江尚英已经愤怒。

  他虚空对着江飞头顶上的青色气掌,重重一压,顿时,青色气掌,力量剧增。

  咔擦!

  江飞的膝盖骨与双肩胛骨,在这强突如其来的大力之下,发出一声令人心寒的声响,似乎濒临崩溃的边缘。

  压力越来越大,他的意识却越来越清醒。

  绝不跪杂人!

  更不可跪仇人!

  狂化!

  八熊之力加持到了江飞身体上,他缓缓弯曲的身体,再一次缓缓直立起来。

  看着这一幕,江尚英再一次感觉被一个少年,狠狠地打脸,威严被无情的蹂躏。

  “啊!”江尚英快要失理智,连一个少年都治服不了,以后如何治理家族,如何有脸皮立足石头城。

  青色气掌,在江尚英的操控下,再次扩大了一倍,凝实了一倍,压力也是随之大了一倍。

  咔擦!

  江飞的身形,再次向地面匍匐下去,浑身的骨骼,发出令人汗毛倒立的脆响,犹如积雪压断乔木。

  啊!

  在这一次抵抗之中,江飞第一次大吼如雷,宣泄心中的愤怒,树立坚定的决心。

  绝对抗争到底!

  谁也不能摧毁他的意志!

  九翅血龙战铠!

  唰!

  这一次,巨大的赤红光翼,并没有舒展开来,甚至战铠的身形都没有召唤出来,只是一团红色光晕,自江飞体内,忽明忽暗地闪现而出。

  召唤出现了状况,出现这一幕的情况,并不是血龙战铠出了问题,而是江飞的气血,根本就运转不开来,再加上他的意识,无比集中,只剩下唯一的抗争念头,召唤血龙战铠,也只是出于对危险的本能在操控,所以才造成了这一结果。

  三级的战士,对抗战将,光从等级来看,就相差了6个等级,况且,战士与战将有着质的差异,战将级可以纳天地之气势为己用,可以借天地之力,可以调天地之威,而战士却只是普通的锻炼肉体。

  9级的战士,与一级战将,虽是一级之隔,却是天差地别,一旦突破为战将,战力将会成倍的增长。

  十个9级战士,都不一定是一个一级战将的对手。

  由此可见,江飞面对的压力有多么巨大。

  即便如此,江飞仍就在战将级江尚英的青色气掌的压力之下,又一次站直了身体,而且还缓缓向前迈动艰难脚步,他只有一个目的——攻击江尚英。

  能抗争如此,江飞也付出了代价,他的双眼流下了滚烫的液体,不是眼泪,而是血,两行血泪,触目惊心。

  说来话长,实则从江尚英出掌到江飞血泪两行,也就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

  当众人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出现了眼前一幕。

  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江尚英在内,无一不折服在江飞的坚韧心性之下,他们的脑袋内,禁不住地蹦出个想法来——得此子,此生无憾,何愁家族不旺。

  “江尚英!”江尚堂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心疼儿子,怒吼着跑向江尚英,打算跟他拼命,“你不得好死,他是我的儿,你的侄子,如此绝情!”

  砰!

  江尚英内心虽是佩服江飞的心性,但如今已经反目成仇,积下怨恨,再加上江飞惊悚扭曲的表情,已经令他开始惊慌,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状若疯狂。

  江尚英另一只手,对着江尚堂一挥,同样一只青色气掌,直接将江尚堂给扇飞出去,狠狠砸在墙壁上。

  江尚堂本就有病在身,又是怒火攻心,再者重伤之下,已经失去战力,只能咬牙爬向江尚英,要跟他决斗。

  这时吕氏也不去扶丈夫,而是朝着江尚天流着眼泪,大声喊道:“大哥,我们回家并不想干涉家族的任何事情,只是想参加石头城的城考而已,城考一完,我们就走!”

  看着现在的场面,江尚天也没想到会闹到现在这种情况。

  他只答应江尚英,只要老三答应不干涉家族的生意,不影响他们的权益,老三回来,他还是欢迎的,毕竟多了一个帮手,于家族生意有益无害,毕竟兄弟团结一心,其力断金。

  “去死吧!”江尚英仇恨的执念已起,心里恐慌,为了防止江飞报复,当下心一狠,打算斩草除根。

  青色气掌,化掌为拳,以退为进,从天而降,一击毙命,了结一切,图个心安。

  咔嚓!

  江飞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危险的感觉,不断飙升。

  “今天如若不死,此仇必报!”江飞竭力抵抗的同时,心中闪过一道信念。

  就在江飞等待命运宣判之时,一道声音响起。

  “老二!”江尚天携着淡淡的怒意,喝道:“你做得过火了!”

  在江飞头顶的三寸距离处,同样一团巨大的青色气掌,稳稳地托住了江尚英砸下的拳头。

  江尚天力图救人,江尚英愤怒杀人,都是一级战将的修为,又都是全力而为,但老大的青气掌,却就是稳稳托住了猛冲而下的青气拳头。

  就这么一接触的瞬间,江尚英就感觉老大的修为,又精进不少。如今,有老大出手袒护,看来要杀了此子已然是不可能了,但是仇恨已经结下,必要找个时间了结此事。

  “哼!”江尚英冷哼一声,散了功,收了拳,从家里甩袖子而来,又再一次甩袖子回去。

  气不打一出来!

  无可奈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