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无名祠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一曲无名

无名祠下 区区区 2534 2018.05.17 17:13

  却说无暇及笄,大嫂何氏何莲和知师兄的夫人李氏李英,上午在无暇补觉时来到无名祠。她们一个温柔,一个爽朗。因此地是祠堂,她们皆着相似水墨素色衣裙,粉黛未妆,头发简单盘起,连根簪都未戴。前者肤色白皙,身材苗条,神色里透着商人的干练;后者肤色偏暗,却也长得清秀,笑起来大气,让人一见便心生欢喜。

  无暇见两位嫂嫂来替她举行及笄礼,十分高兴。

  何氏将她那一头长发编好,簪上发笄,非常感慨,她第一次见到无暇时,她才那么小,一转眼十余年过去了,“15岁长大了,以后要听话,保护好自己,不要让师兄们、嫂子们担心才是......”

  李氏听着,忙附和,“无暇,莫怕,有知嫂子在,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了你去,知嫂子赏他一刀子。”

  几人“哧”地一声被逗乐了。

  “那得多准备点刀子,无暇这惹事的本事大着呢!”何氏笑着挖苦,却是一脸的怜爱。

  院外忽然传来琴声阵阵,在这云雾顶上的华山来说,显得格外突兀。

  琴声,先是悠悠扬扬似是述说着平淡,忽拉长琴音,低沉似海,又似是呜呜咽咽的低泣,越是低,越感觉到那凄凉和悲切......一支笛声、一支哨声伴之而起,并不成曲,只是模仿着“噼里啪啦”地房屋倾倒声,人声鼎沸的求救声......

  屋内几个女子不知不觉地走近了他们,只见无上坐在那块大石上吹哨,无我立在一旁吹笛,无意奏琴,其他几个师兄或站、或坐、或倚石,神色满是暗淡忧伤。

  无暇虽不懂琴,可只听琴音,便觉得十年的那场大火活在了她眼前,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哗啦啦地落。

  何氏双眼盯着无我浓眉下的锐利中带着泪光的双眼,愣了神。他一直是干练、坚毅、少年老成的优雅君子,自继承了她们何家的家业,让他染上了商人的市侩和狡黠,可她觉得这样子的无我更加生动、迷人。不曾想,他的伤痛依然这般深。

  她家就在离此不远的华阴郡上,对于华山脚下三平村被烧的情况,有所耳闻,也有所见闻。她那时十来岁,在自己的闺阁上抬头便能见到天边滚滚而来的火势,轰隆隆如火球一般蔓延开去,耀花了人们的眼睛,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般,三天三夜再未停歇。看者为之揪心,听者为之落泪。

  何氏之父同无名大师深交,甚至将她这个唯一的女儿,许给了无名门的大弟子无我。他去三平村查探火势时,只看到被训练有素的士兵将进出的各个村口堵住,不容任何人进出。

  父亲担心无名门的情况,却无计可施,急得团团转。

  待那场姗姗迟来的大雨,将那大火熄灭后,父亲正召集府里护卫,打算天一亮就去三平村查探。不曾想,黎明时分,便有下人来报,“老爷,后门口有位叫我公子的男孩,带着弟弟妹妹来拜访您,说是您的女婿。”

  无我和无为各牵着小无暇的一只手,立在她家后门口,她随着父亲匆匆赶过去的时候,便见到这三个全身被熏得乌黑的孩子,手牵手站在那。无暇脸上两行泪痕未干,见到自己,忙咧嘴假笑,那一笑,何氏的心都碎了一地。

  经历那样的变故之后,一个才四五岁大的孩子,已明白用笑来讨好别人!有谁愿意自己的儿女如此早慧?

