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金帆、木兮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435 2019.07.05 23:47

  也不知道马车走了多远,一行人只觉得屁股都快被颠烂了,刹大爷今晚别提有多高兴,他坐在马背上,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那一脸横肉此时也变得温和了一些,他的眼睛看向被绑着手脚、蒙着眼睛的这群人,对他来说,他们不是人,他们全是白花花的银子!

  马车停在老鹰山下,金印凡几人被拖下车,给他们松了脚上的绳子,他们拉着一根绳子排着队往山上去了,金印凡感觉像是进了山洞,耳边出现了滴滴答答山泉的声音,冷风吹到人身上竟然打起了哆嗦。

  他们不知道被带着走进了哪儿,金印凡感觉被人拉着往上,彩因在一旁一直护着金印凡,刘昭雪一路上一言未发,既不挣扎,也不吵闹,她现在只能将一切交于天意!

  那几个护送药材的人为了保命,也只得乖乖的跟着,只有那书生因为害怕一路上发着奇怪的声音,手抖着去拉金印凡的衣服,嘴巴里不知道叽里咕噜说些什么。

  金印凡心里鄙视着书生,但又觉得这书生挺好笑;金印凡一直默默地留意着刘昭雪,这名女子为何会一个人出现在此处呢?等会得找个机会问问清楚。

  金印凡不知道这一路究竟换了多少种方式,又是走,又是蹲,还有爬,最后直起了身终于感觉到了一块平地,蒙着眼的布条被取了下来。

  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眼前是一块很宽敞的空地,空地四周支起火盆,盆里有火苗在燃烧,空地外面全是茂密的树林,此地是老鹰山的山顶,站在山上就着月光往山下望去,更显现出朦胧别致的美。

  土匪狗子们将几人带到空地,他们在空地上摆起了一排桌子,桌子上放了酒,在空地的中央,他们又架起了篝火,几个土匪狗子竟然搬出了一头羊放在篝火上!

  金印凡看着土匪们忙忙碌碌的跑前跑后,感情他们这是要吃肉!这么晚了,如此美景,月色清朗,竟让一帮土匪在这儿享受,金印凡心里忒不平衡。

  金印凡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头羊,如果眼睛可以吃东西,那头羊早就成了一堆骨头!她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是真的真的很饿!

  “咕咕~”金印凡往旁边一看,是从书生肚子里传出来的,旁边的书生看着那只羊眼睛瞪得比她还大。

  此时那羊肉被烤的能闻出香味,爆油的滋滋声更是听的清清楚楚,只听那书生幽幽的说着:“凡声皆宜远听,惟听此声远近皆宜。”

  金印凡看看书生,再看看自己的肚子,“我可不想听声,我现在就想去吃肉!”

  “公子莫急,想必那刹~什么大爷必定会分一些给你我。”书生说的满心期盼。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金印凡看到这书生就生气,真想一脚把他踹下山去。

  “小生叫史经元,小生老家是河南黎阳,我是为着求学而来。”书生见金印凡问自己忙报上名字和老家。

  “呆子!”金印凡蔑了她一眼,转头便又看向烤羊!

  刹大爷左手拿着酒坛,右手啃着蹄髈走到金印凡他们面前,张着一张大油嘴对着他们说道:“今天大爷我高兴,你们一个一个讲清楚了身份,等我掂量好你们值多少钱就可以吃点羊肉!”

  说完手指向那几个商队的人。

  “大爷,我们是从江南来的药商,这批药就是普通的药材,大爷放了我们吧!”

  “江南?搞那么远?但是老子不怕等,只要有钱就成,没拿钱之前干杂活,老子不养闲人!”刹大爷说完指着书生。

  “你个书呆子是从哪来啊!”

  “小生此行为了求学而来,今晚小生是想在外面露宿一晚,没成想遇见各路英雄好汉,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所谓山高水长……”

  “行行行……你就一穷书生!那你和他俩什么关系?”刹大爷听说话听的晕乎乎的,忙打断他,指着金印凡和彩因问道。

  “我们是老乡,一起来求学!”金印凡看着刹大爷说道,眼睛不时盯着那羊。

  刹大爷显然不相信,他走到彩因身前,“你刚刚说的话算数?”

  彩因看看刹大爷,“对识相的人来说,当然算数!”

  “好!”刹大爷拍拍大腿,啃了一口肉。

  最后,她慢吞吞的走到刘昭雪面前,眯着眼说道:“你绝对值钱,你一个抵他们仨!”刹大爷边说边指向金印凡三人。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我是去投奔亲人的。”刘昭雪面无表情的说着。

  “你的亲人在哪儿?”刹大爷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没钱她的亲人有钱啊。

  “我的亲人在晏城!你若敢,就送我去,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刘昭雪心动了一下,她偷偷打听到淳王现在在晏城,她想将计就计。

  “晏城离这儿可不远,你可别给我耍花样,敢耍花样,我让你没脸见人!”刹大爷心里琢磨着。

  就这样刹大爷问了一通话后将他们关进了屋子,解开了他们手上的绳子,屋子被上了锁,金印凡、彩因、书生史经元、刘昭雪被关在了一间屋子里。

  刹大爷没有拿任何东西给他们,金印凡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书生史经元在旁喋喋不休。

  “呆子,你能别念了吗?我听你念头都要炸掉了。”金印凡气呼呼的说道。

  “公子,我也很饿。”

  “你饿就去一旁呆着去!”金印凡指着墙角。

  史经元便听话的去了墙角。

  这时,不知谁递了一块饼子在金印凡面前,金印凡闻着味道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漂亮的女子。

  “我身上还有一些干粮,还好他们没有搜身,你们快吃点吧,只是没有水!”刘昭雪很诚恳的说道。

  金印凡几人接过饼子,她走到刘昭雪的旁边,仔细看了看她。

  “真是美啊,人又善良,又勇敢,如果我是男的定会喜欢上她的。”金印凡一边吃着饼子,一边在心里想着。

  “这么晚了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荒郊野外?”彩因心里对眼前的这个女子也感到很好奇。

  “我是去晏城找亲戚的,因着迷了路,到了晚上都没找到正确的路,结果就遇上了土匪。”刘昭雪避重就轻的回答道。

  “可否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彩因继续有礼的问道。

  “我叫刘木兮,你们叫我木兮吧。你们呢?”刘昭雪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名。

  “我叫因石,这是我家少爷金帆。”彩因在金印凡说话之前抢先一步。

  金印凡看看彩因,她心里很是满意,现在自己和彩因是男子,当然得换个名字了。

  这几个人在土匪窝的屋子里客气了一番,三个女人都瞒着各自的身份,只有那书生是真真的!

  李澈已在晏城歇下了脚,他并不急着去找赵睇,而是准备在晏城呆上几天。

  安化从外面回来走到李澈身边,“爷猜的没错,我已打听清楚了,晏城知府的确不作为,而且常年私扣朝廷下放的各种赈灾款项。”

  “他上面是谁?”李澈面无表情听安化说完,慢悠悠的倒着茶送到嘴边。

  “奴才正在查。”

  “继续查,记住不能打草惊蛇。”

  “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