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你偷窥我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437 2019.07.10 22:12

  比翼钗和双飞剑的出现让大家跃跃欲试,第一个出声的便是那赵睇,“这支钗我要送给百花楼的霜霜,这剑嘛配我这么威武勇猛的人最合适,今天谁要跟我抢我就对谁不客气。”

  赵睇说完鼓着眼往四周看了看,“那就看你要怎么样不客气!”

  还没等赵睇神气够,便有人发话将他怼住。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金印凡循着声音看去正是隔壁的李澈。

  赵睇见有人公然和他作对,这失了面子的事那还了得,他看向李澈可是没有继续聒噪却是若有所思。

  “二舅爷,那天在晏仙楼那个小子也在。”虎彪在一旁指着李澈想让赵睇给他出气,可没想到赵睇居然没动身,好像刚刚李澈说的话他没有听见似的,虎彪只得收回了指着李澈的手。

  金印凡本想看看热闹但是不知道今天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肚子不舒服,她只得去找茅厕好解决一下“大事”,问了旁边的小二茅厕的位置便往楼下去了。

  到了楼下,好不容易找到茅房可到底应该去男厕还是女厕让她犯了难,她犹豫不定可是肚子太难受快憋不住了,她心一横往男厕去了。

  还好男厕里没有人,金印凡松了一口气,解决完“大事”出来后,本来她准备上楼去看看到底谁得到了那支发钗,可是却看见廊桥上的风光真是太美了,坐在桥上任微风轻吹,那真是一种很悠闲的生活方式。

  修建廊桥的人,是懂得浪漫的人,就为了风雨中的那一停歇,或者为了创造一个美到惊艳的场景,好叫人们上演心动的邂逅,河岸上一排柳树,河水里三五朵莲花也因为廊桥而多了一份隐逸和诗意……

  楼上的人热闹争执,外面的风景如诗如画,金印凡便不想进去了,反正金钗不会是自己的,眼前的景色才赏心悦目呢。

  她慢慢的往廊桥深处走去,前方好像有说话的声音,金印凡停下脚步。

  “消息属实?淳王确定在晏城?”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回大人,裕王身边的人传来的消息,淳王得皇帝密旨,沿路查贪污腐化案直至江南,只是恐怕没那么简单。”稍显年轻一点的声音道。

  “那他现在何处?”

  “还不确定,不过这几日晏仙楼来了几个生面孔,据我调查他们都不是晏城人……”

  “好,不管是谁,找到机会一个人都不能放过要做的滴水不漏!”

  金印凡听的出神:淳王居然也在晏城,那我的赶快回去,万一碰到了呢?里面的人说一个人都不能放过是什么意思?得赶紧回去告诉尔朱世他们,晏城是不能再待了。

  “嘎吱”一声,门开了,只见里面走出来两个人,看见金印凡站在外面皆是一惊,金印凡瞬间反应过来,忙往回跑。

  年纪大一点的不知从哪里慌忙走了,另一个年轻人在后面对金印凡紧追不舍,还好金印凡身材较小,躲闪起来非常灵活,但是那个年轻人有功夫,只三两步便到了金印凡面前。

  “这位大哥你听我说,我来找茅厕,茅厕是不是在这里面?”金印凡集中生智想蒙混过关,可是她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那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她。

  那年轻人凶恶的看着她也不说话,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刺向金印凡脖子,金印凡忙往后躲了开去,不知何时李澈已经站在那年轻人身后,金印凡立即像看到救星一样,对着李澈就是一阵喊:“救我,这人要杀我!”

  那人见又来了一个人,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向金印凡刺去,李澈过来瞬间和那人交上了手,显然那人不愿和李澈多做纠缠,一门心思只想杀掉金印凡,金印凡在李澈的保护下快速的躲避着,可是廊桥太窄,金印凡的手被划伤,她一时吃痛没站稳掉进了河里。

  金印凡是只旱鸭子,早前在蜀地时金护章想让自己的三个女儿学着游泳,可金印凡就是不愿意,最后两个姐姐都学会了,金印凡还理直气壮的说:“姐姐们学会了游泳就保护凡儿,凡儿才不怕呢!”

  现下掉在水里的金印凡真是后悔死了,她在水里扑通扑通的挣扎着,那水看着不深,其实是一条活水连着外面的大河,只见金印凡打着几个漩眼看就被冲离了廊桥。

  那年轻人见金印凡被水冲走,眼前和他交手的人功夫深不可测,找准机会便逃走了。

  金印凡此时不知道喝了多少河水,感觉自己就像坐滑梯一样流动着,身体还止不住的向下沉!她心想:是的,我快死了,至从嫁给淳王我就和坏运气成了亲戚甩都甩不掉,没有比我更倒霉的王妃了吧!

  金印凡这样想着想着便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前不知怎的出现了一大片草原,草原上一群一群洁白的羊群,天上一朵一朵美丽的白云,“我这是进了天堂?”

  金印凡自顾自的说着,突然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金印凡被淋的成了落汤鸡,她看向四周可什么都没有,雨越下越大,金印凡的嘴里、鼻子里到处都是水,呛得她无法呼吸赶忙咳嗽一阵,瞬间雨便停了,嘴里、鼻里也没了水,金印凡觉得轻松了许多,眼前的蓝天白云又出现了,可是不知道又从哪刮来一阵风,她觉得好冷,不自觉的打着哆嗦,嘴里鼻里又塞满了水,她觉得比刚刚更难受快呼吸不了了,这时有只羊朝她走过来在她脸上舔了舔,金印凡觉得有点害怕,可是没过多久她便觉得可以呼吸了,那只羊在她身边蹲下来暖着她,她也不冷了,不知不觉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金印凡只觉头晕脑胀,她挣扎着睁开眼,只看见头上一片天,还有几只鸟在天上飞,金印凡心想:天堂里也有鸟?她慢慢转过头发现身边不远处有一堆火正熊熊的燃烧,明显是刚刚加了木材,“天堂也要烧火?”

  不对,那堆火上是什么?金印凡吃力的撑着身体凑近一看,居然是一只烤兔!虽然鼻子不太通畅但是金印凡还是忍不住咽口水。

  “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想起。

  金印凡吓得一哆嗦,转头一看,竟是晏仙楼的那个她觉得很熟悉的人。

  金印凡看着李澈伸手挠挠头,突然她像打了鸡血似的站起来,可身上没有力气,她一屁股又摔在地上。金印凡摸摸头,她的帽子呢?然后下意识看看身上,最外面的衣服也没有了?她警觉的看向李澈。

  李澈此时也不看她,坐在火堆前翻着兔子,金印凡见他不说话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你被水冲到了这里。”李澈抬头。

  “那你……?你救了我?”

  李澈并不答话。

  “那……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金印凡见李澈不理他,便又小心地问道。

  “我们被冲的挺远,我也不知道。”

  “我……”

  “女扮男装想做什么?”李澈看着金印凡,仿佛要将她看穿。

  “你偷窥我!”金印凡瞪着李澈,她的手不自觉的将自己的身子抱住。

  “你们来的那天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还需要偷窥?小小年纪不在家好好呆着,学纨绔子弟。”李澈冷眼冷语的说道。

  “我是不得已,我是被丈夫赶出来的。”金印凡对着李澈脱口而出。

  这次换李澈惊讶一回:才这样大居然有了丈夫?看来这女孩日子过得不太好。想着想着居然想起了他离府前娶的那未及笄的王妃,不知她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