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安全感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464 2019.07.12 23:15

  老伯放下手中的木柴走到木桌前仔细地看了看李澈稍显激动看着李澈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问:“你是将军?”

  “老伯,我不是将军,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李澈对老伯倒是很有礼貌。

  听见李澈这样说,那老伯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他的父亲真的在战场?”据李澈所知,现下大夏国国泰民安,边疆没有战事,何来打仗之说,恐怕是被派驻守边疆了。

  老妇人见李澈问起,起身将石头带到屋内,许是怕他听见回到桌前用手抹抹泪花。

  “我的儿五年前被征去参军,一年后回过家一次,那一次回来整个人黑了,可好在人长得壮实了许多。回来看看孩子和我们俩便匆匆地走了,留下一些木剑给这孩子。可这一去到现在也没回来,我们也去城里打听过了,那年跟他一起去的男丁都没回来,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老妇人说着便伤心的留着眼泪,一旁的老伯也擦着泪。

  金印凡见两个老人抹着泪,心里也跟着伤心起来了,她想起金护章在她出嫁前给她玉佩时转身那不舍得的背影,金印凡的心开始揪着的疼,如今自己私自离京逃出王府,不知道父亲和母亲是否已经知道了,她们若是知道自己逃了出来该是多么担心呢?

  “他去了哪支队伍,跟了哪个将军?叫什么名字?”

  “他叫耿长浩,我们也不清楚他去了哪个地方,只知道晏城一个叫剌瓜的人把他们叫去的。”

  李澈在心里盘算着,五年前各地都在征兵,老人家知道的又不多,又不知儿子的生死,想找到此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可这对他来说倒是不难,便默默记在心里了。

  金印凡因着心里难受想起身走走,可石头这时趴在门边正看着她,金印凡走到石头身边,她不确定石头是否听见了他们刚刚说的话,她蹲下身将石头抱在怀里,“你爹是个大英雄,他肯定每天都会想你,你要快快长大哦!”

  石头这时很安静,只是默默的点头。

  老妇人走过来将石头抱到身边,“娃的娘也是个命苦的人,我儿参军后没多久,石头生了场大病,我的儿媳为了采草药给石头治病,从悬崖摔下……”

  “可也奇怪,石头的病却慢慢好了起来,身体也越发好了,可是从那时起石头便说他从没见过他娘。”老妇人说着又抹了一会眼泪。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每个人都有想逃避的东西,就连几岁的石头也不例外,金印凡在心里暗下决定,等回到晏城后就和彩因回京城,不管那淳王是个怎么样的人,不管他以后会对她怎么样,为了她的父母这辈子她认了。

  李澈和金印凡喝了水歇了一会后便道别了石头一家,两个老人拿了些饼子干粮让他们带在身上,走之前李澈走到石头身边,贴着石头的耳朵对石头说着什么,石头那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他望向李澈重重地点了点头。

  两人从老妇人那儿得知离晏城还有一段路程,金印凡着急回去见彩因他们便坚持赶路。李澈这时照样什么也不说走在前面,金印凡只得尽力跟上,两人走到了一处宽阔的地方,地上满是野草,那些草都没有没过膝盖,花也开得正好,金印凡实在走不动了,看着这样的美景便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歇会行吗?我走不动了!”金印凡见李澈一个劲的往前走。

  李澈此时心里有点不安,他想马上回到晏城。他从金印凡嘴里得知晏城的人似乎已经知道他的行踪,裕王竟然也牵连其中,只是现在身边有个拖油瓶,不然他早就到了晏城。

  李澈停下脚步回到金印凡身边,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金印凡脱口而出一句话:“我背你!”

  简单的几个字说的快得让金印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上来!”

  李澈边说边转过身半蹲下身子等着金印凡。

  金印凡站起身犹豫着要不要上,看着那有点熟悉的背影,金印凡决定上,这个时候就不要在乎男女授受不亲那点事儿了,虽然李澈已经半蹲下来了,可对金印凡来说还是有点高,但这并不是难事,金印连抓带爬的上了背。

  李澈没想到金印凡居然这样大大咧咧的就上了他的背,微笑着摇摇头起身走了。

  “默默,你不会真的是将军吧!”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不像将军,倒像个杀手!冷冷的,沉默寡言。”

  金印凡正刚说完,李澈便站在原地不走了,金印凡很奇怪,“你看,就像这样,又不说话了。”

  金印凡刚说完,李澈突然一个转身往后退了一步,金印凡一看不知从哪里射过来一只短箭。

  这时一阵风吹过,草地上的草全都斜向一边,空气里充满了一阵肃杀之意,李澈缓缓伸出一只手,手里赫然多了几把小刀,只见从周围飞出五六个蒙面人将李澈和金印凡包围住。

  金印凡此时有些发蒙,说书人讲的那些江湖场面竟然让她碰上了,可是她现在有点害怕。

  李澈和蒙面人对峙着,居然有种敌不动我不动的意思,突然之间李澈对金印凡说了句,“抱紧我。”然后李澈将手上的小刀全数射出去,蒙面人应声倒地,刀刀命中蒙面人的要害。

  金印凡看得目瞪口呆,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些人全都瘫在了地上,可李澈并没有停下脚步,背着金印凡快速的向前,可是却来了更多的蒙面人。

  李澈从容不迫的和蒙面人交手,那些蒙面人手里拿着刀,刀刀不留情面,他们的目标显然是要金印凡和李澈的命,李澈反手将金印凡从背后抱到身前,他的眼睛微眯,瞳孔紧缩,死死的瞄准蒙面人他屏气凝神,眸底倒映出杀意。

  金印凡感觉到李澈的变化,任由他抱着她,尽管面临如此危险,但是她却慢慢的不害怕了,心里有了安全感。

  李澈一边护着金印凡,一边将蒙面人一个个的解决掉。他将面前的蒙面人勾倒在地,双腿一紧,双脚猛然用力绞动,只听咔嚓一下骨裂声响,那人脑袋一歪。这个过程只发生于一瞬间,李澈将金印凡的眼睛捂住不想让她看见如此暴力的一幕。

  李澈拿起脚下的刀对着最后一个蒙面人,冷冷的声音响起:“谁派你来的?”

  蒙面人眼见形势不利,抬手想要自杀,可他的一言一行早被李澈看穿,李澈快速出手阻止了蒙面人。

  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蒙面人见自杀不成,只得撑死不说话,李澈上前搜身可什么也没有。正当李澈眯着眼想着什么的时候,那蒙面人突然拿着刀向李澈身后的金印凡刺去,金印凡眼看那刀快要刺过来,她大声尖叫着往李澈身边躲,可那蒙面人的刀却停在半空,下一秒连人带刀倒在地下。

  “小姑娘,你的声音太大了,我的耳朵现在嗡嗡的响。”

  金印凡回过神,看见满地的尸体,抱着李澈大声哭了起来,危险过去后她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和恐惧。

  李澈此时任由金印凡抱着,任由她在他怀里哭着,他的手缓缓抬起将她轻轻地揽在怀里……

  此时烈日已为夕阳,天边出现了绚丽的火烧云,地上一对人儿那微妙的感情正悄然而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