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再回晏城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3334 2019.07.14 22:00

  李澈拍拍金印凡的肩,金印凡现在只想立刻回到晏仙楼,这些蒙面人一路寻找她一心想把她杀掉,彩因他们是不是也凶多吉少了,难道就因为她偷听了那两个人说话的原因?

  金印凡哭过后情绪稳定下来了,手臂上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剧烈躲闪被扯得生疼,她咬咬牙看向李澈,“你一定要帮帮我。”

  李澈的身手不凡,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金印凡现在只能把李澈拉来和她一起,好帮她呀,万一那些蒙面人又来了呢?

  李澈将金印凡手臂上的伤重新处理一遍,然后背着她往晏城方向走去,金印凡见李澈不回答她,以为李澈不想帮她,便挣扎着想要下来,金印凡越是挣扎,李澈的手箍得越紧。

  “如果我不想帮你,早将你甩在路上了,想早点回去就安静点。”李澈见她在背上动个不停。

  金印凡听李澈这样一说便不动了,安静的趴在背上,金印凡越想越难受,自从她逃出府就一直在遇难,这回倒好,人家直接追着她的小命不放,说不定还得连累身边的人。

  “我如果不任性就好了,嫁了人好好的在家,有吃有喝的多好啊!干什么要逃呢?我这次如果能回去,不连累别人,我肯定好好的呆在府上。”金印凡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李澈听得糊里糊涂,什么逃跑,她不是被丈夫赶出来的?

  “你是自己逃跑的?夫家怎么对你不好?”李澈边走边问。

  “……我不是被丈夫赶出来的,我其实只是想逃出来逛逛街,到茶馆里听听书,可是没想到刚一出来就被人暗算了。其实……夫家的人对我挺好的……”金印凡突然有点想王府里的那些人了,尽管她在王府只住了十天,可府里的贾壹顷,繁星和素雪对她都很好。府里的庶妃们对她也很客气,还送她东西来着,就算有个何庶妃不知为何想要害她,她也觉得比现在被人追杀好。

  “你是从哪里逃出来的?”李澈继续问。

  “……”金印凡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李澈她其实是淳王妃,干脆让李澈悄悄送她回淳王府好了,到时候再好好感谢他,而且还可以让他帮着自己撒撒谎,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知道是她去过哪里了。

  金印凡正准备开口告诉李澈,前方出现了一辆马车,车上坐着两个人。

  “喂~等一下。”

  金印凡拉长了脖子大声喊道,马车上的人听见声音回过头来看见后面有两个人,马上拉住马僵等着他们,李澈甩甩头,刚刚金印凡叫的声音太大了,耳朵里竟出现了耳鸣。

  他们坐上马车,李澈不动声色警惕地看向车上的两个人,赶马车的是个看起来老实本分的村夫,另外一个妇人应该是他的妻子,可是为何这么热的天赶着马车去晏城?他刚想问个究竟,便听见坐在身边的金印凡开口了。

  “二位是夫妻吧!”金印凡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微笑,“现在是下午,你们去晏城做什么?”

  那两人听金印凡这么一说相视笑一笑,“听说晏城昨天不知道为何戒严了!我们的女儿前几天去城里舅舅家玩了,这不城里不太平,我们赶着去接回乡下来。”那妇人看着金印凡二人有点担心地说道。

  李澈和金印凡听妇人说完,顿时心领神会,城里为何戒严!李澈的现在表情很难看,黑着一张脸,甚至有点吓人,金印凡以为是因为她连累了他的缘故,小声的对着李澈说了声“对不起”。

  李澈哪里是因为金印凡呢,他本就带着皇帝的旨意的,结果才到晏城就出现了这样的事!那如今的天下太平不就是表象了么?到底是谁透露了他的行踪?难道是裕王?明知道他在晏城还敢这样大张旗鼓的搜人,他回到晏城后定要将晏城的知县严刑拷打一番!

  一路上李澈都黑着脸,金印凡也没有说话,快到晏城时便看见城门处站满了官兵,金印凡心里有点慌乱,可是李澈下了马车径直走了过去,金印凡只得小跑着跟上去。

  他们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发现那些官兵只是看着过往的行人,并没有盘查任何人。金印凡松了一口气,跟着李澈大步流星的走进城,城里一切如旧!

  他们回到晏仙楼,金印凡着急的回到房间,小二却说和他们在一起的那几人昨天晚上匆忙退房走了,金印凡当即傻掉,他们不会是被人杀了吧!

  这时李澈回到房间,安化随后进入。

  “爷,你交代我的事有了眉目,告御状的老夫妇到京城后找到了雷校尉,雷校尉不动声色的顺着爷提供的线索放出风声,果然不出爷所料有人按捺不住有了动作被抓了现行。可惜对方主使藏的太深,没有问出更多的线索,只是将赵睇和晏城知县所做的恶事全是拱了出来,现在赵睇和晏城知县已被押送进京,并移交大理寺。”

  李澈此时心里是有疑问的,这么快赵睇就被抓了,后面的大鱼是谁也不清楚,难道真的是裕王?

