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相遇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3242 2019.07.04 23:04

  老鹰山的刹大爷领着他那一帮土匪狗子下了山,他二弟秀才这几天一直打探着商队的情况,摩拳擦掌就等这一天嘞。

  刹大爷等人顶着大太阳早早的埋伏在老虎湾,豆大的汗珠挂在那满是横肉的脸上,平时这些人吃饱了就睡,可今天一个两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下方,生怕一眨眼就放过了。

  一条黝黑黝黑的蛇朝刹大爷爬去了,刹大爷转头便看见了它,他内心狂喜,刹大爷心想出门遇“小龙”,吉兆!今天肯定能捞到不少的宝贝,又可以在山上呆个十天半个月不出山喽。

  刹大爷站起来,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到蛇面前,熟练的逮着蛇的七寸提起来,用小刀划开蛇肚子,取出蛇胆仰头便往嘴里送。

  吞下蛇胆,刹大爷想看看他的狗腿子们藏的好不好,他站在高处,放眼望去,不仔细看真就看不出来,他很是满意,现在就等着秀才和小三子的信儿,只要人来,钱财一举拿下。

  正想着,秀才和小三子气喘吁吁的回到老虎湾,看到刹大爷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小三子被藤条绊得摔了个狗吃屎!秀才壮着胆子走到刹大爷面前。

  “老大,那支商队绕了路,刚刚从前面几里的岔路口绕开老虎湾往于家镇那条路去了!”

  刹大爷一听,顿时急了眼,抬起就给秀才一脚,“绕路!你是怎么打探消息的?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老大,我一直打探着,不知怎的他们在这变了主意。”

  “他们人多不多?”刹大爷不想放弃。

  “不多!这次人少,但东西可不少,他们肯定怕遇事,宁愿多走几个时辰变道。”

  刹大爷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叫上兄弟们,带好家伙,抄近路,今天老子要把宝贝抢光!”

  说着老鹰山的人起身抄了近道,在商队的必经之路埋伏好了。

  今晚月色还不错,月亮照着树木别有一番韵味,月色下,有四辆满载货物的马车正往京城赶,每辆马车旁边有四个人,每个人都显得形色匆匆。

  为首的人看看四周,又抬头看看月亮,手不停地擦着汗,“终于绕过了老虎湾,若不是要赶着交货,也不必如此心急赶夜路。”

  “是啊,快走吧!”在他旁边的人说着,“刚刚月亮还亮呢,怎么突然就被乌云遮住了?”

  那人刚说完话,马儿停下了,几人左顾右盼,正奇怪着,便看见从路旁的树丛里闯出来一群拿着大刀,光着膀子的人将他们连人带马车团团围住。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刹大爷开!想走可以,东西留下!”

  只见刹大爷肩上扛着大刀,边说边走上来。

  刹大爷在道上有一规矩,抢东西,但不轻易要人命,断手断脚的在所难免!

  那几个护送货物的哪里肯依,为首的走出来到:“我们送的就是一批药材!并无钱财。如果大爷要,我们身上所有的银子您都拿去,您行行好!放了我们吧!”说着便把所有人身上的银两递了过去。

  刹大爷掂了掂手里的银子,还不错,可药材是值钱货。秀才有门路,抢了过来让他去销掉换银两。

  刹大爷把银子往兜里一放,大刀一挥,土匪狗子们便上前去抢载着药材的马车,那护送马车的也早有准备,抽出藏在马车下的刀,便和刹大爷打了起来。

  一时间,刀碰刀的声音,马车受惊的声音,哎哟声,嘿哈声混作了一团,混着夜色,分不清谁是谁。

  金印凡和彩因这时正准备回京,听见前方传来打斗声,马上便往草丛里躲,此时月亮慢慢从乌云里探出头来,不过还是有些朦朦胧胧。

  她俩小心翼翼的往打斗声那边走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走近了一看,竟有两拨人在此打斗,一方光着膀子的装束像是土匪,另一边像是被打劫的!

  金印凡虽说在茶馆里听打杀的倒是挺多,亲眼看见这场面还是第一次,她扯扯彩因的衣服,“我们是不是应该拔刀相助!”彩因今天换了装束,为了方便,也是一身男装。

  “等等看,他们人太多,我要保护你,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金印凡想了想,是这个理,反正目前还没有人躺在地上,看看再说。

  可没一会的功夫,那群土匪就将护送药材的人给制服了,混乱中还跑了七八个。

  “怎么样!我刹大爷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老子等了你们好几天,还赶了路!兄弟们肚子还饿着,走吧!让我的兄弟们好好招待招待你!”刹大爷说着就要押着剩下的几个人还有马车离开。

