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淳妃凡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下山

淳妃凡澈 金胡萝卜 2696 2019.07.06 20:49

  彩因在屋子里往外观察,土匪们吃饱喝足已经睡下了,门外站着两个土匪,不过一看就是喝了酒快睡着的模样。

  屋子里除了一堆枯草什么都没有,彩因走到书生面前,小声的问道,“你想不想出去?”

  “在下前去求学未成,当然想出去。”

  “过来,想出去听我的。”彩因叫史经元来到一起,几个人围着一圈合谋了一番。

  他们叫史经元想办法叫外面的土匪打开门,彩因躲在门后偷袭,那两个土匪现在睡的像猪一样,等会偷偷摸摸的将土匪打晕然后就出去。大家觉得这个决定不错都同意让书生去。

  书生是最胆小的,可是他在土匪眼里却没有威胁,再说,就算有威胁,他一男的不也该去嘛。

  “兄台,在下内急,麻烦放我出去解决一下。”书生有模有样的装起来。

  外面守门的乍一下听见声音左看看右看看还不知道是谁在说话,“这儿呢这儿呢。”

  “就在里面解决!”其中一个土匪不耐烦的说道。

  “不可不可,此等有辱斯文的事不可做呀!何况屋子里还有姑娘在。”

  那两个土匪一听里面有姑娘,方想起昨晚抓的那位绝色的女子,其中一个土匪露出了邪淫的嘴脸,凑着脸和另一个土匪说道:“那女的留给老大不要,干脆让兄弟我俩享受享受。”

  两个人一副色相走进屋子里来,可他们像是忘了彩因会功夫,刚进来就被彩因一一的敲晕了,他们几个便轻手轻脚的摸着出来了,隔壁房间关着商队的那几人,金印凡也将他们放了出来。月亮高挂西边,过不了多久,天就快亮了,他们得赶紧找到路逃离这里。

  可是他们一路上山都是蒙着眼睛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去才好。

  “这是一座山,只要不是悬崖,我们就可以摸索着下去。”彩因看看四周,这四周全是茂密的树林,往下看去黑漆漆的一片,说不定在这林中会有野兽出没。“大家尽量在一起,不要走散了,我们得赶紧走,不然天亮了土匪们醒了我们就逃不了了。”

  一行人慌慌张张的在彩因的带领下往看似平坦一点的树林里走去了,刚开始的时候路还不陡峭,可越往后路越不好走。金印凡和刘昭雪没有爬过这样陡峭的山,显得很吃力,书生跟在他们后面也是连滚带爬。

  眼看天就要亮了,东方鱼肚开始泛白,他们不知道走了有多远,前方全是茂密的树木和斜斜的山路。老鹰山上的土匪们已经发现他们跑了,拿着大刀往树林里找去,可是走出大约一百米时他们就不再往前。

  金印凡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着,这一路下来还算比较顺利,天已经全亮了。走到一块空地处,他们便全都瘫软在了地上。

  “不行了,我不行了,走不动了。”书生史经元喘着大气说道。“我把我这一辈子要爬的山都爬完了。”

  “书呆子,要不是你我们会被抓到这儿来吗?”金印凡也喘着粗气,没好气的说道。

  “咦!那几个人呢?”史经元吃惊的说道。

  大家听史经元说完话都抬着头往周围看去,刚刚一直跟着他们的商队那几个人不见了,而他们一点都没有察觉。

  彩因站起来看一看,“可能是走散了。”刚一说完,附近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刘昭雪本能的吓得躲在树后面,金印凡仔细一听,好像是什么野兽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史经元捡起一根枯树枝拿在手里,彩因的剑被土匪收了,眼睛警觉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金印凡抓起一块石头防身,而刘昭雪手上拿着一把刀,金印凡奇怪的看着刘昭雪,“你这刀?”

