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我们认识吗?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559 2019.07.08 22:20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李澈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竟然去扶了摔倒在地的那个“女子”,但他心里却没有什么波澜,他看了看窗外想出去走走。

  安化从外面回来,见李澈仿佛有心事,欲言又止。

  “打听到什么了。”还未等安化开口,李澈便站起来问。

  安化是他的心腹,进来不说话肯定有事。

  安化走到李澈面前,看着李澈说:“王府传来消息说新王妃失踪了。”

  李澈没想到是府上新王妃的事,失踪了?也难怪,当晚就离开了府!

  “派人找过了吗?确定是失踪?”李澈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府上没有声张,说是何庶妃放走了王妃,贾壹顷拿不定主意,找到廖将军传话给王爷。”

  “暗地里再找找吧!”府里五个女人,都是不得已娶进府里来,人失踪了总得找到。

  “是。”安化转身准备出门,不料从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公子在吗?”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

  安化看李澈一眼,李澈点头示意他开门,门一开,一个清秀男子打扮的人站在门外,这人正是金印凡。

  金印凡此时脸色看起来仍有些苍白,不过精神却很好,她走到李澈面前,仔细的看着他,安化正准备将她拉开随即被李澈抬手制止。

  “我们认识吗?是不是在哪见过面?”金印凡摸着下巴问。

  “这位小兄弟何出此言?”李澈笑着看向她,对她的鲁莽也不恼,反而想任她说下去。

  金印凡走到李澈身后,这个背影她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李澈回过头看着她,她自知失礼,走到李澈面前,小小的人儿还需要抬着头仰望才是。

  “听说你出手帮了我们,我特意来给你说声谢谢!”金印凡其实是想知道为什么会对面前的这个人有熟悉感,他们是不是认识呢?她来确定过了,是真不认识这个人,道了声谢便离开了房间。

  李澈看着金印凡小小的背影,那种熟悉感又出现了,他也很奇怪。

  “安化,去查一下今天进酒楼的那五个人是什么来历。”

  安化抱拳称“是”,“刚刚那个人好像是名女子。”

  李澈笑笑看看安化,“看出来了?去查吧!”

  安化跟着李澈出生入死多年,在战场上他是李澈最勇猛的战士,现在他是李澈的左膀右臂,金印凡的那点伎俩只能骗骗平常人。

  金印凡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其实就是睡眠不足加上没有吃饭导致了昏倒,休息了一会吃了东西便又生龙活虎了。

  “彩因,你见过隔壁桌的那个人吗?我怎么觉得我认识他?”

  “我也感觉好像见过,想是这两天没休息好,出现了幻觉。”彩因其实是见过淳王的,淳王离府那晚曾到过初棠阁,可当时灯光昏暗,彩因为婢女并不敢直视他,等他转身时方看过一眼。

  “算了,不想了。对了,你觉得尔朱世是什么人呢,好像很有钱。”

  “那人深不可测,我们还是小心为上,明天我们就回去吧。”彩因觉得不能待在外面了,今天就在外惹了事情,碰到的这些人里除了那个书生,其余的都挺奇怪的。

  “你就是这样,好不容易出来,衣食住行通通有人买单多好啊,听说晏城过两天有特别热闹的集市,我们逛逛再回去吧!”

  金印凡最爱看热闹,最爱逛集市,小时候蜀地就有赶集的习俗,每到赶集的时候,街上的小贩贩卖各种各样的玩意,吃的、玩的、应有尽有……

  午后,晏城内一处偌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一颗树,树上挂着一个鸟笼,笼子里的鸟儿叫的那叫一个清脆,树下放着一个摇椅,摇椅上的人眯着眼听着鸟叫声,这人三十出头,脖子上一颗大脑袋,此人正是那无恶不作的赵睇。

  小厮领着一个哭丧着脸的人带到赵睇面前,那人见到赵睇,扑通一声跪下,嘴里哭诉着,“二舅,您可得为我做主啊,如今晏城居然有人敢跟您对着干,我可是您的人。”

  赵睇斜着眼看向跪在地上的虎彪,“谁这么大胆子?”

  虎彪添油加醋的把他在客栈遇到的事向赵睇说了一遍。

  只见那赵睇坐了起来,看向虎彪,“绝色美女?”那眼神放着邪淫的光。

  “正是,现在住在晏仙楼。”

  “既然有美女,那还等什么,走吧!”说着便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往晏仙楼去了。

  此时刘昭雪心里极不平静,淳王就在咫尺,可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近他,她怕一个不小心,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楼下有吵闹的声音,金印凡打开房门向外看去,尔朱世和史经元正好朝她过来。

  “下面怎么了?”金印凡看着他俩。

  “哎呀,我史经元今年头一次出门就遇着了土匪还有恶霸,想来考功名是没指望了。那早上来的恶霸报仇来了,带着好多人。”史经元絮絮叨叨的对着尔朱世和金印凡说了一通。

  “来打架的?”

  “金兄不必理会,在下……”还未等尔朱世说完话,赵睇带着人便上了楼。

  “就是他。”虎彪看见尔朱世连忙用手指指向他。

  赵睇走到尔朱世面前,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交出来吧!”

  “我有点糊涂,你是在同我说话?”尔朱世不紧不慢的看着赵睇。

  “人呢?”赵睇也不搭理,自顾自的说着,眼睛四处张望。

  “我不站在你面前?”尔朱世继续说到。

  “搜。”赵睇见尔朱世答非所问,便直接叫人搜房间。

  尔朱世怎会让他在此猖狂,用手上的扇子直接将那群人打倒在地,赵睇本就是个脓包,见身边的人被打倒了,索性跑了回去,看来是个练家子,他得回去准备准备再来!

  李澈在房间内看见赵睇跑出晏仙楼,“这等蠢货居然敢称王称霸!安化!你可查到什么了?”

  “回王爷!”李澈看一眼他,安化自知说错话,遂改了口“回爷,赵睇的表哥在京城任游牧副尉,其表哥后面是谁尚在查探。”

  “小小游牧副尉不值一提,继续查。”

  赵睇狼狈的回到院子,叫上了更多的人拿着武器就要回晏仙楼,平时晏城的人只要看着他就吓得自动往后缩,今天倒好,直接给他打出来了,这面子丢的大发了,那怎么可以,看他不回去将他们打的跪地求饶。

  刚准备出门,小厮从外面拿着一封信跑进来,信封已经做了特殊的记号。

  赵睇不敢怠慢,忙打开了信,虎彪见他看着信不说话,也不走,上前问道,“二舅,怎么了,信上说什么?”

  “今天先这样吧。”说完对虎彪甩甩手,自己回到院子里散了众人。

  虎彪在一旁丈二摸不着头脑,怎么说变就变!难道这就不去了?

  金印凡几人还在担心那赵睇又回来找他们的麻烦,可尔朱世执意不离开晏仙楼,他轻松的笑道:“凭他!还没有那个能耐让我离开。你们放心的住在这里,若出了什么问题我负责!”

  金印凡倒是无所谓,如果真打起来,她就和彩因一起跑,刘昭雪当然是不会走的,只有书生整天担惊受怕。

  “木兮,你知道你家亲戚在哪吗?我们帮你找。”金印凡看向刘昭雪。

  刘昭雪被问得一愣,“我……我只知道他们在晏城,不曾记得他们在哪。”

  “没关系,慢慢找,若是没找着,我们便可同伴。”金印凡见刘昭雪不太自然,以为戳着她的伤心事了。

  至从那天赵睇没来晏仙楼,大家都将他抛之脑后了,现在金印凡早就期待着晏城的集市了,这几天正养足了精神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