  躲在草丛里的金印凡脚下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下意识伸出手去摸了摸,竟然是活的,还会动!吓得金印凡赶紧缩回手,她正想低头看看真切,那东西竟然叫出了声,金印凡和彩因愣在当场,借着月光一看,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看样子被吓得不轻,全身瑟瑟发抖。

  刹大爷一群人听见草丛里传出了叫声,拿起大刀朝金印凡他们走过来,彩因也缓缓抽出身上的剑向刹大爷刺去,刹大爷一个灵活的转身,居然躲过了剑。

  土匪狗子们见老大在这边打起来了,全跑过来帮忙,那书生抱着头窜出草丛,嘴里大声喊着:“别打了,别打了,君……君子动……动口不动手!”居然吓成了结巴。

  土匪狗子看见旁边又出来个人,没听清他嘴里结结巴巴的说着什么,一脚踢上去,便将书生踢了个四脚朝天。

  金印凡看那书生跑了出去,想去拉他,一个踉跄摔出了草丛,土匪狗子这回惊呆了,从哪冒出来这么多人?是那群商队一伙的?

  秀才和小三子反应快,跑过来将金印凡和书生擒住,金印凡本来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旁边的书生更是大气都不敢出。金印凡狠狠瞪了书生两眼,要不是他大声叫唤,他们也不会被人发现!

  彩因看见金印凡被擒,只得停下打斗,她走到刹大爷面前说:“你们为财,放了我们还有可能得到,否则小命不保!”

  刹大爷一听,应该是有钱人家的人,留着做个大买卖才行,今天收获不小,待全部带回老鹰山,慢慢计划计划。

  刹大爷忽略彩因说的话将金印凡三人绑了,扔在马车上和那几个商队的人一起带回老鹰山。

  一路上土匪们说说笑笑,打着诳语,坐在车上的书生此时愁眉苦脸,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道:“想我寒窗苦读十数载,今日竟在这荒郊野岭遇着了土匪,此非善行!”边说还边摇着头。

  “喂!要不是你叫,我们会被发现吗?害人精!”金印凡斜着眼。

  “公子此言差矣!小生好好的藏在草丛里,不知哪里飞来一只不知何物的虫子趴在我身上到处窜动,小生怕极了才叫出了声。”

  金印凡听他叫自己公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的是男装,遂挺了挺背道:“虫子?那是小爷我的手!”

  那书生显然十分惊讶,眼睛往金印凡的手看去,无奈手被绑着,看不见。

  金印凡一行人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土匪里的小三子突然跑到刹大爷身边,低声说着什么,只见刹大爷眼睛一亮,搓着手抬头示意。

  金印凡心里一紧,心想:不会发现我是女的吧!她抬头不安的看向彩因,彩因此时也很苦恼,才刚救下王妃,没想到又落入土匪手里!

  金印凡余光注意刹大爷到底在干什么?

  小三子和秀才得了令,轻手轻脚地往前面走去了,坐在马车上的金印凡舒了一口气。

  那两人走进旁边的树林里,没过多久,金印凡听见从树林里传出来了一身尖叫,是女人的叫声!

  金印凡抬头往树林里看去,树林周围有蒙蒙白雾,看不清楚,过了一会,小三子和秀才带回来一个女子,映着月光可以看出那女子虽是平常打扮,可掩盖不住姣好的面容和温婉的气质,这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半夜三更,一个弱女子怎会出现在这儿?金印凡摸不着头脑。

  这女子显然被吓的不轻,可被两个土匪擒着带到刹大爷面前,却依旧保持镇定,令旁边的金印凡心生佩服,换作是她,或许早已大喊大叫了。

  刹大爷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名女子,皱着眉头打量着,刹大爷干的是打劫的营生,可对美色不感兴趣,虽然站在面前的女子有绝色之美,可刹大爷铭记色字头上一把刀!

  “今晚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来人!我刹爷是要走大运了?”

  “大哥,咱老鹰山就缺个嫂子,要不大哥把这女的带回去,今晚就洞房!”秀才在一旁说道。

  “俗话说,君子不乘人之危,君子……”书生突然插上话了。

  “你给老子好好呆着,再说话割掉你舌头!”站在书生旁边的一个土匪朝书生头上狠狠一敲,打断他说的话。

  书生立马老实了,不敢再说话。

  “对那读书人客气点……”秀才走过来说道,他是有文人情结的,见着读书人他就羡慕。

  刹大爷摩挲着下巴,叫人把那女子捆起来放在和金印凡他们一辆马车,“把他们眼都蒙上,回山再说!”

  一行人便跟着土匪向老鹰山山上的土匪窝去了。

  坐在马车上的这名女子心里早做好了打算,若失清白,宁愿一死,为了见到淳王,她私自出府,难道她和淳王之间真的没有缘分?难道她的一腔深情连老天都不怜悯?

  她低着头,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将倾尽所有,她便是痴情于淳王的刘昭雪。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