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美哉人间第一情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126 2019.06.26 00:19

  淳王此时背着手站在行吟阁内,今天是他娶王妃的日子。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她很小,竟然还未及笄。可是她是他亲自选的,选来当挡箭牌。往难听了说便是利用,府里的四个女人,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皇兄为了巩固朝政,平衡朝纲,他理解。这些人他可以放在府里养着,但不会去触碰,更不会被左右。

  在他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母妃那张等待、悲伤的脸。他为她母妃心痛。随即浮现出躺在战场血泊中一张绝美的脸,那张脸毫不犹豫,为他而勇敢!

  “王爷,一切顺利!今夜就可动身,只是……”安化小声的在他身后回复,欲言又止。

  他慢慢闭上眼,缓缓睁开,刚刚那些画面像是从不存在。

  “迎亲的时辰到了。走吧!”淳王不紧不慢走下阁楼。

  迎亲的队伍,大锣大鼓,浩浩荡荡,牵著彩色旗帜,抬着八台大轿,淳王骑马走在迎亲队伍的最前面,安化跟在身后。大路两旁不时有看热闹的百姓。

  花轿在金家门口停下,媒婆赶紧进金府通报,霹雳啪啦的鞭炮声不断。

  在屋子里,金夫人已给自己的小女儿梳了头,金印凡想着母亲边梳头边说的话:“一梳头:母女情深再梳头:父母叮嘱要谨记心头三梳头:尊敬公婆多尽孝心再梳头:愿一对新人前程似锦五梳头:愿你们夫妻恩爱六梳头:百年好合

  再梳头:心想事成八梳头:好运当头。九梳头:天长地久”

  美哉人间第一情,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金印凡踱着步子,眼里含着泪,跪别父母。因着家里没有兄长弟弟,金护章亲自背着女儿上了花轿。

  金府外,淳王看着金护章背着那小小的人儿,心里竟有一瞬间的愧疚。他目光一转,看见那小人儿腰间的玉佩,真是特别!

  道过别后,轿子缓缓被抬起,唢呐又吹得震天响,浩浩荡荡的队伍又启程了。淳王李澈依然在最前面。一路上不时会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听说金家的女儿还未及笄就嫁过去了,如果是普通百姓都可以报官!”

  “哎!谁说不是呢。谁受得了啊!但是人家可是正经的王妃,无上的荣耀,享不尽的福嘞!……”

  “这淳王可是个色鬼,家里都有四个了,居然有恋那什么的癖好!”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路人嘴里好的,不好的,各说一通。这些话听在安化的耳朵里,忒不是滋味。真想马上抽出腰间的剑把那些人的嘴巴削掉。可前面的淳王依旧不喜不怒,他不敢轻举妄动。

  此厢坐在轿子里的金印凡已经过了和爹娘离别的悲伤情绪。坐在轿子里还蛮舒服,只是抬轿子的人走得也忒慢了,想着想着便想伸出手,她想掀开轿帘看看。

  “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真想下轿去。”金印凡心里这样想着,手便伸着去开左边的轿帘。

  正巧媒婆站在外边满脸都是笑褶子,突然看见轿子帘被掀了起来,赶忙抬手扯下帘子“哎哟!我的小祖宗,快盖上喜帕,乖乖做好吧。新娘子可不兴偷偷掀轿帘的。”

  金印凡捂着嘴偷偷笑了一回。刚坐了一会,她便待不住了,她想看看淳王长什么样,听说书的说淳王面似关公,不怒自威。

  于是她又将手伸向前面,这回她只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从缝隙里面往外看只能看到淳王的背影。

  “果然好风度,不愧是大英雄。”正想看得再仔细点时,轿子突然停下了。只听媒婆扯着喉咙喊道:“新娘进府,喜迎新娘落轿,日子从此和美千顺。”

  金印凡赶紧拿起喜帕盖在头上,端正做好。王嬷嬷还有娘教的规矩她可是不敢忘。

  接下来她被带着过了火盆,拜了天地,风风火火的被送进了洞房。

  淳王府后院侧妃的扶云阁里坐着四位女人。一身紫色的翠烟衫,身披淡紫色的翠水薄烟纱的正是淳王的侧妃,吏部尚书之女左霏羽。另一位着淡粉色华衣,外披白色纱衣的是大学士之女向钰琪,淳王的如夫人。另两位着绿色薄衣还有青色薄衣的是何太尉之女何都凌和陈都尉之女陈佑怡。她们俩皆是庶妃。

  “姐姐们怎么看?”何都凌吃着荷叶饼,眼睛看向其她三位。

  “王爷亲自挑的,把丞相之女刘昭雪都给比下去了,真是厉害。”向钰琪接话道。

  “那刘昭雪一心想做王妃,结果竟是连门都不得入,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挤下去了,听说那丫头还未及笄,父亲只得官从五品,竟然能当王妃!”何都凌撇着嘴。

  “再小的丫头她也是王妃,在府上比你我都大,管好自己的嘴吧,不要给人拿着把柄,治你大不敬,说你无尊卑秩序!”说话的正是侧妃左霏羽。

  何都凌忙捂着嘴看向四周。

  “我们四个前后来到府上,可连王爷的面都难得见上,现在又娶回王妃,我们可是没有出头之日了吗?”向钰琪边说边摇着扇子。

  “王妃还未及笄,是不可以侍奉王爷的。”左霏羽面色淡然地说道。可她的心里早就打好了主意,王妃现在无法侍奉王爷,如果能先怀上王爷的子嗣,生下小世子,就不再担心了。

  听着左霏羽这样说,各自的都放心了,只是心里又在打着各自的主意。几个人又说些其他的,不多时,约好明天一早去给王妃请安后,便回到自己的院落中。期间,只有陈佑怡没有说一句话。

  淳王在前厅宴请来宾,今晚淳王的兴致仿佛很高。洞房内,金印凡规规矩矩的坐着,想着等会淳王来揭喜帕,她该给他什么表情,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一番。又想着应该矜持一点,要留下好的映象。

  可左等右等,瞌睡都等来了还不见动静,她实在坐不住了,一把将喜帕扯下,放在一旁,如果等会王爷进来了就立马盖上。

  新房好大,全是红色,蜡烛燃得整个屋子透亮,床上满是大枣、桂圆、花生。金印凡抓起一把就往嘴巴里送,走了一圈,突然听见门外有动静,她赶紧跑回床边,盖好盖头,等着……

  她不知道的是,她心中的大英雄今晚将离开王府。她甚至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

  

举报

作者感言

金胡萝卜

金胡萝卜

这几天较忙,等忙完后每天会多更。

2019-06-26 00: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