  何氏跟着她父亲一起,趁附近无人,将三人带进屋去。从此多年闭门谢客,除何父出门做生意外,家里的小孩从不让出门。近几年风声渐歇,小孩也都成大成人,直到她和无我的婚事举行的那天,何家大院才重新打开门户,让大家远远地见识了一眼他们家的这位新姑爷。

  父亲去后,家里生意交给无我,倒更加辉煌,可她却见到自己年轻的丈夫,年纪轻轻竟严肃得像个老头子,一头乌发中竟生了白发,他总不懂无我内心里的负担。

  如今,这情景,她好想抱着无我,陪他好好哭一场,将那些憋在心中十来年的痛苦和悲愤通通哭出来。

  再细听着他的笛声,她多么希望给陪他弹奏的是自己的琵琶!

  一旁立着的李氏,同样皱眉,她不知道他们师兄弟经历过什么,曾经只听无知提起过只字片语,可听到此等悲壮的场景,竟能感觉到无数倒在火海里的灵魂正眼睁睁地盯着她,令人发指,心生凄凉。

  回想起无知被他们抓到山寨的那天,他全身上下给熏的一片黑,以至于肩膀上留着血也无人发现,他昏迷中依然嚷嚷着“师兄,师弟,快跑,快跑。”

  她父亲说这孩子硬气,没将他给剁了,而是将他救了起来。问他名字他说他叫孙雄,乳名无知。

  无知从小非常积极地跟大哥习武,甚至成了父亲李池的左膀右臂,大哥和父亲相继去世后,他带着手下的人打下一方土地,做起土皇帝来,朝廷不得不任命他为益州军大将军,免得他真分裂了禄国土地。可他果真并不激进,到此为止,反而开始休养生息。

  他们成亲不到一年,虽然他对自己体贴周到,可她感觉到他的心里有一块缺失,她不只一次在怀疑他的出生和遭遇。

  果然,那次无缘去了趟蜀川,虽只留了一日之久,可无知却淡定不起来了,好生准备了一番,往华阴而来。好在他还想得起带上自己,否则她可能在家里闹他个人仰马翻。她是一个别人怎么对她,她便怎么对别人的人,他信任她,她便能为他两肋插刀,他若是瞒她,她能拆伙散团。

  前几日她还有点莫名其妙,正想着他们有什么能瞒着自己的,可如今看来,很多东西不是特意要瞒,而是无从说起那些带血的记忆。

  此时,再看无知那苍白、凄哀的神情,她感觉到了肃杀的仇恨,代替了他往日里那霸气侧漏的威武,有那么一股子冲动,李氏想握着手中的剑替他将那些仇人给处理掉,她还是喜欢那个冲着自己傻笑的夫君。

  琴声从低沉的呜咽中淡了下来,哨声随之而来的,像是哗啦啦的雨声。之后,琴声又回归悠悠扬扬的平淡,平淡中时而夹杂几声高扬、低沉,仿佛是在形容人们平淡的生活中,时而情绪激动到想报仇雪恨,时而消沉得生无可恋一般。

  忽而,琴音急转高亢,气势磅礴而壮烈,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至,激励着人心生起想手刃仇人的决心来,可那气势如虹的千军万马越来越近时,琴声却戛然而止......

  只四周或远或近的回音,彷如天曲向四面八方的天际荡漾!久久不绝!

  众人醒过神来,相继朝他们看去,并非是无意的琴弦断了,只见他双手捂住琴弦,不让出声,平静良久,方道:“无名曲未完,无名琴不知该如何走。”

  众人虽觉意犹未尽,却纷纷点头赞同。

  一曲悠扬,无名琴将这次无名祠聚首,画上句号。各自收拾情绪,准备下山。

  无我吩咐着,“下山后,师弟们分散下山,避开耳目,归于来处,等着为兄和无稽师弟的消息,此番,我会同他先去洛阳城。”

  这才算是他们师兄弟们,报仇雪恨的真正开始,这些年所做的那些所谓的报仇,都是小儿科,接下来要面对的才是老奸巨猾的狐狸们。此次下山这无名祠,便是要去实际谱写无名曲,让世人听听,什么才是“恶有恶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