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怎么服侍我便怎么服侍王妃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299 2019.06.26 23:17

  “爷,宏宇传来消息,江南那边一切安排妥当,只等爷过去了。”安化骑在马上,眼睛瞟向李澈。“我们要快马加鞭赶到江南和宏宇汇合还是……”

  “难得出府,无需着急!一路需得掌握当地民情。也看看这一路风光。”此时的李澈脸上有喝了酒后的微醺红晕,今天他成亲,可他现在正骑着马走在大道上,身上的喜服早已换作常服。

  “记住,此行名为巡查盐商,实为彻查江南贪污腐化之恶行,一路需得小心谨慎,不可暴露身份!”李澈受皇帝重托,他微服探查地方官员的腐败链。

  “是!”安化点头,跟在李澈身后。

  出府前,李澈由贾壹顷领着去洞房。虽王妃未及笄,掀盖头、喝交杯酒这些事还是要做的,亦或者可以聊聊天。李澈其实并未醉酒,可那些人实在厌烦,有的人好不容易有和淳王喝酒说话的机会,趁着机会没完没了,他耐着性子,最后还是黑着脸走了。

  “回行吟阁!”李澈开口,谁能不听?贾壹顷只得转向,他知道这小王妃恐怕是入不了王爷的眼,娶回来为的只是权益之计。

  李澈慢慢走着,府内灯笼红曼高挂,抬头看见夜空中璀璨星河静谧祥和,他停下脚步,突然想去看看那小人生的什么模样?于是转身便往初棠阁方向去。

  贾壹顷本想着回去叫素雪和繁星给爷准备宵夜和醒酒汤,没成想爷竟要往初棠阁去,便马上远远的跟过去。

  初棠阁金印凡的随嫁侍女彩因见李澈过来,正要行礼,被他打断,手举起来示意不要做声,李澈走了两步,停住。他站在院子里停了良久,旁边的人都不敢上前询问,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为着不陷入皇兄的送人恶性循环,保住王妃这一位置在自己心中的美好,虽是自己随便做了决定,可到底是委屈了自己还是委屈了里面那位?李澈站在那儿想了一通,转身走出了初棠阁。

  贾壹顷在远处看着,无奈的摇摇头,他是看着李澈长大的,自己的主子是怎样的人他最是清楚。

  回到行吟阁,李澈把他近身服侍的人叫到房间。

  “王爷,今晚你就要出府?”贾壹顷瞪着斗大的眼睛,素雪、繁星也是面面相觑。今晚怎么能出府?“那王妃……”贾壹顷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这样的事别人家的主子他不知道,他的主子做这样的决定实属正常,可那边才刚娶回来一个正经的王妃,面子上要过得去吧,还是得请王爷的示下。

  “你们怎么服侍我便怎样服侍王妃,切不可乱了尊卑,王妃新进府,让她好好熟悉一下府内环境吧!”

  贾壹顷、素雪、繁星一听,立马跪下,连忙答应下来。

  看着王爷的背影,贾壹顷又摇摇头,这到底是入了眼还是没入眼?

  “贾总管,明天我和素雪就去初棠阁当差吗?我可不想去!”繁星看着贾壹顷。“我们在这边习惯了,要不叫王妃过来,我们也可以伺候她。”

  “想得美!”贾壹顷狠狠瞪繁星一眼,“明儿个一早就去初棠阁给王妃请安!不许偷懒。”说着甩着手走了。

  繁星和素雪捂着嘴偷笑一回便回到自己房间了。

  另一边金印凡刚刚明明听到屋外有响声,吓得她赶紧坐得笔直,有点大家闺秀的意思。可是这门怎么还不开?哎呀!有点紧张,手心都出汗了。这王爷怎么这么磨叽!说不定说书的是骗人的呢,英雄做事不都是干干脆脆的嘛。

  就这样又等了一会,好像是没了动静,于是她又把喜帕扯下来,起身走向屋内的桌子。

  “嘎吱。”门开了,慌得金印凡赶紧往床边跑。却看见进来的是彩因。

  彩因是她的陪嫁丫鬟,聪明伶俐,还有一身的好功夫,金护章早前救过她弟弟的命,而且让她弟弟在蜀地上了私塾,往后或许还能求得一功名。彩因为了报恩来到金家。这些年,金家也没有拿她当下人使唤过,这次金印凡出嫁,金护章不舍,加上不放心,便征求了彩因的意见,让她以丫鬟的身份跟着金印凡,好在危机时能保护他的宝贝女儿。

  彩因自然是肯的,而且没有人能比她更合适。金印凡对她简直是喜欢加崇拜,她亲眼看见过彩因一个人把五个大汉打得跪地求饶,那身手可了不得。

  看见金印凡偷偷摸摸的,便说道:“不用慌,王爷出府了,刚刚王府贾总管过来通知过了。”彩因气呼呼的说。

  “出府?……大英雄就是不一样。”金印凡不觉得难过,反而轻松了,大摇大摆的走到桌前。“彩因姐,有没有吃的?我肚子好饿啊!我想吃豆糕还有藕粉!”说着便去挽彩因的手臂。

  “小姐,吃的来啦,就知道你会饿!”微微端着食盘走进来。

  “还是从小跟着我的人儿懂我!”

  金印凡结果食盘,端起藕粉大口大口的吃着,只有彩因皱着眉头。

  “对了,你刚刚说王爷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啊?”金印凡边吃边看向彩因。

  “说是得好一阵子。”

  “王爷这说走就走,不顾小姐了吗?听说府里还有四位侧妃呢?小姐被欺负了可怎么办啊?”微微说着说着眼泪便掉下来了。

  “这有什么?横竖我不是没及笄嘛!也没什么用,换个地方过几天开心的日子那是顶好的。”金印凡不以为意的说道。

  “贾总管说明天他要带府中的下人过来拜见,另外四位大概也会过来,今天就早早的睡下吧,明天可要端庄些,不能让人小瞧了去。”彩因说着便去给金印凡准备洗漱,金印凡只得狼吞虎咽的吃完,乖乖的睡下。

  第二天,天气依旧晴朗,因着快六月的天,早晨也不是很凉,初棠阁里的人早早的就被彩因和微微叫起来,正仔细的给她梳妆打扮呢!

  微微照应着给金印凡梳头,如今小姐已成亲,额前的刘海是不能再有了,索性都梳上去,做了新娘子,也是正经的王妃,因着未及笄,便梳了元宝髻,髻旁不插笄,只用珠花代替,为了不让人小瞧了去,那珠花用的是最显高贵的。可珠花再高贵总也透露出一股孩子气。

  彩因给她换上一身明黄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的百褶裙,逶迤明黄色拖地烟笼樱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仔细一看,还真有点粉腻酥融的味道,只是身板毕竟小,撑起这些衣服实在是不容易。

  金印凡边梳妆边吃着东西,彩因在一旁嘱咐着,“与下人说话得端起女主人的架子,与那四位说话更得端出嫡妃的身份,千万不可嘻嘻哈哈。”

  “我都记着呢!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咧,看我的吧!”说着拿起盘子里最后一块糕塞进嘴里,此时贾壹顷已侯在门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