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我是女子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3034 2019.07.15 18:08

  那支比翼钗,钗头为并蹄莲,上面还镶有一颗晶莹闪亮的宝石,流苏大方气质。据“大观通宝”的乾老板说,得到比翼钗就能得到双飞剑。

  那天金印凡下楼解决“大事”后也不知道比翼钗最后被谁竞了去。

  李澈见金印凡问他,“难道你想要那支钗?”

  金印凡听李澈这样一说心里不开心了,“什么叫难道我想要,爱美之心人人有之。”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下楼去了,不是遇到你了?”

  “不会是尔朱世吧!”听李澈这样讲,金印凡觉得十有八九是尔朱世竞到了,他总是有点神秘。

  吃好了饭,金印凡回到新给她开的房间,李澈叫人送了沐浴的水到房间,金印正是需要好好洗个热水澡了。

  金印凡进了屋子,见屏风后挂着衣服,竟然是女装,她犹豫着等会要不要换上,最后决定了,“既然连老婆婆和小孩子都能看出她是女子,遮遮掩掩干什么呢?”

  金印凡做好决定后开始沐浴更衣,只是今天洗澡洗的格外慢,因为手臂有伤的缘故,洗完后她便上床睡下了。

  因着每天要换药,金印凡一连几天都没出过房门,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不过那大夫的药效果倒是很好,几天下来,伤口愈合了,人也有劲精神了。

  这天早晨,金印凡早早的起床准备洗漱后去外面透透气,顺便看看晏城能不能租辆马车什么的回京城。

  正梳着头发时,门外有了敲门声,金印凡以为是这几天李澈给她请来照顾她的女佣人,她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外的却是彩因和史经元。

  彩因围着金印凡转了两圈,确定她好好的才放下心来。

  那史经元看见金印凡披散着头发,却愣在了那里,“金……公子?”然后他恍然大悟似的捂着眼睛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金印凡见史经元的样子不禁好笑,彩因则叫他下楼去等着,史经元当然乖乖的下楼去了。

  “你没事吧?我们这几天找你找的快疯了。”彩因有点着急。

  “我被人追杀了……”金印凡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彩因。

  彩因听的心惊胆寒,听得一路上有人照顾她她才放心。

  “你们怎么不等我回来就走了呢?”金印凡疑惑的问道。

  “说来奇怪,那天有人给尔朱世送来一封信,信中说你被人劫走了,起初我们不信,可你一直没回来,我们只好按照信中的线索去找你,可一路快马加鞭都没找到,好在有人找到我们,说你已经安全回到晏仙楼,我们才赶回来。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你听到了那两人说话的缘故!”

  金印凡一听这里面的因果觉得太复杂了,现在彩因回来了,她必须马上回京城去,自己的小命要紧啊!

  “谁告诉你们我在这儿的?”

  “是一个叫安化的人。”

  “是默默。”金印凡听见李澈喊他的随从就是安化。

  “谁是默默?”

  “就是救我那个人,安化是他的随从。”

  彩因见金印凡披散着头发,房间里还有女装,“你这是……”

  “哎!说来话长,人家在我们进城那天就知道我是扮得了。我好几天没下楼了,你给我梳妆吧!”

  现在彩因回来了,金印凡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她拉着彩因的手,“彩因,我们回京城去吧,外面一点也不好玩,你说回去后淳王会不会不要我,把我赶出来!如果把我赶出来就好了,我就可以回金家,又可以听大姐姐给我讲故事了。”

  彩因拍拍金印凡的肩,“没事的,淳王府也没什么好,如果淳王赶你出来,彩因会一直陪着你。”

  “金小姐,我们爷问你要不要一起用早膳。”两人正说着话,安化在外敲着门问道。

  “好,稍后便去!”金印凡看看彩因,“我们不是要走了吗?总得去道个别,怎么说他也是救命恩人。”

  彩因点点头,继续替她梳妆。离开京城快一个月,这一月发生太多的事情,不过也结交了好几个朋友,“对了,刘姑娘找到她的亲人了吗?”金印凡突然想到了刘木兮。

  “没有,那天她一直在酒楼等我们,这几天我们都在一起。只是……尔朱世有事走了。”

  “尔朱世去哪了?”金印凡有点吃惊。

  “不知道,他像是有什么事,走之前叫我带给你一样东西。”

  金印凡听见有带东西给她,忙转过头来问:“是什么?”

