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比翼钗 双飞剑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3472 2019.07.09 23:06

  今天天还没亮,晏城里远远的就听见热闹起来了,集市上更是人山人海,每月赶集这天,晏城的城门从头一天晚上就会开放,那天满街的货物摊从街头摆到街尾,摊上五颜六色的货物使人眼花缭乱,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油条、煎饼、包子等各色美食的诱人香味。卖货的极力地推荐着自己的货物,买货的顾客则东瞧瞧西摸摸挑选自己喜爱的货物。

  金印凡一行人慢慢的走在集市上,尔朱世一直走在她旁身,时不时的和金印凡说着话,“小公子可曾赶过集?”

  “当然了,以往在蜀地也有这样的集市。”

  “公子是蜀地人?”

  这时金印凡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前方的杂耍,没有回答尔朱世的话便小跑着去了。

  尔朱世看着她跑过去笑着摇摇头,然后自己也跟了过去,在路过卖糖葫芦的地方他停下买了糖葫芦然后朝刚刚金印凡跑的地方去了。

  可金印凡像只游在水里的鱼一样在人缝中穿梭着,彩因在她后面跟着丝毫不敢停留,史经元跟在金印凡后面喊道:“小金兄台,慢些跑这儿人太多,若是走散了可不好找。”

  “若走散了大家就都回晏仙楼吧等吧!”金印凡远远地同史经元说着正转头时便看到了拿着糖葫芦的尔朱世,她上前去对尔朱世说:“一人一串?”

  尔朱世伸手道:“逛集市怎能少了它?”他给每人一串然后看着大家略显神秘地说道:“我知道晏城在赶集这天有个好去处,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好啊。”金印凡永远第一个附和着。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下也去。”

  只有刘昭雪面漏难色的看着大家然后说道:“我想去找找我的亲人。”

  “木兮,今天街上这么多人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等过了今日我们陪你一起去找吧!”金印凡想让刘昭雪和他们一起,便劝说道。

  “没事的,我会小心的。我们在晏仙楼汇合,找没找着我的亲人我都在那儿等你们。”刘昭雪说着便形色匆匆地往反方向走了。

  金印凡还想要上前去拉她,却被尔朱世叫住了,“刘姑娘不想让我们跟着,随她去吧!等会她肯定会在晏仙楼等我们回去。”

  听尔朱世这样一说,金印凡只好不再叫她了,几人有说有笑的跟着尔朱世来到了他说的好去处。

  他们来到晏城的一处河边,河边两岸全是廊桥,廊桥上竟然是一间一间相连着的房间,两岸的廊桥在河中心处汇拢,几人来到廊桥大门处门匾上写着“大观通宝”四个字,老板见尔朱世一行人忙出来拱手招呼。

  “尔朱公子,真是稀客啊!这两年没来晏城今天我们可是给您准备了上好的宝贝呢!”那老板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左右的男子,说话不紧不慢,不卑不亢,看他对尔朱世的态度就知道尔朱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了。

  “今天尔朱公子必定会大有所获!”

  “借乾老板吉言,今天我带了几位朋友过来。”尔朱世向那位乾老板简单介绍了金印凡等人,那老板自然不敢怠慢极为有礼的带着他们去到了河中心处的二楼。

  金印凡和书生没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廊桥内到处都是人,屋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那书生当下更是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虽然书生被这些珍宝围着但这些宝贝对他来说便如粪土一般,在他心里孔圣人是第一,之乎者也才是他的宝贝。

  金印凡几人落座的地方视野开阔,楼下的一切人和物尽收眼底,“尔朱世,你究竟是什么人,皇亲国戚?”金印凡好奇的看向尔朱世。

  “我就是一个自由自在惯了的江湖中人,金公子可对我感兴趣?”尔朱世见金印凡问他,饶有兴趣的打开扇子。

  “哎!你是自由的江湖人,可以想玩多久玩多久,想去哪就去哪,可明天我和因石就要离开晏城回京了。”金印凡答应了彩因过了集市她就得回去金印凡漏出不舍的表情,她当然是不舍这自由自在有人为他买单的日子。

  尔朱世脸上有一抹失望之色,不过很快不见,“金公子可以在晏城再玩耍一段时间,等过一阵子我们结伴上京。”

  “你要去京城?”金印凡惊讶的看向他,彩因怕金印凡改变主意不肯走,她在桌下扯扯金印凡的衣角。

  金印凡当然知道彩因的意思,“我们出来的实在匆忙,等你到了京城我们再聚也一样。”

  回去了就得进王府,哪那么容易再出来呢?金印凡有点讪讪。

  尔朱世仿佛一切都了然于心,笑到称好便转移了话题,“史兄儒雅又饱读诗书,他日定将金榜题名!”

  史经元立马站起来深行一礼:“在下定当尽力。”

  楼下这时一阵骚动,只见三五人簇拥着一名面色清秀的男子上了楼,那男子抬头看向尔朱世一行人,扯了扯嘴角,他抬头的一瞬间差点把金印凡手里的糕点吓得掉落在地。

  那人左脸下有一道很深的刀疤,看起来甚是吓人。那人继续看向金印凡他们隔壁,那刀疤男神情有点奇怪,几人同时看向隔壁,发现竟是李澈。

  李澈此时坐在楼上神色淡漠的看向刀疤男,尔朱世则在在一旁说到:“今天看来有热闹看了。”

  金印凡不解的看向尔朱世,小声的问道:“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倒是眼熟!”

  “你也觉得眼熟?”金印凡惊讶道。

  “怎么说?”