  “城里的官兵是怎么回事?”

  “抓赵睇时颇废了些周折,这些士兵是临时安排来的,新上任的知县两天后将到。”

  这时李澈房间的门响了起来,安化转身开门,金印凡哭花了一双眼站在外面,安化觉得这人太奇怪了,怎么又来了?

  “默默,他们都不见了,是不是被人杀了。”金印凡哭着走到李澈身边,旁若无人的将李澈一把抱住。

  安化在一旁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抬头看看李澈,李澈有点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安化偷偷笑着退出了房间,然后把房门关上,他站在门外自言自语:“爷和这女子什么时候好上的?默默……默默是谁,难道刚刚是在叫爷!看来英雄是真的难过美人关。”安化心里也替淳王高兴,过了这么多年,如果淳王心里能放下从前就好了。

  房间里,李澈显然没想到金印凡会走过来将他抱住,从来没有人对他这样过!不是没人,是没人敢,大家都怕他,对他唯唯诺诺或是毕恭毕敬,他也从不是主动的人。

  现在被金印凡这样抱着,他竟然感觉很是受用,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温柔了一些。

  “怎么了?”他问道。

  “小二说尔朱世他们昨天就走了,彩因是绝对不会扔下我不管的,可是连她也走了,他们是不是被人杀了?”金印凡带着哭腔对着李澈说道,说完她反应过来忙把抱着李澈的手松开了,可眼睛仍直溜溜的看着李澈。

  李澈看着金印凡的小花脸,想着她落水被冲走,又赶了一天路,身上带着伤,又被人追杀,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这女孩看着娇小无理,骨子里却是坚强不服输的,她愿意在他面前哭诉肯定十分信任他,如今平安回来却发现同伴一个都不在……

  李澈的手慢慢地抬起来想要擦掉金印凡的眼泪,可金印凡这时抬手随意把脸一擦,本来就花的脸现在看起来更花了,李澈笑着看向她不语。

  “他们不会被杀的!”李澈用肯定的眼神看着金印凡。

  “真的?”金印凡不太相信,那天她明明听见那两个人说要杀他们。

  “我肯定!你的同伴有功夫,那个叫尔朱世的也不是等闲之辈!”

  金印凡听李澈这样一说觉得有理,彩因是有功夫的,尔朱世连野猪都打得过,更不会被别人轻易的杀掉,他们也一定也会保护好史经元和刘木兮,可是他们去哪了呢?金印凡想不通。

  “进来!再听墙角就自罚!”李澈突然对着门外,他当然知道安化一直站在门外偷听。

  安化红着脸慢慢打开门,“爷,有什么吩咐。”

  “叫小二做点清淡的饭菜送来,去叫个大夫来,再给这位姑娘开个房间,顺便问一下前两天和这姑娘在一起的人走前留下话来没有。”

  “是。”安化得了交代立马下楼去了。

  李澈扯了凳子让金印凡坐下,自己坐在她旁边。

  “你姓金?”

  “嗯!”金印凡点头,“单名一个帆字,帆船的帆。”

  金印凡觉得还是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为好,现在一桩接一桩的事,她只想找到彩因马上回京。

  李澈知道她没有城实说出她的身份,但心里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小二很快端了饭菜上桌,都是清淡有营养的,金印凡饿了这么久看见好吃的端起碗便狼吞虎咽起来,她还让小二给她端碗藕粉来,她最爱的藕粉!

  “一起吃!”金印凡招呼着李澈。

  李澈欣然坐下拿起筷子。

  安化同大夫一起来到屋子,他进屋时看见李澈和金印凡正同桌吃着饭,那表情透露着奇怪和疑惑,在他的印象里,淳王从来都是拒绝同女人一起吃饭,所以在王府他总是在行吟阁里一个人吃。

  李澈见大夫来了立刻起身将大夫叫到金印凡身边,大夫将手臂上的衣服和缠在伤口上的血布剪开,那刀伤虽不深,但由于未得到及时的处理,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隐隐的已有化脓的迹象。

  那大夫见眼前站着的不像是一般人,也不敢多问,帮金印凡把过脉后仔细地清理着伤口并包扎好。

  “大夫,这伤可有大碍?”李澈站在一旁询问。

  “这位小姐的伤并无大碍,只是这几天需得每天换药,而且不得碰生水,另外小姐气血不足需得注意休息、吃几副药调理一番。”大夫恭敬地回答着道,然后走到桌前开着方子。

  “等会还请这位小哥随我去药铺抓药。”大夫将开好的方子递给李澈。

  李澈看了看然后交给了安化,随后安化便同大夫一起出去了。

  金印凡这时回到桌子前继续吃她刚刚还没吃完的饭,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李澈,“对了,那天的比翼钗是谁拍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