  “我是带在身上防身的,如果失了清白,我就用它自我了断。”

  金印凡了然的点点头,是个烈女子啊。

  附近开始有了摩擦树叶的声音,随即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头体躯健壮,四肢粗短,长着獠牙的怪物,嘴里还发出类似猪叫的声音。

  “哎呀!此乃野猪,要吃人的。”史经元大声说着。

  那野猪朝着金印凡和刘昭雪的方向冲过去,金印凡将手里的石头甩出去,可那无疑是以卵击石,刘昭雪手拿小刀,怯生生的伸着手,俩人看见野猪冲过来都摔倒在地,更别说跑了,眼看野猪就要扑到她俩人身上。

  这时眼前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挡在她俩面前,这人用手握住獠牙与野猪正面抗衡,对峙了片刻,男子反手拿过刘昭雪手里的刀,扬起手用力刺向野猪的眼睛,野猪顿时吃痛发出嘶吼声变得比刚刚更加狂躁,一顿扭打后,只见男子腾空跃起将野猪硬生生踢翻在地,他随即抽出插在猪头上的刀往猪脖子狠狠一刺,野猪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这过程发生的太快,金印凡在一旁看得呆了。

  那人拍拍手掸掸身上的泥,一脸轻松的转过身来。“几位怎么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这山上常有怪兽出没,没遇着别的猛兽还算你们走运。”

  此男子身高近七尺,不胖不瘦,风姿特秀,他脸上挂着善意的微笑,犹如迎面吹拂而来的春风。

  “多谢兄台仗义相助,我们从山上的土匪窝一路逃下来,逃到此处稍作休息,没想到遇着了野猪,不知兄台能否为我们引路,带我们下山。”史经元恭着手彬彬有礼的道。

  “当然不成问题,跟着我吧!”那男子看看史经元几人爽朗的答应着,便走在他们前面带路。

  金印凡和刘昭雪此时仍心有余悸,金印凡努力保持镇定,他现在是堂堂男子汉,不能比那书生都不如。

  “喂,你怎么在这山上。”金印凡走到那男子身边,拍着那男子的肩问道。

  那男子看看金印凡,嘴角的笑一闪而过,“我可是小兄弟的救命恩人,“喂”是谁?”

  金印凡自知理亏便又问道:“请教这位仁兄姓甚名谁?如何出现在此山中?”

  “在下尔朱世,来此山上寻物。”尔朱世答得干脆。

  金印凡觉得这人不太诚恳,好像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下山去,最好能去酒楼好好吃上一顿。

  跟着尔朱世一路下山都特别顺利,一行人到达山下已是没有了力气,各自自我介绍了一番后都停下来歇气。尔朱世看着众人开口说道:“我现下要去晏城,你们现在如此狼狈,如若信得过我尔朱世,就先随我一同前往,等换了干净衣裳,整理好了行装再启程也不迟。”

  刘昭雪听见晏城二字,心不由的所动,她立即答应了尔朱世的提议。

  金印凡看看彩因,将彩因叫到一边,她嬉笑着一张脸,对彩因道:“彩因姐姐,你看我好不容易出来了,要不我们过几天再回去?”

  “胡闹!你出来了一天一夜,府里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了,今天必须回去。”

  “我不回去,回去关在那淳王府里,没劲透了,再说有何都凌背着锅,等她多背会也没什么。”

  “你不怕王府的人找你,难道连你爹你娘都不顾了?”

  金印凡见彩因将金护章搬出来,脸上露出了难色,“我就再呆几天就和你回去,回去我会给我爹磕头认罪。”说完也不等彩因同意,转身跑回尔朱世旁边,“我同兄台一起去。”

  彩因看向金印凡,也只好同她一道。

  “不知史兄是否愿和我们同去?”尔朱世看向史经元。

  “在下实在是怕再被山贼土匪劫走,在下愿一同前往。”

  就这样,金印凡五人结伴往晏城去了,尔朱世看向刘昭雪略有所思,他缓缓的开口道:“这位姑娘家在晏城?”

  刘昭雪见问起了她,目光闪烁着说道:“我去晏城寻亲。”

  “哦!一个人出门太危险,往后还是不要再到荒郊野地里来。”

  刘昭雪点点头,因为其余都是男子,她的话也少,只不过她对金帆却生出一种亲近之感,她也不知为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