  彩因拿出来一枚通体雪白晶莹的玉佩,金印凡对玉佩不懂,可她很喜欢,拿在手上看了又看。

  “他好像知道你不是男子。”彩因面露一点担忧。

  “哎!我就知道,只有史经元那个呆子看不出来。”为此金印凡已经不觉得奇怪了。

  “他为何送你玉佩?”

  “我们相识一场,以后再见面我回赠他一样礼物就好了。”金印凡不以为意。

  给金印凡梳妆好后,两人往对面李澈房间走去,门没关,李澈已经坐在桌前。见金印凡进来,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换上女装的金印凡却不自觉的矜持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李澈先开口问道。

  “嗯!头也不晕了,伤也好了,另外衣服也很合适。”

  站在一旁的彩因这时跪在李澈面前,“多谢公子对我家小姐的救命之恩。”对于对李澈的感谢,彩因是真心的。

  “姑娘严重了,起来吧。”

  彩因听李澈这样说便起身问道,“公子早就知道我二人是女子?”

  李澈笑而不语。

  “我有个请求。”坐在一旁的金印凡说道。

  “什么请求?”

  “我有两位朋友在楼下呢,几天未见,他们也还没吃呢,要不叫他们一起来吃吧!”

  站在一旁的安化正要出声拒绝,可李澈答应的更快。

  金印凡高兴的叫彩因去叫史经元和刘昭雪。

  史经元刚刚得知金印凡是女子,对她居然有种佩服之意,刘昭雪得知金印凡是女子后也是大吃一惊,难怪之前对她一直有好感,原来是因为她本就是女子的缘故。

  两人走到李澈房间,史经元非常谦逊地对李澈行礼,而刘昭雪的心里却激动不已。

  那天她回到宴仙楼只想借机接近李澈,可李澈根本不在,而现在她竟然可以同他同桌吃饭,连身边的金印凡也抛之脑后了。

  金印凡见刘昭雪有点愣神,忙热情的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然后对李澈介绍,“这是我在路上遇到的漂亮姐姐刘木兮,我们可是一起被土匪打劫然后经历了生死的好姐妹。是吧!”金印凡边说边转过头去看刘昭雪。

  刘昭雪这时回过神来看金印凡,她对金印凡一直有好感,“你女扮男装骗我们,我可得跟你算账。”

  “我是不得已,再说我现在换回来了啊,只是没木兮姐姐漂亮罢了。”

  金印凡今天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鹅黄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一朵朵小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窈窕身段,虽然不是很成熟,但给人一种清雅稚气的感觉,外披一件透明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一左一右系着两块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一头长头发披散着,散发出一股好闻的香味,发髫上空空的,没有任何装饰。额前梳着薄而长的刘海,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你是顶漂亮的了。”刘昭雪看着金印凡这一身打扮,发自肺腑的夸她。“只是你为何带着两块玉佩?”

  “这一块是我爹爹给我的,这一块是尔朱世给的,你看,是不是很漂亮。”金印凡拿着手里的玉佩显宝似的讲给刘昭雪听。

  李澈听她一说,不自觉的看向尔朱世送给她的那块玉佩,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的,“就是一块普通的玉佩,有什么好炫耀的。”

  金印凡一听,“就算是普通的玉佩我也喜欢,从小到大还没有男孩子送过我东西呢!”

  “你不是说你成亲了?怎么会没男孩子送你东西?”

  李澈一说完,满桌的人看向金印凡,彩因更是着急,难道她将身份告诉了别人?

  金印凡一时不知道如何答话,憋着一张通红的脸说道:“虽成了亲,但没见过面,算不得数,这次回去我就要和离。”

  “小姐,话不得乱说。”彩因在一旁提醒着。

  “这儿又没那个府上的人,我就要说,你们给评评理,把人八抬大轿抬回去,自己却走了这样的人值不值得嫁?”金印凡越说越有劲。“这人可能长得比较难看,怕我嫌弃他,我可不是那样的人。虽说我还未及笄,可他府上有人啊,我又不在乎……”

  “小姐!”彩因见她越说越多,只得打断她。“别乱说!”

  金印凡知道自己说太多,只得乖乖闭嘴。

  李澈在一旁听的真切,他在想,眼前这位是不是就是她未及笄而且逃出府的王妃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