  “我也觉得隔壁这个人挺眼熟,但是想不起来。”

  “何必想那么多,今天尽兴便好。”尔朱世说完又是一声爽朗的笑,手里的扇子随意的扇着。

  刀疤男落座后,楼下便安静了下来,乾老板慢慢的走到屋子中央,抬手看向周围的人说道:“承蒙各位的抬爱,我“大观通宝”才有今天,今天前来的有新友也有老友,不管是谁今天定让各位满意而归,话不多说,因着下月七夕,我们今天特意增加了一个环节。”

  说着便有人拿上来一个盒子放在乾老板面前,那盒子精致美丽,乾老板拿起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只金钗。

  “这钗子有什么特别的,琉宝斋的钗子多得是。”楼下有人见是普通的一根金钗漏出嫌弃的神情大声说道。

  乾老板见那人说话也不着急,他将盒子里的金钗慢慢拿出来,金钗一旁的流苏垂下,虽说是金钗但那颜色泛着朦胧雾色,钗头简单大气是一朵并蒂莲,上面镶嵌着一颗偌大晶莹闪亮的宝石,底下的流苏大气,随风飘摇荡漾,传递着古雅与婉约的韵味,整支钗子看上去既高贵又显得清新脱俗。此时屋子里的人为着一支钗子发出赞叹声,有的女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旁边的男士出价了。

  乾老板拿着金钗说道:“有道是“道家崇紫色,释门尚姜黄,才子香红佳人绿”,此钗由前朝流传而来,名为“比翼钗”,要得到这支钗,就看各位的缘分了。

  金印凡此时也被这支钗深深的吸引了,她还有几个月就及笄了,不知道第一个送她发钗的是谁呢?王府里的那位王爷是指望不上的,如今身为王妃又有哪个男子敢赠她发钗。金印凡想到这心里突然难过了起来。命运弄人,糊里糊涂的将自己嫁了出去,本以为嫁了大英雄结果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她的大姐姐有枫儿哥送玉佩,她呢?谁会送给她?谁会怜惜她?想到这金印凡觉得还不如不回去呢!

  金印凡想的出了神,一张小脸红通通的,眼睛里闪着泪花,史经元见金印凡不说话快哭了似的,忙问道:“金兄是想到什么了?怎么眼睛红了?”

  金印凡忙回过神瞪了他一眼,“我想我家小妹不行啊!”

  史经元被噎了一回,当下不知怎么答话。

  “你家还有小妹?”尔朱世回过头看向金印凡。

  “嗯,我家小妹快及笄了,及笄后就会有人送她发钗,我忽然就想起了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很想她。”金印凡看着尔朱世故作轻松地说道。

  尔朱世看着金印凡若有所思。

  李澈此时也盯着那只发钗出神:“比翼钗”,这发钗的名字取得倒是好。

  他没有要送的女子,对这些东西其实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可是现在他却想要竞到这支钗。

  “乾德贵,你好大的胆子,我赵睇没来就敢开始竞价?”突然出现的人声让人不禁蹙眉,这时从楼下进来两个人,正是赵睇和虎彪。

  “哟,赵公子,这不我们“大观通宝”一向都是准时竞价,没等到赵公子是我们的疏忽,不过我们早就给您安排好了位置,您请上座!”乾德贵是何等圆滑,对着赵睇点头哈腰给足了他的面子。

  在晏城“大观通宝”赵睇不敢太放肆,乾德贵开的起这么大一间拍卖行,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

  赵睇见乾德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着软话他听起来很是受用,摇头摆尾的走上楼坐下,可楼上坐着的这些人又有几个是好惹的!

  “这人到底是谁,这么大架子,看着倒像个脓包!”金印凡对尔朱世他们说。

  “他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而已,和老鹰山上的那些土匪没两样。”尔朱世淡淡地说道。

  史经元听说老鹰山的土匪,“那些土匪会不会找下山来?”

  “不会,他们不敢随意从其他地方下山,他们还没那胆子。那天你们要不是遇着我,肯定没命喽!”尔朱世笑着看向书生。

  “此话怎讲?尔朱兄如何得知?”书生继续问道。

  “这……说来话长。”

  楼下的人已经开始拿出将要竞价的物品了,一样一样的都是珍品!金印凡对这些是不太懂的,金家除了字画古籍略有收集外也没收藏珍宝玩物。

  李澈在一旁一直未出手,尔朱世也是一样,仿佛他们都是来看热闹来的,那边刀疤男倒是竞得几件珍宝,只有赵睇恨不得将所有宝物都归他所有,全场他的声音最大,一副无法无天的嘴脸。

  好不容易所有的珍宝都竞拍完,最后剩下那支“比翼钗”。

  乾德贵再次亲自上台,拿起装钗的盒子说道:“这支钗的特别之处在于得到了它才能得到“双飞剑”。”

  双飞剑顾名思义,这钗和剑是一对,别名“比翼双飞”,相传有一对恋人在极地之处发现了一种特别的材料和一颗奇异的宝石,这材料和宝石都坚硬无比,宝石晶莹闪亮,他们回到中原后将此材料铸成剑,将那颗宝石镶在金钗上,因两人心心相印,感情深挚,便将发钗取名“比翼钗”,剑取名为“双飞剑”,这一段故事传扬至今仍不失为一种美谈。

  彩因将那钗和剑的来历讲给金印凡几人听,“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美丽的故事,如果哪个女人能得到这支钗她肯定会很幸福。”金印凡听完后愣愣地看着那钗,漏出羡慕的神情。

  尔朱世看着金印凡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却重新看向了那只金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